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教師》全文閱讀

作者:柳下揮  終極教師最新章節  終極教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終極教師最新章節第857章她說要有光(15-11-02)      第856章你一定要幸福啊(15-11-01)      第855章隻有你才能救將家(15-10-31)     

第857章她說要有光


    臘月初六開始,燕子塢就開始忙碌起來。

    這不僅僅是方家的喜事,而是整個燕子塢的喜事。

    一門三天道,這在隱居內江湖之的燕子塢也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事情。更何況還有一條神出鬼沒的小透明狗,內江湖的人都是有眼識的人,他們從它的一些細微的動作就能夠看出來它的真正實力——

    按照燕子塢的傳統,每有人踏入天道境就要舉村歡慶七天。恰好這次方炎又要和葉溫柔結婚——兩個天道境高手結婚,這樁大喜事就是慶祝多長時間都不過份。

    方炎的外公外婆提前過來了,6睜仍然清瘦精練,用力地拍打著方炎的肩膀,大笑著說道:“總算有個人可以管住你了,看你以後還敢不敢無法無天。”

    倒是外婆拉著方炎的手躲到牆角,小聲地問了一句:“你和溫柔結婚,朝歌那邊有沒有給個說法?這孩子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有段日子沒有去看望我們倆個了——不會出什麼事吧?”

    前一段時間將家步步緊逼,6朝歌所代表的朝炎科技以及由她率領的花城企業方陣受到了巨大的衝擊,隨時都有可能被對手吞噬或者瓦解,那個時候6朝歌異常的忙碌,同時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根本就沒有辦法去分神看望二位老人。要是被他們看出6朝歌急躁的情緒反而不好。

    方炎拍拍外婆的手,笑著說道:“我和她通過電話,邀請她過來參加我的婚禮,她說最近工作太忙,有太多事情要處理——不過我很就會去花城,到時候我帶著她一起去看望你們。”

    “方炎,你們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外婆滿臉迷惑地看著方炎,她被這複雜的關係給搞糊塗了。

    方炎尷尬的笑笑,說道:“外婆,等我慢慢給你解釋。”

    “好吧。”外婆點了點頭,說道:“可不許對不起人家姑娘。”

    “我知道。”方炎認真地點頭,說道。

    霹靂啪啦——

    外麵再一次向起響亮地鞭炮聲音。

    周明理帶著燕子塢一群孩子在外麵用鞭炮炸魚,方炎的小姑方意睛從嫂子6婉的房間麵跑了出來,大聲吆喝著說道:“周命理,你又在調皮——”

    方炎轉身阻止小姑,笑著說道:“小姑,不礙事的。讓他們玩吧。”

    “我把他們趕到後麵的林子麵去。”方意睛笑著說道:“家這麼多客人,影響別人說話呢。”

    方意睛上次回來,丈夫周帆和兒子周命理和方炎相處的很不愉,這讓方意睛的心情極其難受。無論如何,這都是自己的家。丈夫和兒子看不起自己的家,那無疑是在自己的臉上打耳光。

    但是後麵生了一些事情之後,兒子周命理被方炎給治得服服貼貼的,丈夫也重新認識到了方家的深厚底蘊。說起來有些市儈,但是方家能夠在方炎的帶領下榮光萬,她這個嫁出去的女子在夫家也能夠挺直腰杆活得更加自信一些。

    “也行。”方炎對這件事情很無所謂,說道:“聽小姑的。”

    周帆帶著一群人從外麵回來,外麵風雪交夾他卻走得麵紅耳赤額頭上還有密集的汗珠。

    “把車上麵的貨卸下,大家都小心一點兒,輕拿輕放——那些貴重的物品放到後院屋子去,那可是要挑到葉家壓擔子的——”

    “葉風聲,紅布,注意紅布的布角,別給踩髒了——踩髒了就浪費掉了——”

    “朱小丹,你在幹什麼?——那兩條鯉魚給我放到缸好好養著,別讓它們死了,可找不到比這更大的鯉魚了——阮經,過來搭把手抬這些饃饃——”——

    周帆是6婉的助手,也是方炎這次婚禮的大管家。6婉忙不過來的或者不方便出麵的,全都是他帶著一群小年輕在幫忙張羅。

    “姑夫,坐下來喝口茶歇一歇。”方炎出聲招呼著說道。

    “不累。”周帆擺手。“大喜的日子越來越近了,所有的東西都得準備好。這是人生最大的大事,可不能有絲毫馬虎,一點兒馬虎都不行——”

    也顧不上和方炎多說什麼,轉身就朝著後院跑去。

    莫輕敵陪著方虎威老爺子在招待客人,先生以及燕子塢一些德高望重的老人正在老爺子的屋子喝茶聊天。時不時聽到方虎威爽朗的笑聲傳來,看來老爺子的心情非常不錯。

    每個人都很忙碌,除了方炎自己。

    方炎是這場婚禮的新郎,但是他卻是這場婚禮最清閑的一個人。

    臘月七號,更多的客人趕到了燕子塢。

    現任朱雀中學的校長鍾德意,朱雀中學前校長張紹鋒聯袂而來。

    朱雀中學之前的教導主任現在的副校長李明強也跟著一起來了,他一把拉住方炎的手掌死死地不肯鬆開,眼眶泛紅地說道:“方老師,好久沒有見著你了,你不在——你不在朱雀,大家都挺好的——”

    “——”

    方炎的心腹小夥伴禿子也來了,禿子是帶著女朋友一起來的。禿子和學校後勤處的李阿花確定了戀愛關係,據說兩人已經準備在明年年初結婚。

    方炎看到禿子,給他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禿子身體抖動個不停,結結巴把地說燕京太冷了他沒有準備好。

    李阿花麵相樸實,看起來是個居家過日子的好女子。隻是看著方炎咧嘴笑,卻不敢和方炎打招呼。

    小夢也來了,她是代表6朝歌來的。送上了6朝歌的賀禮,一套燕京別墅的鑰匙和一輛法拉利的車鑰匙。

    別墅是早就買好的,就連裝修都已經完工了。車是之前就讓人從國外訂購的,恰好在婚禮當天可以運送回來。6朝歌也算是有心了。

    小夢看到方炎的時候欲言又止,低聲說道:“方老師,我覺得6校長——”

    “6校長怎麼了?”方炎出聲問道。

    小夢想了想,說道:“我感覺她可能有些不舒服。”

    方炎想了想,說道:“我會再和她通電話。”

    “嗯。”小夢臉色紅紅地點頭,說道:“方老師,恭喜你。祝你們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小夢,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白馬王子。”方炎拍拍小夢的肩膀,一臉認真地說道。

    小夢連連點頭,心卻有一絲難以排解的惆悵。

    臘月初八。

    天色還灰蒙蒙的,燕子塢這頭巨獸就蘇醒了過來。

    無數的人從各個角落驚醒,然後朝著方家或者葉家趕了過去。

    今天的風雪更疾,也是婚禮的親迎之期。

    在結婚吉日當天,男方去女家迎娶新娘。因為方葉兩家相鄰,所以迎娶時用八抬花轎。按照製定的計劃,是要繞著把燕子塢給遊一圈才進方家大門。

    天還蒙蒙亮,方炎就已經被姑婆們給拉了起來,一群人在他的臉上頭上身上各種妝點拾掇,這比他當時麵對神龍辛苦命還要更加緊張一些。

    然後是一群人吹吹打打,起轎、回車馬、迎轎、下轎、祭拜天地、行合歡禮、入洞房……

    整個過程繁瑣又喜慶,方炎成了一具沒有意識的木偶。除了傻笑和受人擺布之外,他沒有任何的自主意識。

    按照方家和葉家之前的商議,葉家上午舉辦宴席宴請賓客,晚上則由方家這邊舉辦宴席宴請賓客。不然的話,兩家同時進行,讓燕子塢的鄰居和外來的賓客分身乏術都不知道要去哪家才好。

    方炎心想也是,如果兩家同時舉辦的話,每家都隻能收到一份賀禮——當然,以方炎同學現在的身家他也不在意這個,但是人多聚集在一起熱鬧熱鬧還是很有必要的。

    葉家的女兒出嫁,方家的方炎結婚,這在不少人眼都是一樁大事。

    從監獄麵出來的杜青來了,這個虎背熊腰的漢子緊緊地抱著方炎好一陣子,然後笑哈哈地塞過去一個大禮盒。

    高挑漂亮的李雅一臉笑意地站在杜青的身邊,高挑幹瘦的方好漢一臉憨笑地站在李雅的身邊。

    和以前相比,李雅地方好漢的態度算是進步了不少。以前她都是直接把他趕走的,現在隻是把他當成一個透明人——

    方英雄也是一個人回來的,他看中的那個警花倒是和他正式進入了戀愛關係,但是關係還不夠牢靠,在春節將近的時候,也不方便帶女孩子回家過節——主要是人家女孩子不願意。

    方炎心歎息不已,自己這兩個小師侄的情感之路怎麼會如此坎坷不定?

    夏天來了,和夏天同時過來的是蔣欽和袁琳這兩個小姑娘。

    她們三人的到來在燕子塢造成了一陣子的騷動,畢竟,不管在什麼領域都有追星族。夏天原本就是天後級人物,隨著天南星組合越來越火爆,蔣欽和袁琳也越來越受到觀眾的喜愛。

    袁琳滿臉笑意地看著方炎,說道:“方老師,恭喜你——沒想到會這麼就要對你說這句話。”

    蔣欽強顏歡笑,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她上前抱著方炎,眼眶瞬間就變得濕潤起來。

    方炎輕輕地摟著少女越成熟的身體,笑著說道:“我知道你們現在很忙,很高興你們能夠過來——”

    “無論如何,我都是要來的——”蔣欽低聲說道。然後趁著別人不注意,狠狠地在方炎的脖頸上麵咬了一口。

    又擔心留下唇印對方炎不好,很地就放棄了這樣的舉動。

    夏天輕輕歎息,說道:“苦了這兩妮子了。我都不知道當年把她們倆帶出來是不是正確的——如果讓她們一直留在你身邊的話,會不會就好一些?”

    方炎看著夏天,笑著說道:“這件事情上哪有如果這樣的事情?”

    夏天輕輕歎息,拉著袁琳和蔣欽朝著後麵的女眷休息室走過去。

    除了江逐流之外,花城其它的三大家族重要人物全都趕了過來。

    蘭家來的是蘭山穀,柳家來的是柳樹,梅家來的是梅映雪,還有一些想要和三大家族攀關係或者想靠著三大家族的關係攀上方炎關係的一些花城豪門也分別派了重要人物過來送上厚禮。

    從此以後,方炎將在花城一言九鼎,無人可與其抗衡爭鋒。

    唐城來了,唐城在方炎離開朱雀之後也輟學離開,然後去了西北空曠之地鍛煉。這次方炎結婚,他也從遠處趕了回來。

    千葉薰也來了,千葉薰是和杜青李雅一起來的。有杜青的照顧,她在花城應該能夠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公孫旗來了,公孫旗的賀禮是師父神龍辛苦命的那把除魔劍。

    “師父說劍乃凶器,原本不適合當作新婚禮物。但是我們江湖兒女不拘小節,而且此劍名為除魔,又有斬妖除魔之意——師父說劍是好劍,此劍在你手上隕落,也希望在你手崛起。”

    方炎趕緊接過此劍,再三向公孫旗道謝,並說婚禮過後他將會和葉溫柔一起去拜謝神龍先生。

    年輕長也來了,年輕長先去了葉家,然後又來到了方家。坐下來陪著方虎威老爺子和先生喝了一杯茶後,這才向新婚夫妻告辭。他每天日理萬機,能夠抽空出來參加一場婚禮實在是給了天大的麵子。

    葉家的重要人物全都回來了,特別是葉家老二和葉家老三此時在外麵都身居高位,前來賀喜的客人更是高官名流雲集,車隊幾乎從燕子塢排到了燕京城外環。

    將家是由將上心派了心腹之人來的,將上心成為將家掌舵人的消息早就已經傳了開來。隻是因為將惜福老爺子百年,將家此時也在辦著喪事。

    按照習俗,服喪之人不可去參加別人的婚禮,所以將上心提前給方炎解釋了這件事情。方炎自然會表示理解。

    他知道將上心是一個聰明的女人,聰明的女人總是清楚什麼需要的是什麼。

    將上心入主之時,將家就已經不再是他的威脅。

    秦家來的是秦東嶺,秦東嶺是秦倚天的叔叔,也是秦家的重要人物。由他來送禮,也算是給足了方炎麵子。

    有方炎的朋友,有方炎朋友的朋友。甚至還有一些內江湖人士也冒名前來,隻說是為了見證內江湖最大的盛事。兩個天道境結婚,這在內江湖也是從來都沒有生過的事情。

    武癡侯振棟來了,嚷嚷著要和方炎再次比過。

    花癡林莆陽也來了,方炎請他幫忙雕花。

    樂癡水流雲來了,樂癡是這場婚禮的表演嘉賓。

    方炎的和尚師父和道士師父也來了。道尊沒有過來,卻給方炎寫了一幅‘天作之合’的字讓人給送了過來。

    有方炎認識的賓客,大部份是方炎不認識的賓客——

    這場婚禮,打通了商界、政界以及武界,後人說起,稱其為婚禮史上的一個奇跡——

    天空陰沉,大地如錦。

    一身紅色禮服的秦倚天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著外麵風聲呼嘯,亂雪飛舞,久久地沉吟不語。

    她的手上端著一杯紅酒,以前的秦倚天並不喝酒,大多數時候都是喝牛奶或者果汁。

    但是今天的心情顯然不適合喝那些。

    她沒有在自己的香山別墅,因為那太清冷。

    她沒有回秦家老宅,因為她不想說話,更害怕聽到別人的安慰。

    她不想去酒吧,不想去咖啡館,不想去任何地方。

    她站在這好久好久,久到身後的牧鷹都擔心她是不是要被一窗之隔的風雪給凍成冰雕。

    “是不是在那?”秦倚天伸出一根纖細地手指,指著一個方向問道。

    這個問題問得莫名其妙,偏偏牧鷹知道答案是什麼。

    他點了點頭,說道:“就是那。”

    秦倚天的視線努力地朝著那個方向看去,但是外麵風太大了,雪也太大了,阻擋住了她的視線,她所能夠看到的距離實在是很有限。

    “那怎麼那麼黑?”秦倚天問道。她說的是這座城市的邊緣,那有著通往燕子塢的路口。

    通往燕子塢的那條路才剛剛修好,但是卻沒有路燈。越是往偏僻地區,燈光就越是稀少。

    “因為——”牧鷹的嘴巴張了張,卻不知道怎麼解釋。他心清楚,小姐是知道問題的答案的。

    “要有光。”秦倚天說道。

    牧鷹想了想,說道:“是,我明白了。”

    牧鷹從口袋摸出手機打了一通電話,很的,在他們的眼簾,在他們的眼神注視下,便有一條燈光組成的長龍朝著城市的邊緣方向蔓延。

    那是秦氏家族旗下所有的企業以及與秦家相關的家族企業同時開燈的結果。

    在那最遙遠的黑暗處,一朵煙花拖拉著長長的尾巴飛上天空。

    啪——

    煙花在高空綻放,紫嫣紅驚豔了整片夜空。

    霹靂啪啦——

    無數的煙花同時衝到夜空,就像是有無數朵花朵在天空中綻放。鋪天蓋地,熱鬧繁華。

    那精美無瑕的麵孔終於綻放出笑顏,輕聲說道:“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都沒有。”

    (ps:寫到這,大家應該可以看到《終極教師》這本書已經接近尾聲了。後麵的章節我會同時布在縱橫中文網和老柳的微信公眾平台,喜歡的朋友可以關注一下老柳的微信平台公眾號:1iuxiahui28。)

    ...

Snap Time:2018-07-21 08:31:37  ExecTime: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