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60章食街混混

  
  “藍雪,你少得意。【sogou,360,soso搜免費下載小說】【首發】”來人不滿的說道,旋即看向羅錚,臉色急切的詢問道:“你好好看看,我是宋韻啊,上一次,在飯店,你救過我的命,想起來了嗎?我和你說,我曾經發過誓,誰救我的命,我就嫁給誰,也就是說,你是我的男人,你看我怎樣,漂不漂亮,你不會不要我吧,那我就死給你看?”說著,眼睛一紅,一副委屈的樣子。
  “宋韻?宋家的?”羅錚猛然想起來,語氣不善的反問道。
  “對,等將來我們結了婚,我就是你家的了,可以和宋家沒有任何關係。”宋韻趕緊補充道,生怕羅錚當場發火,宋家和羅錚的恩怨宋韻多少知道一些,希望能通過自己化解這段恩怨,說著,滿臉期待的看著羅錚。
  “停,打住,你的誓言跟我沒一分錢關係,你滾吧,我不想打女人。”羅錚臉色一寒,語氣更加不善起來,對於宋家,羅錚恨之入骨,連帶著宋家的人也記恨上了,要不是因為宋韻是女人,早動手了。
  藍雪好整以暇的看著這一幕,不做聲了,心麵甜絲絲的,看向宋韻,清冷的眼神滿是挑釁之色,冷笑道:“宋韻,姐妹一場,我不想你難堪,走吧,記住,他是我的男人,你從小就和我爭,凡事我看上的你都要搶過去,這次你辦不到,死了這條心吧。”
  “這次我可不是和你搶,而是兌現自己的諾言,宋家的人說話算數,我宋韻也是說話算數的人,這點你知道,整個圈子的人都知道。”宋韻不滿的反駁起來,看向藍雪,眼神變得不友善了。
  “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也是個倔強、好強的女人,既然你這麼決定了,沒人能阻止,想死,那就隨你吧。”藍雪不屑的反駁道,端起茶喝起來,作起了壁上觀,對於羅錚的心意,藍雪心知肚明,放心的很。
  “滾蛋吧。”羅錚不耐煩的喝道,對方是宋家的人,不直接動手就算客氣了,多說一分鍾話,羅錚都感覺難受。
  “別這樣嘛。”宋韻一副可憐兮兮的摸樣,委屈的說道:“我也是為你好,咱倆在一起,你和宋家的仇不就可以化解了,把我娶回家,不也是出了口氣嗎?何必永遠敵對下去?隻要你和我一起,我保證家沒人再找你麻煩。”
  藍雪一聽就知道宋韻根本不了解羅錚,這話要糟,不由笑了。
  “威脅我?哼!”羅錚不滿的喝道,臉色鐵青起來,怒火開始翻騰,握著茶杯的手臂肌肉收縮,玻璃杯瞬間被握碎,滾燙的茶水灑落下來,流在餐桌上,玻璃刺破手臂,流出鮮血來。
  “看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燙著沒?”宋韻臉色大驚,趕緊詢問道,一邊翻找隨身包,看有沒有可包紮的東西或者止血藥物,一邊繼續說道:“走,跟我去醫院,這餐廳怎麼回事,玻璃杯這麼容易碎裂?回頭我一定要找律師告得他關門,給你出一口惡氣,你放心,有我在,沒人可以欺負你。”
  強勢、霸道的話讓羅錚怒火更甚,將手上剩餘的玻璃渣丟在地上,甩了甩手,看了藍雪一眼,藍雪正一臉關切的看過來,丟過去一個放心的眼神,藍雪會意的起身,兩人默契的朝外麵走去,看都不看宋韻一眼。
  “我一定會得到你的。”宋韻臉色難看起來,暗暗發誓。
  買單後,藍雪找飯店要了些止血消炎藥敷上傷口,兩人走出飯店,一路上,兩人都不說話,直到外麵馬路時,羅錚不無歉意的說道:“沒想到來了個自以為是的女人,沒吃飽吧,咱們再找個地方去。”
  “好啊,我小時候最喜歡去一條胡同吃麻辣燙,臭豆腐,你陪我去吧。”藍雪笑吟吟的說道,沒有糾纏宋韻的事情,挽著羅錚的胳膊朝前麵走去,羅錚見藍雪沒有往心去,鬆了口氣。
  兩人來到一條小巷,小巷擺滿了各種小攤,生意還不錯,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要了些吃了,邊吃邊聊,吃飽喝足後,藍雪忽然話鋒一轉,說道:“把鬼手他們都叫上吧,咱們幾個一起去,我一個人有些怕。”
  “怕什麼?”羅錚疑惑起來,戰場上令敵人聞風喪膽的高手,居然怕去別人家,這話說出去誰信啊?
  “叫不叫?”藍雪假裝生氣的問道,見羅錚答應後,鬆了口氣,繼續說道:“回頭開兩輛車一起去,一個晚上差不多就到了,行不?”
  羅錚想了想,自己家所在的地方交通不便,沒車還真不方便,便答應道:“行,就依你的,不過,普通車恐怕進不去,需要底盤高的越野車才行。”
  “有數。”藍雪知道羅錚的家在哪,心中有數,答應著說道:“回頭你邀請他們吧,畢竟是去你家。”
  “老板,這個月的管理費也該交了。”一個粗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羅錚驚訝的回頭一看,一般人走了過來,領頭一人黃頭發,耳釘,黃燦燦的項鏈,稀奇古怪的衣服,一看就是出來混的地痞li'mng。
  “喲,沒想到這還有mi'n,難得。”黃頭發驚喜的走了上來,看向藍雪的眼神滿是貪婪之色,仿佛發現了獵物的餓狼,其他人也一副色迷迷的眼神看著藍雪,恨不得一口將藍雪吞下去。
  藍雪冷冷的掃了幾人一眼,看向羅錚,輕聲說道:“我長這麼大,遇到麻煩都是自己解決,還沒有享受過英雄救美的待遇,你不表示表示?”
  “那是我的榮幸,想要他們斷手斷腳還是直接?”羅錚說著,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對上這些街頭混混,羅錚根本沒放在心上。
  “直接那個什麼就算了,不好善後,斷幾根肋骨什麼的還是可以。”藍雪輕聲說道,見黃頭發已經走到了跟前,低下頭去,假裝一副害怕模樣。
  “mi'n,怎麼來吃這種破爛玩意?走,哥哥我請客,樂意居,隨便點。”黃頭發一臉yn笑的走過來,眼睛滿是欲火。
  ps:求推薦票啊!“藍雪,你少得意。”來人不滿的說道,旋即看向羅錚,臉色急切的詢問道:“你好好看看,我是宋韻啊,上一次,在飯店,你救過我的命,想起來了嗎?我和你說,我曾經發過誓,誰救我的命,我就嫁給誰,也就是說,你是我的男人,你看我怎樣,漂不漂亮,你不會不要我吧,那我就死給你看?”說著,眼睛一紅,一副委屈的樣子。
  “宋韻?宋家的?”羅錚猛然想起來,語氣不善的反問道。
  “對,等將來我們結了婚,我就是你家的了,可以和宋家沒有任何關係。”宋韻趕緊補充道,生怕羅錚當場發火,宋家和羅錚的恩怨宋韻多少知道一些,希望能通過自己化解這段恩怨,說著,滿臉期待的看著羅錚。
  “停,打住,你的誓言跟我沒一分錢關係,你滾吧,我不想打女人。”羅錚臉色一寒,語氣更加不善起來,對於宋家,羅錚恨之入骨,連帶著宋家的人也記恨上了,要不是因為宋韻是女人,早動手了。
  藍雪好整以暇的看著這一幕,不做聲了,心麵甜絲絲的,看向宋韻,清冷的眼神滿是挑釁之色,冷笑道:“宋韻,姐妹一場,我不想你難堪,走吧,記住,他是我的男人,你從小就和我爭,凡事我看上的你都要搶過去,這次你辦不到,死了這條心吧。”
  “這次我可不是和你搶,而是兌現自己的諾言,宋家的人說話算數,我宋韻也是說話算數的人,這點你知道,整個圈子的人都知道。”宋韻不滿的反駁起來,看向藍雪,眼神變得不友善了。
  “你是個聰明的女人,也是個倔強、好強的女人,既然你這麼決定了,沒人能阻止,想死,那就隨你吧。”藍雪不屑的反駁道,端起茶喝起來,作起了壁上觀,對於羅錚的心意,藍雪心知肚明,放心的很。
  “滾蛋吧。”羅錚不耐煩的喝道,對方是宋家的人,不直接動手就算客氣了,多說一分鍾話,羅錚都感覺難受。
  “別這樣嘛。”宋韻一副可憐兮兮的摸樣,委屈的說道:“我也是為你好,咱倆在一起,你和宋家的仇不就可以化解了,把我娶回家,不也是出了口氣嗎?何必永遠敵對下去?隻要你和我一起,我保證家沒人再找你麻煩。”
  藍雪一聽就知道宋韻根本不了解羅錚,這話要糟,不由笑了。
  “威脅我?哼!”羅錚不滿的喝道,臉色鐵青起來,怒火開始翻騰,握著茶杯的手臂肌肉收縮,玻璃杯瞬間被握碎,滾燙的茶水灑落下來,流在餐桌上,玻璃刺破手臂,流出鮮血來。
  “看你,怎麼這麼不小心,燙著沒?”宋韻臉色大驚,趕緊詢問道,一邊翻找隨身包,看有沒有可包紮的東西或者止血藥物,一邊繼續說道:“走,跟我去醫院,這餐廳怎麼回事,玻璃杯這麼容易碎裂?回頭我一定要找律師告得他關門,給你出一口惡氣,你放心,有我在,沒人可以欺負你。”
  強勢、霸道的話讓羅錚怒火更甚,將手上剩餘的玻璃渣丟在地上,甩了甩手,看了藍雪一眼,藍雪正一臉關切的看過來,丟過去一個放心的眼神,藍雪會意的起身,兩人默契的朝外麵走去,看都不看宋韻一眼。
  “我一定會得到你的。”宋韻臉色難看起來,暗暗發誓。
  買單後,藍雪找飯店要了些止血消炎藥敷上傷口,兩人走出飯店,一路上,兩人都不說話,直到外麵馬路時,羅錚不無歉意的說道:“沒想到來了個自以為是的女人,沒吃飽吧,咱們再找個地方去。”
  “好啊,我小時候最喜歡去一條胡同吃麻辣燙,臭豆腐,你陪我去吧。”藍雪笑吟吟的說道,沒有糾纏宋韻的事情,挽著羅錚的胳膊朝前麵走去,羅錚見藍雪沒有往心去,鬆了口氣。
  兩人來到一條小巷,小巷擺滿了各種小攤,生意還不錯,兩人找了個地方坐下,要了些吃了,邊吃邊聊,吃飽喝足後,藍雪忽然話鋒一轉,說道:“把鬼手他們都叫上吧,咱們幾個一起去,我一個人有些怕。”
  “怕什麼?”羅錚疑惑起來,戰場上令敵人聞風喪膽的高手,居然怕去別人家,這話說出去誰信啊?
  “叫不叫?”藍雪假裝生氣的問道,見羅錚答應後,鬆了口氣,繼續說道:“回頭開兩輛車一起去,一個晚上差不多就到了,行不?”
  羅錚想了想,自己家所在的地方交通不便,沒車還真不方便,便答應道:“行,就依你的,不過,普通車恐怕進不去,需要底盤高的越野車才行。”
  “有數。”藍雪知道羅錚的家在哪,心中有數,答應著說道:“回頭你邀請他們吧,畢竟是去你家。”
  “老板,這個月的管理費也該交了。”一個粗暴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羅錚驚訝的回頭一看,一般人走了過來,領頭一人黃頭發,耳釘,黃燦燦的項鏈,稀奇古怪的衣服,一看就是出來混的地痞li'mng。
  “喲,沒想到這還有mi'n,難得。”黃頭發驚喜的走了上來,看向藍雪的眼神滿是貪婪之色,仿佛發現了獵物的餓狼,其他人也一副色迷迷的眼神看著藍雪,恨不得一口將藍雪吞下去。
  藍雪冷冷的掃了幾人一眼,看向羅錚,輕聲說道:“我長這麼大,遇到麻煩都是自己解決,還沒有享受過英雄救美的待遇,你不表示表示?”
  “那是我的榮幸,想要他們斷手斷腳還是直接?”羅錚說著,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對上這些街頭混混,羅錚根本沒放在心上。
  “直接那個什麼就算了,不好善後,斷幾根肋骨什麼的還是可以。”藍雪輕聲說道,見黃頭發已經走到了跟前,低下頭去,假裝一副害怕模樣。
  “mi'n,怎麼來吃這種破爛玩意?走,哥哥我請客,樂意居,隨便點。”黃頭發一臉yn笑的走過來,眼睛滿是欲火。
  ps:求推薦票啊!

Snap Time:2018-11-18 20:20:20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