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68章一招絕殺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68章:一招絕殺
  一個小時後,三兩大東風卡車呼嘯而來,喇叭按的震天響,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們來了,羅錚聽到有人過來通知這個情況,和大家交換了個眼神,急匆匆來到寨口,遠遠看到來人不少,還有人帶著獵槍,不由一驚,羅錚趕緊示意鄉親進屋藏起來,以免受到傷害。
  羅虎拎著開山刀冷冷的看著越來越近的三輛東風卡車,濃眉緊鎖,虎目含煞,身上爆發出一股殺氣,低聲說道:“動槍了,看來,來的應該是縣城最大的黑勢力,你怎麼樣?”
  “放心吧,這點小場麵而已。”羅錚無所謂的冷笑道:“爸,你後麵壓陣,看您兒子怎麼給您出氣。”
  “他們有槍。”羅虎圓瞪的虎目閃過一絲擔憂。
  “你摸摸這。”羅錚抓起自己父親的手摸後背,作為一名老兵,羅虎一摸就清楚是槍,可以攜帶槍支的軍人,身份自然不簡單,羅虎對羅錚的身份充滿了好奇,但沒有問出來,放下心來,看了看藍雪等人。
  “放心吧,都有。”羅錚低聲說道。
  羅虎一聽,徹底鬆了口氣,後退幾步,動槍和動刀可不一樣,自己沒必要擋在前麵添亂,想到這,羅虎苦笑起來,沒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兒子的包袱,兒子長大了,出息了,自己可以徹底退休了。
  “雪兒,保護好我父親,哥幾個,他們動了槍,雖然是獵槍,但性質也完全不同了,該怎麼辦你們比我清楚,拜托了。”羅錚冷靜的說道,這一刻,羅錚仿佛來到了熟悉的戰場,戰意開始沸騰起來。
  大家答應一聲,鬼手左邊,雪豹右邊,山雕悄悄隱退,準備堵住來人的後路,大家紛紛拔出了佩槍,將子彈上膛,羅錚大馬金刀的站在光頭佬等人前麵,冷冷的看著正跳車跑來的人。
  這幫人有六十號之多,一看就是出來混的,冷兵器居多,但有十來杆獵槍,氣焰囂張,嗷嗷叫著衝過橋跑上來,領頭之人大腹便便,肥頭大耳,脖子上掛著一條金燦燦的項鏈,帶著墨鏡,像個暴發戶商人。
  “停。”暴發戶商人大手一舉,高聲喝道,身後隊伍亂哄哄的,哪做得到令行禁止?暴發戶商人惱怒的看著羅錚喝道:“小子,混那條道的?麵生的緊,以前沒見過你。”
  羅錚怒極反笑道:“你廢話真多,死胖子,是賠償還是群毆,你挑。”
  “夠囂張,我喜歡,到了閻王那別告錯狀了,老子姓牛,道上的朋友叫我一聲‘牛魔王’。”暴發戶商人最煩別人叫他死胖子,羅錚的稱呼讓這個人徹底暴走了,殺氣騰騰的喝道:“來呀,誰去砍了他,生死不論。”
  “我來。”一名彪悍的壯漢擠出人群,手上拿著一把長約兩尺的開山刀,刀口鋒利,散發著寒光,這個人冷冷的看著羅錚,仿佛森林的餓狼,露出森森白牙冷笑道:“小子,爺爺教你怎麼做人。”說著朝前一步衝上,手上的開山刀高高舉起,朝羅錚的脖子狠狠劈去,劃出一道刺眼的匹練,如閃電。
  “猛子哥,好身手。”隨行而來的眾人高聲喝彩,為同伴加油,看向羅錚的眼神滿是嘲諷之色,在大家的記憶中,沒人可以躲過猛子的刀。
  叫猛子的壯漢也對自己的身手很自信,已經有不少過江猛龍倒在這把開山刀下,作為”牛魔王”手下的頭號殺手,猛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必須敢打敢拚,關鍵時刻衝的上,為老板解決麻煩,自己才能出人頭地,這一刀,猛子知道”牛魔王”的憤怒,幾乎拚盡了全力。
  眼看著開山刀寒光就要撕開對方的脖子,鮮血就要狂飆出來,猛子眼睛滿是嗜血的凶光,還有勝利在握的興奮,忽然,眼前一話,對方不見了,緊接著,一道哢嚓聲在耳邊響起,好像是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
  緊接著,猛子感覺到脖子一震滔天的疼痛湧起,席卷腦海,全身的力氣仿佛一下子不見了蹤跡,砍下去的開山刀無力的從手心滑落在地,緊接著,一股黑暗狂撤襲湧過來,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呃?”所有人驚駭的看著這一幕,都目瞪口呆起來,仿佛被掐斷了脖子的公雞,沒有再叫囂、加油,待猛子身體癱軟在地,頭就像沒有了支撐的西瓜,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詭異的垂在胸口,脖子斷裂。
  出手如電,一招斃命,羅錚凶悍的手段將全場鎮住了,”牛魔王”定定的看著羅錚,狠戾的眼睛閃爍著忌憚,旋即全是憤怒,作為呼風喚雨、稱霸一方的梟雄,人死事小,麵子事大,”牛魔王”很清楚,今天不把場子找回來,以後就別想混了,下麵人都在看著自己,絕對不能服軟,臉色一寒,爆喝道:“給老子轟了他。”
  “我來。”一個瘦高個擠出人群,一臉討好的看向”牛魔王”,牛摸樣一看是自己手下的得力幹將,槍法非常準,手上有過兩條人命,滿意的點頭答應,這個人轉身看向羅錚,三角眼閃爍著凶光,一看就是個狠角色,舉起槍來,瞄準了羅錚,冷冷的喝道:“小子,得罪了”牛魔王”,你找死。”
  “砰!”槍聲一響,大家興奮的看向羅錚,驚駭的發現羅錚沒事人一般站在遠處,身上沒一點損傷,這個情況和大家意向中的不同,大家頓時大疑,猛然感覺到剛才的槍聲有些不對勁,不像是獵槍響,紛紛看向開槍的人,卻發現這人身體慢慢往後倒去,胸口多了個碗口大的血窟窿。
  “啊?”大家紛紛後退,驚駭不已。
  “吵什麼。”“牛魔王”憤怒的喝道,看了一眼得力幹將臨死時不甘的眼神,惱怒的踢了對方一腳,罵咧道:“沒用的東西。”旋即看向羅錚,眼睛多了些忌憚,看看一側,一人正囂張的吹著槍口的青煙,滿臉不屑的冷笑。
  “小子,你什麼來頭?你有種,居然敢打死我的人,知道我是誰嗎?”“牛魔王”不傻,見對方公然開槍,殺個人沒事一般,用的好像是真槍,知道遇上了硬茬子,決定搞清楚再說,冷冷的看著羅錚,惱怒的喝道。
  一個小時後,三兩大東風卡車呼嘯而來,喇叭按的震天響,深怕別人不知道他們來了,羅錚聽到有人過來通知這個情況,和大家交換了個眼神,急匆匆來到寨口,遠遠看到來人不少,還有人帶著獵槍,不由一驚,羅錚趕緊示意鄉親進屋藏起來,以免受到傷害。
  羅虎拎著開山刀冷冷的看著越來越近的三輛東風卡車,濃眉緊鎖,虎目含煞,身上爆發出一股殺氣,低聲說道:“動槍了,看來,來的應該是縣城最大的黑勢力,你怎麼樣?”
  “放心吧,這點小場麵而已。”羅錚無所謂的冷笑道:“爸,你後麵壓陣,看您兒子怎麼給您出氣。”
  “他們有槍。”羅虎圓瞪的虎目閃過一絲擔憂。
  “你摸摸這。”羅錚抓起自己父親的手摸後背,作為一名老兵,羅虎一摸就清楚是槍,可以攜帶槍支的軍人,身份自然不簡單,羅虎對羅錚的身份充滿了好奇,但沒有問出來,放下心來,看了看藍雪等人。
  “放心吧,都有。”羅錚低聲說道。
  羅虎一聽,徹底鬆了口氣,後退幾步,動槍和動刀可不一樣,自己沒必要擋在前麵添亂,想到這,羅虎苦笑起來,沒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兒子的包袱,兒子長大了,出息了,自己可以徹底退休了。
  “雪兒,保護好我父親,哥幾個,他們動了槍,雖然是獵槍,但性質也完全不同了,該怎麼辦你們比我清楚,拜托了。”羅錚冷靜的說道,這一刻,羅錚仿佛來到了熟悉的戰場,戰意開始沸騰起來。
  大家答應一聲,鬼手左邊,雪豹右邊,山雕悄悄隱退,準備堵住來人的後路,大家紛紛拔出了佩槍,將子彈上膛,羅錚大馬金刀的站在光頭佬等人前麵,冷冷的看著正跳車跑來的人。
  這幫人有六十號之多,一看就是出來混的,冷兵器居多,但有十來杆獵槍,氣焰囂張,嗷嗷叫著衝過橋跑上來,領頭之人大腹便便,肥頭大耳,脖子上掛著一條金燦燦的項鏈,帶著墨鏡,像個暴發戶商人。
  “停。”暴發戶商人大手一舉,高聲喝道,身後隊伍亂哄哄的,哪做得到令行禁止?暴發戶商人惱怒的看著羅錚喝道:“小子,混那條道的?麵生的緊,以前沒見過你。”
  羅錚怒極反笑道:“你廢話真多,死胖子,是賠償還是群毆,你挑。”
  “夠囂張,我喜歡,到了閻王那別告錯狀了,老子姓牛,道上的朋友叫我一聲‘牛魔王’。”暴發戶商人最煩別人叫他死胖子,羅錚的稱呼讓這個人徹底暴走了,殺氣騰騰的喝道:“來呀,誰去砍了他,生死不論。”
  “我來。”一名彪悍的壯漢擠出人群,手上拿著一把長約兩尺的開山刀,刀口鋒利,散發著寒光,這個人冷冷的看著羅錚,仿佛森林的餓狼,露出森森白牙冷笑道:“小子,爺爺教你怎麼做人。”說著朝前一步衝上,手上的開山刀高高舉起,朝羅錚的脖子狠狠劈去,劃出一道刺眼的匹練,如閃電。
  “猛子哥,好身手。”隨行而來的眾人高聲喝彩,為同伴加油,看向羅錚的眼神滿是嘲諷之色,在大家的記憶中,沒人可以躲過猛子的刀。
  叫猛子的壯漢也對自己的身手很自信,已經有不少過江猛龍倒在這把開山刀下,作為”牛魔王”手下的頭號殺手,猛子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必須敢打敢拚,關鍵時刻衝的上,為老板解決麻煩,自己才能出人頭地,這一刀,猛子知道”牛魔王”的憤怒,幾乎拚盡了全力。
  眼看著開山刀寒光就要撕開對方的脖子,鮮血就要狂飆出來,猛子眼睛滿是嗜血的凶光,還有勝利在握的興奮,忽然,眼前一話,對方不見了,緊接著,一道哢嚓聲在耳邊響起,好像是什麼東西斷裂的聲音。
  緊接著,猛子感覺到脖子一震滔天的疼痛湧起,席卷腦海,全身的力氣仿佛一下子不見了蹤跡,砍下去的開山刀無力的從手心滑落在地,緊接著,一股黑暗狂撤襲湧過來,眼前一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呃?”所有人驚駭的看著這一幕,都目瞪口呆起來,仿佛被掐斷了脖子的公雞,沒有再叫囂、加油,待猛子身體癱軟在地,頭就像沒有了支撐的西瓜,以不可思議的角度詭異的垂在胸口,脖子斷裂。
  出手如電,一招斃命,羅錚凶悍的手段將全場鎮住了,”牛魔王”定定的看著羅錚,狠戾的眼睛閃爍著忌憚,旋即全是憤怒,作為呼風喚雨、稱霸一方的梟雄,人死事小,麵子事大,”牛魔王”很清楚,今天不把場子找回來,以後就別想混了,下麵人都在看著自己,絕對不能服軟,臉色一寒,爆喝道:“給老子轟了他。”
  “我來。”一個瘦高個擠出人群,一臉討好的看向”牛魔王”,牛摸樣一看是自己手下的得力幹將,槍法非常準,手上有過兩條人命,滿意的點頭答應,這個人轉身看向羅錚,三角眼閃爍著凶光,一看就是個狠角色,舉起槍來,瞄準了羅錚,冷冷的喝道:“小子,得罪了”牛魔王”,你找死。”
  “砰!”槍聲一響,大家興奮的看向羅錚,驚駭的發現羅錚沒事人一般站在遠處,身上沒一點損傷,這個情況和大家意向中的不同,大家頓時大疑,猛然感覺到剛才的槍聲有些不對勁,不像是獵槍響,紛紛看向開槍的人,卻發現這人身體慢慢往後倒去,胸口多了個碗口大的血窟窿。
  “啊?”大家紛紛後退,驚駭不已。
  “吵什麼。”“牛魔王”憤怒的喝道,看了一眼得力幹將臨死時不甘的眼神,惱怒的踢了對方一腳,罵咧道:“沒用的東西。”旋即看向羅錚,眼睛多了些忌憚,看看一側,一人正囂張的吹著槍口的青煙,滿臉不屑的冷笑。
  “小子,你什麼來頭?你有種,居然敢打死我的人,知道我是誰嗎?”“牛魔王”不傻,見對方公然開槍,殺個人沒事一般,用的好像是真槍,知道遇上了硬茬子,決定搞清楚再說,冷冷的看著羅錚,惱怒的喝道。
  

Snap Time:2018-11-20 02:09:1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