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07章爭議對策

  
  大家聽完羅錚的提醒,並沒有馬上發表意見,羅錚無奈的看向書生,再看看其他人,一個個臉色凝重起來,羅錚苦笑一聲,努力勸說道:“我知道你們的擔心,隻是,沒有銘牌就沒有獲勝的希望,如果後麵的戰鬥每次都這樣,我們拿不到銘牌,回去也是個輸,你們確定要這麼做嗎?”
  “我知道你的心思,作為隊長,帶領你們完成任務是第一位,但不是在犧牲大家生命的前提下,明知不可為而為,是不合適的,沒有任何勝算,留下來隻會浪費時間,還不如另外尋找機會。”書生沉吟片刻,無奈的苦笑道。
  理念不同,注定作戰風格的不同,羅錚看了一眼眾人,花匠明顯有些留下來找機會幹一把的意動,農夫受了傷,臉上有些苦澀,和尚一臉沉思狀,沒有決定,羅錚不由苦笑道:“好吧,我服從命令。”
  “隊長,羅錚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茫茫荒野,沒一處安全的地方,留在哪都一樣,還不如留在附近,說不定真有機會,如果幹掉那夥敵人,咱們也能撈到不少銘牌不是?如果麵有大官,說不定還能夠繳獲有價值的情報。”花匠笑的提議道,打著圓場。
  書生沉思片刻,看了一眼農夫,再看向和尚,臉色嚴肅的問道:“你覺得呢?”
  “我覺得都有道理,留下來有兩個可能,有機會和沒機會,沒機會的代價就是浪費時間,有機會我們又能完全把握嗎?麵對強敵,難免傷亡,死不可怕,但這一切才剛開始,現在死不換算,既然如此,從‘對我們有利為原則出發’,我個人覺得離開比較合適,後麵的路還長著呢,總有機會不是?”和尚分析道。
  羅錚很清楚和尚善守,善守之人不喜歡冒險,總是會第一時間考慮風險和代價,從而找到應對的辦法,留下來的風險和利益不成正比,選擇離開在情理之中;花匠擅攻,喜歡以小博大,讚成留下也合情合理,不由看了一眼農夫,農夫善襲,屬於有便宜絕不放過的主,但在看不到便宜之前,絕對不會輕易出手,想要他同意留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由暗自歎息一聲。
  書生是個攻防一體的全能型人才,一旦心中有了決斷,會毫不猶豫的做出決定,如果心中無法決斷,就會出現搖擺,甚至偏向於保守做法,聽了花匠和和尚的分析,書生有些猶豫起來,看了一眼羅錚,沉吟片刻,最後還是選擇了保守做法,無奈歎息道:“當務之急是給農夫療傷,其他的回頭再說吧。”
  給傷員療傷無可厚非,這個命令沒人反對,但療傷在哪都可以,反正缺醫少藥,走的越遠隻會耽誤時間,羅錚以為書生選擇就地休整、擇機而動,鬆了口氣,就聽到書生用手指著遠處的山脈說道:“我們去大山深處隱蔽,一切都等農夫的傷好些了再說,殺敵有的是機會,如果敵人發現我們在這,肯定會派兵追擊過來,還不如趁敵人沒有發現的時候遠遁,以確保安全。”
  羅錚理解書生這個決定所承受的壓力,作為隊長,必須確保大家安全,進山休整合情合理,但這種保守的做法會束縛大家的戰鬥力,影響任務,羅錚想了想,有些不甘心的提議道:“要不這樣,我留下來偵查,看能不能找機會偷襲一把,弄些有價值的情報也好,如果沒有,我就去找你們匯合,如何。”
  “不行,太危險。”書生毫不猶豫的否定了這個提議,見羅錚還想堅持,便繼續說道:“咱們人手本來就不多,農夫兄弟受傷,分兵對我們不利,剛才進村的時候你很謹慎啊?要不是你留守村口,火力掩護我們撤退,並幹掉了幾名持rpg的士兵,說不定我們全玩完了,這份情我記著呢,隻是,為什麼你現在如此想冒險,和之前的謹慎判若兩人,為什麼?”
  “對啊,剛才你很謹慎,也是你的謹慎救了大家的性命,為什麼現在你反而要冒險呢?說來聽聽,兄弟們合計合計,三個臭皮匠頂的上一個諸葛亮嘛。”花匠滿臉好奇的看著羅錚問道。
  “就是啊,說說吧,理由充分,我也不介意留下。”農夫也好奇起來,仗打成這樣,還第一個負傷,農夫正憋著一肚子火,如果又便宜可占,哪會放過?
  “因為我們現在就像無頭蒼蠅。”羅錚冷靜的說道,看了大家一眼,發現大家臉色有些難看,書生就更加了,猛然醒悟過來,自己這話有埋怨書生領導不力之嫌,作為一名級別最低的士兵,公開質疑領導的權利是犯忌的,特種部隊雖然沒有多少官僚習氣,但論資排輩的慣性思維還是存在的,羅錚這番話不僅打擊了書生,還讓其他人臉上掛不住。
  “說詳細點,大家都是功過生死的兄弟,不用什麼顧慮,看得出來,你小子隱藏的很深,很有本事,對戰場和危險的把握都很精準,比如之前的進村,如果我聽了你的意見,就不會有農夫兄弟受傷之事發生,還有上次,如果我聽從你的建議,去那個被武裝分子打劫過的村莊打探情況,說不定情況又不同了,放開了說吧。”書生很調整心態,臉色一肅,認真的說道。
  大家想起這兩天發生的事,特別是羅錚的幾次不同意見的提醒,不由重視起來,剛才的不煙消雲散,農夫更是爽朗的笑道:“兄弟,咱們哥幾個都是五年左右的老兵,思維已經慣性,你年紀最小,但很精明,說來聽聽。”
  “是。”羅錚看得出來,大家都是光明磊落的人,感激的一笑,客氣的說道:“我最小,說錯了話你們別介意。”
  “哪有哥哥介意弟弟的,放開了說。”書生說道,一臉認真的聽起來。
  “就是,你小子別彎彎繞,咱們都是過命的交情,接下來還要同生共死,有什麼話敞開了說,別藏著掖著。”花匠笑的打著圓場說道。
  

Snap Time:2018-11-14 21:31:24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