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63章急速越野

  
  “召喚寶典?”月驚華隱約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她似乎在哪聽過類似的名詞,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了。
  “這是一本上古遺留下來的殘書,它的主人據說是名巫召強者,能契約召喚玄獸。那位古巫師隕落後,寶典遺落在古戰場,這本寶典是我在一次機緣巧合下買來的。雖然這本書隻是殘卷,巫召族也已經滅絕很多年了,可召喚巫師的強大,卻是永遠流傳了下來,”老夏不無感慨著,這寶典,可是他這家店鋪的鎮店之寶。
  “召喚巫師和玄武者比,哪個更厲害些?”“月驚華”的這具身體的記憶,沒有任何關於召喚巫師的訊息,也就是說,如今的蒼龍大陸上,巫召一族已經滅絕了。
  “這點老朽也不清楚,隻不過根據《蒼龍大陸風雲史》記載,巫召族作為蒼龍大路上最尊貴的一個種族之一,在約莫萬年間,曾經僅憑著幾百人的玄獸軍團,橫行在整個大陸上。他們是真正的神眷之子,所謂召喚巫師,就是能召喚契約玄獸的強大存在。青銅級別的召喚師,能一次契約兩隻低階玄獸。一隻低階的玄獸,可以匹敵三四名人玄級的武者。那就意味著一名青銅召喚師,可以匹敵數倍數量的人玄九重的武者。你說說,召喚師是多麼了不起的存在。”老夏說著,一臉的崇敬,他經營雜貨店那麼久,各類道聽途說的傳聞還真不少。
  老夏一拉開了話匣子,就合不攏了,拉著月驚華又說了不少關於召喚師的事,諸如召喚師的等級,召喚寶典又分為了鑽石寶典、黃金寶典、白銀寶典和青銅寶典。
  “我能看看那本召喚寶典嗎?”得到了老夏的默許後,月驚華走到了那本召喚寶典前。
  召喚寶典約莫兩個巴掌大小,封麵被特殊的油彩塗成了赤色,打開了寶典後,麵隻有三頁紙。
  “第一頁:深藍,生於蒼龍110年,死於蒼龍210年光屬性青銅召喚師,召喚師天賦,迷惑,能短時間迷惑低階玄獸,使其喪失攻擊力。第二頁:蠻力兔,長有翅膀的二階火屬玄獸,爆發力驚人。第三頁:田鼠王,能召喚小田鼠的玄獸,最喜群體出沒。”
  因為深藍已經死了,召喚寶典又是殘缺的,所以這本召喚法典的品階也掉到了最低,封麵是灰蒙蒙的。
  月驚華神情自若地合上了那本召喚寶典,眼中有晶光閃過。
  “看著裝扮,你是商國來的吧,這個季節是各個學院招生試煉的時節,”老夏眼光銳利,剛才他就留意到月驚華在瀏覽雜貨店的物品時,在那幾顆珍貴的二級玄丹前停留的時間最久。
  每年的秋季,臨近的幾個國家都會將入學考核地選在百獸山中。
  “我參加了學院的入院考核,需要找到一塊二級玄丹或是靈核。”月驚華在這名和藹的老者麵前,並未做任何隱瞞,如果說那名叫做“深藍”的召喚師的天賦是“迷惑”,那曾經的月小七的天賦,就是“洞察”,她能在瞬間,辨別清楚別人的善惡意圖。
  “是哪家學院的考核,尋常的學院考核隻需要獲得一級玄獸或是靈木就可以了,而且都有導師陪同,你一個人行動太危險了,”捕捉一級的玄獸和找去一品的靈木,比起二級玄丹和靈核,可是簡單多了。
  月驚華聳了聳眉,顯然,在考核的困難度上,“月驚華”又被設計了。
  “我習慣一個人行動,”她淡然地說了一句,將購買的東西收進了背包,隻有一個人,才不會在最關鍵時刻,被同伴出賣。
  老夏張了張嘴,他從這個年紀不大的孩子身上,發現了一種孤寂,從靈魂深處透出來的孤寂。
  這種孤寂中又非同尋常的夾雜著一抹的自信。
  這份在少年人身上才有的自信,讓從不喜歡多管閑事的老夏做了一個事後他自己都詫異不已的舉動,“孩子,”老夏轉換了稱呼,他拿出了一張羊皮紙,“這個是玄獸山穀中圍的地圖,上麵標注了幾種二階玄獸的生活區域,興許會派上用場。當然這地圖並非是免費的。”
  月驚華吃了一驚,隨即,她注意到老夏的目光落到了她破舊的鹿皮甲上,她笑了起來,眼眸中綻出了別樣的神采,“我該怎樣報答你。”
  “將你獲得的玄獸皮毛賣給老朽,賺點薄利就可以了,”老夏眯著眼,目送著月驚華消失在門口處。
  離開了樹屋後,靠著齊鋒等人留下來的那張地圖,月驚華立刻尋到了一處近溪的僻靜地。
  入夜後,待到日頭徹底落下了山頭,夜色籠罩了整塊溪穀。
  月驚華升起了一堆篝火,在四周撒上了驅獸粉,再解開了鹿皮甲,將從雜貨店買來的物品,逐一擺放在眼前。
  百獸山買來的針,大多是用來縫製玄獸皮毛的骨針,比通用的繡花針要粗一些。
  手指在那十多枚繡花針一劃而過,選出了七八枚大小適中的針。
  凝神吐息,緩緩走入了水中。
  鋼針尖端出現了一寸寒芒,玄氣貫器,雖隻是幾枚鋼針,可若是讓其他玄者看到了,必會嚇了一跳,那可是玉玄大成的武者才能達到的修為。
  此時的鋼針,即便是數寸厚的鋼板,也能刺入。
  人體百穴圖在腦中清晰地呈現,月驚華拿捏準了身上的穴道,手起針落,“心俞、鷹窗、啞門、太陽、章門…”每念下一聲,一根淬火消毒過的鋼針就紮進了她的穴道。
  與此同時,潛伏在了鋼針的玄氣活躍了起來,順著血液,筋絡往了丹田方向湧去。
  月小七在梳理過“月驚華”的身體後,立即就發現了“月驚華”體內的玄氣很像華夏國傳統意義上所說的內力。
  照著華夏東方武學體係所述,人體內力是不會輕易散去的,隨著時間的沉澱,內力修為會不斷加深積累。
  “月驚華”修煉了十幾年的玄氣也是如此,她三歲練玄氣,七歲成為人玄一重,十三歲時達到人玄九重與玉玄隻有一線之隔,如此的天賦,堪稱上乘。
  天才變廢材,隻用了三年之間。而廢材能不能恢複成天才,就看今夜了。
  開始針灸前,月驚華先入定凝神,審視起了體內的情況來。
  “月驚華”體內的玄氣被一股黑煙質層層包圍住,就像蛛網般,將血肉、筋絡、髒腑全都分隔開,使得她全身的玄氣無法在丹田聚攏凝聚,這才造成了“月驚華”無法凝聚玄氣的假象。
  23世紀,關於人體構造的研究已經到達了一種極致。出於工作的需要,月小七曾拜一名出身少林的老中醫為師,那名老中醫教會了月小七如何用針灸疏通全身的內力和血氣。
  所謂的醫者不自醫,也隻有月小七這樣的玩命狠角色,才敢直接在自己的身體上下如此的狠手。
  畢竟她選中的那幾個穴道,雖是衝擊任督二脈的最便捷的穴道,激活全身內力的捷徑,同時也是最最危險的位置,那幾處大穴全都是人體的死穴,稍有不慎,輕則會重傷,重則會立斃倒地。
  隨著鋼針的進入,她的身體止不住顫抖了起來,痛疼和玄氣竄過形成的舒爽和刺激感,化成了一束束高壓電流,讓人戰栗。
  讓她整個人陷入了混沌狀態,耳目失聰,忘卻了身旁的一切。
  髒腑內的黑煙被逼迫得節節敗退,猶如汙泥一般的物質吸附在了月驚華的皮表上,順著汗水一滴滴地往下流,她體內的那股黑煙也在逐漸退散開。
  玄氣逐漸逼近丹田。整顆丹田,猶如一顆泥丸,是黑煙最密集的地方。
  眼看玄力無法衝破丹田外黑氣的禁錮。
  月驚華驟然咬住了牙關,刺向頭頂“神庭穴”的倒數第二枚鋼針嗤的一聲,攔腰折斷了。
  斷開的半截針上帶著殷紅的血,另外半截刺進了穴道,水中的人影不覺晃了晃,就如冬日樹梢上的枯葉,眼看就要落了下來。
  再看水中的月驚華,她右臉上的醜陋紋路看著似乎更明顯了,右半邊臉,這時就如燒紅了的烙印鐵一般,妖光光大盛,一時之間,體內的黑氣殺了個回馬槍,如貪婪的惡獸,瘋狂地朝著月驚華撲來。
  水光漣漣,映出了一輪新月和一具姣好的身影,以及一張美醜都達到了極致的臉。
  水光一晃,水麵上又多了抹頎長的人影。
  水光漣漪,那人的麵容看得不甚清楚。那人咦了聲,似是驚訝至極:“玄氣在變化…人玄第四重…人玄第三重…”
  溪麵上,玄氣的混厚度在不停的轉變著。
  陌生人隻見過玄氣晉級,還從未見過玄氣一路狂跌的。
  如此奇異的一幕,讓說話之人不禁好奇地走近了幾步。
  月光照在了來人的臉上,周邊的一切景物在那間都失去了顏色。
  

Snap Time:2018-11-20 21:30:45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