《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737章大校悔恨

  
  “什麼情況?”藍雪聽到槍聲,急忙問道。
  身在山頂的羅錚發現了是敵人開火,來不及狙殺,趕緊喊道:“敵襲,隱蔽。”一邊移動槍口瞄準過去。
  鬼手聽到羅錚的喊聲,知道被盯上了,要不是剛才自己腳下雪一鬆,正好滑倒避開了子彈,非死不可,起身或者往前都意味著送死,一咬牙,身體順勢朝斜坡下麵翻滾過去,槍聲來源於上麵,人在斜坡下麵,很形成死角,開槍的人失去了鬼手的位置,知道自己暴露了,馬上撤離,可惜已經晚了。
  “咻咻咻!”羅錚開槍了,三聲狙擊槍響,三發子彈呈一字型呼嘯而去,直撲可以目標,狙擊鏡,羅錚發現了疑似目標,已經縮回雪洞麵,不知道會往哪跑,為了提高射殺成功係數,羅錚一口氣打出了三發子彈。
  “噗噗噗!”三發子彈全部射入雪地,沒有任何反應,羅錚也不知道有沒有打中目標,急忙通過耳麥喊道:“鬼手,報告情況?”
  “沒事,滾下山坡了。”鬼手驚魂未定的穩定下身形,聽到羅錚的問候,趕緊回答,一邊抬頭看向山坡上麵,臉色大白,頭皮發麻,額頭上滿是冷汗,從槍口下死逃生,這種感覺令人崩潰,看到一名雪熊的屍體距離自己不遠,一動不動,顯然已經死透。
  鬼手手腳並用的爬過去,見對方頭部中彈,已經死透,身上也中彈幾處,正汩汩冒血,鬼手查看一番,對方身上穿著避彈衣,子彈近距離射擊,避彈衣擋不住,子彈穿透避彈衣,射入肌肉內,但並不致命,致命傷是頭部。
  “王八蛋。”鬼手憤怒的踢了對方一腳,看看天,豎起了一根中指,天空豔陽高照,能見度不錯,鬼手相信北極熊國肯定能通過衛星看見自己,冷笑一聲,摘下對方的耳麥戴上,聽了一會兒,麵靜悄悄的,沒人說話。
  “****!”鬼手冷冷的對著耳麥怒罵一聲,三兩下破壞,隨手丟到一邊,見對方身上穿的大棉襖不錯,不由一動,迅速脫下來,自己穿上,頓時感覺暖和多了,撿起對方的武器彈藥,朝山坡上麵爬去。
  山頂上,羅錚冷冷的注視著下麵兩處可疑位置,一處是偷襲了鬼手的敵人,三槍過後,哪沒有動靜,不知道對方死活,還有一處是自己衝上山頂的時候偷襲者位置,也靜悄悄的,看不出可疑點。
  “幹掉了七個,還有三個,大家打起精神來,小心應付。”羅錚也不清楚第一次雪洞陷阱幹掉了一名雪熊,忍著寒冷說道,在山頂上呆久了,身體凍的有些麻木起來,說話都發抖,但不得不堅持,山頂是周圍最高點,必須堅守住。
  “我脫了敵人的棉襖,真暖和啊,兄弟們,我上來了。”鬼手興奮的說道,大難不死,又船上了大棉襖,鬼手精神大振,戰意高漲。
  “我也有,嘿嘿,隊長,隊副,山雕兄弟,委屈你們了。”雪豹躲在雪洞麵,得意的笑了,偷襲一名雪熊後,雪豹也發現了對方身上的大棉襖,自然不會客氣,在這個冰天雪地,大棉襖可是救命的好東西。
  “小心點,注意觀察,還有三名敵人。”藍雪冷冷的提醒道。
  “是。”大家趕緊答應下來,想到敵人的忍耐力和槍法,鬼手和雪豹不敢大意,繼續觀察起來。
  風呼呼的吹著,雪花打著卷,在空中飛舞,周圍靜悄悄的,時間慢慢流失,雙方誰也沒有發現誰,繼續對峙著,連續伏擊敵人,戰果不錯,羅錚等人精神大振,心情大好,並不著急,就是冷的難受。
  剩餘的雪熊成員雖然穿戴精良,並不擔心寒冷問題,但煩躁起來,連續的死亡讓幸存者情緒漸漸暴躁起來,沒人可以在同伴接連死亡後還能保持冷靜,能克製到現在就已經不錯了,除非冷血,除非死者和自己沒關係。
  雪熊是一個集體,每一個人都感情深厚,戰友死在這冰天雪地的荒原,自己卻無能為力,這讓活著的雪熊成員很憤怒,渴望報仇,渴望發泄,大校也是滿腔憤怒,得知有一名手下犧牲後,心情糟透了,還好理智占了上風,沒有衝出去,通過耳麥和總部取得聯係後說道:“總部,四名敵人位置非常清楚,但還有一人沒有暴露,有沒有發現可疑位置?”
  沒有暴露的就是藍雪,藍雪就像一把懸在大校頭上的劍,威懾力十足,迫使大校不敢亂動,原本大校讓手下兄弟和對手慢慢玩,但對手有人衝上山頂後,局勢馬上扭轉,斜坡同伴被狙殺,還有一人也被偷襲,自己這邊一下子死了兩人,徹底陷入被動之中,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對手。
  “到底輸在什麼地方?”大校臉色鐵青的想著,渴望找出自己的破綻,扭轉局麵,腦海中不斷回憶起整件事的經過來,雪洞陷阱?第一次是大意,第二次仔細想想,還是輕敵了,忽略了對手的狡猾,將陷阱布置在外圍。
  “那麼,後來呢?”大校不由想起了被狙殺的同伴,一名是去收集戰友殘骸的,那會兒大家以為對手跟之前一樣,撤離了現場,隻是留下個陷阱,這種失誤不可避免,可以原諒,那第二名同伴呢?明明已經迂回到了山坡另一名,還是被人狙殺在雪洞麵,這算什麼?
  是自己人不夠謹慎,暴露了位置,還是敵人更聰明,選擇了當風麵埋伏?或許都有吧,那後麵的偷襲算什麼?自己指揮失誤?可對手埋伏在兩公開外,根本不怕暴露後被反擊,這份膽略令人敬佩,如果當時自己毫不猶豫的帶人後撤,而不是急於報仇的選擇正麵對攻,結果會怎樣?
  這一刻,大校忽然悔悟過來,是自己一開始就被算計,急於報仇的心理被對手死死把握住,並設下了包圍圈不斷偷襲,一步錯,步步錯。
  “不管怎樣,還有倆人,還能一搏。”大校臉色漸漸堅定起來,目光中流露出一抹絕然殺氣。

Snap Time:2018-11-21 22:09:04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