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92章出師一爆

  
  這天,太陽當空,進入十一月份的天空難得看見太陽了,風有些大,而且冷,特戰大隊後山樹木並不茂盛,灌木叢為主,一些小鳥歡的鑽出來,在灌木叢嬉鬧著,追逐著,一派祥和景象。
  大隊長卻警惕的觀察著四周,小心查看腳下,自從親自訓練羅錚後,發現羅錚在叢林有異於常人的敏銳,天生就是叢林獵手,訓練了三天,果斷的放棄了繼續訓練偵查科目,全身心教起了爆破。
  然而,半個月時間不到,大隊長鬱悶的發現自己沒有什麼東西可教了,今天是羅錚爆破技能考核日,考核也很簡單,大隊長親自考驗,從山下走到山上算大隊長贏,山並不高,隻是小山包而已,上下不過兩百米,然而,這兩百米對於爆破專家的大隊長來說,卻像天塹一般難行,這種感覺讓大隊長既憋屈又欣喜。
  表麵來看,上山的路和往日一般,平淡無奇,看不到任何陷阱,但大隊長卻感覺危機四伏,步步殺機,這種感覺讓大隊長很窩火,卻又不得不小心的走著每一步,師父輸給徒弟固然可喜,但也很丟人,軍人的榮譽高於一切。
  上山的入口,老柳和老常正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著老酒,滿臉愜意表情,手上還拿著半隻烤鴨,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老常更是得意的大聲喊道:“哎,你能不能點,太陽都要落山了,別忘了你可是打遍全軍無敵手的爆破王,不會慫了吧,要是慫了就下來喝酒。”
  “別吵。”身在半山腰上的大隊長不滿的喝道,臉色卻愈發凝重起來,從山下到山上,一顆雷都沒有發現,好幾次都是烏龍,這個結果讓大隊長很鬱悶,沒人喜歡被死神盯上,卻又不知道死神在哪,什麼時候出現的感覺。
  往前走了幾步,地上有一些樹枝幹草,這些東西在上山的路上不足為奇,大隊長沒有多想,直接走了過去,忽然,大隊長咯一下,暗道一聲不好:“等等,沿路出現過幾次?難道?”
  想到這,大隊長臉色一凝,不敢亂動了,眼睛看向腳下,臉色一變,苦笑起來,然後抬頭看向周圍,高聲喝道:“臭小子,給老子滾出來吧,算你出師了。”
  “,多謝大隊長。”不遠處的一蓬灌木叢忽然立起,露出一道身影來,正是羅錚,身上滿是灌木叢,就連頭上也是,編製的很好,剛才在地上趴著,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就連經驗豐富的大隊長都沒有發現。
  大隊長見羅錚就在距離自己不過三米的地方,居然一點氣息都沒有透出來,躲開了自己的偵查,不由一驚,旋即笑了,罵道:“臭小子,可以,連我都沒有發現,潛伏技能不錯,你這雷布的也不錯,連我的心思都計算到了,沿路過來的地上枯草和樹枝都是你故意弄的吧?讓老子產生視覺習慣,等老子習慣看到這些東西後埋下真正的雷。”
  “大隊長英明。”羅錚笑的說道。
  “英明個屁,英明還中你的招,過來排雷。”大隊長笑罵道,眼睛卻滿是歡喜之色,輸了就是輸了,大隊長輸的起,輸的心服口服,雖然早就算到了羅錚會采用這招,但沒算到羅錚居然故布疑陣十幾處,而且做的非常精巧,徹底磨掉了警惕性後,這才圖窮匕見,被徒弟打敗雖然丟人,但能接受。
  “沒有引爆裝置。”羅錚趕緊說道。
  大隊長鬆開腳,腳帶走了地上的兩片樹葉,露出了下麵的地雷,巧妙的埋在地底下,隻露出一點點,用樹葉遮擋,要不是大隊長自己是爆破專家,對這種地雷非常敏感,根本發現不了,大隊長沒好氣的說道:“臭小子,看不起老子是吧?為什麼不用真雷,怕炸死老子啊?”
  “哪能呢?”羅錚笑的賠禮道:“反正真雷假雷都一樣,都會被你發現。”
  這時,老柳和老常步衝了上來,看到地上的雷笑道:“大隊長,沒想到你也輸了,咱們哥仨算是都輸給了這小子,以後誰也別笑話誰了。”
  “那也不一定,大隊長不是先發現了地雷嗎?隻要排雷就行了啊,最多算平手。”老常在旁邊不讚同的說道。
  “輸了就是輸了,這小子的雷你以為簡單,你排雷試試看?”大隊長笑道。
  “哦?有什麼講究?”老常圍繞地雷看了看,說道:“剛才你踩著地雷,隻要用軍刀從腳底下插進去,手法巧妙,壓住引爆裝置就可以抬腳了,再拿塊石頭壓住軍刀,不可可以了。”
  “你說的是常規雷,這小子的雷你們不知道,都改過了,一踩上就爆炸,別人的手雷要延時三秒,它的隻有一秒,而且非常敏感,就這顆雷,哪怕是隻鳥兒踩上也會爆炸,你沒看他就躲在附近嗎?就是有必要的時候阻止鳥兒靠近的。”大隊長不愧是爆破王,眼力還是很準的。
  “這麼厲害?”老常驚訝的說道,忽然想到了什麼,詫異的追問道:“他剛才躲在附近的時候你沒有發現?”
  大隊長苦澀的搖頭,雖然很丟人,但並不想撒謊。
  “嘶?”老常和老柳交換了一個眼神,默契的笑了,笑的很開心,有徒弟如此,做師父的還有何求?老柳見大隊長一臉沉思,便開導道:“算了,長江後浪推前浪,咱們輸了就輸了,輸給錚子不丟人,他再能也是咱們哥仨教出來的,他厲害點不是更好?說不定這次大比不用墊底了。”
  “就是。”老常也在旁邊說道,看向羅錚,滿臉欣慰的笑了,問道:“你不是和大隊長才學了大半個月嗎?偵查的手段全都學到了?”
  “我想的是,算了,不說了,走,喝酒去。”大隊長不待羅錚回答,豪氣的說道,朝山下走去,心麵卻暗自嘀咕起來:兄弟們,你們的仇或許能報了,你們的忠魂或許也能回家了,看到我們哥仨的傳人了嗎?。
  

Snap Time:2018-11-15 05:56:10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