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98章被人利用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98章:被人利用
  羅錚冷冷的看著對方,不為所動,握著槍的手臂紋絲不動,堅如磐石,隻要對方沒有越過警告線,羅錚就不會開槍,一旦越過,那就不客氣了,對於狂妄無知、自以為是的人,羅錚不想手軟,衝擊軍事禁地,殺了也就殺了,沒罪。
  “退回去。”鄭鐸滿頭大汗的喊道,臉色焦急,見識過羅錚殺人的手段後,鄭鐸相信羅錚絕對說一不二,看到對方很囂張的拍著胸脯往前走,趕緊衝過去,將對方撲倒在地,憤怒的吼道:“你想找死可以,別死在這讓我難以交代,看在你爸的份上,這次就算了,滾吧。”
  “切,少提我爸,沒用的窩囊廢,當了一輩子保安,最後怎樣?”年青人不屑的罵咧道,掙紮著爬起來,轉身吼道:“兄弟們,我們要見所長,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再不出來,我們就衝進去,都別怕,他們不敢開槍,亂殺平民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胡鬧,這是軍事禁地,衝擊軍事禁地是死罪。”鄭鐸氣的臉色鐵青,咆哮道,生怕這些人真的衝進去,場麵一旦失控,誰也沒辦法,還都是半大的孩子啊,真要被打死了,怎麼交代啊。
  “屁軍事禁地,我們從小在這長大,是回家,不算衝擊,兄弟們,對不對啊?”年青人囂張的喝道,就要往麵衝,看到羅錚森冷的目光滿是殺氣,不由膽氣一寒,沒有動,疑惑起來。
  “對,衝進去,找所長要個說法。”其他人喊道,場麵亂哄哄的,有些失控。
  這時,警車呼嘯而來,這幫人聽到警笛聲,不僅不怕,還鬧的更歡了,好像是多光榮的事情一般,半大孩子,血氣方剛,最容易衝動,有人囂張的喊道:“兄弟們,警察要來了,衝進去,否則就沒機會了。”
  “衝進去。”大家符合起來。
  鄭鐸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頓時反應過來,有人預謀,利用了這些人,鐵青著臉通過耳麥喊道:“警衛人員注意,警戒,警告射擊,目標,大門口。”
  “砰砰砰!”早就嚴正以待的警衛員頓時瞄準大門口的眾人腳下射擊,忽然出現的子彈嚇了這些人一跳,場麵頓時失控起來,有人高喊道:“殺人了,殺人了,兄弟們,衝進去,打死他們。”
  “打死他們。”半大的孩子被有心人一挑撥,頓時血氣上湧,嗷嗷叫著,就要往麵衝,羅錚敏銳的發現人群中有人不對勁,左顧右盼,並沒有一絲慌亂,反倒是不斷煽動別人往前衝,馬上鎖定了對方,眼睛微閉,扣動了扳機。
  “砰!”子彈呼嘯而去,瞬間將這個人擊倒。
  “啊?”人群中頓時炸了鍋,看到真有人被擊斃,都慌了手腳,四散開去,羅錚冷冷的大聲喝道:“蹲下,抱頭,否則殺無赦。”
  這些人聽到喊聲,紛紛蹲下,不敢動了,不怕死不等於不要命,看到真的看槍打死人後,都亂了方寸,那絲血勇煙消雲散,羅錚看到還有人跑,馬上命令道:“鄭隊長,一半人出擊,把人全部抓起來,剩下的嚴防死守。”
  “明白。”鄭鐸也看出了問題,暗自後悔不已,早知道會這樣,應該早點出麵鎮壓,還好現在不算太晚,馬上下達了命令。
  大批警衛人員衝了出去,追拿逃跑的人,不聽警告還跑的,警衛人員直接開槍打傷對方的腿再說,居然敢衝擊軍事禁地,大家早不耐煩了,不一會兒,警察上來,了解了情況後馬上幫忙,把所有人全部抓捕。
  羅錚冷冷的看著這些被抓捕的人,來到年青人跟前,示意對方站起來回話後問道:“小子,誰讓你們來的?最好老實交代,否則,等著上軍事法庭吧。”
  “多大點事,還軍事法庭,騙誰啦?”這個年青人驚慌的說道。
  “不信算了,你會以衝擊軍事禁地的罪名被起訴,對了,提醒你一句,最近這不安生,有外國特工窺視,意圖盜取國家機密,而你們有可能被定性為幫凶,出賣國家利益,用你不多的智商想想吧。”羅錚冷笑道。
  “啊?”年青人一聽,頓時慌了神,鄭鐸沒好氣的跑過來喝罵道:“你個王八蛋,不跟人家學好,整天想著打打殺殺,就你這智商,被人賣了都幫人數錢,還不交代,連自首贖罪的機會都沒了。”
  “鄭叔,真有這麼嚴重?”年青人驚訝的問道。
  “廢話,你看我像騙你的樣子嗎?”鄭鐸沒好氣的罵道,又要伸手去打對方的頭,看到對方低頭躲過,便罵道:“機會給你了,說不說你看著吧,我不可不惜你爸白發人送黑發人,你再傻也應該看得出來,這的警衛比以往多了一倍多,沒事會這樣?”
  “我自首,我坦白,我是被人利用了。”年青人趕緊說道,徹底亂了方寸。
  “說說,怎麼回事?”鄭鐸看了一眼羅錚,追問道。
  “具體我也不知道,老大給了我們一筆錢,讓我們過來鬧事,說鬧的越大越好,其他都不知道啊。”年青人趕緊說道,臉色慘白起來。
  “真不知道?”鄭鐸沒好氣的罵道。
  “真不知道,都這樣了我還敢騙您?”年青人帶著哭腔說道。
  鄭鐸看向羅錚,羅錚叫旁邊的警察通知領隊,沒想到領隊是重案組石峰,老熟人了,剛剛趕到,羅錚將情況簡單說明後,指著年青人說道:“你帶警察去找你們老大,算你將功贖罪。”
  年青人猶豫起來,出賣別人在江湖上可是大忌,會被人恥笑不說,還會遭背後暗算,鄭鐸惱怒的給了對方頭上一掌,喝罵道:“還猶豫什麼,命重要還是麵子重要,難不成以後還想出去混?這麼大人了,還不安生?”
  “我?”年青人猶豫不定,看到羅錚投過來森冷的目光,內心一寒,想了想,老大既然利用自己,也沒必要講江湖規矩了,一咬牙,說道:“好,我帶你們去,但你們必須確保我沒事。”
  “滾,事情辦好再說。”鄭鐸喝罵道,感激的看了羅錚一眼。
  羅錚冷冷的看著對方,不為所動,握著槍的手臂紋絲不動,堅如磐石,隻要對方沒有越過警告線,羅錚就不會開槍,一旦越過,那就不客氣了,對於狂妄無知、自以為是的人,羅錚不想手軟,衝擊軍事禁地,殺了也就殺了,沒罪。
  “退回去。”鄭鐸滿頭大汗的喊道,臉色焦急,見識過羅錚殺人的手段後,鄭鐸相信羅錚絕對說一不二,看到對方很囂張的拍著胸脯往前走,趕緊衝過去,將對方撲倒在地,憤怒的吼道:“你想找死可以,別死在這讓我難以交代,看在你爸的份上,這次就算了,滾吧。”
  “切,少提我爸,沒用的窩囊廢,當了一輩子保安,最後怎樣?”年青人不屑的罵咧道,掙紮著爬起來,轉身吼道:“兄弟們,我們要見所長,我們要吃飯,我們要工作,再不出來,我們就衝進去,都別怕,他們不敢開槍,亂殺平民是要上軍事法庭的。”
  “胡鬧,這是軍事禁地,衝擊軍事禁地是死罪。”鄭鐸氣的臉色鐵青,咆哮道,生怕這些人真的衝進去,場麵一旦失控,誰也沒辦法,還都是半大的孩子啊,真要被打死了,怎麼交代啊。
  “屁軍事禁地,我們從小在這長大,是回家,不算衝擊,兄弟們,對不對啊?”年青人囂張的喝道,就要往麵衝,看到羅錚森冷的目光滿是殺氣,不由膽氣一寒,沒有動,疑惑起來。
  “對,衝進去,找所長要個說法。”其他人喊道,場麵亂哄哄的,有些失控。
  這時,警車呼嘯而來,這幫人聽到警笛聲,不僅不怕,還鬧的更歡了,好像是多光榮的事情一般,半大孩子,血氣方剛,最容易衝動,有人囂張的喊道:“兄弟們,警察要來了,衝進去,否則就沒機會了。”
  “衝進去。”大家符合起來。
  鄭鐸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頓時反應過來,有人預謀,利用了這些人,鐵青著臉通過耳麥喊道:“警衛人員注意,警戒,警告射擊,目標,大門口。”
  “砰砰砰!”早就嚴正以待的警衛員頓時瞄準大門口的眾人腳下射擊,忽然出現的子彈嚇了這些人一跳,場麵頓時失控起來,有人高喊道:“殺人了,殺人了,兄弟們,衝進去,打死他們。”
  “打死他們。”半大的孩子被有心人一挑撥,頓時血氣上湧,嗷嗷叫著,就要往麵衝,羅錚敏銳的發現人群中有人不對勁,左顧右盼,並沒有一絲慌亂,反倒是不斷煽動別人往前衝,馬上鎖定了對方,眼睛微閉,扣動了扳機。
  “砰!”子彈呼嘯而去,瞬間將這個人擊倒。
  “啊?”人群中頓時炸了鍋,看到真有人被擊斃,都慌了手腳,四散開去,羅錚冷冷的大聲喝道:“蹲下,抱頭,否則殺無赦。”
  這些人聽到喊聲,紛紛蹲下,不敢動了,不怕死不等於不要命,看到真的看槍打死人後,都亂了方寸,那絲血勇煙消雲散,羅錚看到還有人跑,馬上命令道:“鄭隊長,一半人出擊,把人全部抓起來,剩下的嚴防死守。”
  “明白。”鄭鐸也看出了問題,暗自後悔不已,早知道會這樣,應該早點出麵鎮壓,還好現在不算太晚,馬上下達了命令。
  大批警衛人員衝了出去,追拿逃跑的人,不聽警告還跑的,警衛人員直接開槍打傷對方的腿再說,居然敢衝擊軍事禁地,大家早不耐煩了,不一會兒,警察上來,了解了情況後馬上幫忙,把所有人全部抓捕。
  羅錚冷冷的看著這些被抓捕的人,來到年青人跟前,示意對方站起來回話後問道:“小子,誰讓你們來的?最好老實交代,否則,等著上軍事法庭吧。”
  “多大點事,還軍事法庭,騙誰啦?”這個年青人驚慌的說道。
  “不信算了,你會以衝擊軍事禁地的罪名被起訴,對了,提醒你一句,最近這不安生,有外國特工窺視,意圖盜取國家機密,而你們有可能被定性為幫凶,出賣國家利益,用你不多的智商想想吧。”羅錚冷笑道。
  “啊?”年青人一聽,頓時慌了神,鄭鐸沒好氣的跑過來喝罵道:“你個王八蛋,不跟人家學好,整天想著打打殺殺,就你這智商,被人賣了都幫人數錢,還不交代,連自首贖罪的機會都沒了。”
  “鄭叔,真有這麼嚴重?”年青人驚訝的問道。
  “廢話,你看我像騙你的樣子嗎?”鄭鐸沒好氣的罵道,又要伸手去打對方的頭,看到對方低頭躲過,便罵道:“機會給你了,說不說你看著吧,我不可不惜你爸白發人送黑發人,你再傻也應該看得出來,這的警衛比以往多了一倍多,沒事會這樣?”
  “我自首,我坦白,我是被人利用了。”年青人趕緊說道,徹底亂了方寸。
  “說說,怎麼回事?”鄭鐸看了一眼羅錚,追問道。
  “具體我也不知道,老大給了我們一筆錢,讓我們過來鬧事,說鬧的越大越好,其他都不知道啊。”年青人趕緊說道,臉色慘白起來。
  “真不知道?”鄭鐸沒好氣的罵道。
  “真不知道,都這樣了我還敢騙您?”年青人帶著哭腔說道。
  鄭鐸看向羅錚,羅錚叫旁邊的警察通知領隊,沒想到領隊是重案組石峰,老熟人了,剛剛趕到,羅錚將情況簡單說明後,指著年青人說道:“你帶警察去找你們老大,算你將功贖罪。”
  年青人猶豫起來,出賣別人在江湖上可是大忌,會被人恥笑不說,還會遭背後暗算,鄭鐸惱怒的給了對方頭上一掌,喝罵道:“還猶豫什麼,命重要還是麵子重要,難不成以後還想出去混?這麼大人了,還不安生?”
  “我?”年青人猶豫不定,看到羅錚投過來森冷的目光,內心一寒,想了想,老大既然利用自己,也沒必要講江湖規矩了,一咬牙,說道:“好,我帶你們去,但你們必須確保我沒事。”
  “滾,事情辦好再說。”鄭鐸喝罵道,感激的看了羅錚一眼。
  

Snap Time:2018-11-14 14:44:51  ExecTime: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