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七章過江猛龍(上)


    .第七百九十七章過江猛龍(上)

    查薇沒別的意思,女孩兒家心多少都會有些虛榮,她是要通過拍賣師告訴在場的所有人,張揚欣賞她的作品,而查薇真正在乎的也就是張揚的認同,別人怎麼看她的作品,無所謂!

    張揚苦笑道:“薛爺,這下我出名了!”

    薛偉童道:“你賺到了,這套鑽飾成本也得五萬,沒人跟你爭,你就白白賺到了。”

    張揚道:“您掏錢,東西是你的!”

    薛偉童忍不住笑:“你怕我反悔不掏錢怎麼著?”

    “五萬一次,五萬兩次,五萬……”

    “六萬!”一個聲音從角落中響起。

    張揚愣了,都以為這件事要混過去了,中途殺出個程咬金,這誰啊!張揚看清對方以後馬上就明白了,今天又遇到對頭了。

    梁康和姬若雁坐在那,張揚和梁康之間的積怨由來已久,雖然現在兩人表麵上還過得去,可這個梁子一直都沒有真正解開,如果張揚對這件飾品沒興趣,梁康也不會出手。

    張揚看了薛偉童一眼,薛偉童仿佛沒注意到這件事一樣,仍然和徐建基說話,張大官人可不管那一套,舉起手來:“七萬!”這別人的錢花的就是爽。

    梁康當然不會知道張揚今天是替薛偉童喊價,在他看來一個處級幹部能有多少錢?他直接將價格喊到了十萬,試圖一舉將張揚嚇退。

    張揚的底氣不是一般的足,他愣都不打:“二十萬!”

    這下輪到梁康愣了,這廝有毛病啊,這套鑽飾值這個價嗎?一旁姬若雁道:“算了,別跟他鬥氣,不值得。”她對首飾還是有些研究的。

    梁康也打算放棄的時候,他的手機響起,接通電話,卻是陳安邦打來的,陳安邦也在現場,低聲道:“康哥,你隻管跟他競價,多少錢我來付!今兒就得把他的臉麵給砸下去!”

    梁康一邊接電話,一邊四處搜尋著陳安邦,果然在大廳東北角看到了他,陳安邦和一位小有名氣的女歌星坐在一起。這樣的場合往往都是他們容易碰麵的地方,有了陳安邦的話,梁康樂得奉陪,直接把價格要到了三十萬。

    現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開始被吸引了過來,查薇隻不過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丫頭,她的作品價格竟然直追首席設計師劉慶榮的拍賣價格,而且還有後來居上之勢。

    張揚花別人錢從來都不知道心疼,梁康也一樣,他也不是錢多人傻的主兒,凡事都有個度,他就是想給張揚製造點麻煩,可殺敵一萬自損五千的事兒他不會幹,陳安邦的這個電話打得及時,這小子對張揚恨得牙癢癢,法拉利被張揚撞壞那件事一直耿耿於懷,在那件事情上陳安邦栽了一個跟頭,不但車被人撞了,還得到過頭來服軟,沒辦法,張揚有喬老撐腰。可以說陳安邦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無時無刻不在尋找機會報複,今天總算找到了機會,人一旦被仇恨mng蔽了雙眼容易喪失理智,陳安邦又是個極愛麵子的人,所以做出這種衝動的事情也不足為奇,好在他還算有些理智,沒有自己出頭和張揚對著幹,因為他怕事情傳出去被老爺子罵。

    薛偉童仍然在和徐建基說話,根本不去關注場上的情況,張大官人心說薛爺啊薛爺,你可別坑我,萬一叫上去了,你給我來個翻臉不認賬,我可就難堪了,這種想法隻是稍閃即逝,張揚對自己的眼光還是有信心的,雖然和薛偉童接觸的時間不長,可是從她為人處世的風格來看,絕對是個一言九鼎的人,應該不會反悔,張大官人繼續喊價道:“三十五萬!”

    全場嘩然,查薇明顯有些ji動了,她設計的鑽飾拍賣的價格已經超出了劉慶榮,這是任何人都不會想到的,更讓人驚奇的還在後麵,梁康把價錢加到了五十萬。

    這下明眼人都看出來了,這兩人根本不是想要那件拍品,兩人在掙麵子!

    查晉北身為星鑽的老總,價錢炒高了他應該高興才對,可查晉北真實的心情並不高興,他的新品發布會,可不想成為別人鬥富的舞台,這叫喧賓奪主,把今天的主題給掩蓋了,查晉北還專門把慧空法師給請來為飾品開光,好嘛!看破、放下、自在,所有人都看破了,這倆貨放不下,搞得查晉北心是相當的不自在。查晉北低聲向邱鳳仙道:“給張揚打個電話,讓他見好就收吧。”

    邱鳳仙笑道:“以他的脾氣,你覺著他肯嗎?”

    查晉北說話的功夫,張揚已經喊出了八十萬的天價,全場都被震住了,這廝誰啊?一個國家幹部,明目張膽的在這兒跟京城三公子鬥富,丫的不是在向全國人民宣布他就是一貪官嗎?

    梁康也不禁泛起了嘀咕,這小子哪來的怎麼足的底氣?梁康向張揚那邊望去,可巧張揚也在看他,兩人目光相遇彼此都衝對方笑了笑,這笑容麵絕對沒有一絲一毫友善的意思,梁康看到薛偉童和徐建基還在說話,兩人對場內的情況沒有投入任何的關注,梁康心中開始懷疑,難道他們兩人在背後支持張揚?可張揚和他們應該沒有什麼交情?梁康自問,自己雖然和薛偉童和徐建基不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可他們也不是仇人,他們沒理由和自己作對,梁康在猶豫是不是要繼續鬥下去,陳安邦又打來了電話,他的態度很堅決,讓梁康不要猶豫,一定要將張揚擊敗。

    張揚看出了梁康的猶豫,也看出梁康在接過電話之後,馬上又喊出了九十萬的高價,張揚從他一係列的舉動中推測到梁康的背後可能有人在支持,他向薛偉童道:“薛爺,還玩嗎?”

    薛偉童道:“湊個整!”

    張揚大聲道:“一百萬!”

    梁康的chun角lu出一絲苦笑,他開始覺著這次的競拍一點都不好玩,雖然出錢的是陳安邦,可lu臉的是他,如果他放棄,今天這麵子就算栽掉了,如果他繼續跟下去,別人就會把他當成一個傻瓜,錢多人傻的那種貨s,反正他在這次的競拍中撈不到任何的便宜,對梁康來說這一百萬算不了什麼,陳安邦應該也沒問題,他是要通過這件事打擊張揚,絕對是殺敵五千自損一萬的狠招兒。梁康不打算玩下去了,即使不用他出一分錢,他也不想玩了,這樣的競爭毫無意義。

    張揚看出了梁康的猶豫,心說這下要讓薛偉童破費了,一百萬可不是小數目。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這套鑽飾非張揚莫屬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兩百萬!”

    所有人都愣了,這又是誰?

    梁康不認識,混在京城有名有姓的人物少有他梁康不認識的,而且為了一套不起眼的鑽飾能叫價兩百萬的更是少之又少。

    張揚認出了競價的這一位,竟然是安語晨的堂弟安達文。

    現場很少有人認識這位來自香港的年輕富豪,不少人低聲探聽安達文的來曆。

    梁康打心底鬆了口氣,他雖然沒有高清安達文的背景,可是安達文的出價已經將他從困境中解脫了出來,既然有人願意陪張揚玩下去,他樂得退出。有了坐山觀虎鬥的機會,誰也不願意親自上陣血拚肉搏。

    張揚感覺到很奇怪,安達文怎麼會到這來,他這時候站出來競拍的目的何在?難道僅僅是為了爭強好勝?

    張揚不吭聲了,兩百萬,真金白銀啊,薛偉童的錢也不是白來的,咱不能這麼糟蹋,對安達文張揚還是有些了解的,這小子yin險狡詐,表麵上長得像個乖孩子,可心底狠著呢!

    薛偉童皺了皺眉頭,張揚低聲道:“不玩了,不好玩!”

    徐建基道:“他是誰?”

    張揚淡然道:“不認識!”他不想自己和安達文之間的糾葛被其他人知道。

    薛偉童道:“他身邊的那個女孩我見過,香港鼎天集團董事長梁祈佑的女兒梁柏妮。”

    徐建基道:“梁祈佑可是香港有數的富商之一,和中央走得很近,紅s資本家。”

    薛偉童道:“如果我沒猜錯,那個年輕人就是她的未婚夫,世紀安泰的董事長安達文。”

    安達文隔著人群,微笑望著張揚,似乎在等待著張揚的下一輪競價,張大官人從他出現就打消了繼續玩下去的念頭,你安達文錢多燒得慌,隨你便,想出風頭就讓你出個夠。

    徐建基不屑的笑了笑道:“過江龍啊!”

    薛偉童道:“不是猛龍不過江,出場就把京城太子圈給鎮了,梁康居然不吭聲。”

    張揚道:“算了,別爭了!”

    薛偉童卻笑道:“我倒要掂量一下這隻過江龍的份量。”她舉起手來:“三百萬!”

    今天滿二百張,繼續三更!ro@。

    

Snap Time:2018-07-20 22:45:22  ExecTime:0.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