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八章委屈(上)


    .邱鳳仙道:“安達文一方麵出手詆毀我們的名譽,在內地和港台東南亞同時製造影響,利用這種方式來打壓我們鑽石王朝的股價,另一方麵采用大筆資金在低位對股票進行吸納,根據集團方麵的分析,這隻是一個開始,接下來他還會有一連串的動作,有理由相信,他們想要趁機發起對鑽石王朝的收購。”

    查晉北皺了皺眉頭,他已經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安達文這次的出手太突然,而且他采用了一手聲東擊西,從星鑽下手,然後將火燒向鑽石王朝,這小子在下一盤大大的棋局。

    邱鳳仙看到查晉北沉默不語,輕聲歎了口氣道:“晉北,你以為這件事應該怎麼做?”

    查晉北道:“安達文現在握住了證據,他不會輕易放過這個機會,肯定還會製造事端,我們隻能做一些補救措施,把相關設計生產人員全都開除。”

    邱鳳仙道:“那套鑽飾是查薇設計的。”

    查晉北道:“回頭我會找她談。”

    邱鳳仙道:“你打算怎麼處理劉慶榮?”

    查晉北道:“設計方麵的責任讓小薇一個人承擔,小薇和慶榮都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邱鳳仙點了點頭道:“眼下也隻能這麼做,給公眾一個交代,先堵住大家的嘴巴。”

    查晉北道:“幫我約安達文,我要會會他!”

    檀香山高爾夫球場,安達文姍姍來遲,他遠遠就看到了坐在遮陽傘下喝茶的查晉北,不禁露出一絲笑容,他示意工作人員開車將他送到查晉北的身邊。

    商場和官場是世上最為虛偽的兩大領域,即使心中恨得咬牙切齒,可表麵上還要裝得若無其事,還要裝得如沐春風,查晉北微笑道:“安先生怎麼一個人過來啊?”

    安達文笑道:“查總不是想我卓獨談兩句嗎?”

    兩人都笑了起來,查晉北從心底罵了一句小雜種。

    安達文心罵了一句老畜生。

    安達文在遮陽傘下坐了,接過查晉北親手遞來的一杯紅茶,喝了一口道:“記得幾年前大陸還沒有高爾夫球場,想不到這幾年幾乎副省級以上的城市都有了高爾夫球場。”

    查晉北道:“改革開放以來,內地經濟發展的速度是驚人的。”

    安達文道:“高爾夫在發達國家也是一種貴族運動,經濟發展和高爾夫球場的增多好像沒有必然的聯係,在國內有條件玩高爾夫的除了少數的富商就是高官吧。”

    查晉北笑道:“安先生不喜歡高爾夫?”

    安達文搖了搖頭道:“不喜歡,我還年輕,不喜歡這種四平八穩暮氣沉沉的運動,如果讓我選擇,我喜歡更激烈一些,更有攻擊性的運動,比如拳擊,又比如賽車!我去高爾夫球場一是為了陪我的長輩,二是為了陪我的客戶,他們的共同點就是年齡比較大了。”安達文似笑非笑的看著查晉北,明顯是在提醒他,你老了。

    查晉北淡然笑道:“人在不同的階段會有不同的心態,等過兩年,或許你會發現高爾夫才是最適合自己的,有些運動雖然刺激,對抗性雖然很強,可是對你的身體卻沒有任何的好處,稍不小心非但起不到運動的效果,反而會受傷,很重的傷!那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安達文當然能夠聽出查晉北對自己的警告,他笑道:“看來查先生已經過了冒險的年齡了,這對商人來說未嚐是什麼好事。”

    查晉北道:“誰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可是誰都要麵臨老去的那一天,到了我這種年齡,真的很害怕去冒險,也很少有值得我去冒險的事情,但是人的年齡越大,就會越重視自己的名譽,為了捍衛自己的名譽,可以不惜一切。”

    安達文微笑道:“虛名和利益哪個更重要?”

    查晉北臉上的笑容倏然一斂:“錢失去了可以再賺,可名譽失去了卻再也找不回來。”他雙目冷冷盯住安達文道:“昨天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想要什麼?”查晉北主動找到安達文,其實就做好了讓步的打算,避其鋒芒,穩住安達文之後再伺機報複,查晉北當然不會輕易咽下這口氣。

    安達文道:“我要一個公道!”

    查晉北皺了皺眉頭:“公道?”

    安達文道:“花了一千萬,卻買了一套假鑽飾,你現在讓我就這麼算了?”

    查晉北道:“你要什麼公道?多少錢?”

    安達文微笑道:“星鑽雖然做得不錯,可是你的財力我還沒有放在眼。”

    查晉北冷冷望著安達文,他承認,自己的財力的確無和曆經幾代經營的安家相比,可是安達文這小子過於狂妄,他忽略了一個事實,查晉北感覺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安先生,你恐怕忘了,這是大陸!”

    安達文不屑笑道:“如果我沒聽錯,查總好像是在威脅我?”

    查晉北淡然道:“對一個孩子也許用恐嚇更為恰當。”

    安達文道:“你能夠有今天的成就,你的心態早就應該寵辱不驚,一件小事就能夠亂了你的陣腳,這反倒讓我有些吃驚,讓我有點失望,原來你並不像傳說中那麼厲害。”

    查晉北道:“你的家人沒有告訴過你,給別人留餘地,就是給自己留餘地。”

    安達文道:“我和你沒有深仇大恨,我對星鑽也沒有任何興趣,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消費者,我現在要做的就是**。”

    查晉北道:“你想對付的不僅僅是星鑽!你想通過這種方式打壓鑽石王朝的股價,從而達到收購的目的。”

    安達文道:“有些事看透別說透,查總這麼大年紀,商場上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還是這麼沉不住氣,難怪當初你和何長安的鬥都以失敗告終。”

    查晉北被一個小孩子當麵挖苦,心中不由惱火,他開始意識到,眼前的這今年輕人絕不簡單。安達文的目的已經毫無疑問,他就是要借著這件事詆毀星鑽從而對付鑽石王朝。星鑽和鑽石王朝之間的關係密不可分,唇齒相依,查晉北低聲道:“我曾經以為現在年輕的一代變得越來越沒有膽色,可今天我發現,自己錯了!”他站起身,抽出一支球杆,走向高爾夫球的位置,以一個標準的姿勢站好,然後猛然揮動球杆,一道銀色的弧線奔著烏沉沉的天空高速射去,仿佛要衝開天空中濃重的陰雲。

    查晉北的力量顯然無做到這一點,高爾夫球在運行到最高點之後弧形下墜,落在青色的草地上,蹦了兩下,然後滑落到了沙坑之中,查晉北的臉色比烏雲還要陰鬱,他搖了搖頭,回過頭去,看到剛才安達文的位置已經人去樓空。

    這是張揚在京城期間經曆的第二場秋雨,整個下午他都在平海駐京辦,晚上答應了羅慧寧去家吃飯,回頭李偉會過來接他。三點多鍾的時候查薇過來找他,向來樂觀的查薇,兩隻眼睛紅紅的,一看就剛剛哭過,張揚知道因為會的事情,查薇一直都很內疚,可這件事跟她沒什麼關係,至於哭成這樣嗎?張揚笑著把她請進房內:“我說查薇,咱至於嗎?不就是一個小人搞了點陰謀詭計,你就是一設計師,天塌下來還有你叔叔扛著呢,你別往心去。”

    查薇含淚道:“他把我給開除了!”

    張大官人一聽就愣了:“為什嗎?”

    查薇道:“我本己第一時間就辭職了,可他沒同意,今天上午公司的處理意見出來了,我被開除了!所有和那套飾品有關的人員都被開除了。

    “說到委屈之處,查薇不禁流下傷心的眼淚。

    張揚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奧妙,查薇這次顯然是當替罪羊了,查晉北為了平息這件事,肯定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查薇和那幫工人的身上,給公眾一個交代,這一手叫棄卒保帥,換成別人也會這麼做,可查晉北這麼幹有點不厚道了,查薇是他親侄女,查薇辭職他拒絕,可是緊接著就把查薇開除了,這不等於向所有人宣布,那套鑽飾是查薇調包的?張揚想到這一點也是為查薇不值,查晉北身為叔叔,丫的也忒不仗義了,遇到事情,先把自己侄女給推出去,光顧著往外摘自己,可他有沒有考慮過查薇的感受,這不是往查薇臉上抹黑嗎?

    查薇心特委屈,靠在張揚肩頭哭得稀嘩啦的,這兒畢竟是平海駐京辦,張大官人但凡有點事兒,指不定明天就傳到宋懷明的耳朵,張大官人一邊給查薇遞紙巾,一邊勸道:“丫頭,咱小聲點哭,讓人聽到,還不知我把你怎麼著了呢!”

    查薇抽抽噎噎道:“我不是委屈嗎?我委屈你還不讓我哭,是不是想把我給活生生憋死啊?”

    張揚道:“你想讓我怎麼著,要不我現在就跟你去找你叔,我幫你出氣行不?”

    查薇淚光漣漣道:“你怎麼幫我出氣?”

    張大官人雙手緊握,骨節哢啪哢啪般作響。

    查薇道:“你別胡來啊,他是我叔叔!”

    張揚道:“管他誰?隻要是欺負了你,就算你親爹我心…”

    

Snap Time:2018-07-21 16:01:35  ExecTime:0.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