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04章吳淼心跡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04章:吳淼心跡
  第二天,羅錚關起門在房間苦練奪命針,銀針太輕,半天苦練,羅錚隻能甩出去五米遠,勉強釘在木板上,但準頭和力度差太遠,羅錚知道這玩意需要足夠的時間苦練才行,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由靈機一動,跑到倉庫去找鐵釘,鐵釘重,甩出去容易很多,便要了一大把,把扁頭去掉,看上去像放大了的銀針。
  晚飯時分,羅錚揮動著酸脹的胳膊來到飯堂吃飯,打好飯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下,一道人影飄來,坐在前麵,羅錚沒有在意,頭也不抬的繼續吃飯,公共食堂,位置誰都可以坐。
  “小子,酒鬼是不是把他的絕招傳給你了?”一個聲音低聲問道。
  羅錚一怔,抬頭見是雪狐,笑道:“睡醒啦?”
  “少打岔,酒鬼故意灌醉我,肯定是有事不讓我知道,以我和酒鬼的關係,想來想去隻有一件,那就是他的絕招,隻是我很好奇,那可是他的家傳絕活,輕易不傳授給任何人的,你小子是不是得了好處?”雪狐不滿的說道。
  “也就是說,昨天你故意把自己喝醉?”羅錚反問道。
  雪狐見羅錚再三岔開話題,頓時明白過來,沒有再問,心明鏡似的,驚疑的看著羅錚,實在想不明白酒鬼為什麼會這麼決定,想了想,低聲說道:“是不是在藍雪的問題是,酒鬼覺得自己沒機會了,所以把絕招傳給你,讓你變強後打敗我,我也沒機會?”
  “有我在,你們倆都沒機會。”羅錚自信的笑道。
  “你小子有種,老子喜歡,不過,藍雪一天沒結婚,兄弟們都還有機會,喜歡藍雪的可不止我和酒鬼倆,多得是,聽說暗影也喜歡,那家夥可是隊長級別的兵王,比咱們這些精英兵王強,比你這個普通兵王就更強了,你小子估計也沒戲。”雪狐不屑的挖苦道。
  “感情懂嗎?在感情上不是誰強就能得到。”羅錚無所謂的笑道,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看向雪狐的眼神多了些打趣的意味。
  “少給老子扯淡,暗影過來,一招把你完敗,你還有心談感情?肯定跑哪個角落苦練去了,在強者的世界,尊嚴才是第一位,尊嚴都沒了,你還談個屁的感情,你被人輕鬆打敗,羞愧難道,還好意思談感情嗎?”雪狐不屑的說道。
  羅錚一想,還真有幾分道理,被人打敗後,自然要躲起來苦練,不將對方打敗,心理麵永遠存在陰影,確實不好意思繼續談感情,這時,雪狐繼續說道:“這種事就像是草原上的獅子,隻有強大的雄獅才能占據母獅,任何敢於挑釁的雄獅被打敗後,都會黯然離開,死纏爛打不是咱們這種人的風格。”
  “你們男人就知道打打殺殺,哪懂我們女人的心思。”一個聲音飄來,羅錚和雪狐抬頭一看,是吳淼,吳淼端著飯菜坐到旁邊,笑吟吟的說道:“不介意我坐這吧?”
  “不介意,哪能介意,你可是咱們整個基地所有雄性動物的夢中情人,你坐這是看得起我們。”雪狐一臉笑意的說道。
  吳淼看了一眼淡定的羅錚,暗罵一聲冤家,臉上卻不動聲色的繼續說道:“雪狐,你小子剛才的言論有很大男權主義苗頭,我要是傳播出去,你一輩子打光棍。”
  “別呀,你忍心看著我一輩子孤家寡人啊?”雪狐趕緊陪笑道,一副害怕的樣子,眼神卻清澈、淡定,無畏。
  “少貧,你小子玩世不恭,桀驁不馴,還會怕我?”吳淼微笑道,見羅錚一臉淡然的吃飯,就像自己不存在一般,有些不滿的問道:“幽靈,身上的傷好點沒?一會兒去我那再複查一下。”
  “不用,謝謝。”羅錚淡淡的說道。
  “我去,我去。”雪狐敏銳的感覺到羅錚拒人千的意味,內心大疑,趕緊打著圓場說道:“我剛從極寒的地方過來,渾身是傷,白衣天使,求求你幫我看看吧,再不治就晚了。”說著,裝作一副可憐的樣子來。
  “再貧,給你一針麻藥,讓你躺兩天。”吳淼笑道,一副平易近人模樣。
  職業加上隨和的性格,吳淼在基地的人緣說第二,沒人敢自認第一,深的大家喜愛,雪狐也不例外,笑嘻嘻的說道:“別啊,千萬別對我太好,會有很多人晚上摸進房間打我黑拳,你的護花使者個個都惹不起,我還想多活幾天。”
  “算你識相,對了,幽靈,這次我幫你治好了傷,怎麼感謝我啊?”吳淼笑問道,看向淡然吃飯的羅錚,眼睛多了幾分不滿:這家夥太可恨,簡直是榆木疙瘩,不知道尊重美女嗎?
  “我身無長物,可給不起什麼名貴的禮物,這樣吧,你想要什麼,我看能不能辦到,辦到一定辦。”羅錚淡淡的說道。
  “哪有送禮物問人家要什麼的?”吳淼不滿的說道,眼睛多了抹幽怨。
  這個表情吳淼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卻被旁邊雪狐敏銳的察覺到了,雪狐頓時大疑,眼珠子一轉,頓時笑了,說道:“就是啊,救命之恩當湧泉相報,老弟啊,不是哥哥說你,這樣不好,得拿出點誠意來,整個基地,咱們的水美人就隻向你開口要禮物,咱們沒那個福分,你得珍惜。”
  “又貧了是吧?”吳淼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和方式有些曖昧了,不滿的瞪了雪狐一眼,罵道,臉色微紅起來,心髒更是不爭氣的砰砰直跳。
  雪狐看到這一幕,更是堅信自己的猜想,羨慕的同時也鬆了口氣,尋思著羅錚如果真和吳淼一起,自己豈不是有機會和藍雪一起了?想到這,雪狐頓時精神大振,忙不迭的笑道:“不敢,不敢,我就是那麼一說,提醒,對,提醒!”
  “提醒什麼?”吳淼不滿的說道,猛然反應過來,這話更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頓時大窘,氣鼓鼓的低頭吃飯去了。
  羅錚也敏銳的意識到吳淼的態度有些奇怪了,但沒有開口,三兩下扒拉幹淨飯盒麵的食物,端著空盤子走了。
  吳淼看著羅錚的背影,暗自長歎一聲,滿眼幽怨。
  第二天,羅錚關起門在房間苦練奪命針,銀針太輕,半天苦練,羅錚隻能甩出去五米遠,勉強釘在木板上,但準頭和力度差太遠,羅錚知道這玩意需要足夠的時間苦練才行,非一朝一夕之功,不由靈機一動,跑到倉庫去找鐵釘,鐵釘重,甩出去容易很多,便要了一大把,把扁頭去掉,看上去像放大了的銀針。
  晚飯時分,羅錚揮動著酸脹的胳膊來到飯堂吃飯,打好飯找了個沒人的地方坐下,一道人影飄來,坐在前麵,羅錚沒有在意,頭也不抬的繼續吃飯,公共食堂,位置誰都可以坐。
  “小子,酒鬼是不是把他的絕招傳給你了?”一個聲音低聲問道。
  羅錚一怔,抬頭見是雪狐,笑道:“睡醒啦?”
  “少打岔,酒鬼故意灌醉我,肯定是有事不讓我知道,以我和酒鬼的關係,想來想去隻有一件,那就是他的絕招,隻是我很好奇,那可是他的家傳絕活,輕易不傳授給任何人的,你小子是不是得了好處?”雪狐不滿的說道。
  “也就是說,昨天你故意把自己喝醉?”羅錚反問道。
  雪狐見羅錚再三岔開話題,頓時明白過來,沒有再問,心明鏡似的,驚疑的看著羅錚,實在想不明白酒鬼為什麼會這麼決定,想了想,低聲說道:“是不是在藍雪的問題是,酒鬼覺得自己沒機會了,所以把絕招傳給你,讓你變強後打敗我,我也沒機會?”
  “有我在,你們倆都沒機會。”羅錚自信的笑道。
  “你小子有種,老子喜歡,不過,藍雪一天沒結婚,兄弟們都還有機會,喜歡藍雪的可不止我和酒鬼倆,多得是,聽說暗影也喜歡,那家夥可是隊長級別的兵王,比咱們這些精英兵王強,比你這個普通兵王就更強了,你小子估計也沒戲。”雪狐不屑的挖苦道。
  “感情懂嗎?在感情上不是誰強就能得到。”羅錚無所謂的笑道,指了指自己的腦袋,看向雪狐的眼神多了些打趣的意味。
  “少給老子扯淡,暗影過來,一招把你完敗,你還有心談感情?肯定跑哪個角落苦練去了,在強者的世界,尊嚴才是第一位,尊嚴都沒了,你還談個屁的感情,你被人輕鬆打敗,羞愧難道,還好意思談感情嗎?”雪狐不屑的說道。
  羅錚一想,還真有幾分道理,被人打敗後,自然要躲起來苦練,不將對方打敗,心理麵永遠存在陰影,確實不好意思繼續談感情,這時,雪狐繼續說道:“這種事就像是草原上的獅子,隻有強大的雄獅才能占據母獅,任何敢於挑釁的雄獅被打敗後,都會黯然離開,死纏爛打不是咱們這種人的風格。”
  “你們男人就知道打打殺殺,哪懂我們女人的心思。”一個聲音飄來,羅錚和雪狐抬頭一看,是吳淼,吳淼端著飯菜坐到旁邊,笑吟吟的說道:“不介意我坐這吧?”
  “不介意,哪能介意,你可是咱們整個基地所有雄性動物的夢中情人,你坐這是看得起我們。”雪狐一臉笑意的說道。
  吳淼看了一眼淡定的羅錚,暗罵一聲冤家,臉上卻不動聲色的繼續說道:“雪狐,你小子剛才的言論有很大男權主義苗頭,我要是傳播出去,你一輩子打光棍。”
  “別呀,你忍心看著我一輩子孤家寡人啊?”雪狐趕緊陪笑道,一副害怕的樣子,眼神卻清澈、淡定,無畏。
  “少貧,你小子玩世不恭,桀驁不馴,還會怕我?”吳淼微笑道,見羅錚一臉淡然的吃飯,就像自己不存在一般,有些不滿的問道:“幽靈,身上的傷好點沒?一會兒去我那再複查一下。”
  “不用,謝謝。”羅錚淡淡的說道。
  “我去,我去。”雪狐敏銳的感覺到羅錚拒人千的意味,內心大疑,趕緊打著圓場說道:“我剛從極寒的地方過來,渾身是傷,白衣天使,求求你幫我看看吧,再不治就晚了。”說著,裝作一副可憐的樣子來。
  “再貧,給你一針麻藥,讓你躺兩天。”吳淼笑道,一副平易近人模樣。
  職業加上隨和的性格,吳淼在基地的人緣說第二,沒人敢自認第一,深的大家喜愛,雪狐也不例外,笑嘻嘻的說道:“別啊,千萬別對我太好,會有很多人晚上摸進房間打我黑拳,你的護花使者個個都惹不起,我還想多活幾天。”
  “算你識相,對了,幽靈,這次我幫你治好了傷,怎麼感謝我啊?”吳淼笑問道,看向淡然吃飯的羅錚,眼睛多了幾分不滿:這家夥太可恨,簡直是榆木疙瘩,不知道尊重美女嗎?
  “我身無長物,可給不起什麼名貴的禮物,這樣吧,你想要什麼,我看能不能辦到,辦到一定辦。”羅錚淡淡的說道。
  “哪有送禮物問人家要什麼的?”吳淼不滿的說道,眼睛多了抹幽怨。
  這個表情吳淼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卻被旁邊雪狐敏銳的察覺到了,雪狐頓時大疑,眼珠子一轉,頓時笑了,說道:“就是啊,救命之恩當湧泉相報,老弟啊,不是哥哥說你,這樣不好,得拿出點誠意來,整個基地,咱們的水美人就隻向你開口要禮物,咱們沒那個福分,你得珍惜。”
  “又貧了是吧?”吳淼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和方式有些曖昧了,不滿的瞪了雪狐一眼,罵道,臉色微紅起來,心髒更是不爭氣的砰砰直跳。
  雪狐看到這一幕,更是堅信自己的猜想,羨慕的同時也鬆了口氣,尋思著羅錚如果真和吳淼一起,自己豈不是有機會和藍雪一起了?想到這,雪狐頓時精神大振,忙不迭的笑道:“不敢,不敢,我就是那麼一說,提醒,對,提醒!”
  “提醒什麼?”吳淼不滿的說道,猛然反應過來,這話更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頓時大窘,氣鼓鼓的低頭吃飯去了。
  羅錚也敏銳的意識到吳淼的態度有些奇怪了,但沒有開口,三兩下扒拉幹淨飯盒麵的食物,端著空盤子走了。
  吳淼看著羅錚的背影,暗自長歎一聲,滿眼幽怨。
  

Snap Time:2018-11-17 19:32:36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