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408章蹊蹺不斷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408章:蹊蹺不斷
  羅錚臉色大變,暗自慶幸不已,剛才聽到異常還好選擇了先隱蔽,而不是回頭查看,否則正好中槍,趕緊舉槍瞄準射擊,對方開槍後狂奔撤離,幾乎和羅錚開槍的一那同步,堪堪避開羅錚的反擊,幾個閃身就消失不見了蹤跡。
  周圍全是茂密的蘋果樹,敵人人數不詳,位置不清,貿然追上去就是送死,羅錚警惕的趴在地上觀察著四周,周圍靜悄悄的,隻有風吹的蘋果樹沙沙作響,幾隻膽大包天的蛐蛐在鳴唱著什麼,祥和而寧靜,就好像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羅錚依然不敢動,對手是輪回殺手組織,精於刺殺,說不定就在某個角落等著自己犯錯,實施致命的一擊。
  “嗚哇嗚哇!”精銳刺耳的警笛聲呼嘯而來,聽上去還不少,羅錚眉頭微微一皺,隱隱感覺不對勁來,警察怎麼來的這麼?如果是大隊長安排的,酒鬼提前到才對啊,為什麼酒鬼還沒有出現?
  事情透著古怪,羅錚慢慢朝剛才的房間走去,每一步都走的異常小心,警笛聲越來越近,周圍並沒有發現可疑之處,羅錚不覺來到牆角,背靠著牆壁,森冷的雙眸四處搜索著,不放過一絲細節,越安全的時候越不能大意。
  順著牆角繞到前麵,羅錚看了眼地上躺著的宋陽,已經死透,地上流著一大灘血,頭部中彈,昔日的仇敵,而今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羅錚卻沒有絲毫欣喜,隱隱感覺哪不對勁起來。
  這時,大批警察蜂擁而上,個個荷槍實彈,是特警和武警組成的龐大隊伍,人數不少於百人,羅錚鬆了口氣,這麼多警察過來,相信輪回殺手組織成員已經撤離了,便走出牆角,迎了上去。
  “不許動,警察。”有人高聲喊道。
  羅錚一怔,尋思著這些人不認識自己,為了避免誤會,沒有動,剛要解釋,忽然,領頭的警察爆喝道:“凶手有槍,大家小心,開火。”
  “啊?”羅錚大驚,感覺到危險海嘯般迎麵撲來,身體爆退,一個箭步竄到了牆角,隱蔽起來,惱怒的舉槍,看到無數的子彈掃射過來,趕緊後退,臉色鐵青,隱隱聞到了陰謀的味道,但事發突然,根本沒辦法解釋,隻能退避。
  “住手。”忽然有人爆喝道,羅錚聽著聲音很熟悉,仔細一想,是酒鬼,頓時鬆了口氣,感覺到槍聲漸漸停止,羅錚隱蔽牆角耐心等待著,沒有出去。
  “兄弟,出來吧。”酒鬼高喊道。
  羅錚徹底放下心來,走出牆角,見警察都槍口朝下,紛紛後退警戒,羅錚冷冷的看著領頭的警察,目光中滿是冰寒的殺氣,走了上去,不顧滿臉焦急迎上來的酒鬼,猛然飛起一腳,將領頭的警察踹飛出去。
  “幹什麼?不許動。”周圍的警察紛紛爆喝道,槍口再次瞄準了羅錚。
  “幹什麼,想造反啊?”酒鬼臉色一寒,爆喝道,冷冷的看著領頭警察,剛才下命令開槍的一幕,酒鬼看的分明,也懷疑上了這名警察,但雙方隸屬不同的係統,酒鬼也不好多說,看到羅錚出手,並沒有阻止,冷冷的看著一幹要動手的其他警察,殺氣肆意,跟隨酒鬼一起來的幾人也紛紛調轉槍口,目光冷冽。
  現場火藥味十足,隨時都有可能走火,羅錚冷冷的來到倒在地上的領頭警察旁邊,這名警察五十來歲,身體有些肥胖,臉色紅潤,一看就是長期坐辦公室的領導,羅錚冷冷的看著對方,嘴角浮現出一抹冷意,喝道:“想殺人滅口?”
  “我知道你是誰啊?”領頭警察反駁道,口氣堅硬,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看了一眼周圍劍拔弩張的局勢,喝道:“來人,把這些殺人凶手全部抓起來。”
  “誰都別動。”又一名領導模樣的人高聲喝道,朝酒鬼點點頭,顯然兩人認識,來到羅錚跟前,冷靜的問道:“這發生什麼事了?你是什麼人?”
  “我們的人。”酒鬼在旁邊冷哼道。
  這個人一聽是酒鬼的人,臉色微變,看向倒在地上的領頭警察,說道:“副局,情況有些複雜,是不是先搞清楚再說。”
  被稱之為副局的領頭警察不滿的喝道:“我管他什麼人,我隻看到有人死了,而他就在身旁,不是凶手也是疑犯,我有權帶他回去接受調查,無論他是什麼人。”
  “這?”這名警察為難的看向酒鬼。
  酒鬼不屑的冷哼一聲,示意羅錚到一邊,壓低聲音說道:“到底怎麼回事?”
  羅錚將情況簡單說明,最後小聲補充道:“我懷疑這個家夥有鬼。”
  酒鬼一聽就怒了,低聲說道:“敢動國刃的人,找死。”說著,大步來到副局跟前,一把抓起副局,近兩百斤的重量在酒鬼手上仿若無物,酒鬼冰寒的臉龐滿是殺氣,一巴掌扇過去,喝道:“人渣,等著上軍事法庭吧。”
  “幹什麼,別動。”周圍的警察喝道,局勢再次緊張起來。羅錚囂張也就算了,大家沒想到酒鬼更囂張,根本不怕引起擦槍走火,大家警惕的看著酒鬼,手指頭扣上了扳機,要不是感覺到酒鬼是自己人,早開槍了。
  “楊隊長,這個人渣涉嫌槍殺我們的人,我帶走了,你有意見?”酒鬼冷冷的看著剛才那名警察問道,臉色冰寒如鐵,眼睛滿是殺氣,
  “沒意見。”被稱之為楊隊長的人知道酒鬼中南海保鏢的身份,不敢招惹,也知道惹不起,滿臉苦澀的答應下來,示意手下放下槍。
  “楊隊長,你什麼意思?”副局臉色大變,喝問道。
  “這事超出了我的權限,我愛莫能助。”楊隊長無奈的說道,剛才副局上來就命令開槍的事也讓楊隊長意識到這麵不簡單了,決定不摻和進去,嚴令大家放下槍,周圍的警察也不傻,感覺到這麵不簡單,猶豫著慢慢放下槍來。
  羅錚感覺這事恐怕有宋家有關聯,但無憑無據,隻能回頭再說,見周圍警察放下槍來,便準備跟著酒鬼等人離開,忽然手機震動,掏出來一看,是武大隊長到處,趕緊接通,問道:“大隊長,我的家人怎樣了?”
  羅錚臉色大變,暗自慶幸不已,剛才聽到異常還好選擇了先隱蔽,而不是回頭查看,否則正好中槍,趕緊舉槍瞄準射擊,對方開槍後狂奔撤離,幾乎和羅錚開槍的一那同步,堪堪避開羅錚的反擊,幾個閃身就消失不見了蹤跡。
  周圍全是茂密的蘋果樹,敵人人數不詳,位置不清,貿然追上去就是送死,羅錚警惕的趴在地上觀察著四周,周圍靜悄悄的,隻有風吹的蘋果樹沙沙作響,幾隻膽大包天的蛐蛐在鳴唱著什麼,祥和而寧靜,就好像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羅錚依然不敢動,對手是輪回殺手組織,精於刺殺,說不定就在某個角落等著自己犯錯,實施致命的一擊。
  “嗚哇嗚哇!”精銳刺耳的警笛聲呼嘯而來,聽上去還不少,羅錚眉頭微微一皺,隱隱感覺不對勁來,警察怎麼來的這麼?如果是大隊長安排的,酒鬼提前到才對啊,為什麼酒鬼還沒有出現?
  事情透著古怪,羅錚慢慢朝剛才的房間走去,每一步都走的異常小心,警笛聲越來越近,周圍並沒有發現可疑之處,羅錚不覺來到牆角,背靠著牆壁,森冷的雙眸四處搜索著,不放過一絲細節,越安全的時候越不能大意。
  順著牆角繞到前麵,羅錚看了眼地上躺著的宋陽,已經死透,地上流著一大灘血,頭部中彈,昔日的仇敵,而今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羅錚卻沒有絲毫欣喜,隱隱感覺哪不對勁起來。
  這時,大批警察蜂擁而上,個個荷槍實彈,是特警和武警組成的龐大隊伍,人數不少於百人,羅錚鬆了口氣,這麼多警察過來,相信輪回殺手組織成員已經撤離了,便走出牆角,迎了上去。
  “不許動,警察。”有人高聲喊道。
  羅錚一怔,尋思著這些人不認識自己,為了避免誤會,沒有動,剛要解釋,忽然,領頭的警察爆喝道:“凶手有槍,大家小心,開火。”
  “啊?”羅錚大驚,感覺到危險海嘯般迎麵撲來,身體爆退,一個箭步竄到了牆角,隱蔽起來,惱怒的舉槍,看到無數的子彈掃射過來,趕緊後退,臉色鐵青,隱隱聞到了陰謀的味道,但事發突然,根本沒辦法解釋,隻能退避。
  “住手。”忽然有人爆喝道,羅錚聽著聲音很熟悉,仔細一想,是酒鬼,頓時鬆了口氣,感覺到槍聲漸漸停止,羅錚隱蔽牆角耐心等待著,沒有出去。
  “兄弟,出來吧。”酒鬼高喊道。
  羅錚徹底放下心來,走出牆角,見警察都槍口朝下,紛紛後退警戒,羅錚冷冷的看著領頭的警察,目光中滿是冰寒的殺氣,走了上去,不顧滿臉焦急迎上來的酒鬼,猛然飛起一腳,將領頭的警察踹飛出去。
  “幹什麼?不許動。”周圍的警察紛紛爆喝道,槍口再次瞄準了羅錚。
  “幹什麼,想造反啊?”酒鬼臉色一寒,爆喝道,冷冷的看著領頭警察,剛才下命令開槍的一幕,酒鬼看的分明,也懷疑上了這名警察,但雙方隸屬不同的係統,酒鬼也不好多說,看到羅錚出手,並沒有阻止,冷冷的看著一幹要動手的其他警察,殺氣肆意,跟隨酒鬼一起來的幾人也紛紛調轉槍口,目光冷冽。
  現場火藥味十足,隨時都有可能走火,羅錚冷冷的來到倒在地上的領頭警察旁邊,這名警察五十來歲,身體有些肥胖,臉色紅潤,一看就是長期坐辦公室的領導,羅錚冷冷的看著對方,嘴角浮現出一抹冷意,喝道:“想殺人滅口?”
  “我知道你是誰啊?”領頭警察反駁道,口氣堅硬,臉色變得難看起來,看了一眼周圍劍拔弩張的局勢,喝道:“來人,把這些殺人凶手全部抓起來。”
  “誰都別動。”又一名領導模樣的人高聲喝道,朝酒鬼點點頭,顯然兩人認識,來到羅錚跟前,冷靜的問道:“這發生什麼事了?你是什麼人?”
  “我們的人。”酒鬼在旁邊冷哼道。
  這個人一聽是酒鬼的人,臉色微變,看向倒在地上的領頭警察,說道:“副局,情況有些複雜,是不是先搞清楚再說。”
  被稱之為副局的領頭警察不滿的喝道:“我管他什麼人,我隻看到有人死了,而他就在身旁,不是凶手也是疑犯,我有權帶他回去接受調查,無論他是什麼人。”
  “這?”這名警察為難的看向酒鬼。
  酒鬼不屑的冷哼一聲,示意羅錚到一邊,壓低聲音說道:“到底怎麼回事?”
  羅錚將情況簡單說明,最後小聲補充道:“我懷疑這個家夥有鬼。”
  酒鬼一聽就怒了,低聲說道:“敢動國刃的人,找死。”說著,大步來到副局跟前,一把抓起副局,近兩百斤的重量在酒鬼手上仿若無物,酒鬼冰寒的臉龐滿是殺氣,一巴掌扇過去,喝道:“人渣,等著上軍事法庭吧。”
  “幹什麼,別動。”周圍的警察喝道,局勢再次緊張起來。羅錚囂張也就算了,大家沒想到酒鬼更囂張,根本不怕引起擦槍走火,大家警惕的看著酒鬼,手指頭扣上了扳機,要不是感覺到酒鬼是自己人,早開槍了。
  “楊隊長,這個人渣涉嫌槍殺我們的人,我帶走了,你有意見?”酒鬼冷冷的看著剛才那名警察問道,臉色冰寒如鐵,眼睛滿是殺氣,
  “沒意見。”被稱之為楊隊長的人知道酒鬼中南海保鏢的身份,不敢招惹,也知道惹不起,滿臉苦澀的答應下來,示意手下放下槍。
  “楊隊長,你什麼意思?”副局臉色大變,喝問道。
  “這事超出了我的權限,我愛莫能助。”楊隊長無奈的說道,剛才副局上來就命令開槍的事也讓楊隊長意識到這麵不簡單了,決定不摻和進去,嚴令大家放下槍,周圍的警察也不傻,感覺到這麵不簡單,猶豫著慢慢放下槍來。
  羅錚感覺這事恐怕有宋家有關聯,但無憑無據,隻能回頭再說,見周圍警察放下槍來,便準備跟著酒鬼等人離開,忽然手機震動,掏出來一看,是武大隊長到處,趕緊接通,問道:“大隊長,我的家人怎樣了?”
  

Snap Time:2018-11-14 08:54:42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