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53章對手談判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清冷的月光下,藍雪臉色冰寒,雙目森冷,緊緊的鎖定前方,搜索著可疑目標,全身散發著一股鋒銳殺氣,這股殺氣在月光下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劍,鋒芒萬狀,聽到羅錚的詢問,藍雪冷冷的說道:“不多了,算上兩名狙擊手,最多八個。(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偷襲失敗,估計不會再來,但我們也不能大意,兄弟們,頂住。”羅錚冷冷的說道,自信心爆棚,剛才一戰,敵人聚集一起,便宜了自己,開了四槍,和藍雪每人兩槍,居然意外幹掉了六人,其中兩人被殃及致死,還有兩人受了一定輕傷,雖然不致命,逃離回去,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造化了。
  換言之,敵人八人中有兩人受傷,隻有六人還有戰鬥力,傷員需要人看護,戰鬥一響,上戰場的估計隻有五人,羅錚鬆了口氣,五人而已,無論從哪個方位偷襲,都擋得住了,隻要不犯錯誤,活下去,成為最後的贏家問題不大。
  “幽靈老弟,剛才一戰爽死了吧?”雪豹不無羨慕的說道,剛才一戰,雪豹和鬼手、山雕一樣,都守在其他方位,沒有上來支援,通過耳麥,大家聽到了羅錚和藍雪的談話,自然明白了戰果。
  “太好了,這一戰揚眉吐氣,也算是出了口惡氣,收了些利息,等全部幹掉他們,酒鬼的仇就算是報了。”鬼手興奮的說道。
  羅錚放鬆下來,笑道:“別大意,對麵這幫人不簡單,剛才隻是運氣好而已,如果不是他們聚集在一起,如果不是我們正好也用這樣的方法滲透進來,知道這個戰術的利弊,改用了燃燒彈,戰果肯定沒那麼大,說不定一個都幹不掉,要怪就怪對手不了解我們。”
  “是他們太大意了,如果知道我們也曾經用同樣的戰術滲透進來,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幹,如果是我指揮,絕對想不到這種滲透戰術,對麵的敵人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不會用,但不知道我們這的真正指揮是幽靈,這隻能說明我們的運氣好,並不能說明我們的戰鬥力比他們強,大家小心點。”藍雪冷冷的說道,看著前方的目光堅定有力,月色下,仿佛一隻隨時爆發的獵豹,在靜靜的等待著獵物送上門來。
  “有道理,大家小心為妙,今晚恐怕睡不了了。”羅錚附和道,打起精神來。
  “也不一定,大家輪換,每人一小時,誰現在頂不住了?”藍雪低聲問道。
  這種事關乎大家生死,沒人會亂來,困了就是困了,不能勉強,否則會犯下致命錯誤,給大家帶來毀滅性的災難,沒困就是沒困,不能偷懶,大家沉默了一會兒,沒人回答,羅錚尋思著敵人一時半會兒不會進攻,便說道:“我先睡會兒。”
  一個小時後,羅錚自動醒來,感覺精神好了許多,鬼手他們根據各自情況,也一一休息去了,羅錚看著靜悄悄的夜色,暗自鬆了口氣,耐心等待著,不時和大家閑聊幾句提神,以免睡著。
  第二天,當第一縷陽光灑向這片亙古沙漠時,羅錚徹底放下心來,白天能見度高,各國賽隊更不敢輕易攻擊,否則都是活靶子,當然,大家也不能大意,繼續輪換著睡一個小時,五個人守城堡四個角,有一個人機動。
  當天色大亮,太陽跳出地平線時,藍雪去弄了些饅頭分發給大家,還意外找到些鹹菜,都是袋裝食品,加熱後,大家吃的香甜,特別是鹹菜,幾天沒進補鹽分,每天還流失這麼多汗水,這些鹹菜簡直是救星。
  羅錚吃著可口的鹹菜,頓時精神大振,笑道:“哥幾個,這鹹菜恐怕是咱們吃過最好吃的美味了,咦?”說著,羅錚驚疑起來,目光死死的望著前方。
  “什麼情況?”鬼手通過耳麥問道。
  羅錚看著前方走過來一人,不斷揮舞著一件衣服,一邊喊著什麼,距離有些遠,聽不太清,將鹹菜倒入口中嚼起來,一邊舉起了狙擊槍,通過狙擊鏡觀察起來,是一名山姆國的戰士,三兩口將鹹菜吞下去,低聲說道:“過來一人,看這架勢像是要談判?”
  “談判?”鬼手驚訝的說道。
  “放進了,幹掉他。”藍雪冷冷的說道,感覺到羅錚看過來,便繼續說道:“有什麼好談的?放他們一條生路?別忘了是他們在圍攻我們,想活命跑就是,談什麼?顯然沒安好心,既然送上門來,幹嘛客氣?”
  “有道理,這一槍我來,你負責談判吸引他注意。”羅錚應道,迅速瞄準了對方,殺氣騰騰的冷笑起來。
  對方在三百米左右停下來,大聲喊道:“請不要開槍,我們談談。”
  “咦?不對勁。”羅錚驚訝的低聲說道。
  “哪不對勁?”藍雪趕緊追問道。
  “你看他的臉,有些潰爛了。”羅錚低聲說道,一邊調整狙擊鏡,讓對方拉近,清晰的發現對方不僅臉上有些潰爛,眼睛內凹,臉上血管隱約可見,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現象,不由一驚,忽然想到了什麼,頓時大喜,說道:“中毒了。”
  “應該是,太好了,難怪要談判。”藍雪驚喜的說道:“這麼一來,我們就占據了主動,更不可能和他們談判。”
  “如果我猜錯的話,他們見我們沒事,應該猜到城堡有水井,是來要水的,給水他們就撤,先讓他過來看看。”羅錚冷笑道。
  “過來說話。”藍雪大聲喝道,旋即又小聲提醒道:“各自收好,小心敵人耍詐,從其他方位滲透進來。”
  大家答應一聲,打起精神來,嚴陣以待。
  對方聽到藍雪的喊話,警惕的往前走了一百米,在距離城堡兩百米位置停下來大聲喊道:“看在都是賽隊的份上,咱們和解,隻要你們給夠清水,我們馬上撤離,否則,我們將向大賽組委會狀告你們偷襲我們,大家魚死網破,如何?”
  大家一聽,樂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炙熱的陽光下,來人身披沙漠吉利偽裝,帶著防彈鋼盔,臉上抹著濃濃的油彩,黑乎乎的臉龐,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珠透著凶光,藍雪看著對方,目光森寒,冷冷的高聲喝道:“要戰就來吧,奉陪到底!”
  清冷的月光下,藍雪臉色冰寒,雙目森冷,緊緊的鎖定前方,搜索著可疑目標,全身散發著一股鋒銳殺氣,這股殺氣在月光下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劍,鋒芒萬狀,聽到羅錚的詢問,藍雪冷冷的說道:“不多了,算上兩名狙擊手,最多八個。”
  “偷襲失敗,估計不會再來,但我們也不能大意,兄弟們,頂住。”羅錚冷冷的說道,自信心爆棚,剛才一戰,敵人聚集一起,便宜了自己,開了四槍,和藍雪每人兩槍,居然意外幹掉了六人,其中兩人被殃及致死,還有兩人受了一定輕傷,雖然不致命,逃離回去,但能不能活下來,就看造化了。
  換言之,敵人八人中有兩人受傷,隻有六人還有戰鬥力,傷員需要人看護,戰鬥一響,上戰場的估計隻有五人,羅錚鬆了口氣,五人而已,無論從哪個方位偷襲,都擋得住了,隻要不犯錯誤,活下去,成為最後的贏家問題不大。
  “幽靈老弟,剛才一戰爽死了吧?”雪豹不無羨慕的說道,剛才一戰,雪豹和鬼手、山雕一樣,都守在其他方位,沒有上來支援,通過耳麥,大家聽到了羅錚和藍雪的談話,自然明白了戰果。
  “太好了,這一戰揚眉吐氣,也算是出了口惡氣,收了些利息,等全部幹掉他們,酒鬼的仇就算是報了。”鬼手興奮的說道。
  羅錚放鬆下來,笑道:“別大意,對麵這幫人不簡單,剛才隻是運氣好而已,如果不是他們聚集在一起,如果不是我們正好也用這樣的方法滲透進來,知道這個戰術的利弊,改用了燃燒彈,戰果肯定沒那麼大,說不定一個都幹不掉,要怪就怪對手不了解我們。”
  “是他們太大意了,如果知道我們也曾經用同樣的戰術滲透進來,他們絕對不會這麼幹,如果是我指揮,絕對想不到這種滲透戰術,對麵的敵人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不會用,但不知道我們這的真正指揮是幽靈,這隻能說明我們的運氣好,並不能說明我們的戰鬥力比他們強,大家小心點。”藍雪冷冷的說道,看著前方的目光堅定有力,月色下,仿佛一隻隨時爆發的獵豹,在靜靜的等待著獵物送上門來。
  “有道理,大家小心為妙,今晚恐怕睡不了了。”羅錚附和道,打起精神來。
  “也不一定,大家輪換,每人一小時,誰現在頂不住了?”藍雪低聲問道。
  這種事關乎大家生死,沒人會亂來,困了就是困了,不能勉強,否則會犯下致命錯誤,給大家帶來毀滅性的災難,沒困就是沒困,不能偷懶,大家沉默了一會兒,沒人回答,羅錚尋思著敵人一時半會兒不會進攻,便說道:“我先睡會兒。”
  一個小時後,羅錚自動醒來,感覺精神好了許多,鬼手他們根據各自情況,也一一休息去了,羅錚看著靜悄悄的夜色,暗自鬆了口氣,耐心等待著,不時和大家閑聊幾句提神,以免睡著。
  第二天,當第一縷陽光灑向這片亙古沙漠時,羅錚徹底放下心來,白天能見度高,各國賽隊更不敢輕易攻擊,否則都是活靶子,當然,大家也不能大意,繼續輪換著睡一個小時,五個人守城堡四個角,有一個人機動。
  當天色大亮,太陽跳出地平線時,藍雪去弄了些饅頭分發給大家,還意外找到些鹹菜,都是袋裝食品,加熱後,大家吃的香甜,特別是鹹菜,幾天沒進補鹽分,每天還流失這麼多汗水,這些鹹菜簡直是救星。
  羅錚吃著可口的鹹菜,頓時精神大振,笑道:“哥幾個,這鹹菜恐怕是咱們吃過最好吃的美味了,咦?”說著,羅錚驚疑起來,目光死死的望著前方。
  “什麼情況?”鬼手通過耳麥問道。
  羅錚看著前方走過來一人,不斷揮舞著一件衣服,一邊喊著什麼,距離有些遠,聽不太清,將鹹菜倒入口中嚼起來,一邊舉起了狙擊槍,通過狙擊鏡觀察起來,是一名山姆國的戰士,三兩口將鹹菜吞下去,低聲說道:“過來一人,看這架勢像是要談判?”
  “談判?”鬼手驚訝的說道。
  “放進了,幹掉他。”藍雪冷冷的說道,感覺到羅錚看過來,便繼續說道:“有什麼好談的?放他們一條生路?別忘了是他們在圍攻我們,想活命跑就是,談什麼?顯然沒安好心,既然送上門來,幹嘛客氣?”
  “有道理,這一槍我來,你負責談判吸引他注意。”羅錚應道,迅速瞄準了對方,殺氣騰騰的冷笑起來。
  對方在三百米左右停下來,大聲喊道:“請不要開槍,我們談談。”
  “咦?不對勁。”羅錚驚訝的低聲說道。
  “哪不對勁?”藍雪趕緊追問道。
  “你看他的臉,有些潰爛了。”羅錚低聲說道,一邊調整狙擊鏡,讓對方拉近,清晰的發現對方不僅臉上有些潰爛,眼睛內凹,臉上血管隱約可見,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現象,不由一驚,忽然想到了什麼,頓時大喜,說道:“中毒了。”
  “應該是,太好了,難怪要談判。”藍雪驚喜的說道:“這麼一來,我們就占據了主動,更不可能和他們談判。”
  “如果我猜錯的話,他們見我們沒事,應該猜到城堡有水井,是來要水的,給水他們就撤,先讓他過來看看。”羅錚冷笑道。
  “過來說話。”藍雪大聲喝道,旋即又小聲提醒道:“各自收好,小心敵人耍詐,從其他方位滲透進來。”
  大家答應一聲,打起精神來,嚴陣以待。
  對方聽到藍雪的喊話,警惕的往前走了一百米,在距離城堡兩百米位置停下來大聲喊道:“看在都是賽隊的份上,咱們和解,隻要你們給夠清水,我們馬上撤離,否則,我們將向大賽組委會狀告你們偷襲我們,大家魚死網破,如何?”
  大家一聽,樂了,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炙熱的陽光下,來人身披沙漠吉利偽裝,帶著防彈鋼盔,臉上抹著濃濃的油彩,黑乎乎的臉龐,一對黑白分明的眼珠透著凶光,藍雪看著對方,目光森寒,冷冷的高聲喝道:“要戰就來吧,奉陪到底!”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14 00:23:21  ExecTime:0.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