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作者:叢林狼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  最強兵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兵王最新章節第3276章參謀處成(16-05-20)      第3275章陪伴家人(16-05-20)      第3274章麻煩解除(16-05-20)     

第1章邊哨慘案

  
  黃昏時分,西南邊陲國境。
  一顆帶著草環的腦袋從山頂不起眼角落探出來,陰冷的目光搜索著什麼,滿是油彩的臉龐掛著冷漠的表情,對生死的冷漠,很又縮了回去,不一會兒,探出一把suv狙擊槍來,狙擊鏡套在眼睛上繼續觀察,就像隱蔽在暗處觀察獵物的野狼,沒多久,這個人縮了回去,再也沒有了動靜。
  陰涼的風吹過半沙漠化的山峰,卷起漫天的黃沙,枯草打著卷也上了天,烏雲壓頂,氣溫驟冷,給這片荒蕪的山野平添幾分肅殺,眼看入秋的第一場雨就要降臨,幾隻山鷹尖叫一聲,帶著不屈和狂傲,竄入雲霄,很不見了影子。
  延綿起伏的山嶺,一處相對平緩的山腰開闊地,飄揚著一麵耀眼的紅旗,紅旗旁邊是一片低矮的營房——華夏國西北國境線古道哨所駐地,山腰下麵是一處峽穀,方圓幾百唯一貫通東西的古道,這條古道在古代非常活躍,是走私分子的黃金通道;在和平年代的今天,杳無人煙,隻有這座不起眼的崗哨默默的守護者這條古道,防止有人偷渡。
  古道哨所隻有一個班的人,除了廣場上瞭望台放哨的人外,其他人都縮在房間準備晚飯,荒無人煙的哨所,日子過的百無聊賴,除了做飯,放哨,巡邏,娛樂就隻剩下數螞蟻,追野兔之類的事情了。被安排到邊防哨所的兵,基本都失去了憧憬和希望,就等著退役回家。
  班長吳凱是個老兵,冀北人,性格豪爽,為人仗義,深的戰友們的愛戴,如果沒什麼作為的話,還有半年就退役了,在這片荒無人煙的山野,平時連隻鳥都難以看到,哪來的作為?軍隊沒有功勞,升遷就是奢望。
  “馬上就要下雨了,這該死的老天,怎麼不下黃金,海子,你是班副,你走一趟,帶上雨衣,羅錚那個臭小子差不多該回來了,第一次去營部領補給,別迷了路,被野狼叼走了,那就成咱們西北軍第一大笑話了,老子可丟不起這個人。”吳凱一邊和麵一邊說道,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名班長,哨所最高指揮官。
  “得,”正在燒火的一名士兵隨口答應一聲,將一截柴火丟下,起身來,足有一米八的個頭,麵容消瘦,身體壯實,軍服很幹淨,熨燙的也很平整,雖然遠處邊境,軍人的血並沒有冷。
  “班頭,你還不知道羅錚?別看是新下來的兵,發起狠來,別說狼,就是老虎也得退避三舍,手底下硬著呢,不會是傳說中祖傳的武功吧?”旁邊一名士兵笑的說道。
  “別管是什麼,那是人家的私事,誰沒點秘密,我警告你們,他不願意說,你們可不行瞎打聽,免得大家尷尬,來日方長,羅錚兄弟要是願意說就說,柱子,你小子還有半年也退了吧?打算回去幹點啥?”班長吳凱問道。
  “回家種地唄,在部隊別的沒學到,倒是長了一把子力氣,種地最合適。”叫柱子的隨口說的,眼睛卻閃過一絲苦澀,當兵的誰不想轟轟烈烈一番?誰又甘願默默無聞的回去?
  吳凱沒說什麼了,廚房,大家默不作聲,都在想自己的心事。
  “!”一聲清脆的槍響。
  “哪打槍?”大家大吃一驚,紛紛放下手上的活,看向班長吳凱。
  “是95式5。8mm口徑自動步槍。”班長吳凱豎著耳朵說道,忽然臉色大變,喝道:“不好,是咱們的製式自動步槍,有情況,大家聽我命令,從後門過去,操家夥就地防禦,不許出營房,小心狙擊手。”作為一名哨所老兵,吳凱沒有參加過戰鬥,但代代相傳的經驗聽說不少,敏銳的感覺到出事了。
  大家答應一聲,紛紛向廚房後麵衝去,廚房後麵連著武器庫房,大家平時武器不離身,這會兒飯點,哨所幾年都沒有出過事,大家有所鬆懈,做飯的時候把武器集中存放起來,這個疏忽卻要了所有人的命。
  還沒等大家衝出廚房,外麵一排排猛烈的子彈掃射進來,厚重的布簾、玻璃窗戶根本擋不住子彈的攻擊,瞬間支離破碎,緊接著兩枚手雷扔了進來,發出兩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廚房內的幾名士兵倒在血泊之中,無一幸免。
  從聽到槍響到遇襲身亡,前後不過兩秒鍾,剛才還談笑風生的幾名戰士變成了屍體,都睜著眼,死不瞑目。
  硝煙很散去,一名身穿虎紋通用型迷彩作戰服的人走了進來,這款作戰服號稱是山地叢林作戰偽裝效果最好的迷彩服,來人側著身體,臉上抹著厚重油彩的人進來,頭戴插滿枯草樹枝的鋼盔,戴著一副戰術墨鏡,手上平舉著m16a4自動步槍,頭側低,做著隨時擊發的姿態,腳穿防爆軍靴。
  這個人身後跟進來兩個人,同樣的打扮,單腿跪姿,平舉著槍速瞄準搜索房間麵的情況,一邊通過耳麥說著“安全、無可疑發現”的話,慢慢起身來,往前兩步,讓開房門,讓一名彪悍的壯漢進來。
  壯漢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和其他人同樣大半,槍口朝下,身上透著一股野獸般狂暴的氣息,冷靜的掃了一眼房間,眼光落在了廚板上還沒有完全和好的麵粉上,嘴角閃過一抹不屑的冷笑,換換摘下戰術墨鏡,露出如鷹隼般銳利的眼睛。
  “報告隊長,擊斃七人,加上哨兵一人,換防兵一人,一共九人,無其他可疑發現。”最先進來的人檢查完廚房、後院情況後,馬上轉身回來敬禮報告。
  “九人?”被稱之為隊長的人臉上閃過一絲疑狐,一股爆裂的氣息從全身毛孔散發出來,喝道:“不好,據可靠情報,這個哨所一共十人,還少了一人,看來,我們打下哨所修養一晚的計劃得調整了,通知兄弟們打掃戰場,補給彈藥物資後馬上撤離現場,該死的,鬼手,查找周圍,看能不能找到那個人。”
  “是。”旁邊一人喝道,轉身衝了出去。
  “把目標帶過來。”隊長冷冷的喝道。
  

Snap Time:2018-11-16 00:42:42  ExecTime: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