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57章接風宴上

  
  羅錚不是傻子,知道鬼手的弦外之意是讓自己帶藍雪回家看看,會意的投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看向藍雪,見藍雪並沒有反對,頓時鬆了口氣,正要說什麼,旁邊吳淼看到這一幕,心沒來由的一酸,有些情緒失控的說道:“不行,這一周內,你們都必須接受我的檢查,以免留下後遺症。”
  “對,休息歸休息,你們去哪我不幹涉,但有一點,必須全方位檢查一下身體,以免留下後遺症,這也是我帶吳淼軍醫過來的目的,希望你們理解並配合。”武大隊長趕緊打著圓場說道,好奇的看了吳淼一眼,但沒有多說。
  “沒事,那就一起吧。”雪豹大大咧咧的提議道。
  “算了,還是呆在京城吧,等休息夠了再說,好不容易有七天假,你們也都處理些自己的事吧。”藍雪冷冷的說道,看向吳淼的眼神多了一絲疑惑。
  大家都不在說什麼,不一會兒,麵包車來到一家大酒樓,大家穿著便服,直接上了酒樓,進了早就預定好的包房,武大隊長坐下後說道:“想吃什麼盡管點,被給我省錢,反正組織上報銷。”
  “切,我要一隻燒鵝,一隻烤鴨,先點點肚子。”羅錚說道。
  “燕窩一碗,我要先漱口,魚翅就算了,響應保護動物,各類海生可勁造,有什麼先上一輪再說。”鬼手對著過來點菜的經理喊道,一副紈子弟模樣。
  “兄弟,燕窩是啥玩意?有熊掌好吃不?我還是要一份熊掌算了。”山雕一副土包子模樣,認真的說道。
  “好了,都給老子打住。”武大隊長見大家玩的沒邊了,趕緊出來喝止,將雪豹的話堵回去,看著點菜的經理說道:“別理他們,把你們的招牌菜上來,每樣一份,生冷熟熱不論,另外,整十瓶25年陳釀茅台,假的別拿上來丟人,小心我不買單,再上個果盤,其他你看著搭配。”
  “好的,請稍等。”點菜的經理答應一聲,退了回去。
  “小氣。”羅錚別過臉去。
  “摳門。”鬼手也轉過去。
  “守財奴。”山雕低頭喝茶。
  藍雪冷冷的不做聲,武大隊長氣的不輕,酒鬼卻看樂了,滿意的說道:“你們這幫小子學會翹尾巴了啊?不把大隊長放在眼,有意思,我喜歡。”
  “隊長,咱們帶來的禮物不給大隊長。”鬼手提議道。
  “就是,省下來給吳軍醫。”雪豹也假裝不滿的配合到。
  “我看行。”山雕也說道。
  “什麼禮物?”吳淼看了一眼沒表態的羅錚,有些不滿起來,但還是忍不住好奇的追問了一句。
  “純野生、純天然肉蓯蓉,個頭大,絕品,有錢買不到。”藍雪冷冷的說道。
  武大隊長一聽,眼睛開始放光了,趕緊喝道:“服務員,再加十瓶茅台。”
  服務員有些疑惑的看向大家,茅台可不便宜啊,鬼手不滿的瞪了服務員一眼,服務員趕緊跑出去加單,武大隊長看向眾人,滿臉期待的說道:“這下可以了吧?你們大嫂,也就是我老婆,最近免疫力低下,需要補補,可不能少了我這份。”
  “再加五天假。”鬼手聲色不變的要求到。
  “對。”雪豹等人默契的附和起來。
  “好,五天就五天。”武大隊長豪氣的說道,當場答應下來。
  大家一聽,都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多爭取了五天假,不容易啊,酒鬼見大家談妥了,笑的說道:“你們和大隊長鬥,還是太嫩啊,大隊長說了,給你們放一個月的假,你們慘了,少了一半。”
  “啊?”大家驚訝的看著武大隊長。
  “和我鬥心眼,你們還嫩著呢。”武大隊長得意的笑起來。
  羅錚眼珠子一轉,說道:“哎喲,我肚子忽然疼的厲害,你們吃,我去醫院,哥幾個,誰有錢先借著,醫院是個無底洞,多少都填不滿,江湖救急啊。”說著,捂著肚子起身來,一副要離開的架勢。
  “我有,我帶你去。”鬼手馬上反應過來,起身去扶羅錚。
  “小心點,來,我扶這邊,怎麼這麼不小心啊,點走吧。”雪豹馬上衝過來,扶著羅錚另一邊,催促著離開。
  “,我給你們開門。”山雕也反應過來,衝了過去,打開了房門。
  “都給老子坐下。”武大隊長哪看不出幾個人在耍心眼,頓時氣樂了,這頓接風宴要是主角都走了,還接的哪門子風啊?也看出了些門道,這次任務回來,小隊無形中居然以羅錚為中心了,武大隊長看了藍雪一眼,正一臉冷靜的喝茶,仿佛眼前的事和自己沒關係。
  “行了,別演了,給你們一個月就是。”武大隊長不得不妥協。
  “咦,我肚子怎麼不痛了。”羅錚精神一振,笑的說道。
  “不痛了啊?那就坐下了吃飯吧。”鬼手笑道。
  “外麵好吵,還是關門的好。”山雕笑的說道。
  “真不痛了?”雪豹一臉認真的說道:“不痛了好,接風宴啊,咱們得敞開了大吃一頓,把營養補回來。”
  武大隊長見大家配合如此默契,欣慰的笑了,沒想到羅錚這麼就融合到集體中去了,戰場確實能改變人啊,不由看了酒鬼一眼,酒鬼會意的點頭,眼睛滿是欣賞的微笑,武大隊長滿意的說道:“可勁的吃吧,最好撐死你們。”
  “撐死我們誰幫你打雜啊?”羅錚笑道。
  “來來來,擺這,把酒打開。”服務員正好端著涼菜進來,武大隊長趕緊將話題岔開,大家不在鬥嘴,甩開膀子吃起來,其樂融融。
  酒足飯飽後,鬼手打著嗝說道:“老弟,一個月假期啊,你先在京城住一周,順便接受身體檢查,一周後帶我們哥幾個去你家走走,對了,晚上就不要住酒店了,去我家得了,有個伴。”
  “不行,去你家怎麼檢查?你們都和我一樣,住酒店,隨叫隨到。”吳淼放下茶杯馬上說道,發現大家詫異的目光,知道有些失態了,低下頭去,不做聲了。
  藍雪看看吳淼,看看羅錚,眼神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ps:誰有多餘的推薦票,打賞點唄。羅錚不是傻子,知道鬼手的弦外之意是讓自己帶藍雪回家看看,會意的投過去一個感激的眼神,看向藍雪,見藍雪並沒有反對,頓時鬆了口氣,正要說什麼,旁邊吳淼看到這一幕,心沒來由的一酸,有些情緒失控的說道:“不行,這一周內,你們都必須接受我的檢查,以免留下後遺症。”
  “對,休息歸休息,你們去哪我不幹涉,但有一點,必須全方位檢查一下身體,以免留下後遺症,這也是我帶吳淼軍醫過來的目的,希望你們理解並配合。”武大隊長趕緊打著圓場說道,好奇的看了吳淼一眼,但沒有多說。
  “沒事,那就一起吧。”雪豹大大咧咧的提議道。
  “算了,還是呆在京城吧,等休息夠了再說,好不容易有七天假,你們也都處理些自己的事吧。”藍雪冷冷的說道,看向吳淼的眼神多了一絲疑惑。
  大家都不在說什麼,不一會兒,麵包車來到一家大酒樓,大家穿著便服,直接上了酒樓,進了早就預定好的包房,武大隊長坐下後說道:“想吃什麼盡管點,被給我省錢,反正組織上報銷。”
  “切,我要一隻燒鵝,一隻烤鴨,先點點肚子。”羅錚說道。
  “燕窩一碗,我要先漱口,魚翅就算了,響應保護動物,各類海生可勁造,有什麼先上一輪再說。”鬼手對著過來點菜的經理喊道,一副紈子弟模樣。
  “兄弟,燕窩是啥玩意?有熊掌好吃不?我還是要一份熊掌算了。”山雕一副土包子模樣,認真的說道。
  “好了,都給老子打住。”武大隊長見大家玩的沒邊了,趕緊出來喝止,將雪豹的話堵回去,看著點菜的經理說道:“別理他們,把你們的招牌菜上來,每樣一份,生冷熟熱不論,另外,整十瓶25年陳釀茅台,假的別拿上來丟人,小心我不買單,再上個果盤,其他你看著搭配。”
  “好的,請稍等。”點菜的經理答應一聲,退了回去。
  “小氣。”羅錚別過臉去。
  “摳門。”鬼手也轉過去。
  “守財奴。”山雕低頭喝茶。
  藍雪冷冷的不做聲,武大隊長氣的不輕,酒鬼卻看樂了,滿意的說道:“你們這幫小子學會翹尾巴了啊?不把大隊長放在眼,有意思,我喜歡。”
  “隊長,咱們帶來的禮物不給大隊長。”鬼手提議道。
  “就是,省下來給吳軍醫。”雪豹也假裝不滿的配合到。
  “我看行。”山雕也說道。
  “什麼禮物?”吳淼看了一眼沒表態的羅錚,有些不滿起來,但還是忍不住好奇的追問了一句。
  “純野生、純天然肉蓯蓉,個頭大,絕品,有錢買不到。”藍雪冷冷的說道。
  武大隊長一聽,眼睛開始放光了,趕緊喝道:“服務員,再加十瓶茅台。”
  服務員有些疑惑的看向大家,茅台可不便宜啊,鬼手不滿的瞪了服務員一眼,服務員趕緊跑出去加單,武大隊長看向眾人,滿臉期待的說道:“這下可以了吧?你們大嫂,也就是我老婆,最近免疫力低下,需要補補,可不能少了我這份。”
  “再加五天假。”鬼手聲色不變的要求到。
  “對。”雪豹等人默契的附和起來。
  “好,五天就五天。”武大隊長豪氣的說道,當場答應下來。
  大家一聽,都露出了興奮的笑容,多爭取了五天假,不容易啊,酒鬼見大家談妥了,笑的說道:“你們和大隊長鬥,還是太嫩啊,大隊長說了,給你們放一個月的假,你們慘了,少了一半。”
  “啊?”大家驚訝的看著武大隊長。
  “和我鬥心眼,你們還嫩著呢。”武大隊長得意的笑起來。
  羅錚眼珠子一轉,說道:“哎喲,我肚子忽然疼的厲害,你們吃,我去醫院,哥幾個,誰有錢先借著,醫院是個無底洞,多少都填不滿,江湖救急啊。”說著,捂著肚子起身來,一副要離開的架勢。
  “我有,我帶你去。”鬼手馬上反應過來,起身去扶羅錚。
  “小心點,來,我扶這邊,怎麼這麼不小心啊,點走吧。”雪豹馬上衝過來,扶著羅錚另一邊,催促著離開。
  “,我給你們開門。”山雕也反應過來,衝了過去,打開了房門。
  “都給老子坐下。”武大隊長哪看不出幾個人在耍心眼,頓時氣樂了,這頓接風宴要是主角都走了,還接的哪門子風啊?也看出了些門道,這次任務回來,小隊無形中居然以羅錚為中心了,武大隊長看了藍雪一眼,正一臉冷靜的喝茶,仿佛眼前的事和自己沒關係。
  “行了,別演了,給你們一個月就是。”武大隊長不得不妥協。
  “咦,我肚子怎麼不痛了。”羅錚精神一振,笑的說道。
  “不痛了啊?那就坐下了吃飯吧。”鬼手笑道。
  “外麵好吵,還是關門的好。”山雕笑的說道。
  “真不痛了?”雪豹一臉認真的說道:“不痛了好,接風宴啊,咱們得敞開了大吃一頓,把營養補回來。”
  武大隊長見大家配合如此默契,欣慰的笑了,沒想到羅錚這麼就融合到集體中去了,戰場確實能改變人啊,不由看了酒鬼一眼,酒鬼會意的點頭,眼睛滿是欣賞的微笑,武大隊長滿意的說道:“可勁的吃吧,最好撐死你們。”
  “撐死我們誰幫你打雜啊?”羅錚笑道。
  “來來來,擺這,把酒打開。”服務員正好端著涼菜進來,武大隊長趕緊將話題岔開,大家不在鬥嘴,甩開膀子吃起來,其樂融融。
  酒足飯飽後,鬼手打著嗝說道:“老弟,一個月假期啊,你先在京城住一周,順便接受身體檢查,一周後帶我們哥幾個去你家走走,對了,晚上就不要住酒店了,去我家得了,有個伴。”
  “不行,去你家怎麼檢查?你們都和我一樣,住酒店,隨叫隨到。”吳淼放下茶杯馬上說道,發現大家詫異的目光,知道有些失態了,低下頭去,不做聲了。
  藍雪看看吳淼,看看羅錚,眼神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ps:誰有多餘的推薦票,打賞點唄。

Snap Time:2018-11-15 03:58:14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