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417章叢林反擊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417章:叢林反擊
  清晨的陽光透過樹葉灑落在地麵,仿佛隨風起舞的蝴蝶,斑駁點點,給這片森林平添幾分生氣,羅錚森冷的目光環視一眼周圍,哪適合隱蔽,哪適合撤離,哪適合掩護戰鬥,將地形一一記下,剛毅的臉龐殺氣一現,速朝山腰的一處茂密的灌木叢跑去。
  灌木叢雜草叢生,中間橫陳著好些已經腐爛的樹木,羅錚打量一眼,正準備鑽到一顆腐爛的大樹下麵藏起來,看到一條斑斕的蛇吐著信子往外爬,足以一米見長,身體金黃色,三角頭,頭扁平,羅錚一驚,金黃色眼睛蛇?頓時大喜,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大手一探,抓住對方的七寸位置。
  金黃色眼鏡蛇受驚,身體扭轉起來,但七寸被抓,反抗力有限,身體將羅錚的手臂死死纏繞,羅錚從小打獵,和蛇打交道不知道多少次,豈會在乎這點小事,另一手桑木弓一放,閃電般捏住了眼鏡蛇的頭部。
  抓住了眼鏡蛇的頭部後,羅錚更是沒了擔心,兩手配合,將被纏繞的手慢慢抽出來,撿起三支粗陋的箭支,尖銳部分放到眼鏡蛇嘴部,眼鏡蛇憤怒的張開嘴,噴出一口毒液來,毒液粘在箭支上,羅錚笑了,將眼鏡蛇往草叢中扔去。
  金色眼鏡蛇獲得自由後,速鑽進了草叢中,很消失不見,羅錚鑽進了腐爛的大樹下麵,下麵被石頭架空,地方夠大,很陰涼,眼鏡蛇呆過的地方,不用擔心其他能傷到自己的毒蟲,羅錚端詳著箭支上的毒液,耐心等待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周圍一片寂靜,一隻小鳥飛到樹木上歡唱著,並沒有發現樹木下麵隱藏的羅錚,沒多久,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山脊,謹慎的看著地上痕跡,眼光不確定的落在羅錚藏身的灌木叢,看到歡唱的小鳥,頓時打消了疑慮,有鳥歡唱的地方不可能藏人,渾然不知羅錚的隱匿身手非常高明。
  很,山脊上出現了五個黑衣人,其中一人打了個手勢,頓時有兩人衝下兩側的山腰,剩下三人順著山脊朝前搜索前進,歡唱的小鳥看到有人朝自己過來,驚飛開去,很消失在樹林之中,不見了蹤跡。
  羅錚冷靜的看著越來越近的黑衣人,距離自己不過十米,然後朝另一側搜索前進,根本沒有在意灌木叢,機會難得,羅錚仿佛一條巨蟒般爬了出來,張弓搭箭,瞄準了目標。
  清風吹動樹葉,一道陽光從間隙溜了下來,落在羅錚的臉色,羅錚虎目一凝,死死的鎖定目標脖子,箭支隨著對方身體起伏而起伏,忽然,目標停下來,極目四望,羅錚大喜,就是現在,手一鬆,沾著毒液的箭支嗖的一下,在虛空中劃出一道黑影,閃電般撲了過去。
  這名黑衣人倒也機警,反應很,意識到危險後,身體本能的做撲到躲避動作,羅錚瞄準的是對方左側脖子,而這個人正好往左側撲倒,箭支沒能射中預定目標,卻從目標右側脖子擦過去,擦出一抹血花來。
  “啊?”這個人慘叫一聲,捂著自己的脖子。
  羅錚來不及查看自己的戰鬥結果,速爬出腐爛的樹幹,朝一側速跑去,幾個閃身消失在遠處,但還是被同樣精明的黑衣人發現影子,追了上來,羅錚不得不加速度,一口氣衝到了峽穀。
  峽穀有一條淺河,河水舒緩,清澈見底,河灘開闊,上麵滿是大小不一的石頭,羅錚知道被黑衣人咬上會很麻煩,必須擺脫追擊,找機會下手,看到石頭,靈機一動,有了辦法。
  羅錚衝到河水,順著河水下遊跑,這樣做有利於隱蔽走過的痕跡,在一堆不起眼的石頭邊停下來,平躺在河邊,將石頭搬下了,將身體全部遮擋住,剛弄好這一切,羅錚就看到有人從山腰上跳下河灘,猛虎一般迅捷。
  這個人下了河灘後沒有躲避的意思,不是膽大無知,而是以身為餌,這個時候如果開槍,固然可以打死這名黑衣人,但也會暴露自己的位置,遭到更多的反擊,羅錚不為所動,冷靜的觀察著對方低頭查看地上人經過的痕跡,很來到河邊,沒了痕跡,這個人無法判斷方向,做了幾個手勢。
  不一會兒,兩名黑衣人衝了下來,之前查看的黑衣人逆流而上,繼續追擊,剩下兩人順流而下,很經過羅錚藏身的位置,其中一人踩著壓在羅錚身體的石頭衝了過去,並沒有發現異常。
  憑借家傳呼吸之法,羅錚可以將自己和周圍融為一體,不泄露一絲氣息,就連異常敏感的鳥兒都難以察覺到,等了一會兒,確定黑衣人走遠後,羅錚慢慢撥開石頭,探頭一看,兩頭的黑衣人都不見了蹤影,鬆了口氣,速爬起來,順著原路衝上了山腰。
  黑衣人一共六個,之前殺了一人,現在出現了三人,還有兩人不見影子,羅錚尋思著應該是剛才射中了目標,因為沒死,所以留下一人照看,這麼好的機會,羅錚打算折返回去看看。
  很,羅錚來到了山腰,潛伏在一處灌木叢觀察幾眼,沒有危險,便小心迂回到之前藏身的腐爛樹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後麵,探頭一看,果然發現了兩名黑衣人,其中一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另一人站在旁邊,警惕的四處觀察著。
  看到這一幕,羅錚冷笑起來,小心翼翼的朝前麵摸去,待近了些後,羅錚蹲下來,接著灌木叢掩護,爬行前進,滿含殺氣的虎目死死鎖定目標,來到一顆大樹旁,羅錚看著相聚不過五六米的目標,冷冷的張弓搭箭。
  這時,黑衣人仿佛察覺到不對勁了,回頭凝望羅錚藏身的大樹,臉色凝重,手上的槍舉了起來,側身走來,每一步都走的異常小心,顯然有所懷疑,羅錚沒想到這個家夥警惕性這麼高,內心大驚。
  “吱吱”不遠處,一隻小鬆鼠或許是受到了驚嚇,速朝樹上爬起,羅錚也緊張起來,對方有槍,而且是高手,自己隻有桑木工,怎麼辦?
  清晨的陽光透過樹葉灑落在地麵,仿佛隨風起舞的蝴蝶,斑駁點點,給這片森林平添幾分生氣,羅錚森冷的目光環視一眼周圍,哪適合隱蔽,哪適合撤離,哪適合掩護戰鬥,將地形一一記下,剛毅的臉龐殺氣一現,速朝山腰的一處茂密的灌木叢跑去。
  灌木叢雜草叢生,中間橫陳著好些已經腐爛的樹木,羅錚打量一眼,正準備鑽到一顆腐爛的大樹下麵藏起來,看到一條斑斕的蛇吐著信子往外爬,足以一米見長,身體金黃色,三角頭,頭扁平,羅錚一驚,金黃色眼睛蛇?頓時大喜,一個箭步衝了上去,大手一探,抓住對方的七寸位置。
  金黃色眼鏡蛇受驚,身體扭轉起來,但七寸被抓,反抗力有限,身體將羅錚的手臂死死纏繞,羅錚從小打獵,和蛇打交道不知道多少次,豈會在乎這點小事,另一手桑木弓一放,閃電般捏住了眼鏡蛇的頭部。
  抓住了眼鏡蛇的頭部後,羅錚更是沒了擔心,兩手配合,將被纏繞的手慢慢抽出來,撿起三支粗陋的箭支,尖銳部分放到眼鏡蛇嘴部,眼鏡蛇憤怒的張開嘴,噴出一口毒液來,毒液粘在箭支上,羅錚笑了,將眼鏡蛇往草叢中扔去。
  金色眼鏡蛇獲得自由後,速鑽進了草叢中,很消失不見,羅錚鑽進了腐爛的大樹下麵,下麵被石頭架空,地方夠大,很陰涼,眼鏡蛇呆過的地方,不用擔心其他能傷到自己的毒蟲,羅錚端詳著箭支上的毒液,耐心等待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周圍一片寂靜,一隻小鳥飛到樹木上歡唱著,並沒有發現樹木下麵隱藏的羅錚,沒多久,一個黑衣人出現在山脊,謹慎的看著地上痕跡,眼光不確定的落在羅錚藏身的灌木叢,看到歡唱的小鳥,頓時打消了疑慮,有鳥歡唱的地方不可能藏人,渾然不知羅錚的隱匿身手非常高明。
  很,山脊上出現了五個黑衣人,其中一人打了個手勢,頓時有兩人衝下兩側的山腰,剩下三人順著山脊朝前搜索前進,歡唱的小鳥看到有人朝自己過來,驚飛開去,很消失在樹林之中,不見了蹤跡。
  羅錚冷靜的看著越來越近的黑衣人,距離自己不過十米,然後朝另一側搜索前進,根本沒有在意灌木叢,機會難得,羅錚仿佛一條巨蟒般爬了出來,張弓搭箭,瞄準了目標。
  清風吹動樹葉,一道陽光從間隙溜了下來,落在羅錚的臉色,羅錚虎目一凝,死死的鎖定目標脖子,箭支隨著對方身體起伏而起伏,忽然,目標停下來,極目四望,羅錚大喜,就是現在,手一鬆,沾著毒液的箭支嗖的一下,在虛空中劃出一道黑影,閃電般撲了過去。
  這名黑衣人倒也機警,反應很,意識到危險後,身體本能的做撲到躲避動作,羅錚瞄準的是對方左側脖子,而這個人正好往左側撲倒,箭支沒能射中預定目標,卻從目標右側脖子擦過去,擦出一抹血花來。
  “啊?”這個人慘叫一聲,捂著自己的脖子。
  羅錚來不及查看自己的戰鬥結果,速爬出腐爛的樹幹,朝一側速跑去,幾個閃身消失在遠處,但還是被同樣精明的黑衣人發現影子,追了上來,羅錚不得不加速度,一口氣衝到了峽穀。
  峽穀有一條淺河,河水舒緩,清澈見底,河灘開闊,上麵滿是大小不一的石頭,羅錚知道被黑衣人咬上會很麻煩,必須擺脫追擊,找機會下手,看到石頭,靈機一動,有了辦法。
  羅錚衝到河水,順著河水下遊跑,這樣做有利於隱蔽走過的痕跡,在一堆不起眼的石頭邊停下來,平躺在河邊,將石頭搬下了,將身體全部遮擋住,剛弄好這一切,羅錚就看到有人從山腰上跳下河灘,猛虎一般迅捷。
  這個人下了河灘後沒有躲避的意思,不是膽大無知,而是以身為餌,這個時候如果開槍,固然可以打死這名黑衣人,但也會暴露自己的位置,遭到更多的反擊,羅錚不為所動,冷靜的觀察著對方低頭查看地上人經過的痕跡,很來到河邊,沒了痕跡,這個人無法判斷方向,做了幾個手勢。
  不一會兒,兩名黑衣人衝了下來,之前查看的黑衣人逆流而上,繼續追擊,剩下兩人順流而下,很經過羅錚藏身的位置,其中一人踩著壓在羅錚身體的石頭衝了過去,並沒有發現異常。
  憑借家傳呼吸之法,羅錚可以將自己和周圍融為一體,不泄露一絲氣息,就連異常敏感的鳥兒都難以察覺到,等了一會兒,確定黑衣人走遠後,羅錚慢慢撥開石頭,探頭一看,兩頭的黑衣人都不見了蹤影,鬆了口氣,速爬起來,順著原路衝上了山腰。
  黑衣人一共六個,之前殺了一人,現在出現了三人,還有兩人不見影子,羅錚尋思著應該是剛才射中了目標,因為沒死,所以留下一人照看,這麼好的機會,羅錚打算折返回去看看。
  很,羅錚來到了山腰,潛伏在一處灌木叢觀察幾眼,沒有危險,便小心迂回到之前藏身的腐爛樹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後麵,探頭一看,果然發現了兩名黑衣人,其中一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另一人站在旁邊,警惕的四處觀察著。
  看到這一幕,羅錚冷笑起來,小心翼翼的朝前麵摸去,待近了些後,羅錚蹲下來,接著灌木叢掩護,爬行前進,滿含殺氣的虎目死死鎖定目標,來到一顆大樹旁,羅錚看著相聚不過五六米的目標,冷冷的張弓搭箭。
  這時,黑衣人仿佛察覺到不對勁了,回頭凝望羅錚藏身的大樹,臉色凝重,手上的槍舉了起來,側身走來,每一步都走的異常小心,顯然有所懷疑,羅錚沒想到這個家夥警惕性這麼高,內心大驚。
  “吱吱”不遠處,一隻小鬆鼠或許是受到了驚嚇,速朝樹上爬起,羅錚也緊張起來,對方有槍,而且是高手,自己隻有桑木工,怎麼辦?
  

Snap Time:2018-11-17 08:20:10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