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4章雨夜追凶

  
  慢慢恢複理智後,羅錚見地上滿是彈殼,牆壁上有許多彈孔,顯然攻擊的時候很突然,大家根本沒有反擊的機會,事後一把火,是一群窮凶極惡的人,絕對不能放過這群人,血債必須血償,想到這,羅錚飛的衝向電訊室,卻發現無線電台已經被燒毀,無法和外界取得聯絡,不由臉色大變。
  “轟!”忽然,一聲爆炸聲響隱約傳來。
  羅錚大吃一驚,寒著臉飛也似的衝到外麵,天色已晚,茫茫山野黑壓壓一片,暴雨如注,根本看不清,“難道是打雷?”正疑惑間,忽然又一聲爆炸聲隱約傳來,雖然很微弱,但還是聽的分明,不像是打雷,羅錚趕緊扭頭望去,遠處雨夜黑幕中紅光閃爍,很又漆黑一片。
  “是手雷爆炸。”羅錚冷冷的看著暴雨夜深處,手雷爆炸的地方,雙目寒光閃爍,任憑雨水打在身上,一臉憤怒,猛的扭頭衝回營房。
  哨所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過來勘查,現場不能動,否則會破壞線索,羅錚找來紙筆,寫了幾行字後,將紙條放在顯眼位置,撿起彈殼壓住,拿起一把哨所標配的95式自動步槍,卻發現槍身已經被子彈打壞,不能用了。
  無奈之下,羅錚將槍放到一邊,眼角不經意發現平時用來放柴火的地方已經燒成灰燼,灰塵被門口進來的風吹開,露出一把三菱刺刀來,羅錚知道這把三菱刺刀是班長的心愛之物,整個哨所就這一把,平時大家沒少拿來玩。
  大喜之下,羅錚撿起三菱錐,看著這把用合金鋼鍛壓打造而成的三菱刺刀,不由想到:“難道是班長和兄弟們在天上看著自己,讓自己用這把刀去報仇?”想到這,羅錚更加堅定了報仇的心思,飛的朝武器庫房跑去。
  庫房不多的武器彈藥都被洗劫一空,找不到一顆子彈,一把能用的槍了,羅錚想起班副珍藏的一把65式陸軍匕來,據說是上級特別嘉獎的獎品,任何時候都隨身攜帶,再次衝到廚房,認真檢查了一下燒焦的戰友遺骸,可惜什麼都沒有,匕首不可能燒焦,肯定是被人帶走了,想到這,羅錚氣的肺都要爆炸了。
  “王八蛋!”羅錚罵出聲來,寒著臉跑回不遠處的營房,找來一個行軍包,把能用的食物、衣服等裝了一大包,換了套幹淨的衣服,穿上雨衣,操起三菱刺刀和軍用手電,再將行李包背在背上,走出營房。
  “轟隆!”一聲炸雷響起,暴雨更盛了,寒風呼嘯,給整個荒野山嶺平添幾分肅殺氣氛,無盡的黑夜令人心悸,放佛能夠吞噬一切的洪荒猛獸。
  羅錚略有些稚嫩的臉龐變得堅毅起來,雖然沒有經曆過真正的戰場,雖然沒真正殺過人,甚至連槍都打不準,但羅錚有一顆不屈的心,一腔澎湃的熱血,為了給兄弟們報仇,羅錚豁出去了。
  門口不遠處的廣場上,老馬暴躁的打著響鼻,用頭拱著走上來的羅錚,刨動著前肢,顯然也感覺到了什麼,羅錚輕輕撫摸著老馬的頸部,從馬車上抽出開山刀來,語氣堅定而又略帶遺憾的說道:“老馬頭,不能給你做狼皮坎肩了,兄弟們還在天上看著我呢,必須去,別勸我,你也找個地方躲雨吧,明天上級就會派人過來查看這的情況,你也該退休了,好好保重。”說著,一臉決然的大踏步朝爆炸聲響起的方向跑去,義無反顧,堅定有力的腳步踩在雨水中,發出嘩嘩的聲響,放佛兄弟們在踐行,在祝福,在道別……。
  獵人出身的羅錚從小生活在森林,對森林有著莫名的熟悉和親切感,野外生存能力不算太差,加上參軍後身體素質上了一個台階,暴雨中,羅錚走的很,幾乎小跑前進,手上的開山刀握的很緊,雨水順著刀柄往下流,一道閃電撕裂夜空,映出羅錚剛毅的臉龐,開山刀寒光閃現,放佛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憤怒。
  沒有了爆炸聲做引導,羅錚全憑判斷急行軍,暴雨能夠衝刷掉所有痕跡,不可能找到什麼線索,這樣追擊顯得有些盲目,但羅錚無怨無悔,不做點什麼心理堵得難受,想到慘死的兄弟們,一顆心就要爆炸似的,全身充滿了力量。
  兩個多小時的狂奔,羅錚一口氣喘不上來了,體力透支的非常嚴重,不得不放慢腳步,改用行走方式繼續趕路,不覺來到一片山坡上,看到地上居然有兩枚彈殼,羅錚趕緊用軍用手電筒四處掃射,並沒有發現可疑人物,走兩步,撿起彈殼一看,果然沒錯,但看不出什麼線索來。
  “難道是國內特種兵追來了?”羅錚猜想到,精神不由大振,熱血沸騰起來,作為一名士兵,羅錚將特種部隊當成自己奮鬥的目標和方向,可惜在新兵連暴打了一名關係兵一頓,被下放到了邊防哨所,這輩子,難。
  想到有可能是特種兵追捕過來,報仇有門,羅錚精神大振,仔細觀察一番地形,憑借小時候打獵的直覺,選定一個方向衝了過去,沒多久,羅錚看到了一些手雷爆炸後的破片,靜靜的躺在地上,述說著這曾經發生過的事情。
  羅錚撿起破片看了一眼,隨手扔掉,四處尋找起來,很鎖定了一個小坑,麵已經積滿了雨水,這個坑應該是手雷爆炸造成的彈坑,羅錚觀察了一下地形,四處尋找起來,戰鬥痕跡已經被暴雨徹底掩蓋,隻剩下彈片和彈殼,羅錚根據地形猜想當時的戰鬥場景,再根據凶手往西潰逃,追兵從東追來的前提,判斷出大致方向後,果斷的繼續追查上去。
  也不知道追了多久,天色漸漸亮了起來,暴雨總算停了下來,羅錚又困又累,放慢腳步,從包掏出壓縮餅幹大嚼起來,再拿出軍壺喝了點水,感覺眼皮耷拉下來,頭暈暈沉沉的,一夜急行軍,加上注意力高度集中,消耗了太多的精力,想到仇恨,羅錚咬牙堅持。
  

Snap Time:2018-11-15 22:35:58  ExecTime: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