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55章勝利而歸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55章:勝利而歸
  炎熱的太陽炙烤著城堡,榨取著每一絲水分,地麵幹枯如灰,熱氣騰騰,羅錚頂著烈日暴曬,灌了幾口水下去,感覺冒煙的嗓子好受了些,忽然看到前方騰起了沙塵,不由一愣,暗道不會是沙塵暴又要來了吧?趕緊舉起狙擊鏡觀察起來,發現並不是沙塵暴,而是一輛全地形車奔跑掀起的沙塵。
  “咦?”羅錚驚訝出聲來,調整狙擊鏡仔細觀察,發現車上坐著好幾個人,正是山姆國等賽隊成員,不由一驚,低聲說道:“雪兒,你看看,是不是他們撤退了,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說。”藍雪答應一聲,也舉起了狙擊鏡觀察,很看出了名堂,不由笑了,開心的笑了,徹底放鬆下來,對著耳麥說道:“兄弟們,都過來看看吧,咱們的對手夾著尾巴跑了,太痛了,沒想到他們會撤,看來,應該是毒性發作了,否則不可能。”
  “可能,不過,大家還是不要離開城堡的好,以防有詐,這些混蛋什麼招都用的出來,誰知道前麵沙丘有沒有埋伏狙擊手,咱們有吃有喝,不著急,再等等也無妨。”羅錚低聲說道,提醒著大家。
  大家答應一聲,不一會兒,鬼手、雪豹和山雕過來,大家爬上城牆,用狙擊鏡觀察起來,可惜隻看到卷起的灰塵,車已經跑遠了,山雕低聲說道:“看看有沒有信號了,這幫混蛋,跑的還挺。”
  大家頓時看向藍雪,藍雪趕緊掏出衛星電話來,觀察了一會兒,搖搖頭,大家臉色一怔,疑惑起來,對方已經跑了,為什麼還沒有信號?山雕想了想說道:“也有可能是他們故意沒有關掉幹擾器,故布疑陣,迷惑我們,為他們的撤離換取時間,我從另一邊迂回過去看看。”
  “好,你小心點,我們給你提供狙擊掩護。”藍雪答應著說道。
  山雕答應一聲,迅速撤下城牆,從另一側跳下去,速奔跑,繞過湖泊後衝上山丘,很消失不見了,大家擔心的等待著,過來十幾分鍾後,看到山雕從正麵沙丘衝了過來,揮舞著手勢,大家看向藍雪,藍雪看了一眼衛星電話,頓時一喜,說道:“果然是沒有關掉幹擾器,現在好了。”
  “那就趕緊讓組委會取證吧。”羅錚大喜,笑了,山雕從正麵過來,那曾經是山姆國等賽隊的藏身之處,這說明對方已經完全撤離,大家安全了。
  “為了以防萬一,你們守住這,我去。”藍雪叮囑了一句,衝衝跑下城牆,朝狼頭雕塑方向而去,給組委會匯報情況、指明坐標去了。
  不一會兒,山雕一臉興奮的跑來,在城堡下麵喊道:“哥幾個,對方都跑了,咱們安全了,勝利了。”
  “哈哈,勝利了。”鬼手和雪豹歡喜的喊道。
  這一戰勝利來之不易,鬼手和雪豹不同程度受傷,雖然不致命,但也必須離開,否則傷口會很麻煩,羅錚臉色凝重起來,看了鬼手和雪豹一眼,對城堡下麵的山雕喊道:“馬上準備食物和清水,我們必須盡離開這,可惜不能通知直升機過來迎接。”
  “是啊,要不然咱們可以少走很多路,比賽規定,必須在降落點才有直升機迎接,算了,咱們下去準備吧,幽靈老弟,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繼續留守城牆,準備的事情交給我們幾個就夠了。”鬼手無奈的說道。
  羅錚答應一聲,繼續趴在城牆上監視前方,鬼手和雪豹慢慢下了城牆,半個小時後,藍雪帶著三人來到城門口,身上帶著各種物資,羅錚知道撤退的時候到了,看了一眼前方漫漫沙漠,再看一眼死寂般城堡,心情舒暢起來,這一戰,華夏國勝,心腹死地狼王隕落,野狼傭兵團消失,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全殲山姆國和倭寇賽隊,為酒鬼報仇,可惜了。
  “走吧。”藍雪喝道。
  “走,回家。”羅錚欣喜的喝道,收起武器裝備,背著軍包下了城牆,來到下麵,看了一眼靜悄悄的城堡,再看向大家,大家相視一笑,默契的朝城門外走去,帶著勝利的歡愉,步伐堅定有力。
  這一仗,華夏國成為最後贏家,過程雖然艱辛,甚至九死一生,但大家覺得這一切都值了,活著享受榮譽,這比什麼都重要。
  隊伍朝前麵慢慢走著,直到日落黃昏,殘陽如血,給茫茫的沙漠披上一道金光,煞是好看,沙丘延綿,不時能看到幾隻沙蠍,沙蜥,給這片死寂一般沙漠平添幾分生機,曝露在外麵的動物白骨卻又提醒著大家沙漠的冷漠和無情。
  “前麵有情況?”負責開路的山雕忽然通過耳麥喊道。
  “什麼情況?”大家一驚,紛紛子彈上膛,戰鬥隊形朝前衝去,動作飛,奔跑中,大家槍舉在肩,警惕的四處搜索,如臨大敵一般。
  待大家繞過一批沙丘後,看到前麵出現一輛全地形車,山雕正在車不遠處觀察,看到大家過來,趕緊小跑回來,說道:“是各國賽隊的人,毒性發作,全死了,不知道有沒有傳染性,建議繞行。”
  大家看著前方全地形車,還有車上的屍體,都沉默不語,作為敵人,原本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可大家卻高興不起來,甚至生出幾分悲憐來。
  羅錚冷峻的目光在車上掃來掃去,發現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流出黑血來,地麵黃沙被染黑,散發著惡臭,淡淡的說道:“不管怎樣,他們已經死了,酒鬼的仇也算是報了,走吧。”
  “他們是敵人,是仇人,死了我們應該高興才對,算了,人死燈滅,咱們走。”藍雪淡淡的說道,有些不知所雲,轉身朝前麵走去。
  “死了好,這幫混蛋。”雪豹冷冷的罵了一句,追了上去,鬼手和山雕交換了個眼神,也步跟了上去,誰也沒有再說什麼,金黃的餘暉灑落在大家身上,拉長長長的影子,在漫漫沙漠漸行漸遠,漸漸消失不見了蹤跡。
  炎熱的太陽炙烤著城堡,榨取著每一絲水分,地麵幹枯如灰,熱氣騰騰,羅錚頂著烈日暴曬,灌了幾口水下去,感覺冒煙的嗓子好受了些,忽然看到前方騰起了沙塵,不由一愣,暗道不會是沙塵暴又要來了吧?趕緊舉起狙擊鏡觀察起來,發現並不是沙塵暴,而是一輛全地形車奔跑掀起的沙塵。
  “咦?”羅錚驚訝出聲來,調整狙擊鏡仔細觀察,發現車上坐著好幾個人,正是山姆國等賽隊成員,不由一驚,低聲說道:“雪兒,你看看,是不是他們撤退了,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說。”藍雪答應一聲,也舉起了狙擊鏡觀察,很看出了名堂,不由笑了,開心的笑了,徹底放鬆下來,對著耳麥說道:“兄弟們,都過來看看吧,咱們的對手夾著尾巴跑了,太痛了,沒想到他們會撤,看來,應該是毒性發作了,否則不可能。”
  “可能,不過,大家還是不要離開城堡的好,以防有詐,這些混蛋什麼招都用的出來,誰知道前麵沙丘有沒有埋伏狙擊手,咱們有吃有喝,不著急,再等等也無妨。”羅錚低聲說道,提醒著大家。
  大家答應一聲,不一會兒,鬼手、雪豹和山雕過來,大家爬上城牆,用狙擊鏡觀察起來,可惜隻看到卷起的灰塵,車已經跑遠了,山雕低聲說道:“看看有沒有信號了,這幫混蛋,跑的還挺。”
  大家頓時看向藍雪,藍雪趕緊掏出衛星電話來,觀察了一會兒,搖搖頭,大家臉色一怔,疑惑起來,對方已經跑了,為什麼還沒有信號?山雕想了想說道:“也有可能是他們故意沒有關掉幹擾器,故布疑陣,迷惑我們,為他們的撤離換取時間,我從另一邊迂回過去看看。”
  “好,你小心點,我們給你提供狙擊掩護。”藍雪答應著說道。
  山雕答應一聲,迅速撤下城牆,從另一側跳下去,速奔跑,繞過湖泊後衝上山丘,很消失不見了,大家擔心的等待著,過來十幾分鍾後,看到山雕從正麵沙丘衝了過來,揮舞著手勢,大家看向藍雪,藍雪看了一眼衛星電話,頓時一喜,說道:“果然是沒有關掉幹擾器,現在好了。”
  “那就趕緊讓組委會取證吧。”羅錚大喜,笑了,山雕從正麵過來,那曾經是山姆國等賽隊的藏身之處,這說明對方已經完全撤離,大家安全了。
  “為了以防萬一,你們守住這,我去。”藍雪叮囑了一句,衝衝跑下城牆,朝狼頭雕塑方向而去,給組委會匯報情況、指明坐標去了。
  不一會兒,山雕一臉興奮的跑來,在城堡下麵喊道:“哥幾個,對方都跑了,咱們安全了,勝利了。”
  “哈哈,勝利了。”鬼手和雪豹歡喜的喊道。
  這一戰勝利來之不易,鬼手和雪豹不同程度受傷,雖然不致命,但也必須離開,否則傷口會很麻煩,羅錚臉色凝重起來,看了鬼手和雪豹一眼,對城堡下麵的山雕喊道:“馬上準備食物和清水,我們必須盡離開這,可惜不能通知直升機過來迎接。”
  “是啊,要不然咱們可以少走很多路,比賽規定,必須在降落點才有直升機迎接,算了,咱們下去準備吧,幽靈老弟,為了以防萬一,你還是繼續留守城牆,準備的事情交給我們幾個就夠了。”鬼手無奈的說道。
  羅錚答應一聲,繼續趴在城牆上監視前方,鬼手和雪豹慢慢下了城牆,半個小時後,藍雪帶著三人來到城門口,身上帶著各種物資,羅錚知道撤退的時候到了,看了一眼前方漫漫沙漠,再看一眼死寂般城堡,心情舒暢起來,這一戰,華夏國勝,心腹死地狼王隕落,野狼傭兵團消失,唯一的遺憾就是沒能全殲山姆國和倭寇賽隊,為酒鬼報仇,可惜了。
  “走吧。”藍雪喝道。
  “走,回家。”羅錚欣喜的喝道,收起武器裝備,背著軍包下了城牆,來到下麵,看了一眼靜悄悄的城堡,再看向大家,大家相視一笑,默契的朝城門外走去,帶著勝利的歡愉,步伐堅定有力。
  這一仗,華夏國成為最後贏家,過程雖然艱辛,甚至九死一生,但大家覺得這一切都值了,活著享受榮譽,這比什麼都重要。
  隊伍朝前麵慢慢走著,直到日落黃昏,殘陽如血,給茫茫的沙漠披上一道金光,煞是好看,沙丘延綿,不時能看到幾隻沙蠍,沙蜥,給這片死寂一般沙漠平添幾分生機,曝露在外麵的動物白骨卻又提醒著大家沙漠的冷漠和無情。
  “前麵有情況?”負責開路的山雕忽然通過耳麥喊道。
  “什麼情況?”大家一驚,紛紛子彈上膛,戰鬥隊形朝前衝去,動作飛,奔跑中,大家槍舉在肩,警惕的四處搜索,如臨大敵一般。
  待大家繞過一批沙丘後,看到前麵出現一輛全地形車,山雕正在車不遠處觀察,看到大家過來,趕緊小跑回來,說道:“是各國賽隊的人,毒性發作,全死了,不知道有沒有傳染性,建議繞行。”
  大家看著前方全地形車,還有車上的屍體,都沉默不語,作為敵人,原本應該感到高興才是,可大家卻高興不起來,甚至生出幾分悲憐來。
  羅錚冷峻的目光在車上掃來掃去,發現屍體已經開始腐爛,流出黑血來,地麵黃沙被染黑,散發著惡臭,淡淡的說道:“不管怎樣,他們已經死了,酒鬼的仇也算是報了,走吧。”
  “他們是敵人,是仇人,死了我們應該高興才對,算了,人死燈滅,咱們走。”藍雪淡淡的說道,有些不知所雲,轉身朝前麵走去。
  “死了好,這幫混蛋。”雪豹冷冷的罵了一句,追了上去,鬼手和山雕交換了個眼神,也步跟了上去,誰也沒有再說什麼,金黃的餘暉灑落在大家身上,拉長長長的影子,在漫漫沙漠漸行漸遠,漸漸消失不見了蹤跡。
  

Snap Time:2018-11-15 14:50:50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