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71章圓滿收場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是。【比奇中文網首發】”一些有血性的警察見安海生玩真的,不像以往那般做縮頭烏龜了,頓時眼前一亮,趕緊答應下來,紛紛衝上去抓人,忽然一聲炸雷般聲音響起,“誰也不許動”,震的大家頭腦發懵,紛紛扭頭一看,是疑似凶手,大家驚訝的看向羅錚,旋即看向安海生,隱隱感覺到事情很古怪,沒有再動手。
  安海生看著羅錚低聲問道:“你這是?”
  “你們可以帶走他們,但不是現在,我說過,賠償款不到,誰也不準離開這半步,否則,我不介意後山多幾具屍體。”羅錚冷冷的說道,透著森冷的殺氣。
  安海生不由一驚,隱隱感覺一股寒氣撲麵而來,不由警惕的看向羅錚,苦笑起來,說道:“這?我很難辦啊,按照法律規定,他們必須抓回去接受懲罰,至於賠償,需要等法院審判後才行,別讓我為難。”
  “我不為難你,你也別為難我。”羅錚冷冷的說道,語氣森寒,不容商量,緩步來到”牛魔王”跟我,不屑的喝道:“時間可不多了,是死是活,別怪我沒提醒你,老子說過的話從不更改。”
  “你?”“牛魔王”氣的臉色慘白,看向安海生,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趕緊說道:“安局長,這個人勒索我,把他抓起來。”
  “攜帶管製刀具,還有獵槍衝擊青龍寨,這件事你還是想想怎麼交代吧。”安海生不動聲色的說道,眼角餘光瞟了一眼不遠處打電話的領導,這麼久了還沒個結果,顯然情況不好,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
  “你?”“牛魔王”驚慌的看著安海生,然後看向不遠處正焦急打電話的領導,隱隱感覺到情況不對勁了,頓時膽氣一泄,想到羅錚殺人的手段,趕緊摸出電話來,撥通一個號碼,等接通後馬上說道:“馬上帶一千萬現金過來青龍寨,要,否則,老子回頭扒了你的皮。”
  掛了電話,”牛魔王”暗自慶幸以往弄來的錢都沒有存銀行,否則這一時半會兒的哪取錢去?一般賠笑著說道:“兄弟,多寬裕點時間,很就到,很就到。”
  “那是你的問題。”羅錚冷冷的說道,扭頭走了。
  “牛魔王”看向安海生,安海生也掉頭走了,示意其他警察先不要抓人,大家退後一些,這個舉動讓”牛魔王”的手下一片絕望,都低著頭不做聲了,”牛魔王”知道這次恐怕過不去了,看到領導招呼都不打一個,掉頭就走,內心一片冰涼,想要活命,就必須盡拿錢過來,否則,絕對活不到明天,就算有警察在旁邊也不能,”牛魔王”趕緊撥通電話催促起來。
  一個小時左右,錢如數送到,羅錚點數後,沒讓他們搬下車,這麼多警察看著,不合適,示意安海生抓人,安海生會意的下達了命令,所有人全部上了東風大卡,就連被山雕做了手腳的最先來的大卡也恢複過來,坐滿了人,大卡搖搖晃晃離開,羅錚讓村寨的人幫忙搬錢。
  一紮紮,一堆堆擺在廣場上,看得人眼花繚亂,等全部搬完後,羅錚示意送錢的人離開後,原本打算給受傷的家庭二百萬的,想到其他人也出了力,臨時改變主意,受傷的家庭一百萬,其他平均分下去,羅錚自己也隻拿了一百萬。
  羅錚公平、公開的作法贏得了大家的好評,羅虎也欣慰的笑了,自己兒子不僅本事高,為人處世也非常周全,沒有被金錢衝昏頭腦,分完錢,已經是晚上了,族長發話,所有人家把最好的東西吃食拿出來,擺宴席,感謝羅錚,為羅錚接風。
  這是族麵的最高禮節,已經幾十年沒有舉辦過了,羅錚不好意思的連連拒絕,但族長固執己見,鄉親們受了羅錚的好,也都讚成,紛紛回家燒菜去了,有人把桌子擺在廣場上,拉上電燈照明,各家做好的菜流水一般端上來。
  這頓飯吃的羅錚感動不已,鄉親們都是長輩,一個族的,反過來敬酒,羅錚沒好拒絕,都是自家釀造的土酒,浸泡了藥材,大補,喝的羅錚酩酊大醉,鬼手等人也敞開了喝,醉的不輕。
  藍雪見羅錚得到了大家尊重,也很高興,但沒有喝,有人來敬,推說不會,大家也不勉強,以便保持清醒的頭腦照顧羅錚,也防萬一,都喝醉了,萬一”牛魔王”的人殺個回馬槍怎麼辦?
  藍雪並不知道安海生回去後果斷出擊,將”牛魔王”的人一網打盡,在小妹的幫助下,將羅錚等人扶回房間,丟在**上休息,看著沉睡的羅錚,睡的像個嬰兒,藍雪哭笑不得,讓小妹幫忙打來水給羅錚洗臉洗腳,賢惠的像個妻子。
  小妹見藍雪這麼賢惠,很為自己哥哥高興,也暗暗鬆了口氣,原本還真擔心藍雪是嬌貴的大小姐,現在好了,興衝衝的跑去照顧鬼手三人了。
  深夜降臨,羅虎和老板靜坐在臥室,沉默以對,過了一會兒,羅母開口說道:“老虎頭,現在小虎頭有出息了,今天這麼大的事,警察明顯袒護咱們兒子,這說明什麼?我一個山人不太懂,你見過大世麵,比我更清楚,兒子出息了,家也有餘錢了,我尋思著是不是讓小妹讀一年補習?咱不能虧了小妹。”
  “嗯,可以,回頭你跟小妹說一聲就是。”老虎頭沉思著自己的事,隨口答應下來,今天的事讓羅虎對羅錚的身份充滿了好奇,也擔心起來,身份越高,責任越大,危險也就越大,這點羅虎當過兵,心清楚的緊。
  “你有心事?”羅母驚疑的看著羅虎問道,見羅虎心不在焉的樣子,便繼續說道:“別想那麼多了,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生活,還找了個這麼漂亮的媳婦,我心滿意足了,供小妹念完大學,我這輩子就算是圓滿了。”
  “別瞎說,行了,聽你的,不想了,家的事交給小虎頭去處理吧,他翅膀硬了,該擔起這個家了。”羅虎想通了一些事情,如釋重負般說道。
  “老虎頭,你要交班了?”羅母驚訝的看著羅虎,發現羅虎呼呼大睡去了,無奈的歎息一聲,也擠到一邊睡去了,滄桑的臉龐浮現出久違的微笑。
  “是。”一些有血性的警察見安海生玩真的,不像以往那般做縮頭烏龜了,頓時眼前一亮,趕緊答應下來,紛紛衝上去抓人,忽然一聲炸雷般聲音響起,“誰也不許動”,震的大家頭腦發懵,紛紛扭頭一看,是疑似凶手,大家驚訝的看向羅錚,旋即看向安海生,隱隱感覺到事情很古怪,沒有再動手。
  安海生看著羅錚低聲問道:“你這是?”
  “你們可以帶走他們,但不是現在,我說過,賠償款不到,誰也不準離開這半步,否則,我不介意後山多幾具屍體。”羅錚冷冷的說道,透著森冷的殺氣。
  安海生不由一驚,隱隱感覺一股寒氣撲麵而來,不由警惕的看向羅錚,苦笑起來,說道:“這?我很難辦啊,按照法律規定,他們必須抓回去接受懲罰,至於賠償,需要等法院審判後才行,別讓我為難。”
  “我不為難你,你也別為難我。”羅錚冷冷的說道,語氣森寒,不容商量,緩步來到”牛魔王”跟我,不屑的喝道:“時間可不多了,是死是活,別怪我沒提醒你,老子說過的話從不更改。”
  “你?”“牛魔王”氣的臉色慘白,看向安海生,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趕緊說道:“安局長,這個人勒索我,把他抓起來。”
  “攜帶管製刀具,還有獵槍衝擊青龍寨,這件事你還是想想怎麼交代吧。”安海生不動聲色的說道,眼角餘光瞟了一眼不遠處打電話的領導,這麼久了還沒個結果,顯然情況不好,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選擇。
  “你?”“牛魔王”驚慌的看著安海生,然後看向不遠處正焦急打電話的領導,隱隱感覺到情況不對勁了,頓時膽氣一泄,想到羅錚殺人的手段,趕緊摸出電話來,撥通一個號碼,等接通後馬上說道:“馬上帶一千萬現金過來青龍寨,要,否則,老子回頭扒了你的皮。”
  掛了電話,”牛魔王”暗自慶幸以往弄來的錢都沒有存銀行,否則這一時半會兒的哪取錢去?一般賠笑著說道:“兄弟,多寬裕點時間,很就到,很就到。”
  “那是你的問題。”羅錚冷冷的說道,扭頭走了。
  “牛魔王”看向安海生,安海生也掉頭走了,示意其他警察先不要抓人,大家退後一些,這個舉動讓”牛魔王”的手下一片絕望,都低著頭不做聲了,”牛魔王”知道這次恐怕過不去了,看到領導招呼都不打一個,掉頭就走,內心一片冰涼,想要活命,就必須盡拿錢過來,否則,絕對活不到明天,就算有警察在旁邊也不能,”牛魔王”趕緊撥通電話催促起來。
  一個小時左右,錢如數送到,羅錚點數後,沒讓他們搬下車,這麼多警察看著,不合適,示意安海生抓人,安海生會意的下達了命令,所有人全部上了東風大卡,就連被山雕做了手腳的最先來的大卡也恢複過來,坐滿了人,大卡搖搖晃晃離開,羅錚讓村寨的人幫忙搬錢。
  一紮紮,一堆堆擺在廣場上,看得人眼花繚亂,等全部搬完後,羅錚示意送錢的人離開後,原本打算給受傷的家庭二百萬的,想到其他人也出了力,臨時改變主意,受傷的家庭一百萬,其他平均分下去,羅錚自己也隻拿了一百萬。
  羅錚公平、公開的作法贏得了大家的好評,羅虎也欣慰的笑了,自己兒子不僅本事高,為人處世也非常周全,沒有被金錢衝昏頭腦,分完錢,已經是晚上了,族長發話,所有人家把最好的東西吃食拿出來,擺宴席,感謝羅錚,為羅錚接風。
  這是族麵的最高禮節,已經幾十年沒有舉辦過了,羅錚不好意思的連連拒絕,但族長固執己見,鄉親們受了羅錚的好,也都讚成,紛紛回家燒菜去了,有人把桌子擺在廣場上,拉上電燈照明,各家做好的菜流水一般端上來。
  這頓飯吃的羅錚感動不已,鄉親們都是長輩,一個族的,反過來敬酒,羅錚沒好拒絕,都是自家釀造的土酒,浸泡了藥材,大補,喝的羅錚酩酊大醉,鬼手等人也敞開了喝,醉的不輕。
  藍雪見羅錚得到了大家尊重,也很高興,但沒有喝,有人來敬,推說不會,大家也不勉強,以便保持清醒的頭腦照顧羅錚,也防萬一,都喝醉了,萬一”牛魔王”的人殺個回馬槍怎麼辦?
  藍雪並不知道安海生回去後果斷出擊,將”牛魔王”的人一網打盡,在小妹的幫助下,將羅錚等人扶回房間,丟在**上休息,看著沉睡的羅錚,睡的像個嬰兒,藍雪哭笑不得,讓小妹幫忙打來水給羅錚洗臉洗腳,賢惠的像個妻子。
  小妹見藍雪這麼賢惠,很為自己哥哥高興,也暗暗鬆了口氣,原本還真擔心藍雪是嬌貴的大小姐,現在好了,興衝衝的跑去照顧鬼手三人了。
  深夜降臨,羅虎和老板靜坐在臥室,沉默以對,過了一會兒,羅母開口說道:“老虎頭,現在小虎頭有出息了,今天這麼大的事,警察明顯袒護咱們兒子,這說明什麼?我一個山人不太懂,你見過大世麵,比我更清楚,兒子出息了,家也有餘錢了,我尋思著是不是讓小妹讀一年補習?咱不能虧了小妹。”
  “嗯,可以,回頭你跟小妹說一聲就是。”老虎頭沉思著自己的事,隨口答應下來,今天的事讓羅虎對羅錚的身份充滿了好奇,也擔心起來,身份越高,責任越大,危險也就越大,這點羅虎當過兵,心清楚的緊。
  “你有心事?”羅母驚疑的看著羅虎問道,見羅虎心不在焉的樣子,便繼續說道:“別想那麼多了,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生活,還找了個這麼漂亮的媳婦,我心滿意足了,供小妹念完大學,我這輩子就算是圓滿了。”
  “別瞎說,行了,聽你的,不想了,家的事交給小虎頭去處理吧,他翅膀硬了,該擔起這個家了。”羅虎想通了一些事情,如釋重負般說道。
  “老虎頭,你要交班了?”羅母驚訝的看著羅虎,發現羅虎呼呼大睡去了,無奈的歎息一聲,也擠到一邊睡去了,滄桑的臉龐浮現出久違的微笑。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21 08:27:34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