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83章宋韻的心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好,你這些東西我不太懂,這樣,你和警衛隊的隊長直接下命令就是,我這就去和有關部門打招呼,另外,宋韻,你大力配合一下。{比奇中文網首發}”林老對這些不感興起,想著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推給了其他部門,自己走了。
  除了核心的科研人員,其他人是不允許進入地下的,藍雪等林老離開後,看了羅錚一眼,羅錚會意的點頭,收起了平麵圖,藍雪便對宋韻說道:“你帶他去見見警衛隊的負責人。”
  “好啊,走吧。”宋韻見有機會單獨和羅錚相處,頓時覺得藍雪順眼多了,滿口答應下來,見羅錚沉著臉跟上來,便朝外麵走去。
  一路上,宋韻見羅錚一言不發,沉思著什麼,棱角分明,眉宇中透著一股英氣,比那些隻會誇誇其談的所謂上流精英耐看多了,心怦怦直跳,不由輕聲說道:“嗨,咱倆的事你到底什麼態度?我可是放出話了,非你不嫁,你不會讓我守一輩子活寡吧?”
  羅錚就像沒有聽到對方的話一般,繼續沉思著,或許是想到了拿不定主意的地方,打開平麵圖邊走邊看,忽然看到前麵有人擋路,不由一驚,本能的後退兩步,待看清是宋韻時,臉色一沉,冷冷的喝道:“幹什麼?”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宋韻不滿的喝問道。
  “我為什麼要聽你說話?”羅錚冷冷的反問道,一點情麵都不給,仇人家的人,羅錚不想和對方發生任何交集,不直接下死手就不錯了。
  “我已經放出話了,和家脫離關係,這樣還不夠啊?”宋韻不滿的喝道。
  “跟我有什麼關係?”羅錚冷冷的說道。
  “怎麼沒關係?”宋韻氣的臉色發苦,冷冷的說道:“你就是這樣對我?你和宋家的仇我可以不管不問,我也可以嫁給你,對你好,但有一條,我喜歡能化幹戈為玉帛,哪怕不能,雙方罷鬥也行,要還不行,你帶我走,哪怕吃糠咽野菜,我也認了。”
  “犧牲你,讓我放棄仇恨?”羅錚冷笑道:“別把自己看的太高,你以為自己是誰?你以為宋家會聽你的,我又憑什麼聽你的?可笑,別忘了你我沒有任何關係,走不走,不走是吧?”說著,羅錚一個閃身越過去,自己朝前麵走去。
  “你混蛋,人家都這樣了,你還想怎樣?”宋韻惱怒的喝罵道,第一次發現情況根本不在自己掌握之中,這種感覺非常不好,想了想,追了上去,冷冷的喝道:“論相貌,論才能,我哪點比不上藍雪?”
  “雪兒從來不要求我任何事情,你呢?想我聽你的,想一切都按照你的意願來,當你是女皇啊?就算女皇,在我眼也不過是個無聊的女人罷了,你我兩家有仇,還是死仇,我殺了你父母長輩,你會怎麼想?你覺得我們可能嗎?”羅錚冷冷的把話說開,說透了。
  “你就不能放棄仇恨嗎?就算為了我。”宋韻追問道。
  “你憑什麼要我放棄?別忘了你我沒有任何關係。”羅錚冷笑道:“不可否認,你很漂亮,也很能幹,甚至心腸也不壞,但你隻會一味的提要求,要求這樣,要求那樣,強勢,霸道,男人要的是關心自己的老婆,不是關心自己的領導。”
  “你?”宋韻氣的臉色煞白,沒想到羅錚這麼說,冷哼道:“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一個人過,誰求誰啊?等著,你會後悔的。”
  話盡於此,羅錚沒有再說什麼,繼續朝前走去,兩人離開地下室,來到地麵的辦公樓門口,羅錚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環境,臉色凝重起來,軍工所進大門是廣場,然後是辦公大樓,廣場兩側是停車場,種植了不少樹木,辦公大樓後麵是職工宿舍,也是綠樹成蔭,房屋成排,環境很複雜,如果有人隱藏在麵,根本發現不了。
  看完地形,羅錚回到辦公大樓門口,見宋韻還在等著,在公事上,宋韻倒是表現出了很高的職業素養,宋韻旁邊站著一個穿著保安服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羅錚,主動上來敬禮後說道:“您好,我是警衛隊的隊長鄭鐸,有什麼需要我做的盡管吩咐,一定照辦。”
  “那就多謝了。”羅錚客氣了一句,見周圍沒人,便攤開平麵圖說道:“你們一共三十人,十五人一班,大門外安排四人遊動巡邏,每人負責一個方向,院牆內十米內也安排四人,每人一個方向,門口崗哨兩人,剩下五人隱蔽在辦公樓外十米,每天的隱蔽點由我決定,隨時更換,兩班輪換,每班八個小時,有問題嗎?”
  鄭鐸消化了一下羅錚的部署,點頭說道:“沒問題。”
  “那就好。”羅錚繼續說道:“圍牆上的電網通電,另外,發通知,有凶悍的殺手意圖滲透到軍工所,請大家各自小心,到了晚上沒事不要出來,遇到陌生人馬上和你們聯係,盡可能的調動大家的力量,這次來的凶徒不簡單,殺人不眨眼,有重武器,馬路上敢使用手雷,危害性我不說你應該想得到。”
  鄭鐸一聽,臉色凝重起來,收起了輕視心,認真的點頭說道:“有多少人?”
  “目前還不清楚,有一點你要告誡警衛隊的人,不允許任何人,任何時候靠近辦公大樓,否則以敵特處理,明白了嗎?”羅錚臉色一肅,認真叮囑道。
  “這這麼能行,萬一出了意外,警衛人員不是可以上來幫忙嗎?”宋韻驚訝的追問道,看著羅錚,臉色很難看。
  “這我負責,你想幹涉我的工作嗎?”羅錚不客氣的反駁道。
  “宋助理,這位同誌說的對,敵人有可能假冒警衛人員滲透進入辦公大樓,這樣安排可以杜絕敵人鑽空子。”鄭鐸見情況不對,趕緊出來打圓場。
  宋韻一聽,反應過來,確實是自己瞎幹預了,臉色一紅,不滿的說道:“你直說不就完了嘛?凶什麼凶。”
  “好,你這些東西我不太懂,這樣,你和警衛隊的隊長直接下命令就是,我這就去和有關部門打招呼,另外,宋韻,你大力配合一下。”林老對這些不感興起,想著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推給了其他部門,自己走了。
  除了核心的科研人員,其他人是不允許進入地下的,藍雪等林老離開後,看了羅錚一眼,羅錚會意的點頭,收起了平麵圖,藍雪便對宋韻說道:“你帶他去見見警衛隊的負責人。”
  “好啊,走吧。”宋韻見有機會單獨和羅錚相處,頓時覺得藍雪順眼多了,滿口答應下來,見羅錚沉著臉跟上來,便朝外麵走去。
  一路上,宋韻見羅錚一言不發,沉思著什麼,棱角分明,眉宇中透著一股英氣,比那些隻會誇誇其談的所謂上流精英耐看多了,心怦怦直跳,不由輕聲說道:“嗨,咱倆的事你到底什麼態度?我可是放出話了,非你不嫁,你不會讓我守一輩子活寡吧?”
  羅錚就像沒有聽到對方的話一般,繼續沉思著,或許是想到了拿不定主意的地方,打開平麵圖邊走邊看,忽然看到前麵有人擋路,不由一驚,本能的後退兩步,待看清是宋韻時,臉色一沉,冷冷的喝道:“幹什麼?”
  “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宋韻不滿的喝問道。
  “我為什麼要聽你說話?”羅錚冷冷的反問道,一點情麵都不給,仇人家的人,羅錚不想和對方發生任何交集,不直接下死手就不錯了。
  “我已經放出話了,和家脫離關係,這樣還不夠啊?”宋韻不滿的喝道。
  “跟我有什麼關係?”羅錚冷冷的說道。
  “怎麼沒關係?”宋韻氣的臉色發苦,冷冷的說道:“你就是這樣對我?你和宋家的仇我可以不管不問,我也可以嫁給你,對你好,但有一條,我喜歡能化幹戈為玉帛,哪怕不能,雙方罷鬥也行,要還不行,你帶我走,哪怕吃糠咽野菜,我也認了。”
  “犧牲你,讓我放棄仇恨?”羅錚冷笑道:“別把自己看的太高,你以為自己是誰?你以為宋家會聽你的,我又憑什麼聽你的?可笑,別忘了你我沒有任何關係,走不走,不走是吧?”說著,羅錚一個閃身越過去,自己朝前麵走去。
  “你混蛋,人家都這樣了,你還想怎樣?”宋韻惱怒的喝罵道,第一次發現情況根本不在自己掌握之中,這種感覺非常不好,想了想,追了上去,冷冷的喝道:“論相貌,論才能,我哪點比不上藍雪?”
  “雪兒從來不要求我任何事情,你呢?想我聽你的,想一切都按照你的意願來,當你是女皇啊?就算女皇,在我眼也不過是個無聊的女人罷了,你我兩家有仇,還是死仇,我殺了你父母長輩,你會怎麼想?你覺得我們可能嗎?”羅錚冷冷的把話說開,說透了。
  “你就不能放棄仇恨嗎?就算為了我。”宋韻追問道。
  “你憑什麼要我放棄?別忘了你我沒有任何關係。”羅錚冷笑道:“不可否認,你很漂亮,也很能幹,甚至心腸也不壞,但你隻會一味的提要求,要求這樣,要求那樣,強勢,霸道,男人要的是關心自己的老婆,不是關心自己的領導。”
  “你?”宋韻氣的臉色煞白,沒想到羅錚這麼說,冷哼道:“有什麼了不起,大不了一個人過,誰求誰啊?等著,你會後悔的。”
  話盡於此,羅錚沒有再說什麼,繼續朝前走去,兩人離開地下室,來到地麵的辦公樓門口,羅錚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環境,臉色凝重起來,軍工所進大門是廣場,然後是辦公大樓,廣場兩側是停車場,種植了不少樹木,辦公大樓後麵是職工宿舍,也是綠樹成蔭,房屋成排,環境很複雜,如果有人隱藏在麵,根本發現不了。
  看完地形,羅錚回到辦公大樓門口,見宋韻還在等著,在公事上,宋韻倒是表現出了很高的職業素養,宋韻旁邊站著一個穿著保安服的中年人,中年人看到羅錚,主動上來敬禮後說道:“您好,我是警衛隊的隊長鄭鐸,有什麼需要我做的盡管吩咐,一定照辦。”
  “那就多謝了。”羅錚客氣了一句,見周圍沒人,便攤開平麵圖說道:“你們一共三十人,十五人一班,大門外安排四人遊動巡邏,每人負責一個方向,院牆內十米內也安排四人,每人一個方向,門口崗哨兩人,剩下五人隱蔽在辦公樓外十米,每天的隱蔽點由我決定,隨時更換,兩班輪換,每班八個小時,有問題嗎?”
  鄭鐸消化了一下羅錚的部署,點頭說道:“沒問題。”
  “那就好。”羅錚繼續說道:“圍牆上的電網通電,另外,發通知,有凶悍的殺手意圖滲透到軍工所,請大家各自小心,到了晚上沒事不要出來,遇到陌生人馬上和你們聯係,盡可能的調動大家的力量,這次來的凶徒不簡單,殺人不眨眼,有重武器,馬路上敢使用手雷,危害性我不說你應該想得到。”
  鄭鐸一聽,臉色凝重起來,收起了輕視心,認真的點頭說道:“有多少人?”
  “目前還不清楚,有一點你要告誡警衛隊的人,不允許任何人,任何時候靠近辦公大樓,否則以敵特處理,明白了嗎?”羅錚臉色一肅,認真叮囑道。
  “這這麼能行,萬一出了意外,警衛人員不是可以上來幫忙嗎?”宋韻驚訝的追問道,看著羅錚,臉色很難看。
  “這我負責,你想幹涉我的工作嗎?”羅錚不客氣的反駁道。
  “宋助理,這位同誌說的對,敵人有可能假冒警衛人員滲透進入辦公大樓,這樣安排可以杜絕敵人鑽空子。”鄭鐸見情況不對,趕緊出來打圓場。
  宋韻一聽,反應過來,確實是自己瞎幹預了,臉色一紅,不滿的說道:“你直說不就完了嘛?凶什麼凶。”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21 23:55:30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