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七章過江猛龍(中)


    .當晚的柏賣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原本鬥爭是在粱康和張揚之間進行,兩人的幕後分別由陳安邦和薛偉童推動,可隨著安達文的出現,薛偉童親自加入了競拍,在張揚看來是無所謂的事情,可薛偉童喊出這個天價之後,張揚忽然意識到薛偉童絕不是單純的炫富,她是代表京城太子圈掙這個麵子,其實就算薛偉童不出聲,徐建基此時也一定會跳出來。姬若雁低聲道:“他是誰?”

    梁康淡然道:“不管他是誰?膽子很大,居然敢掃我們的麵子。”安達文的強勢已經激起了這幫太子爺的同仇敵愾,不是猛龍不過江,可是別忘了強龍不壓地頭蛇,更何況這幫人全都是龍子龍別。在他們眼,這個香港的年輕富豪根本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安達文笑了笑,一旁未婚妻梁柏妮道:“大陸人很有錢啊!”安達文舉起手:“五百萬!”現場一片嘩然,誰都能看出查薇設計的這套鑽飾不可能值這麼高的天價,安達文在幹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攪局?

    查晉北的臉色並不好看,如果能夠預知到這一切,他絕不會搞什麼現場拍賣。

    薛偉童還沒有來得及叫價,那邊梁康已經舉起手來:“六百萬!”盡然玩,索性大家就一起玩。

    薛偉童和梁康對望了一眼,他們是一個圈子,關鍵時刻,肯定要一致對外。安達文如果識趣的話,他此時就應該知難而退,可安達文淡淡笑了一聲,叫出了一個讓人瞠目結舌的天價:“一千萬!”

    現場鴉雀無聲,不得不承認安達文的確是一條過江猛龍,麵對太仔黨的聯合阻擊,他仍然奮勇一戰,究競是誰給他這樣的底氣?

    梁康皺了皺眉頭,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起了。

    薛偉童還想叫價,徐建基低聲阻止了她:“薛爺,你叫到一個億,他也會陪你玩下去,這小子根本就是個瘋子。”

    薛偉童微微一怔。

    張揚點了點頭道:“不錯,他戴著耳機,有人在遙控指揮他!他的背後還有大魚!”

    薛偉童向安達文望去,看到安達文果然戴著耳機。

    徐建基道:“算了,玩得越大,等於幫他做了宣傳,這小子的目的就是利用我們成就他的名氣!”

    薛偉童道:“一千萬來換取別人的認知,是不是太貴?”

    徐建基道:“我們摸不半他的底細,跟他玩下去太盲目,搞清楚他的後台是誰再說!”

    薛偉童終於打消了繼續競拍下去的念頭,她的雙手合攏抵在下頜之上:“這個人藏不了太久!”

    安達文以一千萬的價格拍得了查薇設計的那套鑽飾,直到拍賣槌落下的那一刻,查薇都無相信這是真的,她的設計居然能夠拍出這樣的天價,查晉北卻沒有流靂出太多的喜悅,今晚發生的一切都已經失去了控製。不過查晉北還是很快就調整好了情緒,查薇親手將那套鑽飾交到了安達文的手上,查晉北微笑和安達文握手,恭賀他競拍成。安達文將鑽飾展示給在場的眾人,他並沒有因競拍成而流靂出任何得意之色,笑容顯得謙虛而低調,可在場的所有人都已經認清了他的麵孔,也記得了他的名字。

    已經身為星鑽總經理的邱鳳仙也過來向安達文表示祝賀,她對安達文並不陌生,安達文的父親安德淵是台灣黑社會巨擎之一,信義社的當家老大,近些年,安德淵正在洗白自己,一個很重要的表現就是,他也將觸角伸入了珠寶行業,現在已經掌握了鑽石王朝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而鑽石王朝一直都是邱家的產業,她的父親邱作棟一手創建了鑽石王朝並將之發揚光大,當然不想一個有黑社會背景的人進入自己的公司,所以他和這位新晉股東之間的關係並不好。

    家族的事情邱鳳仙並沒有告訴外人,甚至包括查晉北,邱鳳仙擻笑道:“安先生真是獨具慧眼。”安達文笑道:“我的眼光向來很準!”

    邱鳳仙道:“能擁有安先生這種氣魄的車輕人並不多見。”

    安達文道:“人生在世不過短短百年,遇到喜歡的東西,當然不可以輕易放過,邱小姐覺著對不對?”

    邱鳳仙微笑道:“今天我們的主題是看破、放下、自在!這些鑽飾都是經慧空師親自開光的。”安達文道:“我是個沒有信仰的人。”

    邱鳳仙道:“每個人都有信仰,相信自己其實也是一種信仰。她將那套飾品的鑒定書和質保書交給安達文。

    安達文道:“邱小姐,我現在是這套飾品的主人了?”

    邱鳳仙笑著搖了搖頭道:“不全是,你還沒有付錢。”安達文掏出他的支票濤,在上麵飛快的寫下一千萬遞給了邱鳳仙:“你現在就可以打電話驗證一下支票的真偽。”

    邱鳳仙道:“我相信安先生。”安達文看了看鑒定書,微笑道:“現在屬於我了,花一千萬買來的東西總得要鑒定一下真假,你說是不是?”

    邱鳳仙道:“這套鑽飾全郫是天然鑽石,雖然不是最為珍貴的,但是經過我們設計師巧奪天工的設計,它的價值已經翻了好多倍,我們星鑽向來都注重誠信,安先生大可放心。”她認為安達文的話充滿了挑釁的含義,星鑽能夠做到今天的規模,絕不會在這方麵做文章,尤其是這套鑽飾,成本不過五萬而已。安達文道:“買東西最重要是物有所值,支票我開給你們了,貨還是需要當場驗證一下,他向身後看了看,兩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查晉北和邱鳳仙都認出,這兩人全都是亞洲最權威的珠寶鑒定師。

    查晉北皺了皺眉頭,安達文今天顯然是有備而來,他和安達文之前並沒有任何矛盾,這小子當眾上演這一出,卻是為了什麼?安達文將那套鑽飾交給珠寶鑒定師,兩名珠寶鑒定師仔細檢驗著這套鑽飾。

    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關注著他們,人們開始意識到今天的這場展示秀變得越發有意思了,安達文花一千萬拍下這套普普通通的鑽飾,恐怕不僅僅是為了出風頭。

    戲劇性的一幕終於出現了,在兩位頂尖珠寶鑒定師檢驗之後,認定這套所謂的天然鑽飾,其中天然鑽石的成分隻有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說,有百分之六十的碎鑽全都是濫竽充數。

    查晉北無相信這個結果,用來拍賣的珠寶,他事先全都讓人嚴格檢驗過,這樣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發生,他走過去,拿起那套鑽飾仔細看了看,眼前的事實讓查晉北州吸了一口涼氣,兩位檢驗師得出的結論顯然是正確的。查晉北幾乎可以斷定這是一個陰謀,安達文拍出一個高價,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件事上,然後揭穿這套鑽飾是假貨,在眾目睽睽之下完成了對他的突然襲擊。

    查晉北百口莫辯,因為他的那套鑒定書上清楚的寫著百分之百天然鑽石,他的臉色變得鐵青。

    安達文歎了口氣:“查先生,我真的很喜歡你們的設計,所以才會花一千萬購買這套鑽飾,可想不到你們星鑽居然會玩這套魚目混珠的把戲,我不知道僅僅是這套鑽飾出了問題,還是你們經營的策略一貫如此?這麼多錢,花這麼多錢,居然買不到真貨,真是一件讓人遺憾的事情。”今天星鑽邀請前來幫忙宣傳的記者特別多,本來查晉北的目的是為了推廣,讓媒體幫著說好話,可出了這伴事,所有媒體記者都蜂擁而上,閃光燈不停閃爍,將現場的情景全都記錄下來。

    查晉北畢競久經風浪,他從邱鳳仙的手上拿過那張支票,將支票從中撕開,他大聲道:“各位來賓,我可以斷定這套鑽飾沒有任何的問題,這套鑽飾我們將提請國家專門機構進行重新鑒定,鑒定結果將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向社會公布,對於任何詆毀我們星鑽公司的行為,我將追憲到底!”他冷冷看著安達文。安達文微笑道:“從你收下支票那一刻開始,我們的買賣合同就已經成立,現在這套鑽飾屬於我,你無權做出任何決定,追憲責任是必須的,不是你追究,而是我來追究!”

    此時最早用三十五萬拍下藍寶石項鏈的那位客戶也忙著把異條項鏈拿出來鑒定,兩位權威珠寶鑒定師當即就得出結論,那條藍寶石項鏈根本就是假的,這下現場炸了鍋。

    在場的多數人都覺著這件事峰回路轉,變化的實在太快,張揚最早覺著安達文是要掃自己的麵子,可後來他踉那幫太仔黨較勁,又認為他要在京城揚名立萬,沒想到最後這扛子虛晃一槍,真正的目標是查晉北,這一手夠毒,當著京城這麼多名流和全國各大媒體的麵前打假,打得查晉北亂了方寸。

    

Snap Time:2018-01-23 10:07:23  ExecTime: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