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99章粗暴審訊

  
  西北集團軍,憲兵隊審訊室。
  昏暗的房間擺著一張桌子,桌子前麵擺著一張椅子,椅子上坐著被拷起來的羅錚,身上衣服都沒來得及換,滿是血汙的吉利服倒是脫了下來,丟在一旁,散發著濃鬱的血腥味,羅錚穿著同樣血汙的迷彩作訓服,目光冷靜的看著前麵坐著的少校,心情悲憤無比。
  少校冷漠的注視著羅錚,示意旁邊一名手下記錄後冷冷的問道:“姓名?”
  羅錚冷笑一聲,眼神瞟向屋頂,屋頂應該是剛裝修過,嶄新、雪白的牆漆,一台吊扇靜默不語,房間臉窗戶都沒有,倒是有一塊大玻璃,鑲嵌在牆壁上,看不到外麵,羅錚估摸著外麵應該可以通過玻璃看到審訊室的自己,不由瞟了一眼,眼角餘光看到了牆角的攝像頭,不過,攝像頭好像處於關閉狀態,連工作的綠燈都沒有閃爍,內心一沉,知道要糟,對宋家的恨意更深了。
  “小子,別以為不說就能過關,進了這,誰也別想蒙混過關,還是老實交代的好,免得受皮肉之苦。”少校冷冷的說道。
  “好啊,你想我招什麼?”羅錚冷笑道。
  “你是不是毒販子的同黨,他們給了你多少錢?”少校冷冷的問道。
  “同黨?”羅錚一驚,旋即反應過來,冷笑道:“少校,你這個罪名捏造的可不輕,我記得沒有開個人賬戶,這會兒你們應該幫我開了一個,並存了一筆巨款進去吧,有了巨款,我的罪名就坐實了,說說,多少?讓我死個明白。”
  “混賬,到了這還不老實交代,看來,得給你上點手段才行。”少校冷冷的說道,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別啊,我這不是招了嗎?你們說,想要我說什麼?幹脆,你們把罪狀寫好,我簽字畫押不就行了?”羅錚冷冷的笑道。
  “你個混蛋,你知不知道你的行為造成我們損失了一架直升機,還損失了一名飛行員,作為一名軍人,你不覺得可恥?”旁邊負責記錄的人噌的站起來,一臉憤怒的喝罵道。
  “可恥?”羅錚一愣,腦海中浮現出被炸死的飛行員,臉色一悲,內心大痛,神情落寞的說道:“是啊,確實可恥,要不是我,他也不會死。”
  “老實交代,你和毒販子是怎麼接頭的,多久了,為什麼不按照既定計劃伏擊運毒的隊伍?這段時間你們去了哪?”少校見羅錚情緒的低落,心中一喜,趕緊喝問道,打算盡拿下,取得有力口供。
  “敢做就敢說,說,你不去伏擊目標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讓人攻擊直升機?”旁邊負責記錄的人也憤怒的喝問道。
  “小子,你上過戰場嗎?”羅錚看著負責記錄的人冷冷的問道,將對方問的氣勢一滯,不屑的冷笑一聲,轉頭看向少校,繼續說道:“你的手法很高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手段很低級,讓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協助,你覺得有意思嗎?說吧,你到底想怎樣?”
  “不是我想怎樣,是你到底想怎樣?損失的直升機怎麼回事?你為什麼不按照預定計劃執行命令?這段時間跑去哪了?是不是和毒販子有了合作?老實交代。”少校冷冷的喝道,一副正氣凜然表情。
  “看來你們還沒想好給我定什麼罪?”羅錚冷冷的譏笑道,慢慢閉上了眼睛,懶得和這些人費口舌了,既然宋家要整自己,解釋沒有任何意義,隻會讓宋家找到更多的破綻或者把柄,還會影響藍雪。
  “你以為不說就可以了嗎?”少校冷冷的說道,對旁邊負責記錄的人使了個眼神,對方會意的點頭,馬上開門叫來兩個憲兵,用手指了指羅錚。
  兩名憲兵會意的上前來,一人手上拿著一本厚厚的書,一人拿著一個較大的鐵錘,負責記錄的人走上去,按到了椅子上的機關,將椅子放倒,讓羅錚平躺起來,厚書放在羅錚胸口,另一人舉起了鐵錘,少校也走了上來,冷冷的說道:“小子,想討點苦頭,成全你,給我打。”
  “咚!”鐵錘狠狠的砸了下來,發出呼呼風聲,落在書本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響,羅錚清楚的聽到了胸口肋骨骨折的輕微聲響,痛的之仇抽,全身繃緊,手臂扯動之下,被手銬箍的生疼,沒想到對方力氣這麼大,不由破口罵道:“王八蛋,小子,有本事你打死我,否則,老子這輩子後你沒完。”
  “咚!”又一下重擊。
  “唔——”羅錚再次發出痛呼聲來,雙目赤紅的看著少校,麵滿是森冷的殺氣,大口喘著粗氣,雙手憤怒的掙紮著,扯動手銬都有些變形,仿佛一隻受傷的洪荒猛獸,看得少校頭皮有些發毛,惱羞成怒,命令繼續砸。
  “咚!”又是兩下重擊,羅錚聽到了肋骨碎裂的聲音,一口鮮血湧了上來,沒能死在戰場,今天卻要栽在自己人手上,想到宋家,想到慘死的飛行員,想到慘死的偵察員,羅錚腦海中全是憤怒,仿佛熔岩一般沸騰著,滔天的恨意仿佛要將周圍空氣都融化,燃燒。
  “啊——”羅錚發出歇斯底的怒吼,宣泄著心中的恨,嚇得眾人頓生一股寒意,麵麵相覷,不知所措起來,羅錚全身繃緊的身體一軟,仿佛力氣隨著這聲怒吼被抽幹,眼前一黑,意識開始渙散開去,重如山嶽般眼皮慢慢合上。
  “隊長,不會死了吧?”負責砸人的憲兵驚慌的小聲問道。
  “沒事,死了就死了,不會牽扯到你們,隔著厚厚的書砸,沒有留下任何線索,到時候就說他戰場歸來就已經受了重傷,到審訊室羞愧攻心,一口氣沒接上來,死了,大家放心吧。”大隊長無所謂的說道,神情冷漠。
  眾人一聽,都鬆了口起,隻要不牽扯到自己就好,看向暈死過去的羅錚,誰都沒說醫治的事,少校更是冷冷的說道:“大家出去吧,讓他一個人先冷靜反思反思也好。”眾人會意的離開,看都不多看羅錚一眼。
  

Snap Time:2018-11-17 15:33:01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