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67章正麵反擊

  
  作為一個無父無母,無夫無子,一人吃飽全家不愁的網絡作家,吳蘭蘭對自己的生活現狀十分滿意,碼碼字,鼓搗鼓搗美食,這樣的日子,神仙來了也不換。
  可是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會碼著碼著字,就嗖地一聲穿越了。等回過神來時,卻發現自己被手指粗的麻繩五花大綁著,身旁還有一男一女,正要將她推下懸崖。她本能地要張嘴呼救,但口卻被塞了抹布,任她怎麼嗚咽,也喊不出一句話來,最後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朝懸崖下墜去。
  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然而再次睜開眼時,卻發現自己重生了!前塵往事就跟走馬燈似的在她腦中來回,最後定格在她墜落懸崖時的那副場景。身體不斷下墜,耳邊風聲呼嘯,即便明知事情已經過去,但還是能深深地體會到那時候的無盡絕望。
  她在這,名叫穆清婉。
  那對狗男女,一個是穆清婉才剛訂親不久的未婚夫,名叫施天賜;一個是穆清婉從小一起長大的堂妹,名叫穆清蓮。
  施天賜原是穆家拐了彎的親戚,為了謀奪穆家大房的家產,千迢迢奔赴穆家,用盡手段,迫使穆家大房不得不將獨女穆清婉許配給她。
  然而才剛訂親不久,穆清婉的父親因故反悔,施天賜一氣之下,幹脆設了個圈套,害得穆家大房傾家蕩產。
  穆家大房自此敗落,穆清婉再無用處,恰逢此時穆清蓮懷上了他的孩子,他便幹脆與穆清蓮合夥,將她推下了懸崖。
  狗男女!狗男女!簡直比她小說的人物,還要狼心狗肺一千倍!施天賜得穆家照顧頗多,穆清蓮更是由大房夫妻從小撫育長大,結果到頭來,兩人卻恩將仇報,合夥謀殺了恩人之女,完全就是心狠如鐵,豬狗不如!
  不過這樣的故事,倒是挺適合入書變成小說,吳蘭蘭想著想著,心癢難耐,翻身而起,走到外間取紙磨墨,奮筆疾書,重拾老本行,寫起文來。
  敲慣了青軸的機械鍵盤,吳蘭蘭連握水芯筆寫字都覺得累,就更別提這軟綿綿不聽使喚的毛筆了,等到開篇寫完,已是累得手腕都酸了。習慣性地數了數字數,吳蘭蘭滿意地看著麵前東倒西歪,跟狗刨似的字跡,暗暗地想,這故事要是放在,說不準能火呢,隻是可惜,她已經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對啊,回不去了!吳蘭蘭想著想著,猛地從椅子上彈了起來。她現在是穆清婉,穆清婉就是她,這不是什麼故事,而是她前世的親身經曆!難道她真要和故事一樣,天真善良地過一輩子,然後稀糊塗地被未婚夫和堂妹合夥殺死?不不不!她才不要當什麼聖母女主,那會被讀者拍死的。由這種故事改編而來的小說,也很要不得。吳蘭蘭,不,是穆清婉,毅然決然地抓起麵前費了大力氣寫成的開篇,使勁兒撕了個粉碎。
  既是決定要改寫命運,那就得先弄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穆清婉重新鋪紙,盡自己最的速度,把腦中本尊留下的記憶都默了下來——這畢竟不是她親身經曆過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流逝,很有可能淡忘,所謂好記性不如爛筆頭,事關自己的生死,還是仔細些好。
  出於一名認真勤奮的網絡作家的職業習慣,穆清婉還特意畫了時間軸,方便查看,以免往後因為漏掉情節而耽誤了事情。
  根據才畫好的時間軸,再聯係今天的日期,穆清婉很弄清了目前的情況:
  穆家除去穆清婉已嫁的小姑不算,共有四房,她的父親穆長光為長,因為在衙門任吏員,撈了不少油水,家境富裕,但由於早已分家另過,錢財皆為私產,又沒能有個兒子,所以才格外遭人惦記。
  二房夫妻早逝,留下一女,便是穆清蓮,自小養在大房。
  剩下的三房和四房,都惦記著大房的家產和穆清婉這個獨女,但四房已經占得優勢,穆清婉的未婚夫,便是四房媳婦於氏的娘家侄子。三房非常不甘心,但卻又無可奈何。
  然而就在兩個月前,於家卻突然上門退親來了,而且態度強硬,什麼理由都不說明。
  無緣無故的退親,會使穆家蒙羞,穆長光自然不從,這一拖,就是兩個月,直到今天,兩家人還街著。
  這麼說來,施天賜已經投奔穆家,並展開第一步的行動了?時間還真是緊迫!
  正想著,忽見有個頭挽一窩絲,短衫藍裙,年約四旬的女人,正氣勢洶洶地朝他們家廳衝。那不就是於家的大太太石氏麼?同本尊記憶的一模一樣,這可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看她這一副想要與人吵架的樣子,敢情是又來提退親的事的?
  穆清婉放下畫了時間軸的小冊子,走出門去。
  石氏一眼看見了她,轉過身來,臉上的遺憾神色一閃而過,隨即換上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惡狠狠地道:“三姑娘,你無事在家,也該勸勸你爹娘,早些應了我家,把親給退了,大家都省心。”
  於家不過是個收棉花的,而今為了退掉這門親事,居然不惜得罪穆家,撕破臉皮,上門撒潑,可見是真被施天賜逼得緊了。當然,他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然也不會輕易被施天賜給拿捏住了短處,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還是有些道理的。
  其實,從某種角度上來說,她還挺感謝施天賜的,若非是他,她又如何能看清於家的真麵目呢,這樣的人家,若真嫁過去,隻怕麻煩還多些。穆清婉想著時間軸上對於家的描述,不由得冷笑起來,對石氏道:“於大太太當自己是什麼好人家呢?你們收了幾代的棉花,兒子又不成器,是哪一點配得上我們穆家了?當初要不是我四嬸一把鼻涕一把淚地苦求,我爹才不會同意這門親事呢。就你們這樣的條件,還妄想不給緣由就退親,真是笑死個人了,我勸你還是趕緊回家去吧,別來丟人現眼了。”
  “你!你!”石氏被堵得啞口無言,又是惱火,又是詫異,穆清婉不是一向口笨麼,是什麼時候變得這樣伶牙俐齒了?
  穆清婉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石氏不好追她,隻得忿忿地跺了跺腳,朝廳去了。不過沒多久,便見她滿麵怒容地出來,氣衝衝地朝二門去了,想來是沒能達成目的。
  穆清婉朝窗子外瞥去一眼,繼續翻看時間軸。她知道,同於家的這門親事,最終還是會退掉,不然也不會有施天賜什麼事兒了,隻是,若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退親,將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既然是施天賜出的主意,一定沒好事吧?她心一急,將時間軸連翻幾頁,終於找到了地方——在前一世,由於於家強行退親,又不說明理由,害得她被全縣人恥笑,即便放著大筆的陪嫁,也足有大半年無人上門提親。
  半年的時間嫁不出去!可不正是中了施天賜的圈套了!此時的他,窮困潦倒,寄人籬下,自知即便上門提親,穆家也不會搭理他,因此才使出了這一招,防止她在他成功之前,就嫁給了別人。
  這親,不能這樣個退法!但於家已經開始動作,一切將會沿著曆史的軌跡前行,悲劇又將重演,她該怎麼辦才好?!
  

Snap Time:2018-11-14 04:37:1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