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七章過江猛龍(下)


    .薛偉童和徐建基兩位見慣風浪的也看得眼繚亂。安達文可夠陰的,他和查晉北到底有多大仇啊?這一切肯定是策判好了的。

    薛偉童道:“那些首飾居然是假的?”

    張揚道:“星鑽這麼大的公司,沒必要拿自己的聲譽來冒險,我看肯定是中間某個環節出了問題,搞不好是有人中途掉包,上演了一出狸貓換太子。”

    徐建基點了點頭道:“不錯,中間可以操作的環節太多,不過查晉北這次也是陰溝翻船,居然會被這個毛頭小子算計。”

    張揚卻不這麼想,安達文什麼人他早就了解,當初安達文能夠在未滿二十就力挽狂瀾,入住世紀安秦,靠得可不是好運氣,這小子不但有手段,而且心根手辣。

    現在心情最難過的要數查薇,畢競她設計的那套鑽飾挑起了這場風波,張揚及時出現在她身邊低聲安慰著她,現在眾人的焦點都在星鑽董事長查晉北的身上,查晉北仍然保特著足夠的冷靜,他大聲宣布道:“大家請不要被有心人誤導,質量和信譽是我們星鑽的生存之本,相信我,我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複。”

    安達文和梁柏妮微笑離開,查薇憤怒的衝了上去,攔住他的去路,厲聲質問道:“為什麼要陷害星鑽?”

    安達文笑眯眯看著查薇:“查小蛆,請注意你的措辭,我是一個消費者,我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張揚上前拉住查薇的手臂,示意她冷靜下來。安達文看到了張揚,不無嘲諷道:“張先生真是無處不在啊!”

    張揚淡然笑道:“有日子沒見了,安先生的傷好了沒有?”

    安達文知道張揚想要激怒自己,現在的安達文已經變得越發成熟了,他笑道:“托你的福,還好,張先生對我的好處,我永遠都不會忘記。”

    張揚暗罵這小子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安家馬匪出身,從他的祖輩安大胡子開始就強取豪奪,不過安家人的身上不乏熱血和善良,可這方麵的特質似乎都留給了安語晨,安達文的身上體現最多的都是陰險狡詐,張揚不想和他廢話,向查薇道:“我們走!”安達文叫住張揚道:“張先生,有沒有我姐的消息?”

    張揚轉身看了他一眼道:“你還記得有個姐姐嗎?”安達文道:“一家人永遠是一家人,無論外人說什麼,都改變不了我們血脈相連的關係。”

    張揚笑道:“安先生再說玩笑話!”說完他再不理會安達文,拉著查薇向外走去。

    眼看著一場精心籌判的產品會慘淡收場,查晉北心中沮喪到了極點,回到休息室,他抬腳就將麵前小桌踹翻,小桌上的東西散落了一地,乒乓之聲不絕於耳,跟在他身後進來的邱鳳仙和劉慶榮對望了一眼,兩人的臉色也都不好看。

    查晉北怒道:“一定有內鬼!”得出這個結論並不難,拿來參加展示會的飾品都經過層層把關,查晉北相信不會發生這樣低級的疏漏,如果有問題肯定是在模特兒展示的時候。

    邱鳳仙道:“我剛才仔細想過,飾品出廠不應該有問題,中途有幾個環節可能出錯,第一,這批飾品先拿去讓慧空師開光,在開關的過程中無人監督,不過以慧空師的人品應該不會這樣做,第二,就是在模特兒展示的時候,不排除有個別模特兒來用偷梁換柱的方,第三,就是交到安達文手上的時候,可當時那麼多雙眼睛看著他,他應該沒機會如此從容的騙過所有人。”

    劉慶榮道:“也就是說模特兒動手腳的可能性最大。”

    邱鳳仙道:“也不能肯定,畢競在展示活動全程都有我們星鑽的工作人員陪同,調包也可能是我們星鑽內部所為。”

    查晉北坐在沙發上,低聲道:“不管是誰調得包,可這贗品幾乎一模一樣,我們這批飾品今天才正式麵世,設計方案都是保密的,為什麼會有如此惟妙惟肖的仿品出現?這件事證明根源在我們的設計部門。”

    劉慶榮聽到他這麼說,頓時激動了起來:“查總,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是懷疑我咯?”

    查晉北道:“我說過懷疑你嗎?你叫什麼?我對你什麼時候懷疑過?”

    劉慶榮道:“那你又說問題出現在我們設計部門。”

    邱鳳仙道:“設計部門又不止你一個人,內部如果有人偷了設計,也很有可能。”

    查晉北道:“小薇應該沒有嫌疑,她不會這麼做。”他抿了抿嘴唇道:“必須盡快查清楚這件事,安達文這小子,競然公開向我開炮,真把自己當成過江龍了?”

    邱鳳仙道:“他的父親安德淵是台灣信義社的老大,雖然宣稱洗手不幹,可是背地當然和黑社會脫不開幹係,不久前他收購了我們集團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想安達文這次的行為十有九八和他父親有關。”

    查晉北沉默了下去,星鑽和鑽石王朝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星鑽出事,肯定會對鑽石王朝產生影響,難道安達文今晚所做的一切隻是一個開始?

    劉慶榮怒道:“這種人渣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查晉北冷笑道:“以為這樣的伎倆就能將我打垮?這小子太嫩了一點。”

    查薇的情緒非常低落,上車之後,張揚低聲道:“去哪兒?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查薇搖搖頭,將頭靠在後枕上,黯然道:“星鑽會不會損失慘重?”

    張揚笑道:“沒那麼嚴重吧,其實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安達文是故意鬧事,你叔叔這麼精明的人,應該能夠處理好這件事。”

    查薇道:“我心真的很亂,那套鑽飾從設計到製作,我基本上全程參予,鑽石全都是天然的,怎麼她……”

    張揚道:“整件事就是一個陰謀,安達文策判這件事應該很久了,今晚展示的那套鑽飾應該不是你親手設計的那套。”

    查薇疲憊的閉上雙目,此時她的叔叔查晉北打來了電話,讓她回公司開會,張揚把她送到星鑽位於京城北二環的總部,一直看到查薇上了電樣方才離開。

    星鑽飾品造假之事在京城掀起了軒然大波,第二天幾乎各大報紙都將這件事刊登在醒目的位置,不僅如此,甚至連星鑽的前世今生,星鑽和台灣鑽石王朝之間的密切關係全都被報道出來,查晉北在京城擁有著相當的人脈,在昨晚突發這件事之後,他馬上就進行了危機公關,首先針對的就是各大媒體,他認為自己的麵子夠大,足以擺平這些媒體,可沒想到這件事仍然被報道出來,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甚至有些報章將他和劉慶榮之間的那些傳聞也刊載了出來。查晉北氣得七竅生煙,他憤憤然將報紙扔在了辦公桌上,大聲道:“一個乳臭未幹的小子,誰給他這樣的膽子?”

    比起查晉北邱鳳仙明顯要鎮定的多,她輕聲道:“安達文是香港世紀安秦的現任總裁,他的爺爺安誌遠是有名的愛國人士,也是香港最有錢有勢的富豪之一。

    查晉北當然聽說過安誌遠的名字,他低聲道:“安家不是以黑道起家的嗎?安誌遠死後安家也隨之敗落了。”

    邱鳳仙道:“安誌遠月死的那段時間安家的確經曆了一段時間的低迷,可是在安達文掌舵之後,世紀安秦集團也漸漸複蘇,如今已經恢複了當年的聲勢。”

    查晉北坐回自己的位置,他的目光重新落回到報紙上,低聲道:“這麼說,他還算有些本事。”

    邱鳳仙道:“安達文是個經商奇才,這是無可否認的事實,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父親安德淵,安德淵身為台灣信義社的老大,身價也極為豐厚,在安達文掌舵安家之後,作為父親的安德淵給了他不遺餘力的幫助。”

    查晉北道:“安德淵是個黑社會分子?”

    邱鳳仙道:“幾年前已經宣布金盆洗手,現在已經成為我們鑽石王朝的股東,更離譜狗是,他今年居然讚助宋緯國競選台南市長。”

    查晉北已經猜到這件事的原因,邱鳳仙的父親邱作棟也己經正式宣布競選台南市市長,安達文和自己作對的原因真正針對的可能是鑽石王朝,可能是邱作棟。

    邱鳳仙道:“安達文這次可梃是衝著我們來的。”

    星鑽和鑽石王朝之間的關係極其密切,唇齒相依,唇亡齒寒,查晉北雖然是星鑽的掌門人,可事實上星鑽相當大的一部分股份屬於鑽石王朝,損害星鑽的名譽就等於敗壞鑽石王朝,昨晚發生的事情已經引起了台灣方麵鑽石王朝的股價波動,今天上午開盤之後,鑽石王朝的股價已經跌落了百分之五,如今下跌的勢頭仍然在繼續。

    ……

    【離二月結束隻剌下最後一天,章魚誠懇求票,各位清點一下票倉,看看兜還有沒有漏下的月票,清投給醫道,章魚無以為報,唯有繼續努力,爭取將故事寫得更曲折動人一些!】

    

Snap Time:2018-01-18 12:18:47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