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429章水路險行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原始森林的中午時分,樹林悶熱難擋,空氣中充斥著一股燥熱,隱隱帶著腐爛味,也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屍體大家吃飽喝足,原地休息,羅錚抬頭透過樹林看天,太陽高掛,樹頂枝葉被風吹的搖晃著,可惜這些風不進樹林,羅錚灌了口清水,看著巨蟒屍體,眼神瞟向河流,沉思起來。【比奇中文網首發】
  “我們得抓緊時間趕路,前麵是山,兩側還是山,繼續翻山耽誤時間,咱們走水路吧?我查看過地圖,這條河連接另一條河,那條河距離我們要去的基地隻有小半天路,走水路能省很多時間,而且還能保持體力。”藍雪過來小聲提醒道。
  “可以,不過,得弄個木筏,這片原始森林太古怪,水底下說不定也有危險,不得不防。”羅錚答應著說道,沉靜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憂色,看了看周圍樹林,繼續說道:“我去砍點樹來做木筏。”
  “也好。”藍雪沒有反對,而是轉身對正在休息的眾人喊道:“鬼手、雪豹,協助幽靈砍樹造木筏,咱們走水路,山雕,你左邊,我右邊,警戒。”
  “是!”大家齊聲答應,行動起來。
  羅錚來到一個雙手合抱粗的大樹跟前,抽出龍牙砍起來,龍牙鋒利異常,一刀下去,入木七分,鬼手和雪豹在旁邊等著,大家輪番上陣,不一會兒,大樹被砍倒在地,去掉枝椏和尾部,再把樹幹一分為二,抬到河邊,用來做船體,又砍了拳頭大小的樹幹橫放,用堅韌的樹藤捆綁,紮緊。
  兩個小時左右,一艘簡易的船就做出來了,有兩段合抱粗的樹打底,船很結實,大家將船推到河中,跳上船,羅錚拿起一根早就準備好的樹幹當篙,鬼手也拿了根篙子在船尾,兩人撐船,順流而下,藍雪、山雕警戒兩側,雪豹警戒河底。
  作為一名合格的兵王,自然明白任何時候都不能大意的道理,越是安全的時候越潛伏著危險,大家順流而下,羅錚冷靜的注視著前方,河兩岸綠樹成蔭,高大茂密,幾隻葉猴在樹上嬉鬧著,一隻水鳥噗的一下鑽入水中,很又飛起,嘴叼著一條大魚,煽動者翅膀飛走了,河麵一派祥和景象。
  往前走了一會兒,羅錚看到一條水蛇過江,拳頭大小,水蛇發現過來的木筏後,一下子鑽入河底不見了,羅錚沒在意,繼續前行著,走了沒多久,感覺木筏被震動了一下,好像什麼東西撞擊的,不由一驚,低聲問道:“怎麼回事?”眼睛看著前方,沒有回頭,將事情交給負責河底的雪豹,越是危險的時候越要謹慎。
  負責河底的雪豹低聲說道:“不清楚,好像是什麼東西遊過去。”
  “能把這艘船撞動,不是小魚小蝦,不會是遇到鱷魚了吧?”鬼手在後麵低聲說道,眼睛看著後方,五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盯防的方位,分工合作,這是基本戰術素養,大家沒有亂,相信同伴能處理好。
  “幽靈,把龍牙給我。”雪豹冷靜的說道,眼睛在河底掃來掃去,不斷尋找著可疑物,手上的鋼槍握的很緊,不敢有絲毫大意。
  大家正往目的地接近,能不開槍最好,羅錚理解的將龍牙丟了過去,雪豹接過去,抽出刀來,忽然感覺木筏又一次震動,雪豹看得分明,一刀紮了下去,感覺到刀紮中什麼東西了,不由大喜,緊握著刀把旋轉一下,速抽出來。
  很,江麵就被鮮血染紅,有什麼東西在河底翻滾著,可惜看不太清,雪豹緊握著鋼槍,食指扣上扳機,嚴正以待,沒多久,河底竄出一條鱷魚來,張口血盆大口,衝出水麵,朝木筏上的人撕咬過來。
  木筏下麵是合抱粗的硬木,倒是不擔心被咬爛,雪豹見是鱷魚攻擊,頓時怒了,怒吼道:“小小畜生也敢猖狂,找死。”說著放下槍,操起龍牙劈砍過去,直取鱷魚的大嘴。
  鋒利的刀刃劃過鱷魚大嘴,將鱷魚的腮幫子拉出一道長長的豁口,鱷魚吃疼,身體撞在木筏上,很翻滾著下了河底,不見了蹤跡,大家嚴正以待,木筏繼續前進,河水漸漸平靜下來。
  雪豹不敢大意,繼續盯著河底,看著漸漸恢複的河麵,暗自鬆了口氣,說道:“幽靈老弟,不得不說,這把倭刀還是很不錯,夠利,下次有機會,我也弄一把玩玩,簡直是居家旅行的大殺器啊。”
  “好啊,我幫你。”羅錚笑道,臉色冷靜的注視著前方,不敢大意。
  五個人,五個方向,誰也沒有留意到河岸邊一處高大茂密的樹冠潛伏著一道黑影,全身黑色勁服打扮,就連頭都被包裹著,隻露出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木筏上的人,散發著陰冷的凶光,等木筏離開後,黑影仿佛靈猴一般跳下大樹,瞬間消失在周圍的樹林中,不見了蹤跡。
  能避開羅錚等人的感應,這個人的隱匿本事很高,羅錚冷靜的注視著前方,木筏前行了一段距離後,進入另一條河岔道,這條河流寬了許多,水流也了些,河岸滿是茂盛的灌木叢,大家謹慎的繼續前進。
  半個小時後,前方河道變窄了些,一些野鹿在河邊喝水,看到出現的木筏,都歪著頭好奇的看著,一隻小鹿歡的跑到河邊低頭喝水,忽然,一道巨大的黑影從河底衝了出來,一口咬住了小鹿的脖子,將小鹿拖入水中。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其他野鹿嚇的掉頭就跑,河水翻湧,很被鮮血染紅,羅錚看著這一幕,知道是鱷魚捕食,不為所動,弱肉強食是大自然,食物鏈生生不息的殺戮每天都會上演,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可惜了那頭小鹿,還很小啊。”藍雪有些感歎的說道,但很恢複堅定,在大自然麵前,任何同情心都會導致自己的毀滅,繼續監視著自己的方位。
  木筏繼續行進著,羅錚卻感覺有些不自在起來,驚疑的看著前方兩岸灌木叢,再抬頭看看天色,要到黃昏了,按照gps定位顯示,再往前一個小時左右就要登岸了,隻是,羅錚感覺越往前走越不自在起來。
  原始森林的中午時分,樹林悶熱難擋,空氣中充斥著一股燥熱,隱隱帶著腐爛味,也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屍體大家吃飽喝足,原地休息,羅錚抬頭透過樹林看天,太陽高掛,樹頂枝葉被風吹的搖晃著,可惜這些風不進樹林,羅錚灌了口清水,看著巨蟒屍體,眼神瞟向河流,沉思起來。
  “我們得抓緊時間趕路,前麵是山,兩側還是山,繼續翻山耽誤時間,咱們走水路吧?我查看過地圖,這條河連接另一條河,那條河距離我們要去的基地隻有小半天路,走水路能省很多時間,而且還能保持體力。”藍雪過來小聲提醒道。
  “可以,不過,得弄個木筏,這片原始森林太古怪,水底下說不定也有危險,不得不防。”羅錚答應著說道,沉靜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憂色,看了看周圍樹林,繼續說道:“我去砍點樹來做木筏。”
  “也好。”藍雪沒有反對,而是轉身對正在休息的眾人喊道:“鬼手、雪豹,協助幽靈砍樹造木筏,咱們走水路,山雕,你左邊,我右邊,警戒。”
  “是!”大家齊聲答應,行動起來。
  羅錚來到一個雙手合抱粗的大樹跟前,抽出龍牙砍起來,龍牙鋒利異常,一刀下去,入木七分,鬼手和雪豹在旁邊等著,大家輪番上陣,不一會兒,大樹被砍倒在地,去掉枝椏和尾部,再把樹幹一分為二,抬到河邊,用來做船體,又砍了拳頭大小的樹幹橫放,用堅韌的樹藤捆綁,紮緊。
  兩個小時左右,一艘簡易的船就做出來了,有兩段合抱粗的樹打底,船很結實,大家將船推到河中,跳上船,羅錚拿起一根早就準備好的樹幹當篙,鬼手也拿了根篙子在船尾,兩人撐船,順流而下,藍雪、山雕警戒兩側,雪豹警戒河底。
  作為一名合格的兵王,自然明白任何時候都不能大意的道理,越是安全的時候越潛伏著危險,大家順流而下,羅錚冷靜的注視著前方,河兩岸綠樹成蔭,高大茂密,幾隻葉猴在樹上嬉鬧著,一隻水鳥噗的一下鑽入水中,很又飛起,嘴叼著一條大魚,煽動者翅膀飛走了,河麵一派祥和景象。
  往前走了一會兒,羅錚看到一條水蛇過江,拳頭大小,水蛇發現過來的木筏後,一下子鑽入河底不見了,羅錚沒在意,繼續前行著,走了沒多久,感覺木筏被震動了一下,好像什麼東西撞擊的,不由一驚,低聲問道:“怎麼回事?”眼睛看著前方,沒有回頭,將事情交給負責河底的雪豹,越是危險的時候越要謹慎。
  負責河底的雪豹低聲說道:“不清楚,好像是什麼東西遊過去。”
  “能把這艘船撞動,不是小魚小蝦,不會是遇到鱷魚了吧?”鬼手在後麵低聲說道,眼睛看著後方,五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盯防的方位,分工合作,這是基本戰術素養,大家沒有亂,相信同伴能處理好。
  “幽靈,把龍牙給我。”雪豹冷靜的說道,眼睛在河底掃來掃去,不斷尋找著可疑物,手上的鋼槍握的很緊,不敢有絲毫大意。
  大家正往目的地接近,能不開槍最好,羅錚理解的將龍牙丟了過去,雪豹接過去,抽出刀來,忽然感覺木筏又一次震動,雪豹看得分明,一刀紮了下去,感覺到刀紮中什麼東西了,不由大喜,緊握著刀把旋轉一下,速抽出來。
  很,江麵就被鮮血染紅,有什麼東西在河底翻滾著,可惜看不太清,雪豹緊握著鋼槍,食指扣上扳機,嚴正以待,沒多久,河底竄出一條鱷魚來,張口血盆大口,衝出水麵,朝木筏上的人撕咬過來。
  木筏下麵是合抱粗的硬木,倒是不擔心被咬爛,雪豹見是鱷魚攻擊,頓時怒了,怒吼道:“小小畜生也敢猖狂,找死。”說著放下槍,操起龍牙劈砍過去,直取鱷魚的大嘴。
  鋒利的刀刃劃過鱷魚大嘴,將鱷魚的腮幫子拉出一道長長的豁口,鱷魚吃疼,身體撞在木筏上,很翻滾著下了河底,不見了蹤跡,大家嚴正以待,木筏繼續前進,河水漸漸平靜下來。
  雪豹不敢大意,繼續盯著河底,看著漸漸恢複的河麵,暗自鬆了口氣,說道:“幽靈老弟,不得不說,這把倭刀還是很不錯,夠利,下次有機會,我也弄一把玩玩,簡直是居家旅行的大殺器啊。”
  “好啊,我幫你。”羅錚笑道,臉色冷靜的注視著前方,不敢大意。
  五個人,五個方向,誰也沒有留意到河岸邊一處高大茂密的樹冠潛伏著一道黑影,全身黑色勁服打扮,就連頭都被包裹著,隻露出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木筏上的人,散發著陰冷的凶光,等木筏離開後,黑影仿佛靈猴一般跳下大樹,瞬間消失在周圍的樹林中,不見了蹤跡。
  能避開羅錚等人的感應,這個人的隱匿本事很高,羅錚冷靜的注視著前方,木筏前行了一段距離後,進入另一條河岔道,這條河流寬了許多,水流也了些,河岸滿是茂盛的灌木叢,大家謹慎的繼續前進。
  半個小時後,前方河道變窄了些,一些野鹿在河邊喝水,看到出現的木筏,都歪著頭好奇的看著,一隻小鹿歡的跑到河邊低頭喝水,忽然,一道巨大的黑影從河底衝了出來,一口咬住了小鹿的脖子,將小鹿拖入水中。
  突如其來的變故將其他野鹿嚇的掉頭就跑,河水翻湧,很被鮮血染紅,羅錚看著這一幕,知道是鱷魚捕食,不為所動,弱肉強食是大自然,食物鏈生生不息的殺戮每天都會上演,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可惜了那頭小鹿,還很小啊。”藍雪有些感歎的說道,但很恢複堅定,在大自然麵前,任何同情心都會導致自己的毀滅,繼續監視著自己的方位。
  木筏繼續行進著,羅錚卻感覺有些不自在起來,驚疑的看著前方兩岸灌木叢,再抬頭看看天色,要到黃昏了,按照gps定位顯示,再往前一個小時左右就要登岸了,隻是,羅錚感覺越往前走越不自在起來。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15 10:37:45  ExecTime: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