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66章遭遇襲擊

  
  端木芬坐在雕花大窗下的繡架前飛針走線,窗前一樹桃花,含苞吐蕾,微風過處,吹落幾片早綻的,淡粉色的,單薄花瓣。可惜這樣詩情畫意,她無欣賞。早春嫵媚的陽光透過繁複的窗格,斜斜的投在她的側臉上,細長的眉梢處暈著淡淡的焦急。
  青綢平金繡祥雲的緞地上,是一副著色華麗的麻姑獻壽圖。四周圍著緗黃雜金線繡成的各款的“壽”字。即便還缺右邊四十個壽字,卻已顯露出富雅堂皇的樣子。
  細如陽光的絲線,隨著端木芬指間,牛毛般粗細的繡花針牽引,沒入古鼎文的曲折。陡然間她手上一頓,卻是混在緗色絲線的金線又斷了。
  端木芬微微歎了一聲,停了手的針線,將金線的線尾小心翼翼地埋好。
  青禾端著剔紅梅瓣漆盤挑簾進來,見自家的小娘子又在埋線尾,憂心道,“總這樣走兩針就斷,走兩針就斷怎麼成呢,若是趕不出可怎麼辦。”
  端木芬將金線的線尾仔細的埋進針腳,手上繼續走針,“你再去大嫂子恁催催,隻要有好的金錢,這麼幾個字做起來也是容易的。”
  這副百壽圖是府大夫人傅氏,準備給陳皇後的生辰賀禮,必須在三月初五之前趕出來。本來是不用趕的,可金線老斷,嚴重影響了進度。
  “我早起就去了,可是連少夫人的麵都沒見著,就被玉京阿秭擋了回來。”
  青禾嘟起水嫩的小嘴,一想起早間的情形,她就來氣。長房的玉京仗著自己是少夫人的陪嫁,竟是一點都不把自家小娘子放在眼。說甚麼,“不過是大夫人托了點小事,何至於就這麼擺了起來。多少要緊的事等著咱們娘子辦,還請你家小娘子先將就著些使吧。”
  端木芬停了手上的針線,捧起烏木幾上熱乎乎的青花水晶釉的小蓋碗,十個被被凍得微微發紅的指尖緊拚命汲取蓋碗的溫暖。又往椅背靠了去,輕呷了一口香甜的紅棗茶,舒服地喟歎了聲,看著青禾一臉的不忿,微微笑道:“她們又說甚麼了?惹得你這樣。”
  青禾苦著小臉,怨道:“小娘子還笑得出來!”
  端木芬算不得甚麼美人,眉眼也隻是清秀,隻勝在神態溫柔可親,仿似能帶給人寧靜一般。父親於任上亡故後,她被姑母接了來住,侯府人多口雜,委屈多少總受了些,她卻從不著惱動氣。府中上下倒是頗稱讚她有涵養。
  “怎麼就笑不出來了?難道為著人家幾句話,咱們就不過日子了麼?”
  停下了針線端木芬才覺得眸子澀得厲害,索性起身走到朱漆鏤花大窗前,曬曬日頭、賞賞花。
  長興侯陸家,四世三公門第顯赫。如今兩位老爺雖是從科舉出身,可大老爺卻是當朝二品,嫡長女又是旬陽王正妃,竟比著先前有封爵時還要多幾分威勢和底氣。
  而自己的姑母不過是二房的續弦,不過是寒門薄宦之後。自己呢,原是沒了父母,無依無靠投奔了來。
  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侯府體麵些姆姆都比自己尊貴,自己可拿甚麼端小娘子的架子。
  好在大家世族最是講究規矩,自己來了這大半年,恁些個姆姆、養娘雖然背地議論,當著麵卻都是恭恭敬敬的。
  隻是恁個嶽氏……
  端木芬倚著窗框,看窗外金絲籠的一對雀兒,嘰嘰喳喳地叫著,好似吵嘴一般。端木芬心下一歎,誤了大夫人的事,自己到底是二房的親戚,大夫人心再不痛,也不好衝自己來。
  可嶽氏卻是兒媳婦,又是個庶出,介時大夫人不拿她撒氣,又衝誰去?她真真是何苦這般為難自己。
  端木芬看了一會窗外的景致,眼眸的澀意緩了些,便轉回了身子。早春的日頭雖是溫和,可正照在臉上也還是不舒服的。
  丟在繡架上的針線迎著日頭一晃,正好撞進端木芬的眼中。她時間明白了嶽氏的心思,不免又是好笑又是無奈地歎息起來。
  嶽氏是拿誰自己了不敢誤,所以才大著膽子刁難。金線雖是易斷,若自己日夜不停地趕工,也還是趕得及的。就是不知自己哪得罪了恁位少夫人,勞動她費神為難自己。
  罷了罷了,現下想這些也沒用。自己要麼老老實實的趕,要麼花兩個錢,托人買幾支金線回來。
  一想到錢上頭,端木芬不禁犯起了愁。
  年前齊老爹來交田租子,自己將攢了數月的月錢,全交給了他帶回去給衛郎。
  舊年的收成不好,衛郎家本就艱難。
  又趕上秋闈,衛郎去了趟州府考舉人,花了不少積蓄。偏偏衛安人又生了病,請大夫吃藥,又是一筆子開銷。幾處算下來,竟連年都要過不去了。
  端木家雖有些田產,自己名下的租子卻都交在姑媽手上。至於其他的,自己是一分一毫都動不了。好在自己手上攢了幾個月的月例,她便一股腦的,都拿去給衛家應急了。
  不想姑媽知道後,把自己一頓好訓。過年太夫人給的賞錢,並這個月的月錢,都叫姑媽扣在了手。
  這下子自己手倒是沒有餘錢,若要開口向姑媽要,問起來又是件事。倒不如把自己恁根銀釵拿去當了,換幾支金線,自己也就不用這麼趕了。
  “青禾,我恁根銀釵你收哪了?”端木芬一邊在妝台上翻,一麵問養娘。
  坐在繡墩上理絲線的青禾頭也不抬地道:“就在右手邊恁個小匣子。”說著又問,“小娘子找它做甚麼?”
  自打進了侯府,二夫人嫌小娘子帶來的首飾寒酸,怕招人笑話,特地給小娘子備了幾套頭麵首飾。她們自家帶來的,便都收了起來。
  端木芬也不答話,徑自開了櫸木匣子,取了釵子出來。
  恁隻是根尋常的素銀釵子,不過是將釵頭雕成個玉蘭花的模樣。雖不值錢,卻是端木芬十二歲時用自己做荷包攢得錢買的。
  “你把這個悄悄帶出去交給樂嫂子,讓她當幾個錢買幾支金錢進來。仔細別叫人看見了。”
  端木芬用帕子將銀釵裹好,交到青禾手上。
  “小娘子!”青禾眼淚都要下來了,替自己姑娘叫屈道:“府的繡娘還有工錢拿,咱們做事倒還往賠錢。少夫人這麼欺負人,咱們隻和二夫人說……”
  “你這小娘皮,恁地話多。”端木芬趕緊斥斷了她,“悄悄的去,驚動了姑媽我可不饒你!”
  “芬姐姐,我回來了!”
  端木芬話音未落,墨綠灑花暖簾被一雙染了蔻丹的玉手挑起,一個身著錦裘的少女,跳將進來。嬌媚得仿似清晨葉尖上隨風輕顫的露珠。
  青禾趕忙側身抹了淚,端木芬則笑盈盈地接上前,“你怎地就回來了,我還以為要再晚幾日呢。”
  少女嘟起水嫩嫩的朱唇,不悅道:“你怎麼說話的呢!我一回來,太姑母恁沒說兩句話。就趕來看你,你倒好,反嫌我回來的早了。罷了,我還是回吧,免得招人嫌。”說著,便做勢要走。
  端木芬趕緊笑著攔下,“好妹妹,是我說錯了話,你千萬見諒些。”一麵又叫青禾,“把姑媽年前給的武侯遺種煮一些來。”
  青禾答應著正要退下,卻被恁少女拉住了胳膊,瞅著她微紅的眸子,問道:“怎麼了?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替你出氣!”
  

Snap Time:2018-11-20 21:31:28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