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62章衣錦回家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62章:衣錦回家
  高聳的山嶺古樹參天,飛鳥盤旋,初夏的烈日當空,給這片古老的山林平添幾分熱度,在一片緩坡上座落在錯落有致的民居,泥土和原木搭建而成,緩坡南麵是一條河,新修了一條水泥橋,橋連接著唯一一條通往外麵的泥沙土公路,這遠離大都市,甚至連最近的鎮都有近百公,
  這個緩坡叫青龍坡,這片民居叫青龍寨,寨隻有百來戶人家,祖輩世代狩獵,誰也不知道先祖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定居在這,青龍寨所有人都姓羅,一個祖輩,古老的族譜已經消失在戰火中,無處查找考證,老一輩的人都搞不懂為什麼不以姓氏命名寨子的名字,羅家寨,多好聽的名字,怎麼就叫青龍寨了呢?
  羅錚就是生長在這個村寨的,關於名字問題,羅錚也沒少纏著村的長者詢問,可惜都沒有答應,也沒人提出改名。
  小河往南是一片開闊平坦的農田,山上獵物越來越少,加上政府管製,倡導保護環境,保護動物,現在的青龍寨人以種田為生,獵槍都上繳給了政府,隻有幾戶人家偷偷傳承著打獵的手藝,不過,不敢在附近打,一般會往更北的原始森林而去,一去就是兩三個月,不為獵食,隻為手藝傳承,比如羅錚。
  這種遠離城市的村寨一年都難得回來一個人,小孩上學都寄校到百外的小鎮,父母一方陪讀,一方在家看護老人,照料農活,老人無所事事的聚集一起拉家常,說的最多的都是祖上誰誰打過什麼稀罕野獸,外麵的生活和這些老人沒有任何關係,日子平淡而安靜。
  這天,泥土公路出現兩輛越野車,正在閑聊的老人看到這一幕,都好奇的站起來,看著越來越近的越野車,紛紛猜測著,不一會兒,越野車來到橋邊停下,橋承受不了越野車的重量,無法通行。
  車上跳下來五名青年,四男一女,男的精幹,健壯,充滿了陽剛之氣,女的俊美、秀麗,充滿了陰柔之美,正是羅錚一行,穿著休閑皮價格的羅錚和三年前離開村寨的模樣完全不同,老人們都沒有認出來。
  羅錚看著熟悉的村寨,使勁嗅了嗅帶著泥土芬芳的空氣,激動不已,藍雪看著村寨,簡樸、窮苦,卻透著親近自然的氣息,寧靜,祥和,與世無爭,簡直是一個世外桃源,再聯想到自己的愛人從小在這生活,不由平添幾分親切來。
  “不是吧,老弟,你們這好窮哦,不會連電燈都沒有吧?”雪豹看著村寨,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果然是窮苦孩子早當家,也隻有這種環境才能造就出你這樣****的高手,我得好好研究研究這。”
  “早知道我應該帶發電機來。”鬼手感慨的說道。
  “放心吧,已經有水發電機了,照明沒問題,禮品是你們買的,你們自己提哦。”羅錚說笑著,大步朝前走去,上了橋,對迎出來的老人們歡喜的喊道:“大叔公,還抽你的旱煙啊,三叔公,你這身體可是越來越硬朗了,六嬸,你的膝關節炎好利索了吧?”
  羅錚不斷的和看到的人打招呼,熱情洋溢,歡喜滿麵,熟悉的鄉音,熟悉的麵孔,這一刻,羅錚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樂的少年時光,周圍老頭老太太驚訝的看著羅錚,有人不確定的問道:“你是羅虎家啊?”
  “是啊,不認識啦?”羅錚開心的笑道。
  “你回來啦?三年了吧,回來好,回來好,,誰去通知一聲羅虎。”老人驚喜的喊道,有沒事幹的小孩興奮的答應一聲,歡喜的跑來,村難得來人,小孩最高興,就連獵狗們都搖著尾巴,不再犬吠。
  掉在後麵的藍雪等人看到這一幕,看到羅錚人緣這麼好,看到鄉親們的熱情,大家都笑了,這種親切的感情在城市早就消失了,鬼手感慨的說道:“幽靈老弟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人緣這麼好,簡直老少男女通殺啊。”
  “怎麼說話的。”藍雪不滿的瞪了鬼手一眼,鬼手頓時舉手投降,藍雪繼續說道:“還有,在這隻許用代名,不許用代號,以示尊重。”代名就是大家能對外公開的名字,比如羅錚,特戰大隊就辦了一套“羅征”為名的證件隨時備用,至於“羅錚、幽靈”之類的稱呼,全部被列為國家最高級機密,不能輕易用。
  “是。”在紀律麵前,誰也不敢胡來,大家答應道,看到羅錚和老人們正熱情的打招呼,示意跟上,大家加腳步,追了上去。
  不一會兒,大家來到一片開闊點的土坡附近停下來,羅錚看到自己的父母迎出了房間,臉色憔悴,兩鬢斑白了許多,三年多不見,老了許多,羅錚鼻子一酸,心口堵的慌,趕緊上前,激動的喊道:“爸,媽,我回來了。”
  “小虎頭,回來就好,還來了客人,,進屋吧。”羅母欣喜的張羅著,示意大家進屋,羅錚分明看到了自己母親眼湧出淚花,心堵的難受,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拚命忍著,步上前,關切的說道:“媽,你老了,爸也是。”
  “這孩子,媽媽年紀大了,自然就老了。”羅母開心的罵道,看向過來的藍雪等人,目光驚喜的定在藍雪身上,又看看羅錚,疑惑的小聲說道:“他們是?”
  知母莫如子,羅錚哪猜不到自己母親的意思,會意的點頭,羅母頓時歡喜的有些找不著北了,興奮的喊道:“老虎頭,,把家養的老母雞殺兩隻,把那隻羊也殺了。”
  “老虎頭,你們家來貴客了啊,還不點,要不要幫忙?”有人喊道。
  “就你那手藝,過來打下手還行?”羅錚的父親不屑的笑罵道,也驚疑的看了藍雪一眼,旋即看向鬼手等人,從大家身上敏銳的感覺到了殺氣,不由臉色微變,但沒有多說,張羅著大家進屋。
  高聳的山嶺古樹參天,飛鳥盤旋,初夏的烈日當空,給這片古老的山林平添幾分熱度,在一片緩坡上座落在錯落有致的民居,泥土和原木搭建而成,緩坡南麵是一條河,新修了一條水泥橋,橋連接著唯一一條通往外麵的泥沙土公路,這遠離大都市,甚至連最近的鎮都有近百公,
  這個緩坡叫青龍坡,這片民居叫青龍寨,寨隻有百來戶人家,祖輩世代狩獵,誰也不知道先祖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定居在這,青龍寨所有人都姓羅,一個祖輩,古老的族譜已經消失在戰火中,無處查找考證,老一輩的人都搞不懂為什麼不以姓氏命名寨子的名字,羅家寨,多好聽的名字,怎麼就叫青龍寨了呢?
  羅錚就是生長在這個村寨的,關於名字問題,羅錚也沒少纏著村的長者詢問,可惜都沒有答應,也沒人提出改名。
  小河往南是一片開闊平坦的農田,山上獵物越來越少,加上政府管製,倡導保護環境,保護動物,現在的青龍寨人以種田為生,獵槍都上繳給了政府,隻有幾戶人家偷偷傳承著打獵的手藝,不過,不敢在附近打,一般會往更北的原始森林而去,一去就是兩三個月,不為獵食,隻為手藝傳承,比如羅錚。
  這種遠離城市的村寨一年都難得回來一個人,小孩上學都寄校到百外的小鎮,父母一方陪讀,一方在家看護老人,照料農活,老人無所事事的聚集一起拉家常,說的最多的都是祖上誰誰打過什麼稀罕野獸,外麵的生活和這些老人沒有任何關係,日子平淡而安靜。
  這天,泥土公路出現兩輛越野車,正在閑聊的老人看到這一幕,都好奇的站起來,看著越來越近的越野車,紛紛猜測著,不一會兒,越野車來到橋邊停下,橋承受不了越野車的重量,無法通行。
  車上跳下來五名青年,四男一女,男的精幹,健壯,充滿了陽剛之氣,女的俊美、秀麗,充滿了陰柔之美,正是羅錚一行,穿著休閑皮價格的羅錚和三年前離開村寨的模樣完全不同,老人們都沒有認出來。
  羅錚看著熟悉的村寨,使勁嗅了嗅帶著泥土芬芳的空氣,激動不已,藍雪看著村寨,簡樸、窮苦,卻透著親近自然的氣息,寧靜,祥和,與世無爭,簡直是一個世外桃源,再聯想到自己的愛人從小在這生活,不由平添幾分親切來。
  “不是吧,老弟,你們這好窮哦,不會連電燈都沒有吧?”雪豹看著村寨,滿臉不可思議的說道:“果然是窮苦孩子早當家,也隻有這種環境才能造就出你這樣****的高手,我得好好研究研究這。”
  “早知道我應該帶發電機來。”鬼手感慨的說道。
  “放心吧,已經有水發電機了,照明沒問題,禮品是你們買的,你們自己提哦。”羅錚說笑著,大步朝前走去,上了橋,對迎出來的老人們歡喜的喊道:“大叔公,還抽你的旱煙啊,三叔公,你這身體可是越來越硬朗了,六嬸,你的膝關節炎好利索了吧?”
  羅錚不斷的和看到的人打招呼,熱情洋溢,歡喜滿麵,熟悉的鄉音,熟悉的麵孔,這一刻,羅錚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樂的少年時光,周圍老頭老太太驚訝的看著羅錚,有人不確定的問道:“你是羅虎家啊?”
  “是啊,不認識啦?”羅錚開心的笑道。
  “你回來啦?三年了吧,回來好,回來好,,誰去通知一聲羅虎。”老人驚喜的喊道,有沒事幹的小孩興奮的答應一聲,歡喜的跑來,村難得來人,小孩最高興,就連獵狗們都搖著尾巴,不再犬吠。
  掉在後麵的藍雪等人看到這一幕,看到羅錚人緣這麼好,看到鄉親們的熱情,大家都笑了,這種親切的感情在城市早就消失了,鬼手感慨的說道:“幽靈老弟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人緣這麼好,簡直老少男女通殺啊。”
  “怎麼說話的。”藍雪不滿的瞪了鬼手一眼,鬼手頓時舉手投降,藍雪繼續說道:“還有,在這隻許用代名,不許用代號,以示尊重。”代名就是大家能對外公開的名字,比如羅錚,特戰大隊就辦了一套“羅征”為名的證件隨時備用,至於“羅錚、幽靈”之類的稱呼,全部被列為國家最高級機密,不能輕易用。
  “是。”在紀律麵前,誰也不敢胡來,大家答應道,看到羅錚和老人們正熱情的打招呼,示意跟上,大家加腳步,追了上去。
  不一會兒,大家來到一片開闊點的土坡附近停下來,羅錚看到自己的父母迎出了房間,臉色憔悴,兩鬢斑白了許多,三年多不見,老了許多,羅錚鼻子一酸,心口堵的慌,趕緊上前,激動的喊道:“爸,媽,我回來了。”
  “小虎頭,回來就好,還來了客人,,進屋吧。”羅母欣喜的張羅著,示意大家進屋,羅錚分明看到了自己母親眼湧出淚花,心堵的難受,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拚命忍著,步上前,關切的說道:“媽,你老了,爸也是。”
  “這孩子,媽媽年紀大了,自然就老了。”羅母開心的罵道,看向過來的藍雪等人,目光驚喜的定在藍雪身上,又看看羅錚,疑惑的小聲說道:“他們是?”
  知母莫如子,羅錚哪猜不到自己母親的意思,會意的點頭,羅母頓時歡喜的有些找不著北了,興奮的喊道:“老虎頭,,把家養的老母雞殺兩隻,把那隻羊也殺了。”
  “老虎頭,你們家來貴客了啊,還不點,要不要幫忙?”有人喊道。
  “就你那手藝,過來打下手還行?”羅錚的父親不屑的笑罵道,也驚疑的看了藍雪一眼,旋即看向鬼手等人,從大家身上敏銳的感覺到了殺氣,不由臉色微變,但沒有多說,張羅著大家進屋。
  

Snap Time:2018-11-19 07:04:00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