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69章仇人相見

  
  穆清婉坐在書案前,不自覺地連連敲著冊頁,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才剛頂替本尊重生,就麵臨著這樣的難題,真是比小說還小說了。
  不行,她不能這樣坐以待斃,必須為自己謀劃謀劃,至少,得出趟遠門,揭穿於家的真麵目——說到這,就得責怪本尊了,身為穆家長房獨女,家又有錢,卻連個親信都沒有,唯一的一個貼身丫鬟,還被穆清蓮給陷害了,至今仍丟在莊子上。
  身為未嫁女子,手中無人可用,真可謂是聾子瞎子瘸子……穆清婉哀歎一聲,心想,如果過了今天,她還沒能想出轍來,就設法自己去跑一趟,反正橫豎都是個死,總得在死前爭一爭才好。
  “三姑娘!三姑娘!”
  正琢磨著,她娘康氏跟前的小翠兒連跑帶走地衝進她房來,哭喪著臉大叫,“太太又受欺負了,您趕緊去呀!”
  太太?她娘?又受欺負了?到底不是本尊,穆清婉一時沒能反應過來,愣愣地問:“誰欺負她了?”
  小翠兒把腳一跺,哭道:“還能有誰,自然是羅姨娘!”
  哦,羅姨娘。她怎麼忘了時間軸上的提示了,她那便宜爹,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平日流連煙花柳巷也就罷了,還因為康氏沒能生個兒子,就不把她當回事兒,任由他娘和親戚們欺負她,就連家的妾室羅姨娘,都敢騎到她頭上撒野。
  說起這羅姨娘,也是個奇葩,她本是二房媳婦,也就是穆清蓮已逝親娘的親妹妹,三年前,因為爹娘去世,又沒個兄弟,隻得來投奔姐姐的婆家,穆家本來看在她已逝姐姐的份上,是想要給她說一門正經親事的,但沒想到,她放著好好的正妻不去做,卻跟穆長光攪在了一起,沒過多久,就成了他的妾。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把穆長光迷得神魂顛倒,前麵的幾個妾,都送了人,隻獨留下她一個。她因為自己隻是個妾室,非常不滿,盡管穆長光私下答應過她,等她一生下兒子就休掉康氏,把她扶正,但她還是心有不甘,時不時地就跑到康氏麵前,尋個由頭大吵大鬧一番。既然嫌妾室低人一等,當初又和穆長光攪在一起作甚?這份心思,還真是得寸進尺的很。
  不知道她今天,又是因為什麼在和康氏吵鬧,穆清婉被小翠兒拖著手,一路小跑到了正房。
  廳,羅姨娘當真叉著腰,口中罵罵咧咧:“若非你生女不教,於家怎會見天兒地朝咱們家跑,害得我們大家都不得安生!”
  康氏瑟瑟地縮在椅子一角,滿臉懼怕,一聲也不敢吭,似被逼到無路可逃一般。
  康氏不是正妻麼,怎麼怕起小妾來?!
  果然,每個渣男的背後,都有一個默默受氣的包子女,天涯誠不欺我!
  穆清婉就不明白了,康氏論樣貌,論身份,論娘家,哪樣不比羅姨娘強些,憑什麼要怕她?就算穆長光不是個東西,她也還有娘家撐腰,有必要怕一個妾怕成這樣?!
  一個軟弱到這種地步的女人,真的就是她娘?她剛才還想著,她這故事還挺適合寫成小說的,可這設定也太尼瑪不科學了!一般的網文,不都走溫馨家庭路線麼,再不濟,起碼也有一個是靠譜的,怎麼輪到她,就是渣爹+包子娘?!這讓她怎麼活!
  深呼吸,閉眼,再深呼吸,算了,康氏再包子,也是她娘,和她是同一陣線的戰友,她受欺負,她這個女兒不挺身而出,難不成還指望渣爹麼。
  穆清婉睜開眼,提一口氣,昂首闊步地走進去,先問康氏:“娘,她隻不過一個姨娘,您怕她作什麼?”
  康氏微微抬頭看她,眼中淚光點點,怯怯地道:“清婉,娘沒能給你爹生個兒子……”
  “您沒能生出個兒子,難道她就生出來了?”穆清婉聽了這話,氣不打一處來,這正是她最惱火的地方,就算比生兒子,羅姨娘也並不比康氏強半分,她這是怕她做什麼!
  羅姨娘在一旁不知不覺地紅了臉,惱羞成怒:“你娘都四十了,我才十八,這能比麼?我還年輕,遲早會生出來的,你別把人瞧扁了!”
  穆清婉沒接她這話,卻突然問道:“你進門幾年了?”
  羅姨娘一時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地回答:“三年了——”
  “三年了,別說兒子,連個閨女都沒生出來,你也好意思到我娘麵前撒野,但凡稍微曉事些,就該夾緊了尾巴做人,免得將來人老珠黃,又無兒女傍身,還要來仰仗我娘的鼻息生活。”穆清婉沒等她那話尾音落地,就將了她一軍,而且不等她反應過來,又對康氏道:“娘,咱們家雖說不是什麼大富的人家,但納妾的錢總該有吧,您也得抓緊些,趁早給我爹再買兩個人進來,好讓我早日有個小兄弟。”
  羅姨娘被擠兌到無話可反駁,氣得渾身直抖,隻好揪住穆清婉的小辮子不放:“你一個沒嫁人的姑娘家,居然管起你爹房的事來了,這還要不要規矩?”
  規矩?專寫古代文的作者,當然知道規矩,但康氏擺明了壓不住妾室,她能不幫麼,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穆清婉衝羅姨娘嘲諷地一笑,反唇相譏:“咱們家自從三年前,就已經沒規矩了,難道羅姨娘竟是不知道麼?要真講規矩,二房太太的嫡親妹子,就不該成了大房的小妾!”
  羅姨娘進門三年,還從來沒打過敗仗,今兒卻愣是說不過穆清婉,又氣又急,猛地把腰一扭,噌噌噌地跑出去了。
  “一定是找你爹告狀去了!清婉,,趕緊去躲躲!”康氏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雙手去推穆清婉的背。
  穆長光不到夜深,怎麼會舍得從青樓回來,穆清婉一點兒也不著急,拉了康氏的手,讓她坐下,對她道:“娘,您怕什麼,如果爹真因為我和羅姨娘吵架,問到您跟前,您就一口咬定,她是為了阻撓您給爹買個新妾,才跟我有了口舌。”說完,還不忘提醒康氏:“這話不過是哄哄我爹,嚇嚇羅姨娘而已,您可別真又買個妾回來。咱們家而今正亂著呢,經不起再多個妾來折騰了。”
  康氏連一個羅姨娘都彈壓不住,要是再多幾個妾,真能把她給撕著吃了,所以就算為了子嗣必須得納妾,也得等康氏改改這性子再說,不然等妾生了兒子,就更沒她立足的地方了。
  “這能管用?”康氏將信將疑,在她的印象,穆長光除了羅姨娘,是誰的話都不聽的。
  “一定管用。”穆清婉十分肯定。這是男人本性使然,哪有得知妻子要為自己納妾,還會生氣的,就算生氣,也不是真氣;更何況,穆長光的興趣之所在,就是美色,而至今沒個兒子,又是他最為擔心的問題,所以,隻要康氏照著她的話去說,穆長光頂多責備她幾句罷了,絕對不會跟往常一樣,對她拳打腳踢。
  其實再囂張再得寵的妾室,在正妻手,也就跟隻螻蟻似的,穆長光寵她,便有千萬種讓他移情別戀的方法,康氏但凡稍微硬氣些,又何至於被個姨娘欺壓到這種份上!穆清婉一想到這個,心就堵得慌。
  康氏瑟瑟縮縮地,猶猶豫豫地道:“那等你爹回來,我就試試吧,不過清婉你也得當心,如果你爹打你,記得朝我這跑。”
  慈母心倒是有的,隻是朝她這跑,又有什麼用呢,頂多兩個人一起挨打罷了,上一世的本尊,最終沒能落到個好下場,是否就與這樣軟弱可欺的娘親有關呢?穆清婉長歎一口氣,其實康氏的條件非常不錯,雖說年已四十,但絕對風韻猶存,皮膚白皙光滑,連一絲皺紋都沒有,更為重要的是,她的娘家一點兒也不弱,在本縣也是有頭有臉,家中甚至還有已進學的子侄輩,隻要她能拿出心思,拿出正妻的款來,收服穆長光,擺平羅姨娘,絕對是沒有問題的。
  就是因為她放著大好的條件不知加以利用,穆清婉才更覺得憋氣,在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自甘受氣的包子女呢,這樣性格的人,應該是百挑一吧,怎麼就讓她給碰上了。
  穆清婉獨坐生悶氣,康氏瞅她一眼,又瞅她一眼,自責道:“都是娘沒用,沒能給你生個兄弟,累得你被姨娘欺負……”
  康氏還不明白麼,這跟生不生得出兒子,一點兒關係都沒有,生不出來兒子的人多了去了,但有幾個會落到被妾欺負的下場?對於已嫁女人來說,娘家就是自己堅強的後盾,隻要有這後盾在,別說沒兒子,就是連女兒都沒有,也沒有關係,照樣把妾室吃得死死的。穆清婉想到這,便勸康氏道:“娘,春光正好,您也該和舅舅家多走動走動了。”
  “別!”康氏聽出了穆清婉的意圖,滿臉驚嚇,“千萬別告訴你舅舅他們,他們要麵子,丟不起這個人。”
  

Snap Time:2018-11-21 22:25:53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