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66章殺狼取物

  
  天空如洗,清澈無雲,太陽高高的注視著大地,雪茫茫一片的荒野,看不到任何綠色生機,死寂一般,風卷著雪花,打著卷飛走了,一匹狼仿佛石雕一般佇立著,要不是雙目中散發著冰寒的鋒芒,令人膽顫,絕對以為是死狼,羅錚驚訝的看著這匹野狼,摸出了手槍,嚴正以待。
  雪地遇到野狼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還好是和狼群走散了的孤狼,肚子癟癟的,估計餓極了,但餓極了的野狼更加凶殘,羅錚不敢有絲毫大意,雖然隻有兩發子彈,生死關頭,顧不上節省了。
  雪太厚,人的小半身子都陷進去了,行動不便,時間拖久了會引來更多的狼,隻能速戰速決,羅錚見野狼不動,幹脆主動出擊,軍人有槍在手,什麼都無所懼,野狼或許是感受到了羅錚的挑釁,很是惱怒的低吼一聲,震動了一下身體毛發,將身體上麵的雪花抖落,朝羅錚走來,低吼著,目光凶狠。
  羅錚早非吳下阿蒙,經曆了太多生死,麵對餓狼,沒有絲毫慌亂,見餓狼發起主動攻擊,幹脆不動了,嚴正以待,雙目如矩,冷冷的鎖定餓狼,待餓狼距離自己不過五米時,槍口瞄準了餓狼的眼睛。
  熟悉狼的人都知道狼有“麻杆腿,豆腐腰,掃帚尾巴鐵的腦”之說,狼直麵過來,如果是平坦的陸地,羅錚不介意攻擊狼的腰部,但腳下是厚厚的雪,騰挪困難,行動不便,麵對的是腦袋,腦袋太硬,子彈打過去未必馬上就死,一旦發出臨死前的召喚,那就麻煩了,而眼睛是薄弱緩解,子彈絞碎大腦,必死無疑。
  然而,羅錚發現這頭野狼不簡單,看到手槍後,腦袋不斷變換位置,不規則晃動著,難以瞄準,繼續向前走到三米位置停下來,凶狠的狼變得狂躁起來,這是攻擊前的蓄勢和造勢,迫使獵物慌亂。
  作為食物鏈頂端之一的狼,自然有一套生存法則,獵食前的心理攻擊手段不少,膽小的往往會嚇的不敢動,羅錚心知肚明,嘴角湧現出一抹冷笑,餓狼感覺到權威受到了挑釁,怒極嘶吼起來,脖子一身,張開了血腥大口,一股臭氣隨著嘶吼聲噴了出來。
  “砰!”羅錚毫不猶豫的開槍了,子彈打破雪原死寂,咆哮著從餓狼的嘴射入,遇到阻力後,子彈動能不規則高速旋轉起來,將餓狼的髒腑攪成一鍋粥,子彈餘勢未減,從餓狼的臀部呼嘯而出,沒入雪地之中,不見了蹤跡。
  “嗷嗷——”餓狼慘叫一聲,身體轟然倒地,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羅錚,眼睛滿是恐怖和迷惑,搞不懂自己怎麼就死在眼前這個弱小的生物手上了?
  內髒完全被絞碎的餓狼沒有了力氣,意識開始渙散,漸漸閉上了眼睛,羅錚走了上去,將手槍收好,用手銬的尖銳部分刺破餓狼的脖子血管,鮮血流了出來,羅錚一咬牙,湊上去吸起來,一個晚上滴米未盡,已經餓的不行了,為了生存,別說是狼血,就是樹皮、螞蟻也得吃。
  咕咚咕咚!羅錚大口喝著狼血,天寒地凍,喝慢了狼血會凝固,到時候想喝都沒有,錯過了這次,未來還不知道多久才會碰到能吃的,必須盡一切可能喝多點,自然法則,生存第一。
  幾分鍾後,羅錚感覺狼血越來越少,狼的身體漸漸變硬,不得不停歇下來,抓起一把雪胡亂擦擦嘴角血汙,再含了一大口雪融化成水吞下去,然後用手銬尖銳部分給野狼剝皮。
  野狼的血和肉全部凍成堅硬的石頭一般,不能吃,但皮毛非常有用,羅錚剝的非常小心,連刮帶撕扯,足足半個小時後,一張狼皮剝了下來,羅錚將狼皮從中間一分為二,然後躺在雪地上,把腳撩起來,脫下腳上的皮鞋和襪子。
  之前和鬼手逛街充當誘餌,腳上隻穿了雙普通的皮鞋,皮鞋在雪地行走根本無法保暖,寒由足生,不解決腳的保暖問題,一樣會凍死在這片雪原,在喝狼血的時候,羅錚感覺到血液進入體內產生的熱量就想到了這個辦法。
  狼皮沒有硝製,會很臭,好在這天寒地凍,皮肉不會腐爛,臭味並不大,羅錚將有毛的這麵將腳包裹著,將貼身的體恤衫全部撕下來,一分為二,當綁腿帶,將褲腳和狼皮捆好,再用襪子套進去。
  兩條腿全部弄好後,羅錚休息了一會兒,感覺麻木的腳有了些體溫,不由大喜,隻要腳的保暖問題能解決,羅錚就有信心走出這片茫茫的雪山高原,皮鞋套進去很擠,但也能穿,羅錚看了一眼雪地上的狼屍,有些感激的說道:“狼兄弟,對不起了,下輩子投胎做別的吧。”
  說著,羅錚抬頭看向東方,一咬牙,繼續大步而去,或許是喝了狼血的緣故,身體並沒有被凍麻木,走了一個小時左右,開始漸漸變熱起來,羅錚趕緊放慢速度,以免身體出汗,再不斷的抓雪放口含化成水吞下。
  經過了一晚上的暴風雪肆虐,雪山高原的溫度雖然依舊零下幾十度,但太陽不錯,空氣也不錯,這讓人心情大好,羅錚不斷的趕路,沒走一個小時就用太陽觀測法確定一下方向,以免走錯。
  雪山高原到處都是白茫茫一片,沒有任何參照,時間長了根本記不住方向,在求生**的支配下,羅錚頂著寒冷不斷走著,走著,甚至能夠感覺到身體肌肉局部已經凍傷,但不敢停,停下來就意味著希望的破滅。
  天漸漸黑了,月亮出來了,羅錚依然不敢停留,太冷了,絕對不能睡,一睡就會醒不過來,還不如繼續趕路,好在羅錚意誌堅定,咬牙堅持著,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裝備全無,必須盡走出去,多拖一分鍾,就多一分生命危險。
  羅錚不知道前麵還有多遠,但時刻提醒著自己保持清醒,當睡衣席卷上來時,羅錚趕緊抓起一大把雪使勁的搓在臉上,消除疲勞,驅散隨意,絲毫不敢麻痹,與天鬥,更是恐怖,因為誰也不知道死亡什麼時候來臨,想活命,就必須拚命。
  

Snap Time:2018-11-20 02:11:21  ExecTime: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