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52章瓦解偷襲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夜幕很降臨,磨盤大的圓月掛上長空,將沙漠照亮,起伏不定的沙丘仿佛披上了一層銀紗,煞是好看,炙熱的溫度也降了下來,清風一吹,變得涼爽了許多,羅錚知道溫度還會繼續降下來,看了一眼附近堆放的被褥和睡袋,一點都不擔心了,有了這些東西,足夠守住城堡幾天了,要是有人輪換睡覺,羅錚有把握和前麵的人對峙更久。【比奇中文網首發www.biqi.me】
  清涼的月光映照著沙漠,沙丘拉出一道長長的暗影,一明一暗,給這個亙古、荒涼的沙漠平添幾分神秘和恐懼,羅錚看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湖麵,泛起一道道耀眼的白光,一輪明月倒影在水中,寧靜而優美,不由笑了,被汙染的水源和狼王交戰的時候沒派上用場,沒想到用到山姆國等賽隊身上了,這叫自作孽不可活。
  正胡思亂想著,羅錚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趕緊搜查起來,前麵開闊的沙漠地帶並沒有發現可疑人物,羅錚使勁聞了聞空氣中的味道,試圖嗅出危險感來,可惜,空氣冰寒如刀,什麼都沒有,深夜的溫度已經很低了。
  零下幾十度的夜晚,按說沒人會發起攻擊,但羅錚不敢大意,當初自己就是頂著寒冷滲透進來的,山姆國等賽隊憑什麼不可以?想到這,羅錚迅速往地上搜查起來,沒多久,羅錚發現了異常,不由定睛一看,樂了。
  狙擊鏡,平坦的沙麵上揚起一些沙子,正是有人在挖掘壕溝滲透,羅錚沒想到對方會采取和自己一樣的辦法滲透進來,要不是微光瞄準鏡有夜視功能,加上特意搜索,估計很難發現,一旦靠近就麻煩了。
  看到這一幕,羅錚嘴角浮現出一幕冷笑,測算了一下距離,還有三百多米,時間夠用,趕緊通過耳麥壓低聲音說道:“哥幾個,敵人采用和我們一樣的辦法滲透上來,大家各就各位,不要亂動,小心觀察,雪兒,過來我這邊。”
  “是。”大家低聲應道,語氣堅定有力,透著濃濃的戰意,在月光下,仿佛一頭伺機而動的獵豹,隨時都能亮出鋒銳的利爪。
  不一會兒,藍雪提著槍衝衝過來,找了個地方埋伏好,在羅錚的指引下,很發現了敵人的方位,冰冷的眼眸閃過一抹不屑,迅速瞄準,這時,羅錚輕聲說道:“敵人聚集在一起,用燃燒彈吧,我打頭,你打中間。”
  敵人拉出一條長長的隊伍,雖然身上都用沙子掩蓋,和周圍的環境幾乎融為一體,因為移動的關係,仔細看還是能辨認出隊形的,藍雪低聲答應著,迅速改變瞄準位置,凝神,呼吸,嚴正以待,森冷的眼神在月色下銳利無匹。
  “咻!”一枚燃燒彈呼嘯而去,撕裂月空,光芒奪命,令人窒息。
  “咻。”藍雪也開槍了,燃燒彈發出尖嘯聲,燃燒出一道令人崩潰的衝擊波。
  “啊——!”有人中彈,身體頓時燃燒起來,從壕溝爬起,慘叫著亂跑,有人撲上去,將對方撲倒在地,用沙子滅火,但根本沒有用,自己也被火星濺上,頓時也燃燒起來,又有人中彈,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在地上翻滾著,屍體滅火。
  狙擊鏡,羅錚看到起碼有四個人身體在不同程度的燃燒,棱角分明的剛毅臉龐湧上來一幕冷笑,嘴角微翹,不屑的低聲說道:“雪兒,殺。”說著,再次扣動了扳機,又一發燃燒彈呼嘯而去,命中隊尾方向,將一人從沙子麵打出來,痛的嚎叫著,翻滾在地,不斷用沙子往身上撥,試圖滅火,但於事無補。
  燃燒彈的攻擊力並不強,有特製的避彈衣保護下,幾乎打不穿表皮,但會炸裂燃燒,瞬間達到三千攝氏度以上,打量的燃燒劑有很強的附著性,根本拍不掉,高溫能瞬間融化身體。
  “咻!”藍雪也開火了,正好射中起來狂撤的隊伍中一人,這個人後背頓時燃燒起來,慘叫一聲,將旁邊一人撞到,火星頓時濺了過去,將對方點燃,在月色下慘叫不已,給這片亙古、荒蕪的沙漠平添幾分恐怖。
  “咻咻!”兩聲槍響,子彈擊中城牆,羅錚嚇了一跳,趕緊往後縮了些,看向前方半尺不到的地麵彈孔,臉色發白,暗自慶幸不已,還好躲在高處,對方射擊角度不夠,要不然就慘了。
  羅錚很清楚對方這一槍的主要目的在於威懾,迫使自己無法繼續輕鬆開槍,為隊友撤退提供狙擊掩護,惱怒不已,但也無可奈何,戰場上的狙擊手可不是好惹的,死神的代言人,一個不小心就會送命,羅錚不敢大意,趕緊往一旁爬起,更換狙擊位置,藍雪也受到了狙擊威脅,不得不更換位置。
  等兩人再次更換好狙擊位置,來犯的對手已經逃之夭夭,隻剩下幾具還在燃燒的屍體,在月色下格外詭異,羅錚冷冷的看著已經燒死的敵人,目光堅定,不為所動,戰場上沒有仁慈,想要活命,就隻能把對方幹掉。
  “啊,救命,幫我。”燃燒的人發出淒厲的呼救,滿地翻滾著,在月空下恐怖而詭異,那一聲聲呼救仿佛鬼哭狼嚎般,令人心悸,空氣中彌散著濃濃的燒焦味,隨著清冷的夜風吹散開去。
  偷襲的隊伍知道有兩名狙擊手在,營救意味著自己送死,沒有人敢回頭營救,任憑隊友們淒厲的呼救聲飄遠,頭夠不敢回,撒開退狂奔,生怕自己也被擊中,死不可怕,被殺死就太痛苦了。
  漸漸的,燒焦的屍體火勢越來越小,黯淡下去,六具屍體變成了塵埃,融入到這片茫茫的沙漠之中,月光下,還沒有燃盡的屍體冒出來幾縷青煙,嫋嫋升空,仿佛形成了一個人影,最後漸漸散開,淡化,不見了蹤跡。
  羅錚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心如磐石,不為所動,狙擊鏡看向前方,敵人已經不見了蹤跡,估計躲在沙丘後麵去了,這次偷襲損失了六個,估計剩下的人不多了,羅錚鬆了口氣,低聲問道:“雪兒,有沒有留意撤下去的人還剩多少?”
  夜幕很降臨,磨盤大的圓月掛上長空,將沙漠照亮,起伏不定的沙丘仿佛披上了一層銀紗,煞是好看,炙熱的溫度也降了下來,清風一吹,變得涼爽了許多,羅錚知道溫度還會繼續降下來,看了一眼附近堆放的被褥和睡袋,一點都不擔心了,有了這些東西,足夠守住城堡幾天了,要是有人輪換睡覺,羅錚有把握和前麵的人對峙更久。
  清涼的月光映照著沙漠,沙丘拉出一道長長的暗影,一明一暗,給這個亙古、荒涼的沙漠平添幾分神秘和恐懼,羅錚看了一眼波光粼粼的湖麵,泛起一道道耀眼的白光,一輪明月倒影在水中,寧靜而優美,不由笑了,被汙染的水源和狼王交戰的時候沒派上用場,沒想到用到山姆國等賽隊身上了,這叫自作孽不可活。
  正胡思亂想著,羅錚忽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趕緊搜查起來,前麵開闊的沙漠地帶並沒有發現可疑人物,羅錚使勁聞了聞空氣中的味道,試圖嗅出危險感來,可惜,空氣冰寒如刀,什麼都沒有,深夜的溫度已經很低了。
  零下幾十度的夜晚,按說沒人會發起攻擊,但羅錚不敢大意,當初自己就是頂著寒冷滲透進來的,山姆國等賽隊憑什麼不可以?想到這,羅錚迅速往地上搜查起來,沒多久,羅錚發現了異常,不由定睛一看,樂了。
  狙擊鏡,平坦的沙麵上揚起一些沙子,正是有人在挖掘壕溝滲透,羅錚沒想到對方會采取和自己一樣的辦法滲透進來,要不是微光瞄準鏡有夜視功能,加上特意搜索,估計很難發現,一旦靠近就麻煩了。
  看到這一幕,羅錚嘴角浮現出一幕冷笑,測算了一下距離,還有三百多米,時間夠用,趕緊通過耳麥壓低聲音說道:“哥幾個,敵人采用和我們一樣的辦法滲透上來,大家各就各位,不要亂動,小心觀察,雪兒,過來我這邊。”
  “是。”大家低聲應道,語氣堅定有力,透著濃濃的戰意,在月光下,仿佛一頭伺機而動的獵豹,隨時都能亮出鋒銳的利爪。
  不一會兒,藍雪提著槍衝衝過來,找了個地方埋伏好,在羅錚的指引下,很發現了敵人的方位,冰冷的眼眸閃過一抹不屑,迅速瞄準,這時,羅錚輕聲說道:“敵人聚集在一起,用燃燒彈吧,我打頭,你打中間。”
  敵人拉出一條長長的隊伍,雖然身上都用沙子掩蓋,和周圍的環境幾乎融為一體,因為移動的關係,仔細看還是能辨認出隊形的,藍雪低聲答應著,迅速改變瞄準位置,凝神,呼吸,嚴正以待,森冷的眼神在月色下銳利無匹。
  “咻!”一枚燃燒彈呼嘯而去,撕裂月空,光芒奪命,令人窒息。
  “咻。”藍雪也開槍了,燃燒彈發出尖嘯聲,燃燒出一道令人崩潰的衝擊波。
  “啊——!”有人中彈,身體頓時燃燒起來,從壕溝爬起,慘叫著亂跑,有人撲上去,將對方撲倒在地,用沙子滅火,但根本沒有用,自己也被火星濺上,頓時也燃燒起來,又有人中彈,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在地上翻滾著,屍體滅火。
  狙擊鏡,羅錚看到起碼有四個人身體在不同程度的燃燒,棱角分明的剛毅臉龐湧上來一幕冷笑,嘴角微翹,不屑的低聲說道:“雪兒,殺。”說著,再次扣動了扳機,又一發燃燒彈呼嘯而去,命中隊尾方向,將一人從沙子麵打出來,痛的嚎叫著,翻滾在地,不斷用沙子往身上撥,試圖滅火,但於事無補。
  燃燒彈的攻擊力並不強,有特製的避彈衣保護下,幾乎打不穿表皮,但會炸裂燃燒,瞬間達到三千攝氏度以上,打量的燃燒劑有很強的附著性,根本拍不掉,高溫能瞬間融化身體。
  “咻!”藍雪也開火了,正好射中起來狂撤的隊伍中一人,這個人後背頓時燃燒起來,慘叫一聲,將旁邊一人撞到,火星頓時濺了過去,將對方點燃,在月色下慘叫不已,給這片亙古、荒蕪的沙漠平添幾分恐怖。
  “咻咻!”兩聲槍響,子彈擊中城牆,羅錚嚇了一跳,趕緊往後縮了些,看向前方半尺不到的地麵彈孔,臉色發白,暗自慶幸不已,還好躲在高處,對方射擊角度不夠,要不然就慘了。
  羅錚很清楚對方這一槍的主要目的在於威懾,迫使自己無法繼續輕鬆開槍,為隊友撤退提供狙擊掩護,惱怒不已,但也無可奈何,戰場上的狙擊手可不是好惹的,死神的代言人,一個不小心就會送命,羅錚不敢大意,趕緊往一旁爬起,更換狙擊位置,藍雪也受到了狙擊威脅,不得不更換位置。
  等兩人再次更換好狙擊位置,來犯的對手已經逃之夭夭,隻剩下幾具還在燃燒的屍體,在月色下格外詭異,羅錚冷冷的看著已經燒死的敵人,目光堅定,不為所動,戰場上沒有仁慈,想要活命,就隻能把對方幹掉。
  “啊,救命,幫我。”燃燒的人發出淒厲的呼救,滿地翻滾著,在月空下恐怖而詭異,那一聲聲呼救仿佛鬼哭狼嚎般,令人心悸,空氣中彌散著濃濃的燒焦味,隨著清冷的夜風吹散開去。
  偷襲的隊伍知道有兩名狙擊手在,營救意味著自己送死,沒有人敢回頭營救,任憑隊友們淒厲的呼救聲飄遠,頭夠不敢回,撒開退狂奔,生怕自己也被擊中,死不可怕,被殺死就太痛苦了。
  漸漸的,燒焦的屍體火勢越來越小,黯淡下去,六具屍體變成了塵埃,融入到這片茫茫的沙漠之中,月光下,還沒有燃盡的屍體冒出來幾縷青煙,嫋嫋升空,仿佛形成了一個人影,最後漸漸散開,淡化,不見了蹤跡。
  羅錚冷冷的看著這一幕,心如磐石,不為所動,狙擊鏡看向前方,敵人已經不見了蹤跡,估計躲在沙丘後麵去了,這次偷襲損失了六個,估計剩下的人不多了,羅錚鬆了口氣,低聲問道:“雪兒,有沒有留意撤下去的人還剩多少?”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21 04:29:48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