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85章意外發現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85章:意外發現
  作為林老的助理,宋韻不僅在工作上給予協助,還需要負責地下科研人員的後勤生活協調等事宜,看到林老不滿的訓斥,宋韻委屈的不知如何是好,終歸是個年輕女孩,沒有和特工打交道的經曆,哪想得到水麵有人下毒?臉色煞白。
  “林老,這事查是肯定的,但需要秘密排查,免得打草驚蛇,至於宋韻,也是無心之失,畢竟沒有安保方麵的訓練,我們也是無意中發現異常的,這不能完全怪她。”藍雪出來打圓場道。
  “好,具體怎麼做你看著辦,在場的都是所麵的部門領導,我希望你們大力配合支持,否則,以通敵賣國罪論處。”林老嚴肅的喝道,老好人徹底憤怒了,狠狠的瞪了宋韻一眼,說道:“好好學著點,你很聰明,也很能幹,但並不表示什麼都會,也該收斂收斂你高傲的性子了,天外有天。”
  “哦。”宋韻答應一聲,感激的看了藍雪一眼,再看沉思的羅錚,頓時明白自己和藍雪的不同來,自己外柔內剛,而藍雪是外剛內柔,男人,沒幾個喜歡強勢的女人,難道自己真的要改變嗎?
  “我去查看一下監控。”羅錚看著藍雪深情的說道。
  “去吧,小心點。”藍雪答應道。
  兩人默契交流的一幕落在宋韻眼,宋韻頓時妒火攻心,剛才的那絲疑惑煙消雲散,臉色堅定起來,我就是我,為什麼要改變?憑什麼改變?在沒到最後一刻,宋韻絕不放手,挑釁的看向藍雪,卻發現藍雪已經走向門外,林老等人跟著出去,也趕緊追了上去。
  藍雪護著林老等人去了地下室,鬼手、雪豹和山雕還在排查可疑人物,羅錚和鄭鐸來到監控室調閱三樓餐廳的監控視頻,卻發現包房不在監控範圍之內,羅錚一驚,旁邊鄭鐸想到了什麼,苦笑道:“之前考慮到領導的**,所以沒有裝。”
  羅錚無語,想了想,無奈的說道:“再認真排查一下,看哪還有死角,今晚加個班,繼續完善一下監控,隱蔽位置加裝一個,挑選信得過的人去做。”說著,在原有監控布防圖上做起標注來,哪些地方需要增加,監控方向如何,都在旁邊用小字清楚的說明。
  鄭鐸答應一聲,拿起通話器呼叫幾人上來,去倉庫領了幾十個監控,拿著羅錚標注的圖紙忙碌去了,羅錚坐在監控室查看安裝的情況,一邊和鄭鐸閑聊起來,問道:“鄭隊長,最近有沒有奇怪的事情發生?”
  “奇怪?”鄭鐸驚訝的看了羅錚一眼,正好一個監控裝好,畫麵傳到屏幕,鄭鐸用通話器遙控指揮工作人員調整了一下角度,確定沒問題後對羅錚說道:“奇怪的事情好像沒聽說啊,你是指哪方麵?”
  “什麼都可以,說來聽聽。”羅錚一怔,繼續追問道。
  鄭鐸思考起來,羅錚也不打擾,過了一會兒,鄭鐸忽然說道:“要說奇怪的事還真沒有,或許我沒發現,說起來,我在這幹了十來年了,軍工所的人不敢說全認識,但也認識一大半,唯一有點奇怪的是,老所長的女婿三個月前忽然回家,並在這住下了,不去工作,和周圍的人打成一片。”
  “老所長的女婿,幹什麼的?”羅錚驚疑的問道。
  “聽說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具體做什麼不清楚,平時都住外麵,難道回來一次,這次回來居然不走了,這算不算怪事?”鄭鐸問道。
  羅錚想了想,三個月前忽然搬來,一來就不走,感覺事情確實有些古怪,但看不出怪在哪,女婿回來常駐按說很正常啊,便說道:“走,你帶我去看看。”
  “好。”鄭鐸招呼一人進來監控室協助安裝監控,帶著羅錚朝職工生活區走去,穿過一片開闊的草地,不覺到了一片居住樓,鄭鐸指著前麵一個單元一樓說道:“他們家在一樓,老所長夫婦一年前就去世了,房子留給了唯一的女兒,女兒搬出去照顧孩子上學,房子以往都是空著的。”
  “哦?”羅錚驚訝的看著一樓房子,窗簾拉的很嚴實,大白天的,這有些古怪,便丟給鄭鐸一個眼神,暗自拔出了手槍,鄭鐸沒有留意,上去敲門,好半天麵有人答應一聲,讓稍等。
  又過了幾分鍾,麵有人出來開門,四十來歲的樣子,一米七左右,長的挺壯實,穿著一身睡衣,一副慵懶的樣子,大白天拉著窗簾在家睡覺,看上去很合理,羅錚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沒有發現異常,然後盯著對方。
  這個人打了個哈欠,捂著嘴說道:“鄭隊長來了,做完打牌太晚,困的不行,剛睡覺呢,不好意思,您找我有事?”
  “哦,沒事,過來隨便看看。”鄭鐸隨口答應道:“新來的警衛員,帶著過來熟悉熟悉環境,不請我們進去坐坐”。不愧是老警衛員,臨機應變能力倒也不差。
  “好啊,麵請。”對方滿口答應著說道,朝屋內走去。
  羅錚跟著鄭鐸往麵走去,客廳並不大,但很幹淨,房門緊閉,沒有借口不好意思進去排查,在鄭鐸旁邊坐下,丟給鄭鐸一個眼神,鄭鐸會意的暗自點頭,繼續說道:“你現在日子好悠閑啊,看來是發大財了。”
  “哪,客氣了,身體不好,來這靜養一段時間,這人們很樸實,不像商場上爾虞我詐,住這很舒服。”對方笑的說道,一邊給兩人倒水,神態自若,看不出任何弊端。
  羅錚將注意力從對方身上移開,暗自打量起房間來,很常規的三室一廳,臥室看不到情況,客廳擺著一些老式家具,估計是上一輩留下的,鞋架子上放著幾雙鞋,其中一雙鞋底粘著些黃色粘土,不注意根本發現不了。
  羅錚一驚,這種黃色粘土周圍並沒有見過,不像是周圍的,看上去還很新鮮,暗自留意起來,不動聲色的繼續觀察其他地方,沒有發現可疑之處,便丟給鄭鐸一個眼神,鄭鐸會意的說道:“那行,你忙,我再去其他地方轉轉。”
  作為林老的助理,宋韻不僅在工作上給予協助,還需要負責地下科研人員的後勤生活協調等事宜,看到林老不滿的訓斥,宋韻委屈的不知如何是好,終歸是個年輕女孩,沒有和特工打交道的經曆,哪想得到水麵有人下毒?臉色煞白。
  “林老,這事查是肯定的,但需要秘密排查,免得打草驚蛇,至於宋韻,也是無心之失,畢竟沒有安保方麵的訓練,我們也是無意中發現異常的,這不能完全怪她。”藍雪出來打圓場道。
  “好,具體怎麼做你看著辦,在場的都是所麵的部門領導,我希望你們大力配合支持,否則,以通敵賣國罪論處。”林老嚴肅的喝道,老好人徹底憤怒了,狠狠的瞪了宋韻一眼,說道:“好好學著點,你很聰明,也很能幹,但並不表示什麼都會,也該收斂收斂你高傲的性子了,天外有天。”
  “哦。”宋韻答應一聲,感激的看了藍雪一眼,再看沉思的羅錚,頓時明白自己和藍雪的不同來,自己外柔內剛,而藍雪是外剛內柔,男人,沒幾個喜歡強勢的女人,難道自己真的要改變嗎?
  “我去查看一下監控。”羅錚看著藍雪深情的說道。
  “去吧,小心點。”藍雪答應道。
  兩人默契交流的一幕落在宋韻眼,宋韻頓時妒火攻心,剛才的那絲疑惑煙消雲散,臉色堅定起來,我就是我,為什麼要改變?憑什麼改變?在沒到最後一刻,宋韻絕不放手,挑釁的看向藍雪,卻發現藍雪已經走向門外,林老等人跟著出去,也趕緊追了上去。
  藍雪護著林老等人去了地下室,鬼手、雪豹和山雕還在排查可疑人物,羅錚和鄭鐸來到監控室調閱三樓餐廳的監控視頻,卻發現包房不在監控範圍之內,羅錚一驚,旁邊鄭鐸想到了什麼,苦笑道:“之前考慮到領導的**,所以沒有裝。”
  羅錚無語,想了想,無奈的說道:“再認真排查一下,看哪還有死角,今晚加個班,繼續完善一下監控,隱蔽位置加裝一個,挑選信得過的人去做。”說著,在原有監控布防圖上做起標注來,哪些地方需要增加,監控方向如何,都在旁邊用小字清楚的說明。
  鄭鐸答應一聲,拿起通話器呼叫幾人上來,去倉庫領了幾十個監控,拿著羅錚標注的圖紙忙碌去了,羅錚坐在監控室查看安裝的情況,一邊和鄭鐸閑聊起來,問道:“鄭隊長,最近有沒有奇怪的事情發生?”
  “奇怪?”鄭鐸驚訝的看了羅錚一眼,正好一個監控裝好,畫麵傳到屏幕,鄭鐸用通話器遙控指揮工作人員調整了一下角度,確定沒問題後對羅錚說道:“奇怪的事情好像沒聽說啊,你是指哪方麵?”
  “什麼都可以,說來聽聽。”羅錚一怔,繼續追問道。
  鄭鐸思考起來,羅錚也不打擾,過了一會兒,鄭鐸忽然說道:“要說奇怪的事還真沒有,或許我沒發現,說起來,我在這幹了十來年了,軍工所的人不敢說全認識,但也認識一大半,唯一有點奇怪的是,老所長的女婿三個月前忽然回家,並在這住下了,不去工作,和周圍的人打成一片。”
  “老所長的女婿,幹什麼的?”羅錚驚疑的問道。
  “聽說開了一家貿易公司,具體做什麼不清楚,平時都住外麵,難道回來一次,這次回來居然不走了,這算不算怪事?”鄭鐸問道。
  羅錚想了想,三個月前忽然搬來,一來就不走,感覺事情確實有些古怪,但看不出怪在哪,女婿回來常駐按說很正常啊,便說道:“走,你帶我去看看。”
  “好。”鄭鐸招呼一人進來監控室協助安裝監控,帶著羅錚朝職工生活區走去,穿過一片開闊的草地,不覺到了一片居住樓,鄭鐸指著前麵一個單元一樓說道:“他們家在一樓,老所長夫婦一年前就去世了,房子留給了唯一的女兒,女兒搬出去照顧孩子上學,房子以往都是空著的。”
  “哦?”羅錚驚訝的看著一樓房子,窗簾拉的很嚴實,大白天的,這有些古怪,便丟給鄭鐸一個眼神,暗自拔出了手槍,鄭鐸沒有留意,上去敲門,好半天麵有人答應一聲,讓稍等。
  又過了幾分鍾,麵有人出來開門,四十來歲的樣子,一米七左右,長的挺壯實,穿著一身睡衣,一副慵懶的樣子,大白天拉著窗簾在家睡覺,看上去很合理,羅錚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沒有發現異常,然後盯著對方。
  這個人打了個哈欠,捂著嘴說道:“鄭隊長來了,做完打牌太晚,困的不行,剛睡覺呢,不好意思,您找我有事?”
  “哦,沒事,過來隨便看看。”鄭鐸隨口答應道:“新來的警衛員,帶著過來熟悉熟悉環境,不請我們進去坐坐”。不愧是老警衛員,臨機應變能力倒也不差。
  “好啊,麵請。”對方滿口答應著說道,朝屋內走去。
  羅錚跟著鄭鐸往麵走去,客廳並不大,但很幹淨,房門緊閉,沒有借口不好意思進去排查,在鄭鐸旁邊坐下,丟給鄭鐸一個眼神,鄭鐸會意的暗自點頭,繼續說道:“你現在日子好悠閑啊,看來是發大財了。”
  “哪,客氣了,身體不好,來這靜養一段時間,這人們很樸實,不像商場上爾虞我詐,住這很舒服。”對方笑的說道,一邊給兩人倒水,神態自若,看不出任何弊端。
  羅錚將注意力從對方身上移開,暗自打量起房間來,很常規的三室一廳,臥室看不到情況,客廳擺著一些老式家具,估計是上一輩留下的,鞋架子上放著幾雙鞋,其中一雙鞋底粘著些黃色粘土,不注意根本發現不了。
  羅錚一驚,這種黃色粘土周圍並沒有見過,不像是周圍的,看上去還很新鮮,暗自留意起來,不動聲色的繼續觀察其他地方,沒有發現可疑之處,便丟給鄭鐸一個眼神,鄭鐸會意的說道:“那行,你忙,我再去其他地方轉轉。”
  

Snap Time:2018-11-17 21:09:3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