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63章是我婆姨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63章:是我婆姨
  作為一名老獵人,羅虎有著對危險異於常人的敏銳,但想到都是自己兒子的朋友,可以信任,沒有點破,鬼手等人暗自驚訝的交換了一個眼神,沒想到羅錚的父親這麼敏銳,不愧是老獵人,這份直覺非同尋常,不由對羅虎產生了濃濃的興趣,微笑著走進家門。
  房間不小,兩層樓高,田字格,中間是客廳,兩側是打通的房間,房間除了必要的生活工具和家具外,沒有什麼東西,屋頂是樓板鋪設而成,圓木為梁,上麵還有一個燕子窩,幾隻剛孵出來的小燕子嘰嘰喳喳的叫著,頓時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這一幕在城市不可能看到了。
  大家在中間的廳房坐下了,簡易的長條木凳讓大家很好奇,鬼手更是研究了一下,木榫卯結構,沒有一根鐵釘,卻很結實,羅錚也坐了下來,見自己父親去了後院殺雞宰羊,母親上樓拿花生、紅棗之類的招待客氣去了。
  家畜是家最寶貴的財產,平時根本舍不得吃,用來生蛋,產崽,但羅錚想到口袋的五萬塊現金,沒有阻止,藍雪等人第一次上麵,不能太寒酸不是?看到母親笑的模樣,羅錚知道帶藍雪回來太對了,不由丟過去一個眼神。
  藍雪會意的臉色大窘,瞪了羅錚一眼,心麵甜滋滋的,老人孩子無所事事,都過來看熱鬧,鄉鄉情的,大家看著遠方來的客人們,臉上浮現出質樸的微笑,可惜鄉音不通,說的話藍雪等人聽不懂,需要羅錚翻譯。
  藍雪看到有人問羅錚什麼,羅錚鬧了個大紅臉,估計和自己有關,不由問道:“他們剛才說什麼?”
  “他們問你是我的什麼。”羅錚笑道。
  “你怎麼說?”藍雪追問道,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緊張起來。
  羅錚看到藍雪患得患失的表情,內心一暖,趕緊說道:“我說你是我帶回家的婆姨,婆姨就是老婆的意思,我們這的俗稱。”
  “臭美,誰是你婆姨了。”藍雪丟過去一個白眼,心麵卻樂開了花。
  “你不願意啊?那我還得跟他們解釋才行。”羅錚假裝失望的說道。
  “你敢。”藍雪明知道羅錚故意逗自己,但還是忍不住製止道。
  “來來來,吃花生,紅棗,自己家種的,可甜了。”羅母興奮的從樓上下來,臉上笑開了花,把盤子遞給藍雪,繼續說道:“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不喜歡,你拿給大家吃吧,山人沒啥好東西,讓你們見笑了。”
  藍雪聽不懂,看向羅錚,羅錚知道寨子的規矩,笑道:“我媽看出你和我的關係了,把你當成這個家的主人了,讓你給哥幾個派發,接了就是這家的媳婦,不接就推開就是,我們這的俗禮。”
  “呃?”藍雪沒先到還有這個說法,看到大家好奇的眼神都投在自己身上,沒有多想,趕緊接過去,抓起一把花生給鬼手,輕聲念叨:“來,吃死你,還有你們兩個,吃飽了幹活去,都是生死兄弟,別當外人。”說著給了山雕和雪豹一把花生,然後看向羅錚。
  “給大家派吧,大家吃了你的,就算是接受了你,我的麵子就大發了。”羅錚笑的繼續解釋道,俗禮有些無聊,在城人眼不足一提,但在這個偏僻的村寨卻非常重視,甚至大於法律,羅錚膽大包天,也不好亂來,否則,父母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來,大家吃花生、紅棗吧。”藍雪落落大方的喊道,也不管大家聽不聽得懂自己的話,微笑著,將盤子遞過去,看到大家善意的微笑,伸手來拿,每個人隻是意思意思,並沒有拿太多,不由好奇起來,等所有人全部拿完後,看向羅錚,問道:“他們怎麼都隻拿一點啊?不會是看不上我吧?”
  “不是,這窮,誰家的東西都來之不易,不好意思多拿,別多想,拿了就算是認可你了,按我們這的規矩,你就是我家的媳婦了。”羅錚開心的解釋道,將盤子接過去,給大家散發一遍,說著藍雪等人聽不懂的話,歡笑聲不斷。
  鬼手湊到藍雪跟前,低聲說道:“這人很質樸,親如一家,家族觀念很深,恭喜你了,隻是,以後我該稱呼你隊長還是弟妹?這是個問題。”
  “你說呢?”藍雪冷冷的低聲說道。
  “弟妹,必須的。”鬼手趕緊說道,一溜煙朝後院跑去,找羅錚的父親羅虎幫忙去了,殺雞宰羊這種活對於大家來說不是問題。
  “回頭收拾你。”藍雪眼睛滿是笑意,並沒有計較鬼手的取笑。
  周圍人慢慢散了,羅母看著藍雪,眼睛滿是歡喜,對這個美的仿佛仙女似的藍雪滿意至極,可惜語言不通,沒辦法溝通,幹著急,羅錚靈機一動,趕緊丟給藍雪一個眼神,藍雪會意的打開背包,拿出禮物來。
  羅母看到翡翠手鐲,知道價值不菲,有些擔憂的看向羅錚,取個美女回家是好事,可要是取個有錢的美女回家,這破敗的家可留不住啊,羅錚哪看不出自己母親的擔憂,馬上用土話解釋道:“媽,您就放心吧,雪兒不是貪慕虛榮的人,再說,您兒子這麼優秀,什麼人配不上,對吧?”
  “那就好,有錢大小姐咱們伺候不起,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羅母對自己兒子很了解,絕對不會亂說話,看人也準,眼睛深處隱藏的擔憂之色一掃而空,起身來,朝屋走去。
  “你媽怎麼了?”藍雪擔憂的問道。
  “沒事,我媽可認可你呢,我爸是個本分人,不愛說話,但我看得出來,他也很認可你,你就放心吧。”羅錚笑道。
  不一會兒,羅母從屋出來,拿著一個藍花布包裹的物件,打開藍花布,麵也是一根手鐲,羊脂玉做成,拿起藍雪的手,藍雪看向羅錚,羅錚還沒問,就聽自己母親說道:“孩子,你跟她說,這是你祖上一代代傳下來的,據說有上千年了,既然你認可了這女娃娃,就傳給她,一代代傳下去,報平安。”
  作為一名老獵人,羅虎有著對危險異於常人的敏銳,但想到都是自己兒子的朋友,可以信任,沒有點破,鬼手等人暗自驚訝的交換了一個眼神,沒想到羅錚的父親這麼敏銳,不愧是老獵人,這份直覺非同尋常,不由對羅虎產生了濃濃的興趣,微笑著走進家門。
  房間不小,兩層樓高,田字格,中間是客廳,兩側是打通的房間,房間除了必要的生活工具和家具外,沒有什麼東西,屋頂是樓板鋪設而成,圓木為梁,上麵還有一個燕子窩,幾隻剛孵出來的小燕子嘰嘰喳喳的叫著,頓時吸引了大家的目光,這一幕在城市不可能看到了。
  大家在中間的廳房坐下了,簡易的長條木凳讓大家很好奇,鬼手更是研究了一下,木榫卯結構,沒有一根鐵釘,卻很結實,羅錚也坐了下來,見自己父親去了後院殺雞宰羊,母親上樓拿花生、紅棗之類的招待客氣去了。
  家畜是家最寶貴的財產,平時根本舍不得吃,用來生蛋,產崽,但羅錚想到口袋的五萬塊現金,沒有阻止,藍雪等人第一次上麵,不能太寒酸不是?看到母親笑的模樣,羅錚知道帶藍雪回來太對了,不由丟過去一個眼神。
  藍雪會意的臉色大窘,瞪了羅錚一眼,心麵甜滋滋的,老人孩子無所事事,都過來看熱鬧,鄉鄉情的,大家看著遠方來的客人們,臉上浮現出質樸的微笑,可惜鄉音不通,說的話藍雪等人聽不懂,需要羅錚翻譯。
  藍雪看到有人問羅錚什麼,羅錚鬧了個大紅臉,估計和自己有關,不由問道:“他們剛才說什麼?”
  “他們問你是我的什麼。”羅錚笑道。
  “你怎麼說?”藍雪追問道,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緊張起來。
  羅錚看到藍雪患得患失的表情,內心一暖,趕緊說道:“我說你是我帶回家的婆姨,婆姨就是老婆的意思,我們這的俗稱。”
  “臭美,誰是你婆姨了。”藍雪丟過去一個白眼,心麵卻樂開了花。
  “你不願意啊?那我還得跟他們解釋才行。”羅錚假裝失望的說道。
  “你敢。”藍雪明知道羅錚故意逗自己,但還是忍不住製止道。
  “來來來,吃花生,紅棗,自己家種的,可甜了。”羅母興奮的從樓上下來,臉上笑開了花,把盤子遞給藍雪,繼續說道:“也不知道你們喜歡不喜歡,你拿給大家吃吧,山人沒啥好東西,讓你們見笑了。”
  藍雪聽不懂,看向羅錚,羅錚知道寨子的規矩,笑道:“我媽看出你和我的關係了,把你當成這個家的主人了,讓你給哥幾個派發,接了就是這家的媳婦,不接就推開就是,我們這的俗禮。”
  “呃?”藍雪沒先到還有這個說法,看到大家好奇的眼神都投在自己身上,沒有多想,趕緊接過去,抓起一把花生給鬼手,輕聲念叨:“來,吃死你,還有你們兩個,吃飽了幹活去,都是生死兄弟,別當外人。”說著給了山雕和雪豹一把花生,然後看向羅錚。
  “給大家派吧,大家吃了你的,就算是接受了你,我的麵子就大發了。”羅錚笑的繼續解釋道,俗禮有些無聊,在城人眼不足一提,但在這個偏僻的村寨卻非常重視,甚至大於法律,羅錚膽大包天,也不好亂來,否則,父母會被人戳脊梁骨的。
  “來,大家吃花生、紅棗吧。”藍雪落落大方的喊道,也不管大家聽不聽得懂自己的話,微笑著,將盤子遞過去,看到大家善意的微笑,伸手來拿,每個人隻是意思意思,並沒有拿太多,不由好奇起來,等所有人全部拿完後,看向羅錚,問道:“他們怎麼都隻拿一點啊?不會是看不上我吧?”
  “不是,這窮,誰家的東西都來之不易,不好意思多拿,別多想,拿了就算是認可你了,按我們這的規矩,你就是我家的媳婦了。”羅錚開心的解釋道,將盤子接過去,給大家散發一遍,說著藍雪等人聽不懂的話,歡笑聲不斷。
  鬼手湊到藍雪跟前,低聲說道:“這人很質樸,親如一家,家族觀念很深,恭喜你了,隻是,以後我該稱呼你隊長還是弟妹?這是個問題。”
  “你說呢?”藍雪冷冷的低聲說道。
  “弟妹,必須的。”鬼手趕緊說道,一溜煙朝後院跑去,找羅錚的父親羅虎幫忙去了,殺雞宰羊這種活對於大家來說不是問題。
  “回頭收拾你。”藍雪眼睛滿是笑意,並沒有計較鬼手的取笑。
  周圍人慢慢散了,羅母看著藍雪,眼睛滿是歡喜,對這個美的仿佛仙女似的藍雪滿意至極,可惜語言不通,沒辦法溝通,幹著急,羅錚靈機一動,趕緊丟給藍雪一個眼神,藍雪會意的打開背包,拿出禮物來。
  羅母看到翡翠手鐲,知道價值不菲,有些擔憂的看向羅錚,取個美女回家是好事,可要是取個有錢的美女回家,這破敗的家可留不住啊,羅錚哪看不出自己母親的擔憂,馬上用土話解釋道:“媽,您就放心吧,雪兒不是貪慕虛榮的人,再說,您兒子這麼優秀,什麼人配不上,對吧?”
  “那就好,有錢大小姐咱們伺候不起,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羅母對自己兒子很了解,絕對不會亂說話,看人也準,眼睛深處隱藏的擔憂之色一掃而空,起身來,朝屋走去。
  “你媽怎麼了?”藍雪擔憂的問道。
  “沒事,我媽可認可你呢,我爸是個本分人,不愛說話,但我看得出來,他也很認可你,你就放心吧。”羅錚笑道。
  不一會兒,羅母從屋出來,拿著一個藍花布包裹的物件,打開藍花布,麵也是一根手鐲,羊脂玉做成,拿起藍雪的手,藍雪看向羅錚,羅錚還沒問,就聽自己母親說道:“孩子,你跟她說,這是你祖上一代代傳下來的,據說有上千年了,既然你認可了這女娃娃,就傳給她,一代代傳下去,報平安。”
  

Snap Time:2018-11-17 08:46:58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