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51章弄拙成巧

  
  http:www.biqi.me比奇中文網永久網址,請牢記!
  已經是中午時分,太陽炙烤著沙漠,沙麵熱浪翻滾,仿佛升騰的熔岩,令人窒息,黃沙漫漫,沙丘延綿,看不到盡頭,看不到生機,就連剛剛出現過的賽隊也消失在翻滾的氣浪之中,不見了蹤跡,羅錚扭頭看了一眼太陽,輕聲說道:“你去看看他們,排查一下這的房間,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順便收集點食物和被褥之類的,咱們晚上恐怕要在城牆上過夜了,這我守著。{比奇中文網首發}”
  “好,小心點。”藍雪答應一聲,身體縮了下去,很下了城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可恨的就是不勞而獲的黃雀,羅錚憤怒的搜索了一番前方沙丘,看不到對手蹤跡,不敢亂動,說不定這個時候有人已經鎖定了自己,想了想,羅錚往後縮了些,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掉在地上,地麵很濕透。
  剛才一戰,九死一生,原本以為就此結束,可以回家,沒想到仇敵追了上來,難怪前兩天頭上有蜂鳥監視,原來是山姆國的,這些家夥趕到這來,難道狼王的手下真的全部被滅了?這樣也好,自己沒了後顧之憂。
  想到這,羅錚憤怒的心情好受了些,小心的繼續監視前方,以防敵人偷襲,周圍靜悄悄的,隻有風輕輕吹過,大約一個小時後,羅錚小心的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突然看到有人去湖泊對岸取水,羅錚不由笑了,沒有幹涉。
  狙擊鏡四處觀察,發現一個不起眼的沙丘後麵有個黑點,沙丘比城堡還高一點,看不太清,羅錚估摸著是人,毫不猶豫的瞄準,迅速開槍,子彈尖嘯聲打破寧靜,將周圍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黑點消失不見了。
  “是不是那些混蛋攻擊上來了?”藍雪在耳麥關切的問道。
  “不是,你們繼續準備。”羅錚低聲說道,迅速爬到另外一個地方潛伏起來,繼續搜索目標,聽到一聲槍響,不由一驚,扭頭看去,發現自己剛才潛伏的前方中槍,子彈打出一個泥坑來,不由慶幸的笑了。
  這種對狙方式都是試探性攻擊,威懾意義大於射殺意義,當然,也根本不可能射中目標,這點羅錚清楚,羅錚相信對方也清楚,用狙擊鏡搜索一番,沒有看到疑似目標,打水的人伏在湖岸邊一動不動。
  “走吧,老子不打你。”羅錚冷冷的輕語著,食指慢慢鬆開扳機,後縮了些,按耐下急切、焦慮的情緒,嚴正以待,耐心等候起來,對方既然來了,就肯定要有個結果,鹿死誰手,殺過才知道。
  又半個小時過去了,藍雪急匆匆過來,帶著一隻烤熟的沙雞,沙雞是沙漠上的一種鳥類,多為群棲性,聚大群於水源處飲水,全身灰色,羽衣厚,皮膚堅韌,這有湖泊,估計是狼王他們獵殺到的食物,正好便宜了大家,烤熟了吃倒也不錯,羅錚客氣了一聲,拿過去吃起來。
  幾天壓縮餅幹下來,羅錚感覺這隻烤熟的沙雞和山珍海味有的一比,幾口就全部吞了下去,喝了幾口水,感覺舒服多了,感歎的說道:“還是熟食好吃啊,還有沒有?都找到些什麼?”
  “食物還有饅頭,烤餅之類的,足夠我們吃了,發現一口水井,水清澈甘甜,難怪狼王的人沒中毒,各種生活用品也不少,還有一些彈藥,就算在這生活一個月都足夠了。”藍雪輕聲說道。
  “嗯,那就好。”羅錚放下心來,對著耳麥繼續說道:“剛才一直沒機會問,那個幫我擋子彈的屍體到底怎麼回事?”
  “是狼王的人。”雪豹通過耳麥解釋道:“我從屋頂衝過來,看到這個家夥忽然爬上屋頂,並瞄準了你,搶先開火,對方中彈,掉了下去,沒想到這麼巧,老弟,你簡直是大福之人啊。”話語中透著滿腔感慨。
  “原來是這樣,狼王確實狡詐,自己故意暴露,吸引大家的目光,並對我開槍,沒想到真正的殺招在屋頂,還好有雪豹兄弟在,要不然這條命就交代在這了,謝謝了。”羅錚感歎的說道。
  “你呀,這次比賽,你好幾次失去冷靜,每次都生死一線,下次注意點,戰場上任何時候都必須保持冷靜,對了,其他幾人已經占據城牆四個角,你下去休息一下吧,胸口的傷要不要緊?”藍雪關心的問道。
  “沒事,既然這有水,我去衝洗一下,好幾天沒洗過澡了,一會兒大家輪流。”羅錚看著炙熱的天,感覺渾身黏糊糊的,異常難受,不由說道,山姆國等賽隊已經潛藏起來,看架勢也像是剛剛趕到這,需要休整,一時半會估計打不起來,不由說道,縮了下去。
  詢問了一下水井位置,羅錚來到水井旁,用木桶打了一桶上來,清涼透澈,忍不住喝了幾口,確實很甘甜,不由笑了,大口喝了一頓,然後速脫了個精光,頂著烈日衝洗起來,一桶水下來,愜意無雙,精神頓時大振。
  羅錚美美的衝洗一頓,穿好衣服,戴上裝備來到城牆,趴在藍雪旁邊,低聲說道:“你也去洗洗吧,這我看著,哥幾個,你們稍後啊,女士優先。”
  “老弟不厚道,你也是男士,洗完了跟我們玩女士優先的把戲,應該說領導優先才對嘛。”雪豹輕笑道。
  “就是,老弟,罰你回頭給我們弄晚餐。”鬼手也笑的說道。
  羅錚聽得出來,大家的情緒很穩定,並沒有因為其他賽隊的出現而亂了方寸,頓時鬆了口氣,看了藍雪一眼,藍雪會意的點頭,淺淺一笑,慢慢縮了回去,羅錚藏好後架起槍搜索起來,看到又有人過去打水,不由笑著小聲道:“哥幾個,汙染水沒給狼王用上,倒是便宜了那些王八蛋。”
  “正好,這沒條件燒火,就算用消毒丸淨化消毒,也未必能夠全部殺死水麵的細菌病毒,最好毒死他們,省我們不少功夫。”鬼手笑的說道。
  大家一聽,都笑了,被算計的憤怒和壓力一掃而空。
  已經是中午時分,太陽炙烤著沙漠,沙麵熱浪翻滾,仿佛升騰的熔岩,令人窒息,黃沙漫漫,沙丘延綿,看不到盡頭,看不到生機,就連剛剛出現過的賽隊也消失在翻滾的氣浪之中,不見了蹤跡,羅錚扭頭看了一眼太陽,輕聲說道:“你去看看他們,排查一下這的房間,看還有沒有漏網之魚,順便收集點食物和被褥之類的,咱們晚上恐怕要在城牆上過夜了,這我守著。”
  “好,小心點。”藍雪答應一聲,身體縮了下去,很下了城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最可恨的就是不勞而獲的黃雀,羅錚憤怒的搜索了一番前方沙丘,看不到對手蹤跡,不敢亂動,說不定這個時候有人已經鎖定了自己,想了想,羅錚往後縮了些,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掉在地上,地麵很濕透。
  剛才一戰,九死一生,原本以為就此結束,可以回家,沒想到仇敵追了上來,難怪前兩天頭上有蜂鳥監視,原來是山姆國的,這些家夥趕到這來,難道狼王的手下真的全部被滅了?這樣也好,自己沒了後顧之憂。
  想到這,羅錚憤怒的心情好受了些,小心的繼續監視前方,以防敵人偷襲,周圍靜悄悄的,隻有風輕輕吹過,大約一個小時後,羅錚小心的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體,突然看到有人去湖泊對岸取水,羅錚不由笑了,沒有幹涉。
  狙擊鏡四處觀察,發現一個不起眼的沙丘後麵有個黑點,沙丘比城堡還高一點,看不太清,羅錚估摸著是人,毫不猶豫的瞄準,迅速開槍,子彈尖嘯聲打破寧靜,將周圍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黑點消失不見了。
  “是不是那些混蛋攻擊上來了?”藍雪在耳麥關切的問道。
  “不是,你們繼續準備。”羅錚低聲說道,迅速爬到另外一個地方潛伏起來,繼續搜索目標,聽到一聲槍響,不由一驚,扭頭看去,發現自己剛才潛伏的前方中槍,子彈打出一個泥坑來,不由慶幸的笑了。
  這種對狙方式都是試探性攻擊,威懾意義大於射殺意義,當然,也根本不可能射中目標,這點羅錚清楚,羅錚相信對方也清楚,用狙擊鏡搜索一番,沒有看到疑似目標,打水的人伏在湖岸邊一動不動。
  “走吧,老子不打你。”羅錚冷冷的輕語著,食指慢慢鬆開扳機,後縮了些,按耐下急切、焦慮的情緒,嚴正以待,耐心等候起來,對方既然來了,就肯定要有個結果,鹿死誰手,殺過才知道。
  又半個小時過去了,藍雪急匆匆過來,帶著一隻烤熟的沙雞,沙雞是沙漠上的一種鳥類,多為群棲性,聚大群於水源處飲水,全身灰色,羽衣厚,皮膚堅韌,這有湖泊,估計是狼王他們獵殺到的食物,正好便宜了大家,烤熟了吃倒也不錯,羅錚客氣了一聲,拿過去吃起來。
  幾天壓縮餅幹下來,羅錚感覺這隻烤熟的沙雞和山珍海味有的一比,幾口就全部吞了下去,喝了幾口水,感覺舒服多了,感歎的說道:“還是熟食好吃啊,還有沒有?都找到些什麼?”
  “食物還有饅頭,烤餅之類的,足夠我們吃了,發現一口水井,水清澈甘甜,難怪狼王的人沒中毒,各種生活用品也不少,還有一些彈藥,就算在這生活一個月都足夠了。”藍雪輕聲說道。
  “嗯,那就好。”羅錚放下心來,對著耳麥繼續說道:“剛才一直沒機會問,那個幫我擋子彈的屍體到底怎麼回事?”
  “是狼王的人。”雪豹通過耳麥解釋道:“我從屋頂衝過來,看到這個家夥忽然爬上屋頂,並瞄準了你,搶先開火,對方中彈,掉了下去,沒想到這麼巧,老弟,你簡直是大福之人啊。”話語中透著滿腔感慨。
  “原來是這樣,狼王確實狡詐,自己故意暴露,吸引大家的目光,並對我開槍,沒想到真正的殺招在屋頂,還好有雪豹兄弟在,要不然這條命就交代在這了,謝謝了。”羅錚感歎的說道。
  “你呀,這次比賽,你好幾次失去冷靜,每次都生死一線,下次注意點,戰場上任何時候都必須保持冷靜,對了,其他幾人已經占據城牆四個角,你下去休息一下吧,胸口的傷要不要緊?”藍雪關心的問道。
  “沒事,既然這有水,我去衝洗一下,好幾天沒洗過澡了,一會兒大家輪流。”羅錚看著炙熱的天,感覺渾身黏糊糊的,異常難受,不由說道,山姆國等賽隊已經潛藏起來,看架勢也像是剛剛趕到這,需要休整,一時半會估計打不起來,不由說道,縮了下去。
  詢問了一下水井位置,羅錚來到水井旁,用木桶打了一桶上來,清涼透澈,忍不住喝了幾口,確實很甘甜,不由笑了,大口喝了一頓,然後速脫了個精光,頂著烈日衝洗起來,一桶水下來,愜意無雙,精神頓時大振。
  羅錚美美的衝洗一頓,穿好衣服,戴上裝備來到城牆,趴在藍雪旁邊,低聲說道:“你也去洗洗吧,這我看著,哥幾個,你們稍後啊,女士優先。”
  “老弟不厚道,你也是男士,洗完了跟我們玩女士優先的把戲,應該說領導優先才對嘛。”雪豹輕笑道。
  “就是,老弟,罰你回頭給我們弄晚餐。”鬼手也笑的說道。
  羅錚聽得出來,大家的情緒很穩定,並沒有因為其他賽隊的出現而亂了方寸,頓時鬆了口氣,看了藍雪一眼,藍雪會意的點頭,淺淺一笑,慢慢縮了回去,羅錚藏好後架起槍搜索起來,看到又有人過去打水,不由笑著小聲道:“哥幾個,汙染水沒給狼王用上,倒是便宜了那些王八蛋。”
  “正好,這沒條件燒火,就算用消毒丸淨化消毒,也未必能夠全部殺死水麵的細菌病毒,最好毒死他們,省我們不少功夫。”鬼手笑的說道。
  大家一聽,都笑了,被算計的憤怒和壓力一掃而空。
  www.biqi.me比奇中文網一直在為提高閱讀體驗而努力,喜歡請與好友分享!
  

Snap Time:2018-11-19 06:40:23  ExecTime: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