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420章正麵攻殺

  
  “砰!”忽然,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緊接著就是一聲叮當聲響。免費小說門戶{首發}
  羅錚感覺後背仿若重擊,不由大駭,一個翻滾到旁邊的樹下,警惕的豎起了耳朵,耳邊,風繼續輕輕吹動,樹葉沙沙作響,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動靜,羅錚虎目一凜,沒想到被對方搶了先機,拿起後麵的黑色長刀一看,刀鞘被擊中,出現一個白色的印記,子彈頭不見了蹤跡。
  “好硬的刀鞘。”羅錚頓時反應過來,剛才致命的一槍被刀鞘擋住了子彈,刀鞘堅固,子彈沒能打穿,算起來,這是黑色長刀第二次救命了,羅錚對這把救命刀的親切感更甚,雖然奪之倭寇之手,但已經是過命的兄弟了。
  “好兄弟,謝了,咱倆繼續殺敵吧。”羅錚將黑色長刀插在後背皮帶上,雙手握槍,冷冷的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砰!”回答羅錚的是毫不猶豫的射擊,子彈打在樹上,掀起一大片樹皮,躲在大樹後麵的羅錚嚇了一大跳,跟進蜷縮成一團,盡可能的減少被攻擊麵,耳邊又響起了點射的槍聲。
  “砰!”羅錚對著敵rn'd概位置反手就是一槍,這種射擊有很大的盲目性,沒有準頭可言,純粹是火力威懾。
  隻是,對方根本不在意羅錚的火力威懾,繼續射擊,子彈不斷射中大樹兩側,壓製著羅錚不能亂跑,射速很,羅錚敏銳的從對方的射速節奏感覺到了一絲慌亂和恐懼,不由冷笑一聲,豎起了耳朵,紋絲不動的躲避著,等待戰機。
  “哢!”手槍機頭空響聲傳來,聲音並不大,但還是被聽力敏銳的羅錚察覺到,知道是子彈打空了,不由大喜,無論多強悍的人,換彈夾也需要點時間,而這點時間對於高手交鋒來說,往往決定生死。
  機會難得,羅錚一個虎躍,衝出了掩體,雙手並舉,單手開槍,另一手中槍待發,以便隨時火力支援,朝目標隱蔽的大樹衝去,對方連續開槍幾次,羅錚從槍聲已經準確判斷出了對方潛伏的位置。
  “砰砰砰!”羅錚邊衝邊射擊,看到一條黑影從一棵樹閃身到了不遠處一棵橫倒在地的大樹下麵,毫不猶豫的追擊上去,手上的槍不斷響起,待距離目標不到二十米時,發現目標再次速更換位置,羅錚毫不猶豫的緊追上去,子彈打完,羅錚將手槍一扔,另一手時刻待發的槍緊接著繼續響起。
  奔跑中,羅錚將擊殺剛才那名黑衣人時收繳的槍拔出來,麵也裝滿了子彈,這把槍沒有馬上開火,而是平舉瞄準前方,雙目堅定而銳利,借著不斷點射出去的子彈掩護,拉近了和目標的距離。
  一把槍再次打完子彈,羅錚懶得更換彈夾,剛才新拿出來的手槍繼續點射,死死的將目標壓製在大樹後麵,不讓對方有抬頭觀察和反抗的機會,距離目標不過五米位置時,耳邊響起了扳機空響聲。
  羅錚銳利的雙目一凜,手槍朝前方砸了過去,拔出了黑色長刀,腳下用力一蹬,身體仿佛出膛的炮彈,高高躍起,朝前方撲去,黑色長刀高舉,帶著凜冽的殺氣,仿佛九天之外飛奔而來的無敵戰神,狂霸,凶猛,氣勢如虹。
  或許是聽到了手槍空響聲,加上沒有了槍聲,躲在橫倒在地的大樹後麵最後這名黑衣人冷漠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迅速起身,更換好了彈夾的手槍舉起,駭然發現前方一道烏雲撲麵而來,烏雲翻滾著死亡氣息。
  “噗嗤!”黑色長刀仿佛死神的鐮刀,劃出一道驚鴻,刀鋒入肉,鮮血飛濺。
  黑衣人感覺到生命力在瘋狂的流失,滿臉驚駭的看著羅錚,沒想到羅錚沒有了子彈後不僅不躲避,反而現在了這種冷兵器時代的拚殺,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來:好的速度。緊接著,黑衣人感覺小腹被重力一踹,身體倒飛出去。
  “噗通!”黑衣人身體重重的跌落在地,大半脖子被砍斷,頭不規則的垂落下來,異常恐怖,鮮血更是不受控製的狂飆。
  羅錚見搶攻得手後,一顆心落了下來,森冷的目光掃了眼半死不過的黑衣人,落在黑色長刀刀身上,那有一個印記,也是曾經擋子彈留下的,不由感慨的說道:“兄弟,謝了。”
  無形中,羅錚仿佛感覺到黑色長刀在歡吟,定睛看時,刀還是原來的刀,沒有一絲特別,羅錚將雜念拋開,步來到黑衣人跟前,將旁邊的手槍踢開,警惕的看著對方,卻發現對方冷漠的眼神多了一抹解脫,嘴角勾起了一抹弧線,仿佛在自嘲,又像是在嘲笑這個殘酷的世界,眼皮一閉,和這個世界徹底告別。
  “嘶?”羅錚驚訝不已,蹲下去搜身,還是沒有搜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不由尋思起來,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種解脫的眼神?難道是活在不能自己的痛苦中?殺手也有自己的留念啊,為什麼?
  這時,羅錚腦海中不由想起了一個詞:死士,不由大驚,現代社會不同以往,哪還有這種人的存在?隻是,羅錚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隻有死士才會活在痛苦中,死是一種解脫,唯一的解脫。
  古代世家豪族養死士,現代社會不允許,哪來的死士?羅錚覺得自己想多了,也有些神經錯亂了,搖搖頭,將雜念拋開,收集地上的幹柴和燃火物來,半個小時後,羅錚用鑽木取火法燃起了三堆篝火,等火勢起來後,將濕樹枝蓋上去,不一會兒濃煙滾滾,升入天空。
  國境線上,三架直升機正在焦急的盤旋著,很發現了煙火,將位置發給了在邊境焦急等待的武進,羅錚的位置在鄰國,直升機不能越境營救,隻能高空觀察用,還好距離不太遠,能見度很低,看得分明。
  武進一聽有了消息,頓時大喜,正要帶隊過去,一名健壯漢子跑了,敬禮後說道:“大隊長,李老有急事,讓您馬上過去。”武進不由一愣,看了眼待命的酒鬼,酒鬼點頭,帶著小隊速朝森林而去。
  “砰!”忽然,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緊接著就是一聲叮當聲響。
  羅錚感覺後背仿若重擊,不由大駭,一個翻滾到旁邊的樹下,警惕的豎起了耳朵,耳邊,風繼續輕輕吹動,樹葉沙沙作響,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動靜,羅錚虎目一凜,沒想到被對方搶了先機,拿起後麵的黑色長刀一看,刀鞘被擊中,出現一個白色的印記,子彈頭不見了蹤跡。
  “好硬的刀鞘。”羅錚頓時反應過來,剛才致命的一槍被刀鞘擋住了子彈,刀鞘堅固,子彈沒能打穿,算起來,這是黑色長刀第二次救命了,羅錚對這把救命刀的親切感更甚,雖然奪之倭寇之手,但已經是過命的兄弟了。
  “好兄弟,謝了,咱倆繼續殺敵吧。”羅錚將黑色長刀插在後背皮帶上,雙手握槍,冷冷的喝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砰!”回答羅錚的是毫不猶豫的射擊,子彈打在樹上,掀起一大片樹皮,躲在大樹後麵的羅錚嚇了一大跳,跟進蜷縮成一團,盡可能的減少被攻擊麵,耳邊又響起了點射的槍聲。
  “砰!”羅錚對著敵rn'd概位置反手就是一槍,這種射擊有很大的盲目性,沒有準頭可言,純粹是火力威懾。
  隻是,對方根本不在意羅錚的火力威懾,繼續射擊,子彈不斷射中大樹兩側,壓製著羅錚不能亂跑,射速很,羅錚敏銳的從對方的射速節奏感覺到了一絲慌亂和恐懼,不由冷笑一聲,豎起了耳朵,紋絲不動的躲避著,等待戰機。
  “哢!”手槍機頭空響聲傳來,聲音並不大,但還是被聽力敏銳的羅錚察覺到,知道是子彈打空了,不由大喜,無論多強悍的人,換彈夾也需要點時間,而這點時間對於高手交鋒來說,往往決定生死。
  機會難得,羅錚一個虎躍,衝出了掩體,雙手並舉,單手開槍,另一手中槍待發,以便隨時火力支援,朝目標隱蔽的大樹衝去,對方連續開槍幾次,羅錚從槍聲已經準確判斷出了對方潛伏的位置。
  “砰砰砰!”羅錚邊衝邊射擊,看到一條黑影從一棵樹閃身到了不遠處一棵橫倒在地的大樹下麵,毫不猶豫的追擊上去,手上的槍不斷響起,待距離目標不到二十米時,發現目標再次速更換位置,羅錚毫不猶豫的緊追上去,子彈打完,羅錚將手槍一扔,另一手時刻待發的槍緊接著繼續響起。
  奔跑中,羅錚將擊殺剛才那名黑衣人時收繳的槍拔出來,麵也裝滿了子彈,這把槍沒有馬上開火,而是平舉瞄準前方,雙目堅定而銳利,借著不斷點射出去的子彈掩護,拉近了和目標的距離。
  一把槍再次打完子彈,羅錚懶得更換彈夾,剛才新拿出來的手槍繼續點射,死死的將目標壓製在大樹後麵,不讓對方有抬頭觀察和反抗的機會,距離目標不過五米位置時,耳邊響起了扳機空響聲。
  羅錚銳利的雙目一凜,手槍朝前方砸了過去,拔出了黑色長刀,腳下用力一蹬,身體仿佛出膛的炮彈,高高躍起,朝前方撲去,黑色長刀高舉,帶著凜冽的殺氣,仿佛九天之外飛奔而來的無敵戰神,狂霸,凶猛,氣勢如虹。
  或許是聽到了手槍空響聲,加上沒有了槍聲,躲在橫倒在地的大樹後麵最後這名黑衣人冷漠的嘴角浮出一抹冷笑,迅速起身,更換好了彈夾的手槍舉起,駭然發現前方一道烏雲撲麵而來,烏雲翻滾著死亡氣息。
  “噗嗤!”黑色長刀仿佛死神的鐮刀,劃出一道驚鴻,刀鋒入肉,鮮血飛濺。
  黑衣人感覺到生命力在瘋狂的流失,滿臉驚駭的看著羅錚,沒想到羅錚沒有了子彈後不僅不躲避,反而現在了這種冷兵器時代的拚殺,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來:好的速度。緊接著,黑衣人感覺小腹被重力一踹,身體倒飛出去。
  “噗通!”黑衣人身體重重的跌落在地,大半脖子被砍斷,頭不規則的垂落下來,異常恐怖,鮮血更是不受控製的狂飆。
  羅錚見搶攻得手後,一顆心落了下來,森冷的目光掃了眼半死不過的黑衣人,落在黑色長刀刀身上,那有一個印記,也是曾經擋子彈留下的,不由感慨的說道:“兄弟,謝了。”
  無形中,羅錚仿佛感覺到黑色長刀在歡吟,定睛看時,刀還是原來的刀,沒有一絲特別,羅錚將雜念拋開,步來到黑衣人跟前,將旁邊的手槍踢開,警惕的看著對方,卻發現對方冷漠的眼神多了一抹解脫,嘴角勾起了一抹弧線,仿佛在自嘲,又像是在嘲笑這個殘酷的世界,眼皮一閉,和這個世界徹底告別。
  “嘶?”羅錚驚訝不已,蹲下去搜身,還是沒有搜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不由尋思起來,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種解脫的眼神?難道是活在不能自己的痛苦中?殺手也有自己的留念啊,為什麼?
  這時,羅錚腦海中不由想起了一個詞:死士,不由大驚,現代社會不同以往,哪還有這種人的存在?隻是,羅錚越想越覺得有道理,隻有死士才會活在痛苦中,死是一種解脫,唯一的解脫。
  古代世家豪族養死士,現代社會不允許,哪來的死士?羅錚覺得自己想多了,也有些神經錯亂了,搖搖頭,將雜念拋開,收集地上的幹柴和燃火物來,半個小時後,羅錚用鑽木取火法燃起了三堆篝火,等火勢起來後,將濕樹枝蓋上去,不一會兒濃煙滾滾,升入天空。
  國境線上,三架直升機正在焦急的盤旋著,很發現了煙火,將位置發給了在邊境焦急等待的武進,羅錚的位置在鄰國,直升機不能越境營救,隻能高空觀察用,還好距離不太遠,能見度很低,看得分明。
  武進一聽有了消息,頓時大喜,正要帶隊過去,一名健壯漢子跑了,敬禮後說道:“大隊長,李老有急事,讓您馬上過去。”武進不由一愣,看了眼待命的酒鬼,酒鬼點頭,帶著小隊速朝森林而去。
  

Snap Time:2018-11-21 08:20:04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