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415章跌落懸崖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灰蒙蒙的樹林水霧彌漫,細雨穿過茂密的樹葉滴落下來,擊打著灌木,一股無形的肅殺之氣在虛空中醞釀,仿佛即將爆發的火山,大樹下,灌木叢旁,羅錚神色冷峻的微微抬頭看向來人方向,對方的身影完全被樹木遮擋,運動的速度很,沒有任何偷襲的可能。(比奇中文網首發)
  “隻有一人?”羅錚臉色一寒,虎目中翻滾著殺氣,對手一共六人,其他人肯定在附近掩護,這仗不好打,但又必須打,而去得盡打,一旦被這些人包圍,自己插翅難逃,想到這,羅錚迅速脫下衣服,用黑色長刀挑起,放在樹旁。
  羅錚將衣服稍微擺弄一下,看上去像有人躲在樹下,迅速匍匐在地,手腳並用,朝灌木叢爬起,身上傳來灌木叢劃傷身上皮膚的疼痛,生死關頭,羅錚顧不上這許多,仿佛潛行的巨蟒,悄無聲息的鑽進灌木叢中隱蔽起來,冷冷的看著來人方向,森冷的目光微閉,將滔天的殺氣遮擋住。
  水霧彌漫的樹林中漸漸出現一個身影,距離不過七八米,一個閃身躲在一顆大樹後麵不動了,羅錚慢慢趴在地上,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身上爬,繃緊的身體不動,仿佛潛伏的獵豹,等待著出擊時機。
  身上更多的東西爬動著,不知道是螞蟻還是蜈蚣,羅錚全身肌肉繃緊,眉頭緊蹙,咬牙堅持著,見前方樹林身影閃動,又距離自己近了幾分,動作迅捷,身法飄忽,腳下聲音幾不可聞,是個高手。
  羅錚將槍口微舉,瞄準了前方,這時,那道身影從一棵大樹後麵忽然狂衝,仿佛出膛的炮彈,手上的槍更是瞄準撐著衣服的大樹後麵點射,砰的一聲!精準無比,子彈撕裂雨夜,瞬間擊中衣服。
  “砰!”又是一聲槍響,羅錚出手了,苦苦等待,就是為了這個機會,子彈呼嘯而去,在細雨中劃出一道恐怖的能量衝擊波,將滴落下來的雨水彈開,瞬間沒入滿臉震驚的黑衣人眉心,一槍斃命。
  “砰砰砰!”周圍頓時槍聲大作,羅錚身體一彈,從灌木叢中竄出來,抓起衣服和長刀轉身就跑,朝山腰下麵狂奔,雖然設計擊殺了一人,但羅錚很清楚來的都是頂級高手,不好對付,留下了必死無疑。
  “砰砰砰!”身後槍聲大作,還有有密集的樹木遮擋,羅錚不敢停留,甚至連回頭看一眼的時間都不敢浪費,連滾帶跳的狂奔,身上滿是樹枝劃傷的痕跡,還好皮糙肉厚,問題不大。
  幾個兔起鶻落,羅錚衝到了山腰下,卻駭然發現前麵是一段十來米的懸崖,懸崖下麵是一條河,河水因大雨暴漲,翻滾著前進,身後的槍聲更近了。羅錚一咬牙,跳了下去。
  “噗通!”羅錚落水後,身體沉了下去,趕緊憋住氣,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衝力將身體往前推,沒有反抗,順著水流而去,河內激流翻湧,根本無法穩定身形,羅錚感覺一口氣憋的難受,拚命掙紮出水麵。
  剛鑽出水麵,還沒來得及換氣,就聽到耳畔傳來槍聲,知道是那些人追來了,羅錚大驚,趕緊深吸一口氣,身體再次沉入河水之中,水流速度很,噗!身體撞在什麼東西上麵,疼的直抽抽,羅錚伸手摸去,堅硬無比,應該是石頭,趕緊手上用力,身體借力上浮。
  再次浮出水麵後,身後已經沒有了槍聲,前麵灰蒙蒙的,雨水擊打著河麵,能見度非常低,也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羅錚警惕的看看兩側,一邊是延綿起伏的山脈,一邊是懸崖,羅錚一咬牙,順流而下。
  “砰砰砰!”忽然,身後又響起三聲槍響。
  羅錚大驚,沒想到這幫人這麼就追上來了,趕緊吸口氣,鑽進河水中,往前漂了一會兒,耳邊響起了陣陣轟鳴聲,羅錚一驚,趕緊浮出水麵來,耳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仿佛千軍萬馬奔騰,再一看,臉色大變,前麵是懸崖,這麼大的聲響,懸崖肯定很高。
  “砰砰!”又是兩聲槍響。
  前有懸崖,後有追兵,周圍水域開闊,來不及上岸,而且,無論往哪邊上岸,都將麵臨槍擊,身處絕境,羅錚臉色大變,身體被河水無情的往前麵推動,距離懸崖越來越近,已經不可能回遊上岸了。
  千鈞一發之際,羅錚憤怒的回望森林,森冷的目光滿是套天的殺氣,要不是這些王八蛋,自己根本不可能身處絕境。
  “要死了嗎?難道就這麼死嗎?”羅錚沒有慌亂,沒有害怕,隻有不甘,死不可怕,但這種死法太憋屈,非大丈夫所選,感受著強大的水流衝擊力,羅錚看著前方往下掉落的喝水,耳畔滿是咆哮的水聲,臉色冰寒,目光森冷。
  “啊!”羅錚長嘯一聲,帶著滿腔的恨意,嘯音帶著衝天的殺氣,撕破雨夜,震蕩山林,仿佛要將這個不公的黑夜打破,身體隨著翻滾的河水,朝瀑布下麵掉去,很消失在漫天的水霧之中,不見了蹤跡。
  幾分鍾後,瀑布一側的懸崖上,幾名黑衣人冷冷的看著滾落的瀑布,臉色陰沉,目光內斂,嘴唇緊閉,誰也不說話,過來一會兒,一名年長一點的健壯漢子回過身來,冰冷的目光掃過眾人,冷漠的說道:“家主嚴令,必殺,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們繞過去下遊尋找。”
  “隊長,懸崖高兩百米有餘,河水衝擊力恐怖,沒人能生還。”旁邊一人低聲提醒道,臉上看不到絲毫表情,就像是沒有感情的機器。
  “我的話不重複第二遍,出發。”剛才那人冷冷的看著對方說道,森冷的凶光閃爍著殺氣,仿佛一隻洪荒猛獸,轉身朝懸崖下麵迂回而去。
  這個善意提醒的人內心一顫,麵無表情的點頭,其他人紛紛尾隨,在夜色密林中速前進,身份飄忽不定,仿佛遊走在死亡線上的鬼魂,陰冷、恐怖而詭異。
  灰蒙蒙的樹林水霧彌漫,細雨穿過茂密的樹葉滴落下來,擊打著灌木,一股無形的肅殺之氣在虛空中醞釀,仿佛即將爆發的火山,大樹下,灌木叢旁,羅錚神色冷峻的微微抬頭看向來人方向,對方的身影完全被樹木遮擋,運動的速度很,沒有任何偷襲的可能。
  “隻有一人?”羅錚臉色一寒,虎目中翻滾著殺氣,對手一共六人,其他人肯定在附近掩護,這仗不好打,但又必須打,而去得盡打,一旦被這些人包圍,自己插翅難逃,想到這,羅錚迅速脫下衣服,用黑色長刀挑起,放在樹旁。
  羅錚將衣服稍微擺弄一下,看上去像有人躲在樹下,迅速匍匐在地,手腳並用,朝灌木叢爬起,身上傳來灌木叢劃傷身上皮膚的疼痛,生死關頭,羅錚顧不上這許多,仿佛潛行的巨蟒,悄無聲息的鑽進灌木叢中隱蔽起來,冷冷的看著來人方向,森冷的目光微閉,將滔天的殺氣遮擋住。
  水霧彌漫的樹林中漸漸出現一個身影,距離不過七八米,一個閃身躲在一顆大樹後麵不動了,羅錚慢慢趴在地上,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身上爬,繃緊的身體不動,仿佛潛伏的獵豹,等待著出擊時機。
  身上更多的東西爬動著,不知道是螞蟻還是蜈蚣,羅錚全身肌肉繃緊,眉頭緊蹙,咬牙堅持著,見前方樹林身影閃動,又距離自己近了幾分,動作迅捷,身法飄忽,腳下聲音幾不可聞,是個高手。
  羅錚將槍口微舉,瞄準了前方,這時,那道身影從一棵大樹後麵忽然狂衝,仿佛出膛的炮彈,手上的槍更是瞄準撐著衣服的大樹後麵點射,砰的一聲!精準無比,子彈撕裂雨夜,瞬間擊中衣服。
  “砰!”又是一聲槍響,羅錚出手了,苦苦等待,就是為了這個機會,子彈呼嘯而去,在細雨中劃出一道恐怖的能量衝擊波,將滴落下來的雨水彈開,瞬間沒入滿臉震驚的黑衣人眉心,一槍斃命。
  “砰砰砰!”周圍頓時槍聲大作,羅錚身體一彈,從灌木叢中竄出來,抓起衣服和長刀轉身就跑,朝山腰下麵狂奔,雖然設計擊殺了一人,但羅錚很清楚來的都是頂級高手,不好對付,留下了必死無疑。
  “砰砰砰!”身後槍聲大作,還有有密集的樹木遮擋,羅錚不敢停留,甚至連回頭看一眼的時間都不敢浪費,連滾帶跳的狂奔,身上滿是樹枝劃傷的痕跡,還好皮糙肉厚,問題不大。
  幾個兔起鶻落,羅錚衝到了山腰下,卻駭然發現前麵是一段十來米的懸崖,懸崖下麵是一條河,河水因大雨暴漲,翻滾著前進,身後的槍聲更近了。羅錚一咬牙,跳了下去。
  “噗通!”羅錚落水後,身體沉了下去,趕緊憋住氣,感覺到一股巨大的衝力將身體往前推,沒有反抗,順著水流而去,河內激流翻湧,根本無法穩定身形,羅錚感覺一口氣憋的難受,拚命掙紮出水麵。
  剛鑽出水麵,還沒來得及換氣,就聽到耳畔傳來槍聲,知道是那些人追來了,羅錚大驚,趕緊深吸一口氣,身體再次沉入河水之中,水流速度很,噗!身體撞在什麼東西上麵,疼的直抽抽,羅錚伸手摸去,堅硬無比,應該是石頭,趕緊手上用力,身體借力上浮。
  再次浮出水麵後,身後已經沒有了槍聲,前麵灰蒙蒙的,雨水擊打著河麵,能見度非常低,也不知道前方會有什麼,羅錚警惕的看看兩側,一邊是延綿起伏的山脈,一邊是懸崖,羅錚一咬牙,順流而下。
  “砰砰砰!”忽然,身後又響起三聲槍響。
  羅錚大驚,沒想到這幫人這麼就追上來了,趕緊吸口氣,鑽進河水中,往前漂了一會兒,耳邊響起了陣陣轟鳴聲,羅錚一驚,趕緊浮出水麵來,耳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仿佛千軍萬馬奔騰,再一看,臉色大變,前麵是懸崖,這麼大的聲響,懸崖肯定很高。
  “砰砰!”又是兩聲槍響。
  前有懸崖,後有追兵,周圍水域開闊,來不及上岸,而且,無論往哪邊上岸,都將麵臨槍擊,身處絕境,羅錚臉色大變,身體被河水無情的往前麵推動,距離懸崖越來越近,已經不可能回遊上岸了。
  千鈞一發之際,羅錚憤怒的回望森林,森冷的目光滿是套天的殺氣,要不是這些王八蛋,自己根本不可能身處絕境。
  “要死了嗎?難道就這麼死嗎?”羅錚沒有慌亂,沒有害怕,隻有不甘,死不可怕,但這種死法太憋屈,非大丈夫所選,感受著強大的水流衝擊力,羅錚看著前方往下掉落的喝水,耳畔滿是咆哮的水聲,臉色冰寒,目光森冷。
  “啊!”羅錚長嘯一聲,帶著滿腔的恨意,嘯音帶著衝天的殺氣,撕破雨夜,震蕩山林,仿佛要將這個不公的黑夜打破,身體隨著翻滾的河水,朝瀑布下麵掉去,很消失在漫天的水霧之中,不見了蹤跡。
  幾分鍾後,瀑布一側的懸崖上,幾名黑衣人冷冷的看著滾落的瀑布,臉色陰沉,目光內斂,嘴唇緊閉,誰也不說話,過來一會兒,一名年長一點的健壯漢子回過身來,冰冷的目光掃過眾人,冷漠的說道:“家主嚴令,必殺,生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們繞過去下遊尋找。”
  “隊長,懸崖高兩百米有餘,河水衝擊力恐怖,沒人能生還。”旁邊一人低聲提醒道,臉上看不到絲毫表情,就像是沒有感情的機器。
  “我的話不重複第二遍,出發。”剛才那人冷冷的看著對方說道,森冷的凶光閃爍著殺氣,仿佛一隻洪荒猛獸,轉身朝懸崖下麵迂回而去。
  這個善意提醒的人內心一顫,麵無表情的點頭,其他人紛紛尾隨,在夜色密林中速前進,身份飄忽不定,仿佛遊走在死亡線上的鬼魂,陰冷、恐怖而詭異。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20 21:30:32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