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92章迂回南撤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292章:迂回南撤
  兩個小時後,前麵出現一片山崗,山崗上白雪皚皚,光禿禿一片,隊伍停下來,羅錚看著山崗,任憑風雪吹在臉上,身上,一動不動,眼睛閃爍著智慧的光芒,不斷在心推演著種種可能,負責在後麵警戒的周剛急匆匆跑來,敬禮後說道:“隊長,身後沒有發現追兵的身影。”
  大家驚疑的看向羅錚,羅錚示意周剛繼續偵查後,對大家說道:“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敵人從兩側包抄失敗,加上損失不小,天色已晚,選擇在樹林過夜,等明天再說;第二種可能是敵人並沒有包抄兩側,而是去堵我們南撤的退路,以為我們會選擇直接後撤,來不及趕過來。”
  大家一聽有禮,紛紛點頭,書生說道:“不管是哪種,敵人都不會追擊上來,結下了咱們怎麼辦,是南撤還是繼續往西?”
  “依我看,幹脆原路返回,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敵人肯定想不到我們會殺個回馬槍,你們覺得呢?”喜歡進攻的花匠殺氣騰騰的說道,一臉戰意。
  大家眼前一亮,都被這個提議打動了,剛才就是殺了敵人一個出其不意,好不容易跳出包圍圈,誰能想到大家還會殺回去?紛紛看向羅錚,等待命令,宋立不合時宜的說道:“狂妄,凡事可一不可再,殺過回馬槍?說的好聽。”
  “你?”花匠怒目圓睜,死死的盯著宋立,恨不得拔槍相向。
  “戰前分析敵情,討論戰術,前輩傳下來的優良傳統,說說怎麼了?陰陽怪氣的說壞話,這不合適吧?”書生有些不滿的看向宋立。
  宋立知道書生的背景,不想給自己樹太多的敵人,給家族帶來麻煩,沒有反駁,將臉別過去,冷著臉不說話,羅錚看了宋立一眼,說道:“行了,花匠兄弟,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好吧,聽你的。”花匠瞪了宋立一眼,不在說話。
  “花匠兄弟提議不錯,但忽略了一點,進入樹林前是一段開闊的荒原,一旦被發現,敵人完全可以依托樹林打我們一個反擊,他們人多,又占據地理優勢,我們不是對手,我們不能將勝利建立在敵人的麻痹大意上,敵人吃過一次虧,肯定會小心,而且,他們比我們更善於雪地作戰,我們承受不起失敗。”羅錚嚴肅的說道,看了花匠一眼。
  花匠點點頭,沒有反駁,羅錚繼續說道:“還有,我們的行蹤根本不用敵人派人偵查,北極熊國的軍用衛星比我們更強大,我們所在的位置他們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無論我們怎麼撤,往哪撤,他們都知道。”
  “你往西撤就是為了迷惑敵人?”書生驚疑的問道,見羅錚點頭,沉吟片刻後繼續說道:“有道理,敵人發現我們往西後,有的是機會和我們周旋,還不如在樹林養精蓄銳,明天再戰,而我們筋疲力盡,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我們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在前麵山崗休整一晚,有什麼明天再說,要麼繼續趕路,利用晚上往南撤離,敵人也需要休息,我們往南撤,敵人來不及追堵,隻是,隊伍已經筋疲力盡,不利於長途急行軍。”羅錚有些無奈的說道。
  “繼續南撤吧,坐以待斃,我們會更加被動,這天寒地凍的,停下來也無法睡覺,隻會讓大家的體力消耗更大,還不如盡離開這該死的地方,隻要翻過前麵山脈,溫度就會上升很多,到時候咱們再慢慢和敵人周旋。”和尚馬上提議道。
  羅錚看了和尚一眼,笑道:“這也是我的意思,敵人能猜到我們回馬一槍,也能猜到我們找地方休息,但絕對想不到我們連夜不顧生死的趕路,不過,最好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見,士氣很重要。”
  書生等人馬上和各自小隊交換意見,意見很統一上來,在生死麵前,這個選擇並不難,大家都願意南撤,連夜趕路,羅錚得到這個結果後,放心的笑了,隻要士氣在,趕路不是問題,熬一熬就過去了,當即說道:“既然如此,南撤。”
  “南撤。”所有人興奮的喊道,濃濃的戰意仿佛將這冰寒的世界融化。
  “說來說去還不是南撤,早南撤多好,廢那麼大勁?”宋立小聲嘀咕道。
  書生正好走過來,聽到宋立的小聲嘀咕,臉色一寒,想了想,低聲冷冷的說道:“宋少校,看在兩家交情和同僚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現在撤,大家一起撤,士氣高漲,剛才撤,留下一隊斷後,性質完全不同,這點你應該看得到,想要活命,最好以後別說怪話。”
  “呃?”宋立一驚,頓時反應過來,勢不在我,自己已經被孤立,惹急了這些人,把自己丟在這就完蛋了,或者隨便找個理由,自己一樣死,想通關節後,不由驚出一聲冷汗來,怨毒的看了羅錚的背影一眼,但沒有再說什麼。
  書生見宋立沒有反駁,也鬆了口氣,論軍銜,宋立在這最高,論家世,這無人能比,為了團隊的穩定和團結,更為了羅錚少點仇人,書生才把話說透,點醒了宋立,效果達到後,書生也懶得和宋立一起,急匆匆往前跑去,追上羅錚,低聲說道:“兄弟,我估計敵人會發現我們改變方向,在前方圍堵,你怎麼看?”
  “敵人就算知道我們改變路線,調兵遣將也需要時間,從地圖來看,他們繞過來的路也不好走,需要翻山越嶺,而我們直接進入峽穀,走的路線相對順利多了。”羅錚說道,一邊掏出地圖攤開,指了指一個地方,繼續說道:“從路線和速度計算,他們隻有到這個地方才能堵住我們,而趕到這需要到明天中午才行。”
  “你的計劃是?”書生點頭讚同道。
  “我計劃急行軍一晚,明天上午到這,這是一片峽穀,有樹林遮擋,部隊進入樹林休整,派出偵查哨,如果敵人在前麵堵路,白天注意力肯定高度集中,到晚上會熬不住,我們就晚上在行動,如果敵人沒有堵路,那最好,直接通行。”羅錚指著地圖上另一個位置冷冷的說道。
  兩個小時後,前麵出現一片山崗,山崗上白雪皚皚,光禿禿一片,隊伍停下來,羅錚看著山崗,任憑風雪吹在臉上,身上,一動不動,眼睛閃爍著智慧的光芒,不斷在心推演著種種可能,負責在後麵警戒的周剛急匆匆跑來,敬禮後說道:“隊長,身後沒有發現追兵的身影。”
  大家驚疑的看向羅錚,羅錚示意周剛繼續偵查後,對大家說道:“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敵人從兩側包抄失敗,加上損失不小,天色已晚,選擇在樹林過夜,等明天再說;第二種可能是敵人並沒有包抄兩側,而是去堵我們南撤的退路,以為我們會選擇直接後撤,來不及趕過來。”
  大家一聽有禮,紛紛點頭,書生說道:“不管是哪種,敵人都不會追擊上來,結下了咱們怎麼辦,是南撤還是繼續往西?”
  “依我看,幹脆原路返回,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敵人肯定想不到我們會殺個回馬槍,你們覺得呢?”喜歡進攻的花匠殺氣騰騰的說道,一臉戰意。
  大家眼前一亮,都被這個提議打動了,剛才就是殺了敵人一個出其不意,好不容易跳出包圍圈,誰能想到大家還會殺回去?紛紛看向羅錚,等待命令,宋立不合時宜的說道:“狂妄,凡事可一不可再,殺過回馬槍?說的好聽。”
  “你?”花匠怒目圓睜,死死的盯著宋立,恨不得拔槍相向。
  “戰前分析敵情,討論戰術,前輩傳下來的優良傳統,說說怎麼了?陰陽怪氣的說壞話,這不合適吧?”書生有些不滿的看向宋立。
  宋立知道書生的背景,不想給自己樹太多的敵人,給家族帶來麻煩,沒有反駁,將臉別過去,冷著臉不說話,羅錚看了宋立一眼,說道:“行了,花匠兄弟,何必跟他一般見識。”
  “好吧,聽你的。”花匠瞪了宋立一眼,不在說話。
  “花匠兄弟提議不錯,但忽略了一點,進入樹林前是一段開闊的荒原,一旦被發現,敵人完全可以依托樹林打我們一個反擊,他們人多,又占據地理優勢,我們不是對手,我們不能將勝利建立在敵人的麻痹大意上,敵人吃過一次虧,肯定會小心,而且,他們比我們更善於雪地作戰,我們承受不起失敗。”羅錚嚴肅的說道,看了花匠一眼。
  花匠點點頭,沒有反駁,羅錚繼續說道:“還有,我們的行蹤根本不用敵人派人偵查,北極熊國的軍用衛星比我們更強大,我們所在的位置他們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無論我們怎麼撤,往哪撤,他們都知道。”
  “你往西撤就是為了迷惑敵人?”書生驚疑的問道,見羅錚點頭,沉吟片刻後繼續說道:“有道理,敵人發現我們往西後,有的是機會和我們周旋,還不如在樹林養精蓄銳,明天再戰,而我們筋疲力盡,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我們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在前麵山崗休整一晚,有什麼明天再說,要麼繼續趕路,利用晚上往南撤離,敵人也需要休息,我們往南撤,敵人來不及追堵,隻是,隊伍已經筋疲力盡,不利於長途急行軍。”羅錚有些無奈的說道。
  “繼續南撤吧,坐以待斃,我們會更加被動,這天寒地凍的,停下來也無法睡覺,隻會讓大家的體力消耗更大,還不如盡離開這該死的地方,隻要翻過前麵山脈,溫度就會上升很多,到時候咱們再慢慢和敵人周旋。”和尚馬上提議道。
  羅錚看了和尚一眼,笑道:“這也是我的意思,敵人能猜到我們回馬一槍,也能猜到我們找地方休息,但絕對想不到我們連夜不顧生死的趕路,不過,最好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見,士氣很重要。”
  書生等人馬上和各自小隊交換意見,意見很統一上來,在生死麵前,這個選擇並不難,大家都願意南撤,連夜趕路,羅錚得到這個結果後,放心的笑了,隻要士氣在,趕路不是問題,熬一熬就過去了,當即說道:“既然如此,南撤。”
  “南撤。”所有人興奮的喊道,濃濃的戰意仿佛將這冰寒的世界融化。
  “說來說去還不是南撤,早南撤多好,廢那麼大勁?”宋立小聲嘀咕道。
  書生正好走過來,聽到宋立的小聲嘀咕,臉色一寒,想了想,低聲冷冷的說道:“宋少校,看在兩家交情和同僚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現在撤,大家一起撤,士氣高漲,剛才撤,留下一隊斷後,性質完全不同,這點你應該看得到,想要活命,最好以後別說怪話。”
  “呃?”宋立一驚,頓時反應過來,勢不在我,自己已經被孤立,惹急了這些人,把自己丟在這就完蛋了,或者隨便找個理由,自己一樣死,想通關節後,不由驚出一聲冷汗來,怨毒的看了羅錚的背影一眼,但沒有再說什麼。
  書生見宋立沒有反駁,也鬆了口氣,論軍銜,宋立在這最高,論家世,這無人能比,為了團隊的穩定和團結,更為了羅錚少點仇人,書生才把話說透,點醒了宋立,效果達到後,書生也懶得和宋立一起,急匆匆往前跑去,追上羅錚,低聲說道:“兄弟,我估計敵人會發現我們改變方向,在前方圍堵,你怎麼看?”
  “敵人就算知道我們改變路線,調兵遣將也需要時間,從地圖來看,他們繞過來的路也不好走,需要翻山越嶺,而我們直接進入峽穀,走的路線相對順利多了。”羅錚說道,一邊掏出地圖攤開,指了指一個地方,繼續說道:“從路線和速度計算,他們隻有到這個地方才能堵住我們,而趕到這需要到明天中午才行。”
  “你的計劃是?”書生點頭讚同道。
  “我計劃急行軍一晚,明天上午到這,這是一片峽穀,有樹林遮擋,部隊進入樹林休整,派出偵查哨,如果敵人在前麵堵路,白天注意力肯定高度集中,到晚上會熬不住,我們就晚上在行動,如果敵人沒有堵路,那最好,直接通行。”羅錚指著地圖上另一個位置冷冷的說道。
  

Snap Time:2018-11-19 06:40:54  ExecTime: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