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老將出馬(中)


    喬老道:“你不應該謝我,反倒是我應該謝謝你,謝謝你給黨和國家培養了一個那麼優秀的青年。”

    徐立華道:“這孩子能夠得到您老的肯定,想必他一定可以瞑目了。”

    喬老道:“其實生死原不必看得那麼重,等你們到了我這個年紀,就懂得一切還是順其自然的好。”他抬頭看了看於子良道:“你是張揚的主治醫生?”

    於子良道:“喬老您好,我是張揚的主治醫生於子良。”

    喬老道:“於醫生啊,你跟我說實話,張揚康複的希望有多少?”

    於子良道:“微乎其微。”

    “那就是還有一線希望了。”

    於子良如實稟告道:“喬老,張揚現在的情況很差,我們都是用藥物在維持,這種狀況不可能持續太久,他身體的機能正在急轉直下,各大係統隨時都會麵臨衰竭的可能,到時候就一發不可收了。”

    喬老向徐立華道:“每個當母親的都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兒女受罪,如果這種事換成是我,可能我也會做出和你一樣的選擇,可是真要是這種事落在我身上,我絕不參予意見,因為有句老話,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們都關心張揚,可是關心則亂,就今天來說,我是個局外人,我幫著你們拿個主意,你們看行不行?”

    徐立華朝羅慧寧看了一眼,羅慧寧向她眨了眨眼睛,她的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顯,徐立華點了點頭道:“喬老,您說。”

    喬老道:“張揚這小子是個喜歡折騰的主兒,不管他遇到什麼事情,隻要有一絲一毫的可能。他都不會服輸,其實就算沒可能他也會硬著頭皮頂上,這種人的意誌往往會超出常人。我認為他是個會把握機會的年輕人,沒有機會他會創造機會。既然這樣,我們為什麼不多給他一些機會,你擔心他受苦,可人生來誰沒有受過苦,誰來到世上不是為了折騰?哪個新生命不是伴隨著陣痛降臨呢?就算最終的結果不盡如人意,我們畢竟努力過。我們不能因為痛苦而扼殺一個人生存的機會,即使是他的父母親人。”

    徐立華含淚道:“可是……他已經沒希望了……”

    喬老道:“希望永存,不是他沒希望,而是你失去了希望。”他又望向楚嫣然道:“嫣然,你徐阿姨有句話說的很對。人活在世上不僅僅有感情,還有親情,不能因為自己感情上的挫折,就去懲罰自己的親人,如果張揚真得無法醒來,難道你真的去為他殉情?那麼你的父母又會作何感想?他們的一生又將生活在怎樣的痛苦之中?”

    喬老的這番話不僅僅是衝著楚嫣然一個人,也是說給孫女喬夢媛聽得天下玄修皆爐鼎最新章節。他這次之所以前來東江不僅僅是因為張揚,也是為了自己的孫女,喬老心中明白,張揚這次隻怕是沒有醒來的希望了。

    徐立華終於答應聽從楚嫣然的建議。讓兒子繼續接受治療。

    楚嫣然走出休息室,整個人身心俱疲,她的手機此時響了起來,接通電話。電話那頭響起一個清冷的聲音:“楚嫣然?”

    楚嫣然點了點頭道:“是我,你是誰?”

    “我是陳雪。我想見見張揚,也許我能夠救他!”

    楚嫣然並不相信陳雪能夠救得了張揚,在她看來陳雪隻不過是利用這樣的方法尋求探望張揚的機會,她輕聲道:“我找人下去接你!”

    放下電話,看到喬夢媛就在不遠處看著她,楚嫣然向喬夢媛笑了笑,喬夢媛也笑了笑,兩人都看到對方眼中蘊藏的淚光。

    楚嫣然主動向喬夢媛走去,她輕聲道:“剛才你跟我說的那句話是真的?”

    喬夢媛道:“我沒必要說謊!”

    楚嫣然咬了咬櫻唇,小聲罵道:“張揚這個混蛋,不負責任的大混蛋。”

    喬夢媛道:“他的確不負責任,事情全都是因他而起,可是他現在卻準備撒手而去了。”

    楚嫣然含淚道:“他明明知道那麼多人喜歡他,心疼他,可他還是這麼殘忍,說走就走!”

    喬夢媛道:“嫣然,其實……我一直都想跟你說聲對不起……”

    楚嫣然搖了搖頭道:“沒什麼好對不起的,我們都沒有錯,錯得是張揚。”可張揚呢?現在的張揚又怎能承擔他犯下的過錯?

    陳雪在一名警察的帶領下來到了病區,從她的臉上看不出她此時的真正心情,一如既往的冷靜,一雙美眸古井不波,似乎張揚的事情並沒有引起她任何的情緒波動。

    楚嫣然向陳雪點了點頭道:“你想來看看他?”

    陳雪道:“我想進去看看他,也許還有救他的機會。”

    楚嫣然道:“也好!”她又向喬夢媛道:“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外麵等著,讓她們都過來看看張揚吧,一個個的來,也許以後……真得沒有機會了。”

    喬夢媛望著楚嫣然,心中感動之餘又生出說不出的欽佩,換成自己如果和楚嫣然易地相處,未必能夠做到像她這般大度和豁達,喬夢媛道:“你還是進去多陪陪他!”

    楚嫣然忽然道:“你猜猜,他現在心中究竟想得是誰?”

    喬夢媛咬了咬嘴唇道:“雖然我不想承認,可是我知道,如果他心中還知道想一個人的話,那個人一定是你。”喬夢媛清晰地感覺到,自己說這話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嫉妒和不,反而充滿著溫暖的幸福,她認為嫣然是值得張揚去這樣愛她的。

    楚嫣然搖了搖頭,微笑道:“我敢斷定,他哪怕隻剩下一丁點的意識,也會把每個人想一遍,他這種人,注定沒有人可以獨占他的內心。”

    喬夢媛道:“他不是一個好人!”

    “從來就不是!他根本就是個禍害才對!”

    喬夢媛道:“都說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這麼說他應該能夠挺過這一關?”

    楚嫣然含淚微笑道:“他這輩子總得學會負點責任吧?”

    張大官人仍然躺在那,身上插著各種各樣的管子,綁著各種各樣的儀器,陳雪來到他的身邊,伸出手指搭在他的脈門之上,即使感知到張揚的狀況不容樂觀,陳雪的表情依然平靜如昔,她在床邊呆了十分鍾之後,重新回到了外麵後武俠時代全文閱讀。

    楚嫣然一直都在那等著她:“怎樣?”楚嫣然並不知道陳雪擁有著一身深不可測的武功。

    陳雪道:“我或許可以救他,但是必須要將他從這帶走。”

    楚嫣然充滿疑竇道:“你要將他帶走?”

    陳雪搖了搖頭道:“不是我,而是我們!我一個人根本辦不到這樣的事情。”

    楚嫣然道:“我為什麼要信你?”

    陳雪向遠處看了看,低聲道:“我可以和你單獨談談嗎?”

    楚嫣然點了點頭,此時喬夢媛帶著安語晨上來探望張揚,楚嫣然指了指外麵的露台道:“咱們外麵去說。”

    兩人來到外麵,月光很好,一輪薄冰似的將滿之月高懸夜空之上,看到那輪明月,陳雪方才想起,再有三天就是十五了。

    楚嫣然道:“你想和我說什麼?”

    陳雪將自己的纖手揚起,楚嫣然望著她的掌心,忽然發現她的白嫩的手掌漸漸變成了半透明,最後竟然完全變成了透明,月光透過她的手掌透射過來,外麵的景物清晰可見,楚嫣然秀眉微顰, 美眸中流露出驚奇之色:“變戲法嗎?”

    陳雪道:“這門武功叫生死印,練成之後據說可以逆轉生死,但是我距離化境尚遠,隻不過是剛剛入門罷了,我本以為可以救得了張揚,剛才探察他的經脈,發現憑我的能力根本無法救他。”

    楚嫣然歎了口氣道:“說了半天還不是和沒說一樣。”

    陳雪道:“張揚是不是跟你說過他是古代人?”

    楚嫣然聞言一怔,她旋即又點了點頭道:“不錯,他的確說過這樣的話。”

    陳雪道:“他並不是跟你開玩笑,他說的話完全都是真的。”

    楚嫣然將信將疑。

    陳雪道:“他從大隋穿越而來,前世是大隋神醫張一針,你回頭想想,又有哪個年輕人會擁有這樣神乎其技的醫術,如果醫術可以用祖傳來解釋,那麼他那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呢?”

    楚嫣然道:“他的身上的確有很多解釋不同的地方。”

    陳雪道:“現代科學也無法解釋肉體和意識的真正關係,那場突如其來的爆炸,讓張揚原本緊密結合的意識和肉體麵臨脫離的危險,這世上隻有一個人可以救他,那就是他自己,可是他現在幾乎喪失了意識,一個喪失意識的人又怎樣使用自己的武功?哪怕他身上擁有的武功如何強大,失去了意識,一切都無從談起。”

    楚嫣然道:“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他恢複意識?”

    陳雪道:“特定的環境下,可以讓他的意識重新回歸本體,比如說時光倒流。”

    在楚嫣然聽來陳雪所說的事情有些天方夜譚,可是仔細想想也並不是沒有道理。如果張揚真的是來自大隋的古人,那麼她所說的一切還是有可能成立的,楚嫣然道:“時光怎麼可能倒流呢?”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

    

Snap Time:2018-01-18 22:09:04  ExecTime:0.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