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閱讀

作者:l寵愛s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節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焚情:冷酷總裁的代罪新娘最新章節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驚vs韓茗汐19(14-07-17)      第三百五十八章薛祈驚vs韓茗汐18(14-07-17)      第三百五十七章薛祈驚vs韓茗汐17(14-07-17)     

第三百五十九章薛祈驚vs韓茗汐19


    第三百五十九章 薛祈驚vs韓茗汐19

    “放開——!”茗汐有些氣急敗壞的咬牙切齒的低吼道,但是薛祈驚卻在這個時候,突然俯身一下吻住了茗汐的柔軟的唇。都市小說www.9pwx.com

    自己有些冰涼的唇,突然貼上他滾燙的唇,茗汐驚了一下,她皺了皺眉,欲伸手把薛祈驚給推開,她還是第一次跟薛祈驚兩張臉倒著接吻,實在有些不習慣,她伸手抓住薛祈驚的胳臂,但是,還來不及用力,薛祈驚軟軟的溫柔的聲音再次傳來。

    “老婆,我錯了!”

    茗汐抓住他的手就那麼僵在了那,好半天,她才咧嘴一笑,隻是嘴角漾出的卻是一抹自嘲的冷笑。

    “薛祈驚,你這個道歉,我是不會接受的,更何況,你沒必要像我道歉!”茗汐把臉轉開,不去看他的眼睛。

    看著他的眼睛,她除了更心痛外,就會更難過。想到剛才在賓館看見的那一幕,茗汐放開薛祈驚的手臂,伸手就去『摸』一旁的酒,但是薛祈驚卻一把按住她的手,緊緊把她小巧的手包在自己溫暖的掌心。

    “老婆,我知道錯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薛祈驚盡量放柔聲音說道。

    “薛祈驚……”茗汐聽了薛祈驚的話,忍不住怒從心生,想到剛才發生的事情,她咬了咬唇,隨即大聲喊道,“我生什麼氣?我有什麼氣好生的?不就你剛剛上了一個女人嗎?我有什麼好生氣的?你曾經的女人一大堆,現在偶爾拿來玩一玩,調節一下單調的生活情調,有什麼不好?我沒生氣,就算生氣,我也不是生你的氣,所以,請你現在別來煩我!”

    茗汐從薛祈驚的手收回手,準備把他推開,但是,薛祈驚卻伸手按住她的肩,不讓她動。

    “老婆,原來你一點也不相信我!”薛祈驚見茗汐真的以為他跟其他女人上床,不由皺了皺眉,心生氣的同時,瞧見茗汐如此生氣的模樣,心底的怒氣又淡了下去。

    茗汐掙紮了幾下,但是聽了薛祈驚的話,不由身體一怔。他那句話什麼意思?!

    一點也不相信?!

    “老婆……”薛祈驚瞧見茗汐疑『惑』的眼睛,他不由傾身上前,他重新捧上她的小臉,然後低聲說道,“這輩子除了你,我不會再碰其他女人,相信我,好不好?”

    “那你和她在進房間之前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說什麼床上功夫有沒有進步,進去試一下就知道了?

    想到這男人在外麵『亂』搞,茗汐的眼淚就忍不住簌簌下滑。他明明說,隻愛她的,卻……

    看見茗汐掉眼淚,薛祈驚心中一慌,他趕緊伸手擦幹她臉上的眼淚,然後低聲哄道:“老婆,別哭了好不好?我錯了!我真的沒有碰她,相信我!別哭了,老婆,別哭了!”

    “那你說,你和她進房間幹什麼?”茗汐伸手扳開他的手,然後狠狠甩開。

    “我把她殺了!”薛祈驚說道這,眼睛寒光一閃。

    茗汐聽了,立刻吃驚地大聲問道:“什麼?!你把她殺了?為什麼?”茗汐掙紮著欲從草坪上坐起來,但是薛祈驚卻不讓她動,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他喜歡俯瞰著她的臉,尤其是倒著看,她的臉更好看!

    “因為,她是凜楓派來殺我們的!”薛祈驚瞧見茗汐如此驚訝的模樣,忍不住伸手纖細的手指,沿著她臉上柔和的菱角緩緩勾畫。

    “凜楓派來殺我們的?”茗汐不敢置信地皺了皺眉頭。她當然明白凜楓殺他們的原因,隻是,這麼重大的事情,為什麼不跟她講,不跟她商量?

    “是!”薛祈驚直勾勾地看著茗汐,“我是想『逼』問出凜楓的下落,才會……”

    “為什麼,你不給我講?”茗汐有些生氣和不滿地抱怨道。

    “我不是不想影響你度蜜月的興致嗎?你這麼高興,我怎麼舍得讓你不開心?”薛祈驚十分認真地說道。

    聽了薛祈驚的解釋,一時之間茗汐還不能確定相不相信他,隻能睜著大眼瞪著她。

    薛祈驚看見茗汐這種眼神,知道她還不相信他,於是扯過自己的衣服就讓她聞:“那你聞聞,我的衣服上有沒有其他女人的味道!”

    茗汐輕輕嗅了幾下,其實,其他女人的味道她聞到了,那些女人把香水當成殺蟲劑一樣的噴,碰一下就惹得渾身“『騷』”味,茗汐推了推薛祈驚,然後從地上站起來,準備離開。

    “老婆!”薛祈驚見茗汐沒有絲毫表示,既不知道她相信了,還是不相信,心頭不由有些著急。

    他薛祈驚自從發現喜歡韓茗汐開始,根本沒碰過其他女人,當然,要排除蕭那女人。她如果不相信他,那他可虧大了!

    薛祈驚箭步上前,伸手摟著茗汐的肩膀,隨著她的步子慢慢走著。

    “老婆……”薛祈驚轉過頭看著茗汐,見茗汐不理她,忍不住在她的麵前撒起嬌來,他微微嘟著嘴,低聲聲音說道,“老婆,是不是需要我把心掏出開給你看,你才相信我?!”

    茗汐眼角餘光瞟到薛祈驚撒嬌的表情,在心淡淡一笑,她從來不知道薛祈驚居然也會撒嬌。其實,很難相信,像他這樣一個冷酷的男人,居然也會撒嬌。而且,撒嬌的模樣還不賴……

    茗汐停下步子看著薛祈驚,好半天才揪住他的耳朵,咬牙惡狠狠地說道:“薛祈驚,你好大的膽子,居然當著我的麵公然和其他女人搞曖昧?是不是我最近對你太溫柔,太好了,導致你現在竟然膽敢跟我作對了,嗯?!”

    茗汐的手勁不小,耳朵傳來的疼痛,讓薛祈驚的頭偏得低低的,他好看的眉頭瞬間一擰,然後說道:“老婆,我錯了,別揪我耳朵,很疼!”

    “揪一下你的耳朵你就叫痛?你這點痛,怎麼跟我的心痛相比?嗯?!”想到之前在賓館看見的那一幕,茗汐不由加大了手中的力度。如果可以,她還真的想把他的這隻耳朵揪下來,讓他記住這個教訓。

    “啊——!老婆,痛,放手!”茗汐手勁越來越大,疼得薛祈驚大聲叫起來。他抬起手欲把茗汐的手給拽下來,奈何,他的手還沒碰到茗汐的手,就被她給斥住了。

    “嗯?!《愛妻守則》第一百五十條?!”茗汐揪住薛祈驚耳朵的手往上一抬,薛祈驚的頭也跟著往上抬了抬。

    “老婆說的話就是聖旨,如果老公犯了錯,老婆給教訓,老公也不得有任何反抗……”薛祈驚低低的又萬分痛苦地說道。

    聽到薛祈驚把這條規則一字不落地背出來,茗汐才勉勉強強地點了點頭。

    而薛祈驚心頭卻後悔得要死。

    在他們結婚之前,她打死都不嫁給他,最後他好說歹說,她終於點頭答應,不過前提是他必須簽下《愛妻守則》這一不平等條約,而且還要他把其中二百二十六個條款背書才會嫁給他……

    薛祈驚想到現在她在薛家的絕對的統治地位,不由心頭憋得慌。想當初,她可是什麼話都聽他的,他說一,她絕對不敢說二,他讓她往東走,她絕對不敢往西走。而現在,怎麼一切都反了?

    

Snap Time:2018-07-20 01:31:22  ExecTime: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