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70章算計狐狼

  
  丁叮仔細地將自己手中的劇本又翻了翻,拿支筆在幾處標記了一下,然而,還是搖了搖頭。
  不行不行,這個情節還是差了點,麵有些事情,似乎還沒有說清,前後的聯係有點脫節的樣子。
  不要怪她講究得有點過頭,實在是丁叮從十七歲出道,從扮龍套開始到現在,演了無數的配角,雖然磨礪出了一身的好演技,被她的粉絲評為“舉手投足盡是戲,搶盡主角風采”,可是……手中這個劇本,卻是她平生接到的第一個主角。雖然這部戲隻是一部很普通的古裝苦情戲,劇本也走的是瓊瑤風,可是丁叮仍然很仔細地做著準備工作。
  她當配角時憑什麼能搶走主角的風采,還不是因為她提前準備工作做得夠好嗎?誰又是什麼天才?丁叮知道自己,從來就是是天才型的。
  雖然這是她的第一次當主角,但若是這部戲演完後收視好口碑好,那自己……誰說以後就不能接著當主角呢?娛樂圈本來就是一個奇跡最多的地方。
  不過,現在在這個劇本,丁叮便覺得有處地方,怎麼都過不去,雖然隻是很小的一處情節,可是現在有些觀眾看戲認真的很,到時候被挑刺了多麻煩……想了又想,最後還是拿起了手中的本子,出了賓館房間,去找編劇。
  編劇姓餘,是一個戴著眼鏡臉圓圓的年輕人。別看他年紀不大,可是在這幾年,已經編出了好幾部收視火爆的古裝戲來,向來有“金牌編劇”之稱,所以這次能接演他新戲的女一號,丁叮還是蠻高興的,
  “餘編,我有個地方想跟你探討一下。”丁叮很客氣地對於編說道,“就這一場戲,我怎麼看怎麼覺得這處地方有些生硬……您看是不是能夠改得圓泛一些……”
  “你還不知道嗎?”沒想到餘編根本沒有看劇本,而是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她。
  如果丁叮沒有理解錯誤的話,這種目光,可以說得上是“同情”。
  這就奇怪了,他為什麼要同情自己?
  “什麼事?”丁叮隱隱覺得有些不妙,可是她確實什麼都不知道……到底什麼事情她應該知道而卻偏偏還不知道的?
  “……你去找胡導吧,他會告訴你的。”於編卻沒有直接告訴她,隻是說道,“這劇本……算了,就算送你了吧。”戲每個角色拿到手的劇本都不同,隻有他們相關的戲份,這也是防止劇情泄密的一個手段。
  每個人拿到手的情節都不一樣,這樣有一個好處,哪段情節泄露了,很容易便能查出是誰做的了,也能控製一下有些演員的行為,別喝高興了,嘴就成沒有把門的了。
  丁叮呆呆地從於編的房間走出來,手中還緊緊地攥著那本劇本……她還在上麵做了很多的功課,標注了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那些地方,她應該如何去演,才不突兀,才顯得自然……可是,突然,這些功課,都變成白做的了。
  因為,這個角色,已經變成別人的了。
  “你也不要怪胡導。”餘編剛才勸她道,“他也不想的,可是那個人,是投資人的女朋友,這部戲,主要都是他投的錢,他要安排個女主演,誰敢不讓?”
  投資人?她見過一回,就是那個腆著如同十月懷胎般的大肚子的四十多歲的煤老板?丁叮無言以對。
  隻不過,在這個圈子混了這麼多年了,這樣的事情,她也不是第一回遇上,以前她的角色從剛開始的n配到後來混出些名氣來後的女二號,也被搶過不少回……隻是與以前不同,這個角色,是她演藝路途上的第一個女主角啊……
  丁叮渾渾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重重地坐到了床上,柔軟的席夢思將她的身子輕輕拋起,再沉入軟綿綿的被褥當中。
  她將自己深深地埋進了被褥,什麼也不想,就這樣睡著了。迷迷糊糊間,她覺得有些口渴,也不抬頭,隻伸出手來,在床頭摸索著。她記得那還有大半杯水沒有喝完的,雖然知道喝涼水不利於養生,可是現在的她,哪還有這個閑心,去操心這樣小小的不健康。
  現在的她心灰意懶,隻覺得什麼都沒有意味。
  手在床頭櫃上亂摸著,不但沒有摸到杯子,卻反一失手,將那杯子撞翻了,整杯水淌了下來,順著床頭櫃一直淌到了下麵的插座上。
  一個苦情戲的投資自然不會很大,而她又不是什麼正當紅的大明星,所以劇組包的賓館,也就是一個3星級的小賓館,價格便宜,自然固件就不好,很多設備都已經很舊了,那個插座也因為插拔的次數過多,已經有些老化,防漏電的能力大不如前。現在又這麼多水淌了下來,接觸到了裸露的電片處,水是電的良導體,馬上,220伏的交流電就順著水,傳播到了丁叮的手上。
  等迷迷糊糊的丁叮發現不對勁時,已經遲了,她抽搐著,連聲呼救也喊不出來了……
  “你身為姐姐,如何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痛苦的抽搐不知何時消失了,一個威嚴的聲音在丁叮的耳邊響起。
  什麼?丁叮有些疑惑,什麼姐姐,她明明是獨生女啊。還有,這是誰在跟她說話啊,連狀況都沒有搞清楚?
  “你竟然睡著了!有沒有一點廉恥!氣死為父了!”那個聲音爆跳如雷地罵起來。
  丁叮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是跪著的。這是什麼狀況?等等,這個情景,怎麼好像有些熟悉?丁叮頓時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爹爹,你不要怪姐姐,姐姐不是有心的……”一個溫柔的小小女聲在一旁勸那個男子,這人是她和這個小小女孩的父親?她都糊塗了。
  對了,這台詞……丁叮想起來了,這不是那個古裝苦情戲女主角的台詞嗎,她都已經熟得能倒背下來了,剛才那句台詞,便是原來屬於她的而現在已經屬於那個大肚子煤老板的小蜜的女主角了的……
  原來這戲已經開拍了?那她的新戲份,就是劇中那個霸道無比但最後卻又是下場極為可憐的嫡女姐姐?
  從前她站在女主角的角度考慮問題,隻覺得這個嫡女,名叫許曼貞的……無比的討厭,隻因為自己是嫡女,便好似天生身份高一等,總是欺負女主角。
  可是現在身份突然轉化,丁叮就開始考慮起這個配角的戲來,唉,也還不錯,胡導還是算關照她的,幾乎也算是從頭演到尾,怎麼說也算得上是女二號呢……反正她現在總演女二號,從好的一麵去想,反角的戲,反而更容易出彩呢!
  其實嚴格來說,這個叫許曼貞的角色,也沒有那樣的討厭呢,而結局,更是夠悲慘的了,因為她的身份、她的愛人……最後,全都成了庶妹的不說,就她自身,最後也不知去向……
  丁叮歎息了一聲。
  隻是怎麼她記憶中的最後一件事情,是自己遭遇了電擊呢?而且這戲是什麼時候開始拍的,怎麼開始的,怎麼自己一點印象也沒有?今天這戲,是第一場嗎?第一場就罰跪,真是……那個煤老板怕小蜜受氣,給自己一點下馬威?
  但這也不錯,說明自己沒有被電打死,還能演戲呢。剛才她可真是害怕自己主角夢未酬,就這樣死掉了……
  真希望下次再當女主角時,再沒有什麼煤老板的小蜜之類的人來跟她搶就好了……
  丁叮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看看自己的衣服,咦,這次的服裝不錯呢,這料子相當的精細不說,上麵繡的花紋竟然真的是繡的,而且還很精致的……看來,這個煤老板還蠻大方的啊,就這樣的一件戲服,也得花不少的錢來置辦吧?
  一般拍戲時的規則是,主角的服裝會精致一些,講究一些,而配角的服裝嘛,跟他們戲份的重要程度是成正比的,越是炮灰的角色,那服裝就越粗製濫造。甚至有些不太重要的角色,每次出場,都是同一件衣服,不管時間空間有多麼大的跨度。
  她現在的這個新角色,也就是女主角的嫡姐許曼貞,是一個惡毒霸道的女子,而女主角許淑貞,則是一個純潔無辜善良天真……軟弱的小白花一般的女子。
  反差這樣大,這個角色,自己應該如何去表現,才能表現得最好呢?
  至於許淑貞這樣的角色嘛,如果是生活中有一個這樣的人,估計沒有幾個人會受得了,不過若是看戲嘛,這樣的角色卻是蠻受師奶們歡迎的,又純潔又善良。所以丁叮本來還指望著靠這個角色,一舉衝上二線女星的位置呢,可是……
  唉,惡毒嫡姐,又是女配。一直垂著頭跪在那的丁叮心中歎息了一下,這樣的角色……她真的演得太多了,一點挑戰都沒有,但仍然很敬業地跪在那——她是演員,將戲演好,便是她的工作。
  不過,她真的很好奇,這個新女主角,到底得有多漂亮啊,竟然能讓那個煤老板專門給她開個戲呢!有錢人就是有錢人,幾百萬上千萬的錢就這樣燒著玩,隻為博美人一笑。
  女主角還在那跟著那個身為父親的演員說著台詞,可是丁叮感覺自己的膝蓋都跪酸了,腿也麻了,胡導怎麼回事啊,怎麼還不喊“cut”呢,這場戲拍這樣長幹嘛啊?
  

Snap Time:2018-11-14 04:08:47  ExecTime:0.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