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75章安全撤離

  
  “終於完成了!”
  蕭業摘下頭盔,臉龐上,是那無力的苦笑。門外,刺耳的音樂讓人幾乎忍不住又把頭盔給戴上。
  又是最後一天才完成最低的貢獻度,也是又一次,蕭業產生刪號重練的想法。
  世上沒有後悔藥,這是蕭業活了二十多年最鬱悶的一件事情。
  如果世上有後悔藥,他必定不會在明知道職業玩家最重要的是實力,其次是存款的情況下,有多少錢花多少。到現在,也不至於沒存款刪號重練,窩在個惡心欲吐的工作室朝不保夕,而不是最起碼也能找個舒心的工作室呆著。
  如果世上有後悔藥,他必定不會在明知道雪雲石看情況必定大漲下,幾個銀幣就賣光了以前丟在儲物空間中沒用的雪雲石,從而失去一筆在他眼中的巨款。
  如果世上有後悔藥,他必定不會在明知道,先把魔戰士係並不算重要的強體給練到高級,再去練本屬於終極技能的無限連擊,明顯對無限連擊有極大的好處下,卻急於求成一味想要盡把無限連擊練到高級。結果,不僅僅因此失去了一飛衝天的機會,更反過來使實力一落千丈。到如今,更是連職業玩家都混不下去了。
  從邁入職業玩家的這些年,他不缺機會。缺的,是一顆克製浮躁的心。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後悔藥,且隻有一顆。蕭業真正的選擇,是讓他的第一任老板,也是他見過的最為吝嗇的老板,放棄他一輩子最錯誤的一個決定。
  他懷念那個地處荒郊野外、冬寒夏熱,卻又充滿歡笑、苦樂與共的院子。
  那有他屢屢錯過的楊欣,那有怨聲載道卻不失歡樂的兄弟姐妹。甚至於,他也有些懷念那個吝嗇到了極致,一個月的工資和獎金能扣成負數的老板。
  隨手將頭盔丟在床尾,蕭業下床,掃了眼兩旁仍舊戴著頭盔在《第二世界》縱橫馳騁的三個同伴,拉開房門,砰的一聲將其關上。
  “關個門都有聲音,有病啊?”
  穿過隻有五六米的通道,客廳,吊燈綻放著七彩光芒,絢麗多姿。音響震耳欲聾,蕭業的摔門聲能夠聽到,實屬不易。
  掃了眼沙發上,幾個男子正一人抱著兩個濃妝豔抹的女人,瞪著他的同時,雙手仍舊在女人們的身上遊走。
  蕭業懶得搭理,轉身出門。
  “白癡,意識強又怎麼樣?還不是照樣連最低貢獻度都完成不了?”
  “就是,要不是梁哥介紹過來的,早叫老趙把你踢出工作室了。”
  “看吧,就他那廢號,也堅持不了幾個月了,被趕出去順理成章,梁哥也說不了什麼了。”
  背後傳來的聲音,蕭業早已經習以為常,惡心多了,也就沒什麼感覺了。
  這幾人,在《第二世界》的實力都不錯,屬於工作室的頂梁柱,否則,也不至於能夠把女人帶進工作室來瀟灑了。老趙則是工作室的老板,身價過千萬,也隻有這幾位敢叫老趙。其他人要麼老板,要麼趙老板,否則後果不輕。
  至於這幾人口中的梁哥,則是蕭業第一家工作室的同伴,現而今也算職業玩家中的半個風雲人物,為人小氣刻薄,但實力不錯。當初雖沒少紅過臉吵過架互相整過,但畢竟一同出道,又在吝嗇鬼手上一起呆了三四年,加上多少有點念舊,上次知道他四處找工作室之後,主動幫他聯係了這個工資不低的揚帆工作室。
  走出大門,對身後的別墅,蕭業沒有任何留戀,大步離開來。
  天空上,明月皎潔,配上潔白的路燈,小區道路上,明亮如白晝。
  往事如夢,不可追憶的曾經,如果可以重來,回憶將不再充滿遺憾……
  漫無目標的閑逛,蕭業正有些迷茫之際,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拿起一看,蕭業頓有些錯愕。隨即,心髒忍不住急速跳動起來。
  上麵所顯示的名字,是他無數次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楊欣。
  三四年來,他從未主動聯係過,而楊欣,也從未聯係過他。往事一幕幕在腦海中閃掠,不斷加的心跳,令蕭業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看清顯示的名字之後,猶豫了片刻才接通電話。
  “蕭業,這些年過得怎麼樣了?”
  楊欣的聲音在另一側響起,還是那麼悅耳動聽,令蕭業恍如隔世。
  沉默了片刻,蕭業無奈開口:“還行吧!”
  另一頭,楊欣點了點頭,蕭業當初的意識,在工作室巔峰時期也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在她看來,過得不錯是應該的。
  楊欣陷入沉默當中。
  蕭業欲言又止,卻始終無法開口反問一句楊欣過得怎麼樣。
  他不敢,他怕自己聽到絕對不想聽到的回答。
  “我……膽子比較小,不敢像我爸那樣找個大樓跳下去,怕太醜了。剛服了一整瓶的安眠藥,相信很就能睡著……”
  良久,楊欣終於先一步開口,可這話,卻如同驚雷在蕭業的腦袋炸開,轟得他連呼吸都無法順暢。這消息,比他預期中楊欣可能已經結婚這個噩耗,更加讓他難以接受千倍、萬倍。
  把事情說出,楊欣反倒輕鬆下來,語氣竟也平緩了不少:“三四年了,我一直努力重新經營新的天地工作室。可惜,在戰刀公會麵前還是不堪一擊。這樣也好,免得再去想報仇的事情了。”
  “你在哪?你現在在哪?”蕭業額頭,汗珠如疾雨而下,這一刻,他此生從未如此的心急如焚。
  “沒用的……”楊欣的聲音,漸漸有些虛弱:“我找你,隻是想告訴你,我一直很喜歡你,隻是始終說不出口。”
  蕭業淚如雨下,楊欣的驕傲,老板女兒的身份,讓他的自尊心,同樣也不允許他開口。
  “希望,有更好的女孩喜歡上你,你也同樣喜歡她……”
  !
  一聲脆響,以及隨之而來的斷線,將蕭業的一顆心砸得支離破碎。
  已經數不清有多少年沒有流下的淚水,在這一刻,傾瀉而出。
  努力控製著顫抖的雙手,用那已經模糊的雙眼,一次又一次的回撥。
  已經關機的語音提示,令他那顆本以為已經是曆經滄桑的心,一次又一次的被重錘擊打。
  這輩子,他有太多太多的遺憾。而這些遺憾加起來,也遠遠不如他此刻撕心裂肺的想要告訴楊欣,他在很早以前就已經愛上了她。
  悔恨,讓他想要嘶吼,讓他痛徹骨髓。嗓子,卻仿佛被堵住了一般,始終無法發出任何聲音。
  無力的躺在地上,皎潔的明月,已經模糊。淚水,無法幹涸。
  如果可以重來,他願意在第一眼見到楊欣的時候,哪怕被當成流氓,也將告訴她,自己早已深深愛著她……
  

Snap Time:2018-11-14 22:21:09  ExecTime: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