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86章憤然反擊

  
  ||--
  第一卷兵王崛起第286章:憤然反擊
  用槍指著人是極不友善的行為,可以視為敵人,羅錚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峻的雙眸迸裂出一道鋒芒,向前一步,眉心湊到槍口上,一字一頓的說道:“很多人用槍指著老子,最後都變成了冰冷的屍體,有種你開槍試試?”龐大的殺氣爆發出來,周圍冰冷的世界仿佛更冷了。
  “別開槍,自己人,有話好好說。”書生趕緊打著圓場,臉色焦急。
  “放下槍。”幽靈小隊成員全部舉起了狙擊槍瞄準宋立,臉色鐵青,憤怒的喝道,火藥味十足,稍有不慎就會擦槍走火。
  “混蛋,再說一遍,老子是集團軍少校參謀宋立,你們想以下犯上嗎?回去後全部軍法從事。”宋立氣的七竅生煙,肺都要炸了,看向羅錚的眼神陰冷的仿佛周圍寒冷的冰雪世界,殺氣淩冽。
  羅錚感激的看了幽靈小隊一眼,旋即看向宋立,冷冷的說道:“宋立是吧,上麵派你來指揮的,不是來搶奪戰功的,還有,少給老子擺高傲,敢拿槍指著老子?”說著猛然出手,一個手刀切中宋立手腕的陽溪穴,另一手閃電般奪槍。
  宋立沒想到羅錚居然不怕死的奪槍,事發突然,反應不及,感覺手上一空,臉色大變,連忙後退兩步,警惕的看著羅錚,卻發現羅錚槍口已經調轉過來了,宋立頓時慌了,坐在辦公室參謀打仗和前線實戰完全是兩碼事,膽氣一泄,宋立慌亂的喝道:“你,你想幹什麼?”
  “徒有其表,敗絮其中。”羅錚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不好下死手,幹脆將手槍丟給對方,對幽靈小隊成員喊道:“看著他。”
  “是。”幽靈小隊成員馬上答應下來。
  書生、農夫、花匠和和尚暗自交換了一個眼神,誰也沒想到羅錚不僅敢抗命,還敢威脅上級,臉色凝重起來,紛紛看向羅錚,眼睛滿是擔憂,書生想勸解幾句,緩和一下,大敵當前,應該團結才是,看到羅錚拿出手機來,不由一怔,後退一小步,示意其他人也先別動。
  集團軍派人來統一指揮行動沒問題,要求保管文件也正常,但來的是外強中幹的參謀,而且態度傲慢,行事粗暴,不注意團結,交給這樣的人指揮,羅錚可不敢,都是生死兄弟,羅錚可不想大家白白送死。
  宋立看到羅錚打電話,隱隱感覺不對勁來,但一想自己是集團軍派來的,名正言順,膽氣頓時一壯,再一想自己家族背景,在軍方有絕對的話語權,看向羅錚的眼神變得陰冷起來,透著滔天的殺意。
  電話很接通,羅錚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敏銳的發現了宋立的殺意,臉色一凜,冷笑一聲,對接電話的武大隊長說道:“是我,已經和援軍匯合,那個集團軍派來總指揮的少校參謀宋立怎麼回事?”
  “宋立?”武大隊長一怔,馬上說道:“你稍等,我問問。”
  掛了電話,羅錚驚疑起來,集團軍派宋立過來這麼大的事都沒有知會武大隊長?這事有些蹊蹺,但不管怎樣,等武大隊長的結果出來再說,看了一眼滿臉疑狐的書生等人,解釋道:“稍等片刻。”
  書生等人意識到出事了,暗自交換了個眼神,點頭答應下來,忽然,農夫臉色一變,用手壓了壓耳機,說道:“不好,前哨發現了追兵,距離八百米。”
  “什麼?”羅錚大驚,淩冽的目光掃了宋立一眼,看向追兵方向,臉色凝重如鐵,尋思起對策來。
  “混蛋,還不準備迎敵?”宋立歇斯底的喊道,憤怒的眼神多了些慌亂。
  大家猶豫起來,一邊是上級派來指揮的軍官,一邊上同生共死過的兄弟,到底聽誰的?羅錚理解的看了書生一眼,然後看向宋立,冷冷的說道:“既然你是上級派來的指揮官,你說,這仗該怎麼打?”
  “當然是留下一隊斷後,其他人帶著文件先撤。”宋立毫不猶豫的喝道,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混不知這番話引起了眾怒,斷後意味著死亡,留下誰都不合適,大家不善的看向宋立。
  宋立在指揮部沙盤推演的經驗倒是豐富,但沒有前線實戰經驗,對戰士們的心理了解不夠,發現大家不善的眼神後,呼吸一滯,隱隱不安起來,羅錚丟給對方一個白癡的眼神,抬頭看了看天空,部隊連續趕路到這,體力消耗巨大,沒有力氣撤退,加上天已黑,溫度更低了些,盲目撤退意味著死亡,臉色凝重起來。
  “兄弟,你說,怎麼辦?”書生謹慎的看了宋立一眼,問羅錚道。
  “誰才是這的總指揮?”宋立不滿的喝道:“難道你們幾個也想戰場抗命不成,留下一隊阻擊,誰留下你們自己商量,其他人馬上撤退,晚了就來不及了,咱們是軍人,軍人可以死,但文件不能丟?”
  “說的倒是正氣凜然,冠冕堂皇,誰留下?”羅錚譏笑道,看向山虎,繼續說道:“兄弟,你有傷,留下,幽靈小隊其他成員下山,前突百米,搶占狙擊地形,務必阻攔敵人推進速度,必須擋在五百米外。”
  “是。”周剛等人答應一聲,放下瞄準宋立的槍口,轉身急匆匆去了。
  有幽靈小隊五名狙擊手阻攔,將追兵擋在五百米線一段時間問題不大,羅錚看了書生等人一眼,大家隸屬不同,不好下命令,不由苦笑起來,大敵當前,內部不穩,這仗怎麼打?
  書生等人看出了羅錚的猶豫,也是滿臉苦澀,宋立是司令部任命的行動總指揮,不服從宋立的指揮就是抗命,要上軍事法庭,但聽從宋立的指揮,就意味著拋棄一支小隊,其他小隊踏上生死未卜的路,在這冰寒的世界,又是晚上,不被打死也會凍死,沒人願意。
  “這仗怎麼打稍後再說,現在,請你命令各小隊狙擊手到位,阻擊敵人追擊。”羅錚冷冷的看向宋立,這個命令還得宋立下。
  宋立聽到羅錚協商的口吻,頓時得意的冷笑起來,喝道:“你不是能嗎?戰場抗命,不服從指揮,說,你到底是哪個部隊的?叫什麼?”
  用槍指著人是極不友善的行為,可以視為敵人,羅錚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峻的雙眸迸裂出一道鋒芒,向前一步,眉心湊到槍口上,一字一頓的說道:“很多人用槍指著老子,最後都變成了冰冷的屍體,有種你開槍試試?”龐大的殺氣爆發出來,周圍冰冷的世界仿佛更冷了。
  “別開槍,自己人,有話好好說。”書生趕緊打著圓場,臉色焦急。
  “放下槍。”幽靈小隊成員全部舉起了狙擊槍瞄準宋立,臉色鐵青,憤怒的喝道,火藥味十足,稍有不慎就會擦槍走火。
  “混蛋,再說一遍,老子是集團軍少校參謀宋立,你們想以下犯上嗎?回去後全部軍法從事。”宋立氣的七竅生煙,肺都要炸了,看向羅錚的眼神陰冷的仿佛周圍寒冷的冰雪世界,殺氣淩冽。
  羅錚感激的看了幽靈小隊一眼,旋即看向宋立,冷冷的說道:“宋立是吧,上麵派你來指揮的,不是來搶奪戰功的,還有,少給老子擺高傲,敢拿槍指著老子?”說著猛然出手,一個手刀切中宋立手腕的陽溪穴,另一手閃電般奪槍。
  宋立沒想到羅錚居然不怕死的奪槍,事發突然,反應不及,感覺手上一空,臉色大變,連忙後退兩步,警惕的看著羅錚,卻發現羅錚槍口已經調轉過來了,宋立頓時慌了,坐在辦公室參謀打仗和前線實戰完全是兩碼事,膽氣一泄,宋立慌亂的喝道:“你,你想幹什麼?”
  “徒有其表,敗絮其中。”羅錚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不好下死手,幹脆將手槍丟給對方,對幽靈小隊成員喊道:“看著他。”
  “是。”幽靈小隊成員馬上答應下來。
  書生、農夫、花匠和和尚暗自交換了一個眼神,誰也沒想到羅錚不僅敢抗命,還敢威脅上級,臉色凝重起來,紛紛看向羅錚,眼睛滿是擔憂,書生想勸解幾句,緩和一下,大敵當前,應該團結才是,看到羅錚拿出手機來,不由一怔,後退一小步,示意其他人也先別動。
  集團軍派人來統一指揮行動沒問題,要求保管文件也正常,但來的是外強中幹的參謀,而且態度傲慢,行事粗暴,不注意團結,交給這樣的人指揮,羅錚可不敢,都是生死兄弟,羅錚可不想大家白白送死。
  宋立看到羅錚打電話,隱隱感覺不對勁來,但一想自己是集團軍派來的,名正言順,膽氣頓時一壯,再一想自己家族背景,在軍方有絕對的話語權,看向羅錚的眼神變得陰冷起來,透著滔天的殺意。
  電話很接通,羅錚冷冷的看了宋立一眼,敏銳的發現了宋立的殺意,臉色一凜,冷笑一聲,對接電話的武大隊長說道:“是我,已經和援軍匯合,那個集團軍派來總指揮的少校參謀宋立怎麼回事?”
  “宋立?”武大隊長一怔,馬上說道:“你稍等,我問問。”
  掛了電話,羅錚驚疑起來,集團軍派宋立過來這麼大的事都沒有知會武大隊長?這事有些蹊蹺,但不管怎樣,等武大隊長的結果出來再說,看了一眼滿臉疑狐的書生等人,解釋道:“稍等片刻。”
  書生等人意識到出事了,暗自交換了個眼神,點頭答應下來,忽然,農夫臉色一變,用手壓了壓耳機,說道:“不好,前哨發現了追兵,距離八百米。”
  “什麼?”羅錚大驚,淩冽的目光掃了宋立一眼,看向追兵方向,臉色凝重如鐵,尋思起對策來。
  “混蛋,還不準備迎敵?”宋立歇斯底的喊道,憤怒的眼神多了些慌亂。
  大家猶豫起來,一邊是上級派來指揮的軍官,一邊上同生共死過的兄弟,到底聽誰的?羅錚理解的看了書生一眼,然後看向宋立,冷冷的說道:“既然你是上級派來的指揮官,你說,這仗該怎麼打?”
  “當然是留下一隊斷後,其他人帶著文件先撤。”宋立毫不猶豫的喝道,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混不知這番話引起了眾怒,斷後意味著死亡,留下誰都不合適,大家不善的看向宋立。
  宋立在指揮部沙盤推演的經驗倒是豐富,但沒有前線實戰經驗,對戰士們的心理了解不夠,發現大家不善的眼神後,呼吸一滯,隱隱不安起來,羅錚丟給對方一個白癡的眼神,抬頭看了看天空,部隊連續趕路到這,體力消耗巨大,沒有力氣撤退,加上天已黑,溫度更低了些,盲目撤退意味著死亡,臉色凝重起來。
  “兄弟,你說,怎麼辦?”書生謹慎的看了宋立一眼,問羅錚道。
  “誰才是這的總指揮?”宋立不滿的喝道:“難道你們幾個也想戰場抗命不成,留下一隊阻擊,誰留下你們自己商量,其他人馬上撤退,晚了就來不及了,咱們是軍人,軍人可以死,但文件不能丟?”
  “說的倒是正氣凜然,冠冕堂皇,誰留下?”羅錚譏笑道,看向山虎,繼續說道:“兄弟,你有傷,留下,幽靈小隊其他成員下山,前突百米,搶占狙擊地形,務必阻攔敵人推進速度,必須擋在五百米外。”
  “是。”周剛等人答應一聲,放下瞄準宋立的槍口,轉身急匆匆去了。
  有幽靈小隊五名狙擊手阻攔,將追兵擋在五百米線一段時間問題不大,羅錚看了書生等人一眼,大家隸屬不同,不好下命令,不由苦笑起來,大敵當前,內部不穩,這仗怎麼打?
  書生等人看出了羅錚的猶豫,也是滿臉苦澀,宋立是司令部任命的行動總指揮,不服從宋立的指揮就是抗命,要上軍事法庭,但聽從宋立的指揮,就意味著拋棄一支小隊,其他小隊踏上生死未卜的路,在這冰寒的世界,又是晚上,不被打死也會凍死,沒人願意。
  “這仗怎麼打稍後再說,現在,請你命令各小隊狙擊手到位,阻擊敵人追擊。”羅錚冷冷的看向宋立,這個命令還得宋立下。
  宋立聽到羅錚協商的口吻,頓時得意的冷笑起來,喝道:“你不是能嗎?戰場抗命,不服從指揮,說,你到底是哪個部隊的?叫什麼?”
  

Snap Time:2018-11-16 09:08:10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