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81章放血審訊

  
  市局,審訊室。【擺\|渡\|搜\|經\|典\|小\|說\|免\|費\|下\|載\|小\|說】【首發】
  接連發生的事情讓羅錚憤怒不已,特別是這幫人肆無忌憚的攻擊,把城市當戰場,還炸傷了藍雪等人,這讓羅錚徹底憤怒,冷冷的看著銬在椅子上的凶手,森冷的目光閃爍著殺氣,冷冷的說道:“小子,既然你敢攻擊我們,應該有死的覺悟,但死有很多種,你可以不招,我有的是耐性。”
  “你覺得可能吧?來吧,有什麼招都可以使出來,我警告你,我是外賓,有權利見我的律師,你不能打死我。”對方冷冷的說道,眼睛滿是不屑。
  “是嗎?倭寇?”羅錚揶揄的嘲笑道。
  “八嘎。”對方冷冷的喝罵道,微笑的三角眼閃爍著陰冷的凶光。
  羅錚一聽,果然是倭寇,頓時全明白了,怒火中燒,臉色鐵青的說道:“這張桌子角包裹了鐵皮,鋒利,完全可以割開你的靜脈血管,這沒有監控,沒有人過問,你猜猜看,多上時間身上的血可以流幹?”
  “你?”對方臉色微變,憤怒的吼道。
  “說著標準的華夏國語,卻說是倭寇,好吧,我信,也隻有倭寇才能喪盡天良的把城市街道當戰場,不顧無辜人死活,外賓是吧?等你死了,我可以說是你自己自殺的,審訊室自殺,很正常啊,對吧?”羅錚嘲笑道。
  對方冷冷的看著羅錚,眼睛滿是凶光,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羅錚見對方不說話,一把抓起對方來到桌子旁,將對方的手腕靜脈血管往桌子角按去,對方沒想到羅錚真敢下手,完全沒有顧忌,不由大駭,生死麵前,拚命掙紮起來,但雙手被銬,哪掙紮的開?
  羅錚的手就像鐵鉗一般,死死的抓住對方,往桌子角上的鋒利金屬凸起處刮去,刺啦一下,血飆了出來,對方驚駭的怪叫起來,被羅錚一把丟在椅子上,羅錚看著對方死死的捂住手腕,但靜脈血管破裂,哪捂得住,鮮血掉在地上,頓時染紅了地麵。
  這個人沒想到羅錚完全不安常理出牌,頓時被鎮住了,看著不斷往外冒的血,亂了分寸,死不可怕,一槍了事,看著自己慢慢死絕對是件恐怖的事情,陰冷的眼睛滿是恐慌之色,定定的看著羅錚。
  “你可以什麼都不說,隻要你能承受得住精神壓力,看著自己慢慢流幹了身上的血而死,嘖嘖,非大毅力之人能做到,你要是能做到,我佩服你,也算給我開了眼,希望你別讓我失望。”羅錚說著坐到一邊,好整以暇的看著對方。
  “八嘎!”對方老羞成怒的喝罵道,臉色蒼白起來,目光閃爍,不知如何是好,低頭看向血流不止的手腕,感覺到生命力在消失,恐慌的罵道:“混蛋,你nu'di疑犯,我要檢舉你,你等著。”
  “好啊,但願你還有機會檢舉我,對於一名倭寇,一名倭國特工,我很期待你的檢舉,不過,你不覺得自己的行為言辭很可笑嗎?”羅錚怒極反笑,罵道。
  “呃?”對方一怔,臉色更加難看起來,看著滿地鮮血,身體開始虛弱,不由急火攻心,卻加了血的流速,羅錚看到這一幕,冷笑道:“再過一會兒,你的意識就會渙散,身體就會虛弱不堪,到時候,你的身體和意識都會不受控製,我問什麼你一樣會如實道出,何必受這個苦呢?”
  “魔鬼,混蛋,八嘎!”對方驚恐的罵道,意識更加渙散起來,眼神變得迷離,臉色蒼白如紙,身體虛弱不堪起來。
  “說吧,你的同伴在哪?說出來就不會痛苦了。”羅錚冷冷的引導起來。
  “在”對方語氣停頓下來,意識有了些清醒,咬牙不語,抵抗者死亡帶來的巨大心理壓力。
  羅錚暗道一聲可惜,沒有氣餒,等了一會兒,繼續引導道:“說吧,說出來就解脫了,你們的行動已經失敗,何必堅持?”
  這個人意識渙散,不受控製,感覺到一個聲音在心底喊,發出期望,期望說出答案,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另一個聲音卻告誡著不能說,沒多久,期望的聲音越來越大,最終完全占據上風,這個人脫口而出,說道:“在我方大使館內。”
  “對嘛,還有幾人,他們什麼身份?後麵還有什麼計劃?”羅錚繼續說道。
  聲音仿佛帶著某種魔法一般,引誘著對方垂頭無力的回答道:“還有三人,都是忍者,這次行動的核心骨幹,我們隻是打外圍,計劃是逼迫你們躲在軍工所不出來,以免便宜了其他組織,等時機成熟後,我們會盜取研究成果,然後炸了軍工所撤離,就算我們不成,也不能便宜你們或者其他國家。”
  “什麼時候時機成熟?你們怎麼知道時機成熟了?”羅錚聽到對方的供述,嚇了一跳,趕緊追問起來。
  “研究成果出來時,我們動手,你們當中有我們的人。”對方有氣無力的說道,生命力越來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是誰?”羅錚大驚,趕緊追問道。
  “是”對方說道這,頭一歪,再也沒有生機。
  “是誰?”羅錚大怒,衝了上去,一把抓住對方的衣領喝道,可對方一動不動,任憑羅錚搖晃,已經死透,羅錚無奈的放下對方,愣愣的看著屍體,意識到問題嚴重了,倭寇出手搶奪不算什麼,其他各國派人來搶奪也在預料之中,沒想到內部有鬼,事情變得棘手起來。
  再堅固的城堡都會從內部瓦解,羅錚意識到情況嚴峻,想到藍雪等人還在醫院,馬上打開門走出審訊室,對走過來的石峰說道:“麵的人自己割脈自殺死了,你處理一下,我要馬上去醫院。”
  “行,我送你去。”石峰馬上叫來人處理審訊室的屍體,自己親自開車,帶著羅錚直奔醫院而去,路上,石峰見羅錚一臉鐵青,知道情況不理想,但忍著沒問,認真開車,不覺來到醫院門口,將車停下來。
  市局,審訊室。
  接連發生的事情讓羅錚憤怒不已,特別是這幫人肆無忌憚的攻擊,把城市當戰場,還炸傷了藍雪等人,這讓羅錚徹底憤怒,冷冷的看著銬在椅子上的凶手,森冷的目光閃爍著殺氣,冷冷的說道:“小子,既然你敢攻擊我們,應該有死的覺悟,但死有很多種,你可以不招,我有的是耐性。”
  “你覺得可能吧?來吧,有什麼招都可以使出來,我警告你,我是外賓,有權利見我的律師,你不能打死我。”對方冷冷的說道,眼睛滿是不屑。
  “是嗎?倭寇?”羅錚揶揄的嘲笑道。
  “八嘎。”對方冷冷的喝罵道,微笑的三角眼閃爍著陰冷的凶光。
  羅錚一聽,果然是倭寇,頓時全明白了,怒火中燒,臉色鐵青的說道:“這張桌子角包裹了鐵皮,鋒利,完全可以割開你的靜脈血管,這沒有監控,沒有人過問,你猜猜看,多上時間身上的血可以流幹?”
  “你?”對方臉色微變,憤怒的吼道。
  “說著標準的華夏國語,卻說是倭寇,好吧,我信,也隻有倭寇才能喪盡天良的把城市街道當戰場,不顧無辜人死活,外賓是吧?等你死了,我可以說是你自己自殺的,審訊室自殺,很正常啊,對吧?”羅錚嘲笑道。
  對方冷冷的看著羅錚,眼睛滿是凶光,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羅錚見對方不說話,一把抓起對方來到桌子旁,將對方的手腕靜脈血管往桌子角按去,對方沒想到羅錚真敢下手,完全沒有顧忌,不由大駭,生死麵前,拚命掙紮起來,但雙手被銬,哪掙紮的開?
  羅錚的手就像鐵鉗一般,死死的抓住對方,往桌子角上的鋒利金屬凸起處刮去,刺啦一下,血飆了出來,對方驚駭的怪叫起來,被羅錚一把丟在椅子上,羅錚看著對方死死的捂住手腕,但靜脈血管破裂,哪捂得住,鮮血掉在地上,頓時染紅了地麵。
  這個人沒想到羅錚完全不安常理出牌,頓時被鎮住了,看著不斷往外冒的血,亂了分寸,死不可怕,一槍了事,看著自己慢慢死絕對是件恐怖的事情,陰冷的眼睛滿是恐慌之色,定定的看著羅錚。
  “你可以什麼都不說,隻要你能承受得住精神壓力,看著自己慢慢流幹了身上的血而死,嘖嘖,非大毅力之人能做到,你要是能做到,我佩服你,也算給我開了眼,希望你別讓我失望。”羅錚說著坐到一邊,好整以暇的看著對方。
  “八嘎!”對方老羞成怒的喝罵道,臉色蒼白起來,目光閃爍,不知如何是好,低頭看向血流不止的手腕,感覺到生命力在消失,恐慌的罵道:“混蛋,你nu'di疑犯,我要檢舉你,你等著。”
  “好啊,但願你還有機會檢舉我,對於一名倭寇,一名倭國特工,我很期待你的檢舉,不過,你不覺得自己的行為言辭很可笑嗎?”羅錚怒極反笑,罵道。
  “呃?”對方一怔,臉色更加難看起來,看著滿地鮮血,身體開始虛弱,不由急火攻心,卻加了血的流速,羅錚看到這一幕,冷笑道:“再過一會兒,你的意識就會渙散,身體就會虛弱不堪,到時候,你的身體和意識都會不受控製,我問什麼你一樣會如實道出,何必受這個苦呢?”
  “魔鬼,混蛋,八嘎!”對方驚恐的罵道,意識更加渙散起來,眼神變得迷離,臉色蒼白如紙,身體虛弱不堪起來。
  “說吧,你的同伴在哪?說出來就不會痛苦了。”羅錚冷冷的引導起來。
  “在”對方語氣停頓下來,意識有了些清醒,咬牙不語,抵抗者死亡帶來的巨大心理壓力。
  羅錚暗道一聲可惜,沒有氣餒,等了一會兒,繼續引導道:“說吧,說出來就解脫了,你們的行動已經失敗,何必堅持?”
  這個人意識渙散,不受控製,感覺到一個聲音在心底喊,發出期望,期望說出答案,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另一個聲音卻告誡著不能說,沒多久,期望的聲音越來越大,最終完全占據上風,這個人脫口而出,說道:“在我方大使館內。”
  “對嘛,還有幾人,他們什麼身份?後麵還有什麼計劃?”羅錚繼續說道。
  聲音仿佛帶著某種魔法一般,引誘著對方垂頭無力的回答道:“還有三人,都是忍者,這次行動的核心骨幹,我們隻是打外圍,計劃是逼迫你們躲在軍工所不出來,以免便宜了其他組織,等時機成熟後,我們會盜取研究成果,然後炸了軍工所撤離,就算我們不成,也不能便宜你們或者其他國家。”
  “什麼時候時機成熟?你們怎麼知道時機成熟了?”羅錚聽到對方的供述,嚇了一跳,趕緊追問起來。
  “研究成果出來時,我們動手,你們當中有我們的人。”對方有氣無力的說道,生命力越來越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是誰?”羅錚大驚,趕緊追問道。
  “是”對方說道這,頭一歪,再也沒有生機。
  “是誰?”羅錚大怒,衝了上去,一把抓住對方的衣領喝道,可對方一動不動,任憑羅錚搖晃,已經死透,羅錚無奈的放下對方,愣愣的看著屍體,意識到問題嚴重了,倭寇出手搶奪不算什麼,其他各國派人來搶奪也在預料之中,沒想到內部有鬼,事情變得棘手起來。
  再堅固的城堡都會從內部瓦解,羅錚意識到情況嚴峻,想到藍雪等人還在醫院,馬上打開門走出審訊室,對走過來的石峰說道:“麵的人自己割脈自殺死了,你處理一下,我要馬上去醫院。”
  “行,我送你去。”石峰馬上叫來人處理審訊室的屍體,自己親自開車,帶著羅錚直奔醫院而去,路上,石峰見羅錚一臉鐵青,知道情況不理想,但忍著沒問,認真開車,不覺來到醫院門口,將車停下來。

Snap Time:2018-11-21 03:35:23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