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神域之活下去》全文閱讀

作者:紫藍色的豬  刀劍神域之活下去最新章節  刀劍神域之活下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刀劍神域之活下去最新章節第五十五章(14-07-20)      第五十四章變質的心(14-07-20)      第五十三章(14-07-20)     

第五十五章

  
  第二章
  ----------
  癲狂扭曲的可怖臉龐上突然流露出不協調的憐憫,他凝視著翔空蒼白無血色的臉龐,冷笑道:“你也是絕症患者吧。”
  仿佛晴天霹靂的話語,像是一道落地雷,狠狠的擊中翔空。
  盡管不認同這個說法,可是,仿佛就是靈魂自身的反應,聽到這番話的時候,心髒瞬息間停跳的空洞感覺侵蝕了整個心扉。
  翔空不知道為什麼會對這番話產生這麼大的反應,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將異樣的感覺驅散掉,轉而換上另一個念頭。
  不可能的…!我是絕症患者?怎麼可能!
  “你還有閑功夫說笑嗎?”翔空忽然發瘋似的向白發男子衝了過去。
  “所以我不明白…既然生命所剩無幾,為什麼不將更多的人拖下我們身處的地獄呢?”
  白發男子冷冷看著翔空,舉劍擋住翔空揮過來的一劍,擋得輕而易舉。
  “不要左一句我們,右一句我們,我和你是不一樣的!”
  翔空無法理解自己怎麼會這樣,他失態般的吼出一句,抽回劍的瞬間又向著他揮出一劍,這一劍失了平時的銳度,白發男子手臂一動,單手劍變換個角度,再度輕而易舉的擋住這失了銳度的一劍。
  此時的翔空就像催生出兩個靈魂,一個靈魂在軀殼外一臉疑惑,一個靈魂在軀殼內,認命又在反駁。
  軀殼外的那個靈魂很疑惑,完全不理解自己怎麼會是這樣的反應,軀殼內的那個靈魂則是一個矛盾體,似乎老早就認同了白發男子的說法,可此刻卻仿佛反悔似的,不完全去認同。
  “什麼嘛,原來是一個連現實都不敢麵對的膽小鬼。”
  透過劍與劍之間的縫隙,白發男子似乎看出了一點端倪,臉上的憐憫瞬息收回,轉而一臉厭惡。
  “胡說八道,給我去死!”翔空眼睛一紅,使出全身的力氣,用出攻擊力最強的單發重擊,耀眼的紅光中,他心卻是在喊著自己是什麼回事,不應該這麼不冷靜,這不是他!
  “這種檔次的攻擊…看來我高估你了。”
  白發男子嘴角抖出一抹不屑的笑意,腳步挪移間一個側身與使出技能的翔空錯身而過,深紅色的邊緣光芒像是四濺的蝴蝶翅膀,胡亂飛舞時,將翔空視線一側的目光渲染成紅色的世界,也遮掩了白發男子那真切的不屑眼光。
  單發重擊在單體攻擊技能中接近大招,落空之後的代價自然也是較為嚴重的硬直,而白發男子的戰鬥素質非常的可怕,在那技能發動瞬間就選擇了躲閃的路線,而所躲閃的路線有兩條,一條是左邊,另一條則是右邊,而他在瞬息之間選擇了左邊,相對於右邊,這一條更難躲閃,但是,這一條也是最好反擊的路線,因為這一邊沒有盾牌礙事。
  白發男子眼角化開一圈猙獰,手中的單手劍化為流光,兩秒之內出了三劍,以水平線呈三角型的藝術般的斬擊,在翔空持劍的身側劃出三條血紅色的傷痕,這三條傷痕呈三角型,彼此間的角線相連不多不少,剛好劃出一個完美的三角型。
  這並非是技能效果,而是以速的普通斬擊所形成的三連劍,如果是以細劍來完成這麼一擊,那麼以亞絲娜的技巧也辦得到,可白發男子用的卻是相比細劍而言較為笨重的單手劍,雖說翔空陷入不可動彈的硬直狀態中,可是能在兩秒之間完成這三連擊,也可以看出白發男子引以為傲的資本。
  視野中的hp管直接削減了十分之二,可以看出這三連擊的恐怖傷害。
  翔空眼中掠過一絲愕然,這一套的三連擊將他稍微打醒,令他意識到剛才的舉動有多麼的愚蠢,而那愚蠢的舉動放在平時是絕對不會犯的。
  白發男子看了一眼翔空削減掉的hp數值,有點不滿意的輕輕皺起眉頭,他一擊得手後很自信的站在原地。
  如此近的距離下,翔空壓下接連從心底湧現的負麵情緒,這一次沒有魯莽的選擇用大技,而是斜刺向白發男子有著明顯空檔的左下肋骨位置。
  “有點意思了…”
  白發男子眼中微微發亮,嘴角的誇張弧度再度出現,他竟是橫移了下身軀,反握單手劍,以劍刃部位抵上刺過來的劍刃上,劃出一陣跳躍的火花,隻聽一聲刺耳的摩擦聲響徹全場。
  這種匪夷所思的格擋方式令翔空有一瞬間的失神,然而由於他是先手攻擊,在被格擋住後,如果及時撤劍發起下一擊,那麼是不會引發硬直後果的,可是由於那一瞬間的失神,使得他失去了這樣的時機,雖然硬直時間很短暫,但是對於高手而言已經足夠了。
  白發男子略微用力就撞開翔空的劍刃,再度以普通斬擊的方式,在翔空沒有被盾牌遮擋的右側留下三條紅色的傷痕。
  “弱,太弱了,弱到我提不起興趣啊!”
  接連兩次得手後,白發男子終於後退了,他盯著翔空有些惘然的雙眼,長舌從嘴中冒出,舔了一圈發白的嘴唇,眼中滿是不屑。
  “到底怎麼了…”
  翔空怔怔站在原地,無法理解,也搞不懂,誠然對手很強,可他也不是弱到這種程度的人,為什麼會這樣?
  深深的疑惑令他的目光顯得惘然,這種感覺就像一個可以自由驅使四肢的人,在某一天突然發現自己變得遲鈍了,就像發出的信號遭到了阻擋一樣。
  “你和我不是一個檔次的,我從出生以來就無法自由揮展四肢,從我懂事以來就隻能躺在病床上,沒有一秒不在想著可以毫無顧忌的奔跑,沒有一秒放棄過如此強烈的念頭,直到在死亡期限判決下來的時候,我依舊沒有放棄過,夢想著有一天不僅可以跑,還要可以跳!”
  白發男子用一種俯視的目光注視著翔空,一言一語強烈表達出了自己的情緒。
  “雖然你和我一樣都是絕症患者,不過想來你應該沒體驗過生來就無法行動的痛苦吧?所以啊,你和我不是一個檔次的,我想要自由行動的強烈念頭,在這個世界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力量!”
  翔空猛然抬頭,目光中露出了如同野獸般的光芒,絕症患者這四個字就像是夢魘,令他胸膛極為的難受,明明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為什麼靈魂不去堅定的否認呢?
  忽然間,他想到了一個不可反抗的事實,這具身體不是他的啊…
  

Snap Time:2018-11-18 15:55:14  ExecTime:0.0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