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28章生死一線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28章:生死一線
  賽場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羅錚見對方要走,雖然有心聯手,但不強求,強扭的瓜不甜,等對方離開後,羅錚返身和大家匯合,將情況簡單說明後,帶著戰利品朝山嶺走去,月色下,隊伍拉出長長的影子,有些悲壯和無奈。
  大敵當前,生死難料,比賽變得飄渺起來,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但誰也不想說出來亂了軍心士氣,進入山嶺後,大家往麵走了半個小時左右,在一個山穀麵停下來休息,眼看著就要天亮了,必須抓緊時間休息。
  羅錚和山雕放第一班哨,一左一右,爬上了山穀兩側的山峰,山峰並不高,但也能看清楚周圍的情況,羅錚隱蔽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將吉利服蓋住全身,冷靜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山嶺靜悄悄的,視野非常好,地麵生長著一些嫩草,有幾棵低矮的樹,在月光下倒映著長長的影子,月光清涼,沒有汙染的草原上,天空透徹,羅錚聽著周圍響起的不知名蟲鳴,寧靜、祥和,心情也漸漸安定下來。
  這一路走來,羅錚發現自己猜對了狼王的心思,但沒猜到狼王這麼狠辣,完全不要命的部署,不得不說,這種讓少量精銳帶領近千武裝搶先出手,主動出擊的戰術對於賽隊來說是致命的,各國賽隊被徹底打亂了陣腳,結下了的發展更加撲朔迷離了,想到狼王身邊還有近三百精銳就頭皮發麻。
  交手數次,羅錚很清楚狼王身邊的精銳戰鬥力,每一個都不屬於賽隊成員,都是鐵血老兵,高手中的高手,或許因為來自不同基地的緣故,彼此配合不默契,但賽隊之間的配合又何嚐默契?可以說,賽隊沒有任何優勢。
  尋思了一會兒,不得要領,羅錚幹脆將這些煩惱拋開,想到就算死也和藍雪在一起,心情就格外寧靜、平和了,月色下,羅錚看到一道黑影在山嶺奔跑,不由一驚,頓時警惕起來,舉起了狙擊槍,透過狙擊鏡觀察起來。
  很,羅錚發現是一匹胡狼,在尋找著什麼,羅錚大吃一驚,趕緊看胡狼的後麵,沒有發現人影,不敢大意,嚴陣以待,仔細觀察著,看到胡狼朝山穀走去,臉色一變,深吸一口氣,長嘯出生來。
  “嗷哦——!”似狼非狼的聲音響徹山穀,打破黑影的寧靜,在夜色下飄蕩,令人聞之色變。
  羅錚看到胡狼停頓了腳步,抬頭朝山峰上麵觀察,低聲嗚咽,調轉身衝了上來,速度飛,羅錚笑了,畜生就是畜生,不管是不是狼王訓練的,這匹胡狼都不能留,羅錚將無聲手槍拿出來,準備好。
  豁然,羅錚看到前方山坡上出現了一道人影,不由大驚,不管來的是賽隊還是追兵,都不能大意,羅錚趕緊通過耳麥和大家取得聯係,示意大家往前先撤,隻要翻過山脈,前麵就到狼王的總部了,好不容易到了這,就算出現變數,羅錚也不想放棄原來的計劃。
  “其他人撤,我留下來。”藍雪一骨碌爬起,冷靜的命令道。
  “不行,都撤,別猶豫,我隨後就到。”羅錚冷靜的說道,不容置疑。
  藍雪聽到羅錚堅決的語氣,沒有再堅持,以免羅錚分心,示意大家速撤離了,羅錚鬆了口氣,正好看到胡狼衝上了山峰,高大的身軀在月光下拉出長長的黑影,森冷的目光閃爍著恐怖的殺氣,大口張開,猩紅的舌頭舔舐著嘴巴,冷冷的注視著羅錚。
  羅錚分明從胡狼的眼睛看到了一抹嘲諷,不由大怒,居然被一隻畜生嘲笑了,馬上亮出手槍來,胡狼嗚咽一聲,掉頭就跑,羅錚暴起追擊,看到胡狼朝山下跑去,不斷變換奔跑路線,速度非,身法飄忽,居然有幾分避彈步的樣子,讓羅錚產生一種無法瞄準的錯覺,不由大驚。
  “成精了?”羅錚臉色一凜,迅速開槍。
  “噗噗噗!”無聲手槍的子彈貼在胡狼的身體飛過去,沒入泥土,居然打空了,羅錚臉色更加凝重起來,穩定身形,凝神靜氣,冷靜瞄準,跟上胡狼的奔跑規律和速度,正準備開火,忽然一股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不安起來。
  獵人的直覺讓羅錚意識到危險,內心大駭,毫不猶豫的往後麵倒去,“咻!”一發狙擊彈幾乎擦著鼻梁飛過去,如果向前或者左右兩側撲到,這一槍恐怕都躲避不開,後背頓時湧出一身冷汗來,全身繃緊,心跳加。
  這種被死神關注的感覺令人心顫,羅錚趕緊深吸一口氣,穩定心神,再將心中的氣慢慢呼出來,感覺死神離自己遠了些,翻轉過來,趴在地上,如臨大敵一般,冷峻的目光朝前方看去,位置不夠,看不遠。
  羅錚手腳並用,朝另一側爬起,仿佛遊走的巨蟒,速度很,待到了山峰邊緣,羅錚停下來謹慎觀察,聽到胡狼的叫聲,循聲望去,發現胡狼正圍繞著一個人歡的叫著,是一名披著吉利服的人,旁邊還有一人,正警惕的的四處搜索著。
  “王八蛋。”羅錚頓時怒了,飼養胡狼的肯定是狼王的人,就算不是,剛才致命一槍足以說明對方敵意,冰冷的槍口瞬間鎖定目標,為了避免驚動對方,羅錚拚命收斂氣勢,屏住呼吸,將自己想象成一塊岩石,和周圍融為一體。
  常年奔走在戰場上的人直覺非常靈敏,對危險的感知力非常強,能夠提前感知到危險,羅錚的直覺也非常強,否則剛才一槍就必死無疑,看到對方無所顧忌的暴露自己身份,隻有兩種解釋,一種是對自己的自信,另一種是以為自己死了。
  不過,羅錚更相信前者,戰場上,真正的高手絕對不會大意,留給對方任何可趁之機,羅錚冷靜的注視著對方,大腦進入一種玄妙的空靈狀態,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停止了一般,眼睛隻剩下目標,眼睛微閉成針芒狀,將滔天的怒火內斂。
  賽場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羅錚見對方要走,雖然有心聯手,但不強求,強扭的瓜不甜,等對方離開後,羅錚返身和大家匯合,將情況簡單說明後,帶著戰利品朝山嶺走去,月色下,隊伍拉出長長的影子,有些悲壯和無奈。
  大敵當前,生死難料,比賽變得飄渺起來,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但誰也不想說出來亂了軍心士氣,進入山嶺後,大家往麵走了半個小時左右,在一個山穀麵停下來休息,眼看著就要天亮了,必須抓緊時間休息。
  羅錚和山雕放第一班哨,一左一右,爬上了山穀兩側的山峰,山峰並不高,但也能看清楚周圍的情況,羅錚隱蔽在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將吉利服蓋住全身,冷靜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山嶺靜悄悄的,視野非常好,地麵生長著一些嫩草,有幾棵低矮的樹,在月光下倒映著長長的影子,月光清涼,沒有汙染的草原上,天空透徹,羅錚聽著周圍響起的不知名蟲鳴,寧靜、祥和,心情也漸漸安定下來。
  這一路走來,羅錚發現自己猜對了狼王的心思,但沒猜到狼王這麼狠辣,完全不要命的部署,不得不說,這種讓少量精銳帶領近千武裝搶先出手,主動出擊的戰術對於賽隊來說是致命的,各國賽隊被徹底打亂了陣腳,結下了的發展更加撲朔迷離了,想到狼王身邊還有近三百精銳就頭皮發麻。
  交手數次,羅錚很清楚狼王身邊的精銳戰鬥力,每一個都不屬於賽隊成員,都是鐵血老兵,高手中的高手,或許因為來自不同基地的緣故,彼此配合不默契,但賽隊之間的配合又何嚐默契?可以說,賽隊沒有任何優勢。
  尋思了一會兒,不得要領,羅錚幹脆將這些煩惱拋開,想到就算死也和藍雪在一起,心情就格外寧靜、平和了,月色下,羅錚看到一道黑影在山嶺奔跑,不由一驚,頓時警惕起來,舉起了狙擊槍,透過狙擊鏡觀察起來。
  很,羅錚發現是一匹胡狼,在尋找著什麼,羅錚大吃一驚,趕緊看胡狼的後麵,沒有發現人影,不敢大意,嚴陣以待,仔細觀察著,看到胡狼朝山穀走去,臉色一變,深吸一口氣,長嘯出生來。
  “嗷哦——!”似狼非狼的聲音響徹山穀,打破黑影的寧靜,在夜色下飄蕩,令人聞之色變。
  羅錚看到胡狼停頓了腳步,抬頭朝山峰上麵觀察,低聲嗚咽,調轉身衝了上來,速度飛,羅錚笑了,畜生就是畜生,不管是不是狼王訓練的,這匹胡狼都不能留,羅錚將無聲手槍拿出來,準備好。
  豁然,羅錚看到前方山坡上出現了一道人影,不由大驚,不管來的是賽隊還是追兵,都不能大意,羅錚趕緊通過耳麥和大家取得聯係,示意大家往前先撤,隻要翻過山脈,前麵就到狼王的總部了,好不容易到了這,就算出現變數,羅錚也不想放棄原來的計劃。
  “其他人撤,我留下來。”藍雪一骨碌爬起,冷靜的命令道。
  “不行,都撤,別猶豫,我隨後就到。”羅錚冷靜的說道,不容置疑。
  藍雪聽到羅錚堅決的語氣,沒有再堅持,以免羅錚分心,示意大家速撤離了,羅錚鬆了口氣,正好看到胡狼衝上了山峰,高大的身軀在月光下拉出長長的黑影,森冷的目光閃爍著恐怖的殺氣,大口張開,猩紅的舌頭舔舐著嘴巴,冷冷的注視著羅錚。
  羅錚分明從胡狼的眼睛看到了一抹嘲諷,不由大怒,居然被一隻畜生嘲笑了,馬上亮出手槍來,胡狼嗚咽一聲,掉頭就跑,羅錚暴起追擊,看到胡狼朝山下跑去,不斷變換奔跑路線,速度非,身法飄忽,居然有幾分避彈步的樣子,讓羅錚產生一種無法瞄準的錯覺,不由大驚。
  “成精了?”羅錚臉色一凜,迅速開槍。
  “噗噗噗!”無聲手槍的子彈貼在胡狼的身體飛過去,沒入泥土,居然打空了,羅錚臉色更加凝重起來,穩定身形,凝神靜氣,冷靜瞄準,跟上胡狼的奔跑規律和速度,正準備開火,忽然一股危險的感覺湧上心頭,不安起來。
  獵人的直覺讓羅錚意識到危險,內心大駭,毫不猶豫的往後麵倒去,“咻!”一發狙擊彈幾乎擦著鼻梁飛過去,如果向前或者左右兩側撲到,這一槍恐怕都躲避不開,後背頓時湧出一身冷汗來,全身繃緊,心跳加。
  這種被死神關注的感覺令人心顫,羅錚趕緊深吸一口氣,穩定心神,再將心中的氣慢慢呼出來,感覺死神離自己遠了些,翻轉過來,趴在地上,如臨大敵一般,冷峻的目光朝前方看去,位置不夠,看不遠。
  羅錚手腳並用,朝另一側爬起,仿佛遊走的巨蟒,速度很,待到了山峰邊緣,羅錚停下來謹慎觀察,聽到胡狼的叫聲,循聲望去,發現胡狼正圍繞著一個人歡的叫著,是一名披著吉利服的人,旁邊還有一人,正警惕的的四處搜索著。
  “王八蛋。”羅錚頓時怒了,飼養胡狼的肯定是狼王的人,就算不是,剛才致命一槍足以說明對方敵意,冰冷的槍口瞬間鎖定目標,為了避免驚動對方,羅錚拚命收斂氣勢,屏住呼吸,將自己想象成一塊岩石,和周圍融為一體。
  常年奔走在戰場上的人直覺非常靈敏,對危險的感知力非常強,能夠提前感知到危險,羅錚的直覺也非常強,否則剛才一槍就必死無疑,看到對方無所顧忌的暴露自己身份,隻有兩種解釋,一種是對自己的自信,另一種是以為自己死了。
  不過,羅錚更相信前者,戰場上,真正的高手絕對不會大意,留給對方任何可趁之機,羅錚冷靜的注視著對方,大腦進入一種玄妙的空靈狀態,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停止了一般,眼睛隻剩下目標,眼睛微閉成針芒狀,將滔天的怒火內斂。
  

Snap Time:2018-11-21 03:35:26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