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70章事情逆轉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70章:事情逆轉
  安海生作為政法委書記兼縣公安局局長,是個退役軍人,從刑偵一步步爬上來的老公安,有專業,有技術,人品也不錯,屢立功勳,但上麵沒人,停留在現在這個位置十多年,沒有了進一步的雄心,就等著退休了。
  隻是,安海生沒想到轄區內發生了命案,而且和”牛魔王”有關,對於”牛魔王”,安海生也是恨的牙疼,但”牛魔王”上麵有人,平時什麼事都不自己出麵,犯事了丟幾個小羅羅出來,安海生拿”牛魔王”沒辦法,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接到某領導電話,”牛魔王”暗呼痛,但表麵上還是一副義正言辭的答應下來,召集三十幾號人朝青龍寨殺奔而來。
  兩個多小時的速飛奔,安海生帶著人來到青龍寨,看到幾輛東風大卡停在路邊,前麵還有兩輛越野車,作為一名老刑警,安海生習慣性的看了一眼車牌,頓時臉色大變,在普通人眼,這不過是來自自京城的普通車牌號,但安海生敏銳的發現了字體、大小與眾不同,腦海中閃過一個部門,臉色一變,高聲喝道:“都把槍給我收起來,上去後誰也不許亂來,聽我命令。”
  大家臉色一變,疑惑的看向安海生,上麵可是動了槍的啊,見安海生一臉凝重之色,不像是鬧著玩的,大家猶豫了一下,將武器收了起來,安海生正準備帶隊過橋,就看到一輛越野車呼嘯而來。
  安海生一愣,示意大家別動,等越野車靠近了些後,看到車牌,安海生臉色愈發凝重起來,示意大家站兩邊讓開,迎了過去,越野車停穩,從麵下來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西裝革履,一副官派頭,安海生趕緊上前敬禮,說道:“領導,您怎麼親自來指揮了。”
  “不是我不放心你,作為父母官,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必須到場,行動吧,把打人的凶手全部抓起來帶走。”領導冷靜的說道,官腔十足,說的話也模棱兩可,誰是打人的凶手?誰是被打的受害者?這就需要下麵人去揣摩了,萬一發生變故,自己還能推的幹幹淨淨。
  安海生知道領導和”牛魔王”的關係,哪聽不出話話外的意思,更清楚領導到場坐鎮,目的是監督自己,這是把自己往火坑上推啊,內心大怒,臉上卻不動聲色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說著,安海生帶隊過橋,來到寨中心的廣場上,看到被綁的人居然有近百個,近半人受傷,沒傷的也被嚇破了膽,雙目無神的看著虛空,神情低迷,不由大呼解氣,看了一眼前麵站著的幾個年青人,挺直的身板,身上更是散發著熟悉的味道,那是軍人的氣質,不由一怔,旋即明白過來,暗罵”牛魔王”活該。
  能放倒近百人毫發無損,這絕對不是普通軍人能辦得到,聯想到剛才的車牌,安海生沒有馬上下命令抓人,而是示意手下停下來,自己走了上去,來到羅錚跟前,一臉謹慎的說道:“我是縣公安局局長安海生,這怎麼回事?”
  “安局長,,把這些混蛋抓起來,我們來這觀光遊玩,沒想到他們動手殺人,還持有槍支。”“牛魔王”見警察來了,內心頓時大定,掙紮著站起來,興奮的喊道,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安海生冷靜的看了”牛魔王”一眼,不鹹不淡的說道:“你說的情況我知道了,但我不能聽你一麵之詞。”
  “安局長,你就是這樣辦案的嗎?看到凶手都不動手,我真懷疑你的居心和工作能力,如果你不知道怎麼做,那就交給我來親自指揮吧。”領導大步走來,冷冷的說道。
  安海生臉色凝重起來,看了領導一眼,暗自歎息一聲,正準備下命令先抓人回去再說,忽然身上的手機鈴聲響起,安海生惱火的掏出來一看號碼,頓時臉色大變,趕緊接通,恭敬的說道:“您好,我是安海生。”
  “安海生,你的治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當這個局長的?是不是要退休不想作為了?我警告你,拿出你當年的虎氣來,否則,別想混到退休,青龍寨怎麼回事?我需要你給一個交代。”一個威嚴的聲音中氣十足的喝道。
  “是,我就在青龍寨。”安海生趕緊應道。
  “我聽說有一幫土匪帶著管製刀具衝擊青龍寨,這還是我黨的天下嗎?啊?這幫人太囂張了,必須嚴懲。”威嚴的聲音大聲咆哮道。
  安海生眼角餘光瞟了一眼”牛魔王”,冒出一聲冷汗來,省廳直接過問這個案子,而且,話話外都在維護打人的人,這事捂不住,看來,必須站位了,是倒向領導這邊還是倒向上級的上級,這並不是很難的選擇,趕緊答應道:“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請首長放心。”
  “希望你別讓我失望,這件事省委也知道了,組織部正在調查,好好幹,你的資曆足夠了,也該進一步了。”威嚴的聲音和氣的說道。
  安海生眼前一亮,頓時會意過來,組織部管內部的,調查什麼?安海生有意無意的瞟了領導一眼,沒有再猶豫,答應一聲,掛斷電話後深深的看了一眼掛著淡淡微笑的羅錚,轉過身來,看向”牛魔王”的眼神銳利起來。
  “安局長,工作期間打私人電話我就不追究了,是不是該處理正事了?”領導不冷不淡的說道,眼神卻變得陰冷起來,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是該出手了。”安海生一語雙關的應了句,嘴角浮現出冷笑,胸脯一挺,仿佛找到了當初的豪氣,大聲喝道:“來呀,把這些人全部抓回去。”
  “什麼?你敢抓我,你不想混啦?”“牛魔王”大吃一驚,冷冷的看著安海生,滿臉不可思議。
  領導也臉色陰冷的看著安海生,微閉的眼睛閃過一絲疑惑,想到了剛才那個電話,不由警惕起來,走到一邊打電話去了,安海生看著一幹手下,一個個麵露疑惑,沒有動手,暗歎一聲自己沉默太久了,臉色一寒,喝道:“怎麼,不想幹了?誰不想幹就滾蛋。”
  安海生作為政法委書記兼縣公安局局長,是個退役軍人,從刑偵一步步爬上來的老公安,有專業,有技術,人品也不錯,屢立功勳,但上麵沒人,停留在現在這個位置十多年,沒有了進一步的雄心,就等著退休了。
  隻是,安海生沒想到轄區內發生了命案,而且和”牛魔王”有關,對於”牛魔王”,安海生也是恨的牙疼,但”牛魔王”上麵有人,平時什麼事都不自己出麵,犯事了丟幾個小羅羅出來,安海生拿”牛魔王”沒辦法,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接到某領導電話,”牛魔王”暗呼痛,但表麵上還是一副義正言辭的答應下來,召集三十幾號人朝青龍寨殺奔而來。
  兩個多小時的速飛奔,安海生帶著人來到青龍寨,看到幾輛東風大卡停在路邊,前麵還有兩輛越野車,作為一名老刑警,安海生習慣性的看了一眼車牌,頓時臉色大變,在普通人眼,這不過是來自自京城的普通車牌號,但安海生敏銳的發現了字體、大小與眾不同,腦海中閃過一個部門,臉色一變,高聲喝道:“都把槍給我收起來,上去後誰也不許亂來,聽我命令。”
  大家臉色一變,疑惑的看向安海生,上麵可是動了槍的啊,見安海生一臉凝重之色,不像是鬧著玩的,大家猶豫了一下,將武器收了起來,安海生正準備帶隊過橋,就看到一輛越野車呼嘯而來。
  安海生一愣,示意大家別動,等越野車靠近了些後,看到車牌,安海生臉色愈發凝重起來,示意大家站兩邊讓開,迎了過去,越野車停穩,從麵下來一個五十來歲的中年人,西裝革履,一副官派頭,安海生趕緊上前敬禮,說道:“領導,您怎麼親自來指揮了。”
  “不是我不放心你,作為父母官,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我必須到場,行動吧,把打人的凶手全部抓起來帶走。”領導冷靜的說道,官腔十足,說的話也模棱兩可,誰是打人的凶手?誰是被打的受害者?這就需要下麵人去揣摩了,萬一發生變故,自己還能推的幹幹淨淨。
  安海生知道領導和”牛魔王”的關係,哪聽不出話話外的意思,更清楚領導到場坐鎮,目的是監督自己,這是把自己往火坑上推啊,內心大怒,臉上卻不動聲色的說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說著,安海生帶隊過橋,來到寨中心的廣場上,看到被綁的人居然有近百個,近半人受傷,沒傷的也被嚇破了膽,雙目無神的看著虛空,神情低迷,不由大呼解氣,看了一眼前麵站著的幾個年青人,挺直的身板,身上更是散發著熟悉的味道,那是軍人的氣質,不由一怔,旋即明白過來,暗罵”牛魔王”活該。
  能放倒近百人毫發無損,這絕對不是普通軍人能辦得到,聯想到剛才的車牌,安海生沒有馬上下命令抓人,而是示意手下停下來,自己走了上去,來到羅錚跟前,一臉謹慎的說道:“我是縣公安局局長安海生,這怎麼回事?”
  “安局長,,把這些混蛋抓起來,我們來這觀光遊玩,沒想到他們動手殺人,還持有槍支。”“牛魔王”見警察來了,內心頓時大定,掙紮著站起來,興奮的喊道,來了個惡人先告狀。
  安海生冷靜的看了”牛魔王”一眼,不鹹不淡的說道:“你說的情況我知道了,但我不能聽你一麵之詞。”
  “安局長,你就是這樣辦案的嗎?看到凶手都不動手,我真懷疑你的居心和工作能力,如果你不知道怎麼做,那就交給我來親自指揮吧。”領導大步走來,冷冷的說道。
  安海生臉色凝重起來,看了領導一眼,暗自歎息一聲,正準備下命令先抓人回去再說,忽然身上的手機鈴聲響起,安海生惱火的掏出來一看號碼,頓時臉色大變,趕緊接通,恭敬的說道:“您好,我是安海生。”
  “安海生,你的治下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怎麼當這個局長的?是不是要退休不想作為了?我警告你,拿出你當年的虎氣來,否則,別想混到退休,青龍寨怎麼回事?我需要你給一個交代。”一個威嚴的聲音中氣十足的喝道。
  “是,我就在青龍寨。”安海生趕緊應道。
  “我聽說有一幫土匪帶著管製刀具衝擊青龍寨,這還是我黨的天下嗎?啊?這幫人太囂張了,必須嚴懲。”威嚴的聲音大聲咆哮道。
  安海生眼角餘光瞟了一眼”牛魔王”,冒出一聲冷汗來,省廳直接過問這個案子,而且,話話外都在維護打人的人,這事捂不住,看來,必須站位了,是倒向領導這邊還是倒向上級的上級,這並不是很難的選擇,趕緊答應道:“是,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請首長放心。”
  “希望你別讓我失望,這件事省委也知道了,組織部正在調查,好好幹,你的資曆足夠了,也該進一步了。”威嚴的聲音和氣的說道。
  安海生眼前一亮,頓時會意過來,組織部管內部的,調查什麼?安海生有意無意的瞟了領導一眼,沒有再猶豫,答應一聲,掛斷電話後深深的看了一眼掛著淡淡微笑的羅錚,轉過身來,看向”牛魔王”的眼神銳利起來。
  “安局長,工作期間打私人電話我就不追究了,是不是該處理正事了?”領導不冷不淡的說道,眼神卻變得陰冷起來,不知道在盤算著什麼。
  “是該出手了。”安海生一語雙關的應了句,嘴角浮現出冷笑,胸脯一挺,仿佛找到了當初的豪氣,大聲喝道:“來呀,把這些人全部抓回去。”
  “什麼?你敢抓我,你不想混啦?”“牛魔王”大吃一驚,冷冷的看著安海生,滿臉不可思議。
  領導也臉色陰冷的看著安海生,微閉的眼睛閃過一絲疑惑,想到了剛才那個電話,不由警惕起來,走到一邊打電話去了,安海生看著一幹手下,一個個麵露疑惑,沒有動手,暗歎一聲自己沉默太久了,臉色一寒,喝道:“怎麼,不想幹了?誰不想幹就滾蛋。”
  

Snap Time:2018-11-17 14:38:18  ExecTime: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