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66章打了再說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66章:打了再說
  大家一起衝到寨口廣場上,廣場上已經擠滿了人,老人孩子為主,為了生計,寨子的中年人大部分都出去務工了,大家圍城一圈,中間聚集著三十來個彪形大漢,個個拿著砍刀、鐵棍,好些赤著胳膊,露出結實的身板,領頭是個光頭,長的牛高馬大,羅錚看了一眼,目光投到前麵河邊,河邊停著一輛東風汽車,應該是這幫人過來的交通工具。
  羅錚看了山雕一眼,朝河邊努努嘴,山雕會意的點頭,瞬間隱身到人群中去,不見了蹤影,羅虎拎著開山刀虎步向前,氣勢不凡,大聲喝道:“光頭,又想來鬧事?別忘了你也是從這個山寨走出去的,小心遭報應。”
  “老虎頭叔,不是我鬧事,是你們太頑固了,放著拿錢的事不做,叫我說什麼好呢?隻要你們點頭,每人一千塊就到手了,又不影響你們什麼,何必呢?”光頭佬臉色不善的喝道。
  “當不起你一聲叔,祖訓,祖宗安息禁地絕對不允許打擾,你死了這條心吧。”羅虎義正言辭的拒絕道。
  “喲,老頭,別給臉不要臉,上次還沒躺夠是吧?也好,老子讓你再去醫院躺著,躺一輩子。”一個臉上留著長長刀疤的家夥喝道,手上拿著一根粗大的鐵棍,得意洋洋的向前兩步,冷冷的看著羅虎,眼神不善。
  “就是你打了我爸?”羅錚臉色鐵青的向前走去,眼睛滿是怒火。
  “喲,來了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知道爺是誰嗎?”刀疤臉不屑的譏笑道。
  “自廢一條胳膊,饒你一命。”羅錚冷冷的說道,眼睛殺機畢露,拳頭握緊,手臂上的青筋仿佛憤怒的龍在咆哮。
  “不知天高地厚,小子,想找死?很好,老子成全你。”刀疤臉惱怒的喝道:“上,把這個混蛋劈了。”
  “上你媽。”羅錚徹底憤怒了,爆喝一聲,一個箭步衝了過去,飛起一腳,閃電般踹向刀疤臉,打了再說,刀疤臉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踢中,身體倒飛出去,砸到兩人,全城一片嘩然。
  “上,打死他。”光頭佬沒認出羅錚來,一走三年,整個人氣質大變,看到刀疤臉被打,頓時大怒,爆喝一聲,衝了上去。
  “有點意思。”鬼手怪笑一聲,看到羅虎就要上前,一個斜步跨過去,擋在羅虎跟前,喝道:“叔,你幫著壓陣就好了,哥幾個,別閑著了,別弄死就成。”說著衝了過去,一拳就將一個試圖偷襲羅錚的家夥打倒在地,暈死過去。
  雪豹也衝了過去,虎入羊群一般,一拳一個,一腳一雙,這些混混對付老百姓或許還行,在訓練有素的兵王麵前,根本沒有招架之功,羅虎擔心大家空手吃虧,想要上前幫忙,藍雪一個箭步擋在前麵,微笑著說道:“叔,交給我們吧。”
  “這?”羅虎擔憂的看著戰場,雖然大家實力很強,但對方人多勢眾,還有兵器,萬一出個意外就不好了。
  “沒事的。”藍雪勸慰道,見羅虎還想堅持,便轉過身來,喊道:“別玩了,動作麻利點,一分鍾內解決問題,否則今晚誰都沒飯吃。”
  “收到。”鬼手和雪豹答應一聲,氣勢猛然大增,出手如閃電,一拳一個,沒有絲毫脫離帶水,迅猛的仿佛獵豹捕食,瞬間將眼前的人全部放倒在地。
  看到三十來號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羅虎臉色大變,對羅錚帶來的人實力有了個全新的認識,再看羅錚,毫發無損的蹲在光頭佬旁邊,正在掐對方人中,趕緊走了過去,低聲問道:“他怎麼了?”
  “死不了,就是暈了過去。”羅錚喊道。
  “那就好。”羅虎鬆了口氣,打架是一回事,大家占著理,出了人命是另外一回事,羅虎喊道:“各位叔伯嬸嬸們,麻煩你們拿繩子過來,把他們全部綁了。”
  “好。”周圍的人被羅錚等人的手段鎮住了,太猛了,三個人,不到三分鍾就幹翻了三十來個人,毫發無損,一時都反應不過來,聽到羅虎的喊話,轟然答應,紛紛回去拿繩索去了。
  羅虎有些疑惑的看了藍雪一眼,隱隱感覺藍雪好像是大家的領導,看到藍雪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沒有多問,看向鬼手和雪豹,問道:“都沒傷著吧?他們怎麼樣?沒出人命吧?”用的是國語。
  “叔,您老人家眼光如矩,還能看不出來?都沒事,死不了,不過,得去醫院躺十天半個月的,我們沒事,這事要不要我們出麵解決?”鬼手笑問道。
  羅虎看了羅錚一眼,沒有說話,羅錚掃了一眼眾人,對悠悠醒來的光頭佬說道:“光頭哥,不認識我了吧?想不到三年不見,你混的人模狗樣,還帶著人欺負鄉親,本事見長了啊。”
  “小虎頭?是你?”光頭佬驚訝的看著羅錚,滿臉不可思議,最後苦笑道:“你也是跑外麵的,自然知道外麵的規矩,我現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實,這也算是好事,開發旅遊,大家收入高點,不好嗎?”
  “好是好,但得看哪個地方,祖宗安息的禁地絕對不能動,這是組訓,你不會不懂,說吧,你身後是誰?”羅錚冷冷的說道,見對方眼神憂鬱的看了眼四周,不由怒極反笑道:“怎麼,還嘴硬?傷了三十多人,每個人沒幾萬塊別想醫治好,發生了這麼大事,你扛不住,我建議你把後台搬出來。”
  “你確定?”光頭佬不屑的譏笑道。
  “隨你吧,後台不來,誰也別想走,一天之內他們不接受治療,不死也殘,你看著吧,我估計這些都是你小弟吧?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善後。”羅錚冷冷的說道,起身來,看向自己的父親。
  羅虎會意的想了想,說道:“好吧,這件事你全權處理,老子不管了。”兒子出息了,要攬事,羅虎很欣慰,沒有反駁的理由,見鄉親們拿來繩索,幫忙綁人去了,至於會不會造成二次傷害,羅虎才懶得管了。
  大家一起衝到寨口廣場上,廣場上已經擠滿了人,老人孩子為主,為了生計,寨子的中年人大部分都出去務工了,大家圍城一圈,中間聚集著三十來個彪形大漢,個個拿著砍刀、鐵棍,好些赤著胳膊,露出結實的身板,領頭是個光頭,長的牛高馬大,羅錚看了一眼,目光投到前麵河邊,河邊停著一輛東風汽車,應該是這幫人過來的交通工具。
  羅錚看了山雕一眼,朝河邊努努嘴,山雕會意的點頭,瞬間隱身到人群中去,不見了蹤影,羅虎拎著開山刀虎步向前,氣勢不凡,大聲喝道:“光頭,又想來鬧事?別忘了你也是從這個山寨走出去的,小心遭報應。”
  “老虎頭叔,不是我鬧事,是你們太頑固了,放著拿錢的事不做,叫我說什麼好呢?隻要你們點頭,每人一千塊就到手了,又不影響你們什麼,何必呢?”光頭佬臉色不善的喝道。
  “當不起你一聲叔,祖訓,祖宗安息禁地絕對不允許打擾,你死了這條心吧。”羅虎義正言辭的拒絕道。
  “喲,老頭,別給臉不要臉,上次還沒躺夠是吧?也好,老子讓你再去醫院躺著,躺一輩子。”一個臉上留著長長刀疤的家夥喝道,手上拿著一根粗大的鐵棍,得意洋洋的向前兩步,冷冷的看著羅虎,眼神不善。
  “就是你打了我爸?”羅錚臉色鐵青的向前走去,眼睛滿是怒火。
  “喲,來了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知道爺是誰嗎?”刀疤臉不屑的譏笑道。
  “自廢一條胳膊,饒你一命。”羅錚冷冷的說道,眼睛殺機畢露,拳頭握緊,手臂上的青筋仿佛憤怒的龍在咆哮。
  “不知天高地厚,小子,想找死?很好,老子成全你。”刀疤臉惱怒的喝道:“上,把這個混蛋劈了。”
  “上你媽。”羅錚徹底憤怒了,爆喝一聲,一個箭步衝了過去,飛起一腳,閃電般踹向刀疤臉,打了再說,刀疤臉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踢中,身體倒飛出去,砸到兩人,全城一片嘩然。
  “上,打死他。”光頭佬沒認出羅錚來,一走三年,整個人氣質大變,看到刀疤臉被打,頓時大怒,爆喝一聲,衝了上去。
  “有點意思。”鬼手怪笑一聲,看到羅虎就要上前,一個斜步跨過去,擋在羅虎跟前,喝道:“叔,你幫著壓陣就好了,哥幾個,別閑著了,別弄死就成。”說著衝了過去,一拳就將一個試圖偷襲羅錚的家夥打倒在地,暈死過去。
  雪豹也衝了過去,虎入羊群一般,一拳一個,一腳一雙,這些混混對付老百姓或許還行,在訓練有素的兵王麵前,根本沒有招架之功,羅虎擔心大家空手吃虧,想要上前幫忙,藍雪一個箭步擋在前麵,微笑著說道:“叔,交給我們吧。”
  “這?”羅虎擔憂的看著戰場,雖然大家實力很強,但對方人多勢眾,還有兵器,萬一出個意外就不好了。
  “沒事的。”藍雪勸慰道,見羅虎還想堅持,便轉過身來,喊道:“別玩了,動作麻利點,一分鍾內解決問題,否則今晚誰都沒飯吃。”
  “收到。”鬼手和雪豹答應一聲,氣勢猛然大增,出手如閃電,一拳一個,沒有絲毫脫離帶水,迅猛的仿佛獵豹捕食,瞬間將眼前的人全部放倒在地。
  看到三十來號人全部躺在地上哀嚎,羅虎臉色大變,對羅錚帶來的人實力有了個全新的認識,再看羅錚,毫發無損的蹲在光頭佬旁邊,正在掐對方人中,趕緊走了過去,低聲問道:“他怎麼了?”
  “死不了,就是暈了過去。”羅錚喊道。
  “那就好。”羅虎鬆了口氣,打架是一回事,大家占著理,出了人命是另外一回事,羅虎喊道:“各位叔伯嬸嬸們,麻煩你們拿繩子過來,把他們全部綁了。”
  “好。”周圍的人被羅錚等人的手段鎮住了,太猛了,三個人,不到三分鍾就幹翻了三十來個人,毫發無損,一時都反應不過來,聽到羅虎的喊話,轟然答應,紛紛回去拿繩索去了。
  羅虎有些疑惑的看了藍雪一眼,隱隱感覺藍雪好像是大家的領導,看到藍雪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沒有多問,看向鬼手和雪豹,問道:“都沒傷著吧?他們怎麼樣?沒出人命吧?”用的是國語。
  “叔,您老人家眼光如矩,還能看不出來?都沒事,死不了,不過,得去醫院躺十天半個月的,我們沒事,這事要不要我們出麵解決?”鬼手笑問道。
  羅虎看了羅錚一眼,沒有說話,羅錚掃了一眼眾人,對悠悠醒來的光頭佬說道:“光頭哥,不認識我了吧?想不到三年不見,你混的人模狗樣,還帶著人欺負鄉親,本事見長了啊。”
  “小虎頭?是你?”光頭佬驚訝的看著羅錚,滿臉不可思議,最後苦笑道:“你也是跑外麵的,自然知道外麵的規矩,我現在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實,這也算是好事,開發旅遊,大家收入高點,不好嗎?”
  “好是好,但得看哪個地方,祖宗安息的禁地絕對不能動,這是組訓,你不會不懂,說吧,你身後是誰?”羅錚冷冷的說道,見對方眼神憂鬱的看了眼四周,不由怒極反笑道:“怎麼,還嘴硬?傷了三十多人,每個人沒幾萬塊別想醫治好,發生了這麼大事,你扛不住,我建議你把後台搬出來。”
  “你確定?”光頭佬不屑的譏笑道。
  “隨你吧,後台不來,誰也別想走,一天之內他們不接受治療,不死也殘,你看著吧,我估計這些都是你小弟吧?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善後。”羅錚冷冷的說道,起身來,看向自己的父親。
  羅虎會意的想了想,說道:“好吧,這件事你全權處理,老子不管了。”兒子出息了,要攬事,羅虎很欣慰,沒有反駁的理由,見鄉親們拿來繩索,幫忙綁人去了,至於會不會造成二次傷害,羅虎才懶得管了。
  

Snap Time:2018-11-14 04:29:21  ExecTime: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