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300章吳淼心思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300章:吳淼心思
  三天後,大家走出茫茫山脈,前麵出現一片開闊的平原,一個山地營在待命,看到大家過來,紛紛送上熱水,棉衣,護送大家繼續往前,一天一夜後,大家來到邊境線,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總司令帶著集團軍將校在邊境線營救,大家受到了英雄般對待,羅錚卻悄悄上了一架運輸直升機。
  駕駛運輸直升機的是國刃大隊的一名隊員,讓羅錚沒想到的是軍醫吳淼也來了,帶著設備和一名助手,等直升機飛入高空巡航後,開始給羅錚檢查身體,吊上鹽水,臉色滿是擔憂。
  羅錚甚至連和大家告別的機會都沒有,想到國刃特戰大隊的神秘性,這麼安排也合情合理,看到吳淼擔憂的臉色,不由問道:“怎麼了?”
  “你的身體好幾個部位凍傷,需要靜養,我希望你回去後配合我的治療,三天內不許離開病房。”吳淼臉色嚴肅的說道。
  “凍傷而已,小事。”羅錚想著藍雪的安危,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傷勢,無所謂的說道,閉上眼睛休息起來,很就進入了夢想,連續作戰,羅錚耗費了太多的精力和體力,這一刻完全放鬆下來,整個人頓時鬆懈。
  看著羅錚熟睡的仿佛嬰兒般,吳淼沒來由的心中一疼,很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吳淼定定的看著羅錚的臉龐,髒兮兮的不成人樣,感覺自己的臉變得火辣辣起來,趕緊別過臉去,看向窗外,心砰砰直跳。
  好一會兒,吳淼將慌亂的心平息下來,再次看向羅錚,眼睛多了幾分欣賞的意味,但一想到羅錚和藍雪生死相戀的情況,好不容易平緩下來的臉色多了一抹蒼白和苦澀,再次別向窗外,暗暗告誡自己,這種感覺絕對不可以開始。
  隻是,人的感情非常奇妙,吳淼意識到自己對羅錚產生了好感,也意識到沒有結果,不去想他,各種念頭卻潮水般湧上來,從第一天見羅錚,到觀察羅錚訓練,再到後麵的種種,吳淼忽然發現自己已經開始在意羅錚了。
  “造孽啊。”吳淼暗自歎了口氣,基地比羅錚優秀的大有人在,追求者更是排成了長長的隊,吳淼也不清楚自己怎麼就對羅錚產生好感,雖然這種好感很還淡薄,也沒有結果,一旦發展下去,吳淼也不清楚自己會怎樣。
  想到羅錚和藍雪生死相依的事情,吳淼內心滿是羨慕,作為女人,一生有這樣一個男人護,還有何求?胡思亂想中,聽到助手驚疑的喊聲,吳淼臉色大窘,仿佛做錯了什麼被家長抓住一般,慌亂的問道:“怎麼了?”
  “你沒事吧?”助手好奇的問道。
  “沒事,有點暈機而已。”吳淼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看到熟睡的羅錚,氣不打一處來,恨不能踢上兩腳解恨,教訓教訓這個不經意間偷著自己心的混蛋,但一看到羅錚沉睡的摸樣,好像幾天沒睡過覺一般,心中一疼,怨氣消失無蹤。
  直升機呼嘯著往前飛,吳淼心事重重的看著外麵,不知不覺,直升機降落在國刃特戰大隊基地,醫護人員推著推車過來,將沉睡的羅錚小心抬上去,然後往醫療室推去,武大隊長看著沉睡的羅錚,苦笑著問吳淼道:“情況怎樣?”
  “沒有槍聲,但凍傷很嚴重,需要靜養三天以上。”吳淼如實的說道。
  “三天?這麼嚴重?一定要盡治好,絕對不能留下任何後遺症。”武大隊長臉上閃過一絲憂色,急忙讓吳淼去了。
  吳淼來到醫療室,示意大家用剪刀剪開羅錚身上的衣服,這時,大家才發現羅錚身上的避彈衣,軍靴麵的狼皮,吳淼暗罵這個混蛋還挺怕死,示意大家幫忙,將身體衣服全部清除後,露出了健碩的肌肉和被凍傷的部位。
  看著羅錚堅硬的肌肉,吳淼沒來由的感覺到一陣燥熱,臉色火辣辣的,作為軍醫,吳淼見多了將士們的身材,比羅錚健壯的大有人在,吳淼都沒任何感覺,羞惱的暗罵一聲冤家,深吸一口氣,仔細檢查起來,在助手們的協助下,將凍傷的部位抹上膏藥,蓋上被子,推進了病床。
  迷迷糊糊之中,羅錚感覺到有人再幫自己上藥,尋思著有可能回到基地了,實在是太累,不想動彈,便繼續昏沉沉的睡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羅錚醒來,發現外麵黑漆漆一片,房間倒是雪白雪白的,仿佛白皚皚的冰山雪原。
  羅錚一怔,定睛一看,這才發現是在病房,自己被脫了個精光躺在床上,搖搖思緒有些混亂的頭,仔細感覺了一下身體,曾經的凍傷部位沒事了一般,身體狀態非常好,沒有留下暗傷,不由大喜。
  這時,門被推開,有人進來,是吳淼,吳淼沒想到羅錚這麼就醒來,驚愕的問道:“醒來了?感覺怎麼樣?”
  “沒事了,謝謝。”羅錚感激的說道。
  “別客氣,這是我們的工作。”吳淼淡淡的說道,就要掀開被子查看,看到羅錚慌亂的眼神,壓著被子的害羞模樣,不由一怔,旋即笑了,說道:“你怕什麼?我是醫生,不看怎麼知道你好沒好?”
  “兩碼事,現在我感覺好很多了,就不用麻煩你了。”羅錚尷尬的說道。
  “一回事,上藥的時候已經把你身體看了個遍,再看也沒什麼,怎麼?害羞啊。”吳淼沒來由的打趣道,看到羅錚慌亂的眼神,心中的怨氣一掃而空,取笑道:“連死都不怕,還怕被我看?”
  “都說了兩碼事。”羅錚死死的壓住被子,臉色漲紅。
  吳淼看到羅錚這幅摸樣,心情大好,笑道:“不讓看是吧?不準你出院。”
  羅錚一想到出院,馬上聯想到了藍雪,臉色一肅,鬆開了手臂,說道:“看吧,你是醫生,沒事我就出院了。”
  吳淼見羅錚態度陡變,不由大疑,但還是掀開了被子,認真檢查起來,發現羅錚身上的凍傷居然全都好了,這也太了吧?猛然想到羅錚過人的體質,心中了然,隨口問道:“這麼急著出院幹嘛?”
  “藍雪有危險,我必須盡趕去。”羅錚認真的說道。
  “出吧,出吧,馬上出院。”吳淼沒來由的發火道,轉身就走了。
  “呃?”羅錚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有些懵,招誰惹誰了?
  三天後,大家走出茫茫山脈,前麵出現一片開闊的平原,一個山地營在待命,看到大家過來,紛紛送上熱水,棉衣,護送大家繼續往前,一天一夜後,大家來到邊境線,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總司令帶著集團軍將校在邊境線營救,大家受到了英雄般對待,羅錚卻悄悄上了一架運輸直升機。
  駕駛運輸直升機的是國刃大隊的一名隊員,讓羅錚沒想到的是軍醫吳淼也來了,帶著設備和一名助手,等直升機飛入高空巡航後,開始給羅錚檢查身體,吊上鹽水,臉色滿是擔憂。
  羅錚甚至連和大家告別的機會都沒有,想到國刃特戰大隊的神秘性,這麼安排也合情合理,看到吳淼擔憂的臉色,不由問道:“怎麼了?”
  “你的身體好幾個部位凍傷,需要靜養,我希望你回去後配合我的治療,三天內不許離開病房。”吳淼臉色嚴肅的說道。
  “凍傷而已,小事。”羅錚想著藍雪的安危,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傷勢,無所謂的說道,閉上眼睛休息起來,很就進入了夢想,連續作戰,羅錚耗費了太多的精力和體力,這一刻完全放鬆下來,整個人頓時鬆懈。
  看著羅錚熟睡的仿佛嬰兒般,吳淼沒來由的心中一疼,很奇怪的感覺,這種感覺從來沒有過,吳淼定定的看著羅錚的臉龐,髒兮兮的不成人樣,感覺自己的臉變得火辣辣起來,趕緊別過臉去,看向窗外,心砰砰直跳。
  好一會兒,吳淼將慌亂的心平息下來,再次看向羅錚,眼睛多了幾分欣賞的意味,但一想到羅錚和藍雪生死相戀的情況,好不容易平緩下來的臉色多了一抹蒼白和苦澀,再次別向窗外,暗暗告誡自己,這種感覺絕對不可以開始。
  隻是,人的感情非常奇妙,吳淼意識到自己對羅錚產生了好感,也意識到沒有結果,不去想他,各種念頭卻潮水般湧上來,從第一天見羅錚,到觀察羅錚訓練,再到後麵的種種,吳淼忽然發現自己已經開始在意羅錚了。
  “造孽啊。”吳淼暗自歎了口氣,基地比羅錚優秀的大有人在,追求者更是排成了長長的隊,吳淼也不清楚自己怎麼就對羅錚產生好感,雖然這種好感很還淡薄,也沒有結果,一旦發展下去,吳淼也不清楚自己會怎樣。
  想到羅錚和藍雪生死相依的事情,吳淼內心滿是羨慕,作為女人,一生有這樣一個男人護,還有何求?胡思亂想中,聽到助手驚疑的喊聲,吳淼臉色大窘,仿佛做錯了什麼被家長抓住一般,慌亂的問道:“怎麼了?”
  “你沒事吧?”助手好奇的問道。
  “沒事,有點暈機而已。”吳淼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過去,看到熟睡的羅錚,氣不打一處來,恨不能踢上兩腳解恨,教訓教訓這個不經意間偷著自己心的混蛋,但一看到羅錚沉睡的摸樣,好像幾天沒睡過覺一般,心中一疼,怨氣消失無蹤。
  直升機呼嘯著往前飛,吳淼心事重重的看著外麵,不知不覺,直升機降落在國刃特戰大隊基地,醫護人員推著推車過來,將沉睡的羅錚小心抬上去,然後往醫療室推去,武大隊長看著沉睡的羅錚,苦笑著問吳淼道:“情況怎樣?”
  “沒有槍聲,但凍傷很嚴重,需要靜養三天以上。”吳淼如實的說道。
  “三天?這麼嚴重?一定要盡治好,絕對不能留下任何後遺症。”武大隊長臉上閃過一絲憂色,急忙讓吳淼去了。
  吳淼來到醫療室,示意大家用剪刀剪開羅錚身上的衣服,這時,大家才發現羅錚身上的避彈衣,軍靴麵的狼皮,吳淼暗罵這個混蛋還挺怕死,示意大家幫忙,將身體衣服全部清除後,露出了健碩的肌肉和被凍傷的部位。
  看著羅錚堅硬的肌肉,吳淼沒來由的感覺到一陣燥熱,臉色火辣辣的,作為軍醫,吳淼見多了將士們的身材,比羅錚健壯的大有人在,吳淼都沒任何感覺,羞惱的暗罵一聲冤家,深吸一口氣,仔細檢查起來,在助手們的協助下,將凍傷的部位抹上膏藥,蓋上被子,推進了病床。
  迷迷糊糊之中,羅錚感覺到有人再幫自己上藥,尋思著有可能回到基地了,實在是太累,不想動彈,便繼續昏沉沉的睡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羅錚醒來,發現外麵黑漆漆一片,房間倒是雪白雪白的,仿佛白皚皚的冰山雪原。
  羅錚一怔,定睛一看,這才發現是在病房,自己被脫了個精光躺在床上,搖搖思緒有些混亂的頭,仔細感覺了一下身體,曾經的凍傷部位沒事了一般,身體狀態非常好,沒有留下暗傷,不由大喜。
  這時,門被推開,有人進來,是吳淼,吳淼沒想到羅錚這麼就醒來,驚愕的問道:“醒來了?感覺怎麼樣?”
  “沒事了,謝謝。”羅錚感激的說道。
  “別客氣,這是我們的工作。”吳淼淡淡的說道,就要掀開被子查看,看到羅錚慌亂的眼神,壓著被子的害羞模樣,不由一怔,旋即笑了,說道:“你怕什麼?我是醫生,不看怎麼知道你好沒好?”
  “兩碼事,現在我感覺好很多了,就不用麻煩你了。”羅錚尷尬的說道。
  “一回事,上藥的時候已經把你身體看了個遍,再看也沒什麼,怎麼?害羞啊。”吳淼沒來由的打趣道,看到羅錚慌亂的眼神,心中的怨氣一掃而空,取笑道:“連死都不怕,還怕被我看?”
  “都說了兩碼事。”羅錚死死的壓住被子,臉色漲紅。
  吳淼看到羅錚這幅摸樣,心情大好,笑道:“不讓看是吧?不準你出院。”
  羅錚一想到出院,馬上聯想到了藍雪,臉色一肅,鬆開了手臂,說道:“看吧,你是醫生,沒事我就出院了。”
  吳淼見羅錚態度陡變,不由大疑,但還是掀開了被子,認真檢查起來,發現羅錚身上的凍傷居然全都好了,這也太了吧?猛然想到羅錚過人的體質,心中了然,隨口問道:“這麼急著出院幹嘛?”
  “藍雪有危險,我必須盡趕去。”羅錚認真的說道。
  “出吧,出吧,馬上出院。”吳淼沒來由的發火道,轉身就走了。
  “呃?”羅錚驚訝的看著這一幕,有些懵,招誰惹誰了?
  

Snap Time:2018-11-15 22:34:55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