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name?}》全文閱讀

作者:{?$author?}  {?$articlename?}最新章節  {?$articlename?}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articlename?}最新章節第787章殘字大道神紋(14-11-04)      第786章殘卷神紋(14-11-04)      第七十三章驚世寶庫(14-11-04)     

第787章殘字大道神紋


    但是修煉到絕對的至高境界,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啊,可以說如今他們這沒一個人敢拍著胸口說,能保證他們完好無損的情況下,破開冰棺。

    “我在星辰界巡視的時候,遇見一朋友。”道和在這個時候也是緩緩插上一句,說道,“他手中持有風字大道神紋密卷,我有幸一借觀賞,不是這種氣息。”

    “星辰界?”淩無雙詫異揚眉。

    不過星辰界也有這等高手?不過倒也是幸運。

    “是的,他的確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道和笑著朝淩無雙點了點頭,他自然也是明白淩無雙為何會有這等反應,如今隻要是在星辰界,沒人會不知道落日城,也沒人會不知曉淩無雙。

    淩無雙默默點了點頭,“還真是想見上一見。”

    被道前輩如此稱讚的人,定然有非比尋常之處。

    “本是想要邀他一同前往神魔,隻是可惜他似乎閑散慣了,不然也定會是我們的一大主力啊。”道和隻是無奈地笑一聲,並未多言。

    不過好像聽他提起過,他唯一的徒弟似乎在神魔這片大陸之上,他倒也是想知道,那般風華的一個男子,他唯一的弟子會是何等模樣。

    因為此時時間的緊迫,不容他們停下來絮叨,道和沒有多說,淩無雙也便並未多去追問。

    “那就是我們並不知道的大道神紋了。”淩無雙兩手環上胸前,若有所思地輕嘖一聲。

    按照現在的情況,這般大致估量了一下,好像也都不是,難道他們還要再費盡艱辛地去尋這大道神紋?那和大海撈魚有什麼區別?

    雲木塵忽的微不可查地輕咦一聲,見得他雙手往後一背,平日板兒正的仙風道骨身軀略微一彎,虛眯著眼從上到下,從下到上,外外打量著那一直沉默的樓君炎,姿態甚是古怪,形象一點的說,那就像是看賊一般。

    淩無雙和道和對視一眼,也默默地將眸光落到了樓君炎身上,都不吭聲,氣氛瞬間詭異。

    樓君炎修眉一挑,似乎不解幾人為何這般打量他,但他的神情倒是一貫的雲淡風輕,薄唇輕啟,不急不慢,處變不驚地吐出兩個字來,“怎麼?”

    嘴角彎了彎,他眸光落在淩無雙身上。

    雲木塵默不作聲地打量了樓君炎許久之後,才試探著問道,“不知,炎君修煉的是何種大道神紋?”

    樓君炎靜靜地看了他一眼,並未立刻回應,在雲木塵忐忑不安幾欲抓狂的等待中,最後卻是道出幾乎讓他吐血的幾個字來,“不知道。”

    “嗯?”

    道和麵色驟僵,雙眸難以置信地瞪了瞪,直覺地認為應該是自己聽錯了。

    不知道!?

    “確是不知。”見得雲木塵那同是僵硬的麵色,樓君炎不鹹不淡地補充幾個字。

    淩無雙對樓君炎這情況是有所了解的,於是訕訕一笑替他解釋道,“君炎的大道神紋,是在隕落星辰大森林的中心雷池九重天下撿到的,而且還隻是部分殘卷,並不完整。”

    淩無雙心中也有些哭笑不得,君炎也不知道逮住個什麼密卷就開煉,膽子也忒大了點。

    “不完整?”雲木塵微微一怔,反應過來之後瞬間神情變幻,染上痛心疾首的色彩,幾乎是捶胸頓足,“怎麼能隨便修煉不完整的殘卷呢!”

    一名玄師終生便隻能修煉一種大道神紋,若非是拿到整部密卷,都是不會輕易修煉的,樓君炎這小子竟然會貿然便修煉殘卷,若是再聚不齊,豈不是永遠都會止步不前!?且即使有其他神紋密卷在手,就算他願意將行字大道神紋教於他,也是不能轉而修煉的啊!

    “怎麼會這樣呢。”雲木塵幾乎要嘔吐血來,一想到這般曠世奇才,一個他寄予厚望的人,可能會永遠止步不前,便是心都涼下了半截去。

    “哎。”道和歎息,也表示遺憾。

    “等等。”

    雲木塵愁眉苦臉的表情瞬間僵在麵上,恍然之間似乎想起了什麼,就像是在茫茫大海之中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雙手哆嗦著一抖,“殘卷?殘!”

    淩無雙眼角微微一抽,不解這小老頭兒在搞什麼名堂。

    “的確隻是殘卷。”淩無雙有些好笑地掃了雲木塵一眼,下意識的重複一語,她倒不是特別的擔憂,也是因為她總是相信樓君炎的抉擇和判斷。

    “殘,殘卷。”

    雲木塵花白的雙眉緊蹙,神情分外糾結,但明顯他此時和淩無雙關心的重點並不是一個,短時間的混亂之後便在那筆直站定,深深地思量著什麼。

    “據本尊所察,君炎修煉的這種大道神紋氣勢十分離奇,更是凶悍無比。”許久之後雲木塵才若有所思地喃呢,稍作一頓,便又道,“不應該是普通的大道神紋才是。”

    “你的意思是?”道和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心髒略微一個抖動。

    按理說來,若是未得整部大道神紋密卷,不能縱觀所有,是極難修煉的,而且,若是普通的大道神紋,別說是殘卷,就算是整部大道神紋修煉完畢,都不一定能達到樓君炎這種境界。

    唯一的,便有一個可能性!

    而這個可能性,是太離奇,也是因為太遙遠而不切合實際,道和與雲木塵才未從那方麵去想,而現在各種推測都走不通,加上那個‘殘’字,便提醒了雲木塵兩人,還有這樣一個可能性。

    “天尊是知道什麼?”

    樓君炎神色依舊淡然,但畢竟也還是想知道個究竟的。

    淩無雙默默看了樓君炎一眼,表示不解,對雲木塵和道和那糾結遲疑的樣子也極為好奇。

    雲木塵抿著那幹白的唇瓣許久,才微搖著頭歎息一聲,其實他心中對自己抱有的希望都覺得癡心妄想,最後,聽得他緩緩道,“那也隻是極為微小的一個可能性而已。”

    “說說看。”淩無雙眨了眨眼,做洗耳恭聽狀。

    道和見此,在旁邊笑著插上一句,“在太古時期,還有一部大道神紋,也是大家所熟知的,那就是幾乎可以稱得上是神族的鎮族之寶的禪字大道神紋。”

    “禪?”淩無雙紅唇微張。

    聽著倒也是很特別,與冰字大道神紋一般,都是流傳於太古時期。

    “嗯。”道和點頭一笑。

    雲木塵神色肅然,轉身瞭望周圍那銀閃閃的一片,炯炯有神的眸光頓顯蒼茫,似乎隱隱還帶著一點崇敬向往,反問一句道,“你們可是知曉,這禪字大道神紋的凶悍之處?”

    “我怎麼知道。”淩無雙無語。

    雲木塵轉過頭來看了淩無雙似乎瞪了淩無雙一眼,神情變得平靜下來,隻是道,“這禪字大道神紋,古往今來,神族也隻有太古時期的那位老神王修煉有所造就。”

    淩無雙柳眉揚起,“太古時期的老神王?”

    他就是修煉的禪字大道神紋?不過轉而一想便也就明白,恐怕也就他有那資格與天賦去修煉。

    “不僅僅是老神王,還有上古時期的誅皇大能,也是修煉的這種大道神紋。”雲木塵對上淩無雙那驚奇的眼神,“不過遺憾的是,未能修煉大成,但也是因為有他隻手持其中之二的原因,與太古那位老神王的造化欠缺的不是一星半點。”

    “還沒修煉大成?”淩無雙麵色微微一黑。

    這兩位史詩級別的曠古至強者,竟然都未能修煉至巔峰,那若是大成,該是何等境界?

    “不過,這和我們現在有什麼關係呢?”淩無雙前一秒還是秀美緊蹙的思索狀,後一秒鍾,便瞪大了眼睛追問一句,一臉莫名,卻又似乎麵無表情。

    追溯往昔輝煌?似乎不是時候,現在要命的是如何能將這些天兵神將們喚醒,還有君炎修煉的不知名神紋功法,也的確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隱患。

    樓君炎薄唇輕啟,也是道,“說重點。”

    雲木塵抖了抖胡須,看了兩人一眼,這才徐徐道來,“這禪字大道古紋,還有一個稱謂,也是世人稱道的一個稱謂,那便是殘字大道神紋,取至天殘地缺,可流轉日月更替之意。”

    “殘字大道神紋。”

    淩無雙喃呢著與樓君炎對視一眼,覺得這似乎有點搭邊了。

    隨後,又聽得雲木塵道,“而這殘字大道神紋,最為主要,也是與眾多大道神紋不一樣的是。”他看著兩人,有條不紊地接著敘述道,“它分為三部神紋密卷,相依相輔,每一部卻都可以單獨修煉,殘缺其中任何一部,或者一起修煉其中任何兩部,對於玄師的修煉都是毫無影響的。”

    “還有這麼神族的功法?”淩無雙饒有興趣地彎了彎嘴。

    樓君炎俊眉微舒,此時也輕一語,“有趣。”

    “而這殘字大道神紋,並不是由哪位玄師之所頓悟而出,據傳,它乃是冰封王座賜予,是一種蘊含著天地造化的功法,可謂是包羅萬象。”雲木塵說著自己的麵上都染了一層紅暈。

    “又是冰封王座。”淩無雙輕撇了下唇瓣,莫非冰封王座與玄師的聯係,便是存在於這部殘字大道神紋之上?

    雲木塵沉聲長歎道,“這三部殘卷,據說是在天地鴻蒙之初時,冰封王座之力震出的天地法則,化作神紋軌跡,鐫刻在三種不同的古物之上,也分散在那片古老大地的各個角落,最後被神族的先輩們得到。”

    “三件古物?”

    【嘿,想免費讀此書?關注微信:和閱讀】

    ω?ω*ω.|d!μ*0*0.(\(

    

Snap Time:2018-08-18 20:14:41  ExecTime:0.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