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237章埃特談判

  
  “辦法很簡單,咱們守住一樓,敵人不會貿然攻擊進來,否則他們不會隻在外麵開槍,隻要房間一塌,我們就躲到地下室,有坍塌的建築垃圾遮擋,他們一時半會兒進不了地下室,時間拖延的越久對我們越有利。”藍雪解釋道。
  “我看可以。”山雕驚喜的喊道,一邊看向周圍的建築牆,尋思著怎麼讓磚頭更多的倒向地下室入口來。
  “埃特,你出來看看,這是誰?”剛才那個聲音繼續喊道。
  “埃特?”大家麵麵相覷,最後落在老板身上,老板點頭說道:“是叫我。”
  “你別動,我去看看。”羅錚感覺到情況不對勁來,這個時候叫老板,肯定是出了什麼變故,這時,外麵有人嘰咕嚕的大聲喊著什麼,羅錚聽不懂,驚疑的看向老板,滿臉深思的問道:“他們說什麼?”
  叫埃特的老板臉色焦慮起來,眉頭緊鎖,慌亂的解釋說道:“他們綁了我的父親,是副司令科迪,他們要我殺了你,隻要殺了你就放了我的父親。”
  “你為什麼不直接動手,反而告訴我這些?”羅錚反問道。
  “我殺不了你,就算殺了你,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父親的,肯定是科迪趁機搶班奪權,我早就覺得這個混蛋不對勁了,果然如此。”埃特趕緊解釋道,一邊朝大廳走去,來到窗戶邊,小心探頭看去。
  羅錚也來到了窗戶邊,看到外麵果然有人用槍對著一個五十多歲的絡腮胡,絡腮胡被五花大綁,一個人在前麵滿臉得意的冷笑著注視別墅,還有兩個白人,應該是殺手組織的人,羅錚看向埃特,埃特滿臉痛苦之色,羅錚便問道:“你有什麼打算?”
  “如果你信得過我,就讓我出去和他們交涉,盡量拖延時間,等你們的援軍過來,如何?”埃特尋思了一會兒提議道。
  羅錚想了想,覺得是個辦法,現在這個情況,沒拖延一分鍾都對自己有利,隻是,外麵的人不傻,擔憂的提醒道:“我自然信得過你,現在這種局勢,你在不在房間意義不大,隻是,你出去隨時都會有危險,你確定要這麼做?”
  “為人子,父親受威脅,我無法做到無動於衷,雖然出去起不了作用,但拖延幾分鍾應該還是可以的,我會以講條件為借口出去,拖一會是一會兒,如果我死了,看在我們合作的份上,請幫我報仇,殺了科迪那個混蛋。”埃特沉痛的說道,眼睛滿是怒火。
  “我保證。”羅錚毫不猶豫的肯定道,看向外麵,握著槍的手滿是汗水,全身更是散發著滔天的怒火,恨透了外麵的混蛋,也恨透了宋家,殺手點名道姓要自己,這事肯定有宋家的影子,太明顯了。
  埃特看了羅錚一眼,神色沉痛的朝外麵走去,背影蕭瑟,羅錚看了一眼埃特,感激的說道:“小心點,好好的活著,盡可能答應他們條件,然後回來,總有辦法的,千萬別意氣用事。”
  “好。”埃特身形一頓,答應一聲,頭也不回的繼續朝外麵走去,來到門口,外麵武裝人員的槍口瞄準過來,透著一股令人窒息的寒氣,埃特氣血一滯,咬牙大聲喊道:“別開槍,是我。”用的是本地話。
  科迪看向埃特,眼睛閃過一抹驚訝,旋即憤怒的喝道:“人呢?殺了沒有?”
  “我怎麼相信你?我把然殺了,到時候你不放人怎麼辦?我要求先放人。”埃特大聲喊道,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科迪,恨不得生吞了對方。
  “看什麼看,你找死?”科迪惱怒的舉起了槍,瞄準,然後繼續說道:“你父親犯下不可饒恕的錯誤,不搞清楚情況就出手,讓我們瓦塔遊擊隊陷入絕境,這個責任你們父子倆都承擔不起。”
  “真是笑話,既然如此,那你為何還和他們搞到一起?”埃特冷冷的喝道,一邊看向其他人,繼續喝問道:“你們就是這樣對待你們的司令嗎?科迪今天能拋棄你們的司令,明天就能毫不猶豫的拋棄你們。”
  “找死!”科迪沒想到埃特會挑撥離間,惱怒的扣動了扳機。
  “砰。”槍聲響起,子彈卻射向天空,是一名白人出手,白人臉色不善的盯著科迪小聲說著什麼,距離太遠,埃特聽不見,但尋思著不會是什麼好話,冷冷的喊道:“看看吧,他能毫不猶豫的對我開槍,一旦需要,也會毫不猶豫的對你下手,你們想跟著他去死嗎?”
  “胡說。”科迪居然冷靜下來,瞪著埃特,慢慢放下槍喊道:“我們還有選擇嗎?都是你父親的愚蠢決定給我們帶來惡果,真主一定會懲罰你們的,現在,隻要你進去殺了他們要的人,他們會給我們一大筆錢,有了這筆錢,我們就可以遣散,後半生無憂了,作為交換,你的父親也會沒事,大家都好,你還猶豫什麼?難道你不想為你父親的過錯彌補些什麼嗎?”
  “荒謬,他們答應給你們錢?哈哈哈。”埃特豁出去了,膽氣一壯,怒極反笑道:“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謊言,他們的信譽你們信?想想吧,他們當初為什麼隱瞞真相?為什麼不告訴實情,讓我們綁架了華夏國的要員?”
  大家一聽,臉色變得古怪起來,看向兩個白人,最後落在科迪身上,科迪一看情況要糟,臉色大變,看向旁邊一名白人,低聲翻譯剛才的談話內容來,白人也聽不懂本地土話,聽到翻譯後,這名白人臉色頓時大變,抬手瞄準了埃特。
  站在門口的埃特臉色大變,避無可避,知道死期到了,幹脆不躲避,痛的眼神看向被縛的父親,正怒瞪著眼,嘴塞著破布,喊不出來,埃特閉上了眼,仿佛解脫的笑了,沒有看到父親慘死,也是一種幸福。
  對於老人來說,白發人送黑發人是痛,對於晚輩來說,眼睜睜看著長輩去死而無能為力,是人生最大的痛苦,能先死,也是一種解脫。
  “砰!”槍響了,打破了周圍的寧靜。
  

Snap Time:2018-11-17 08:19:50  ExecTime:0.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