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百九十六章慧空法師(中)


    .進入別墅的花園內,看到慧空師就盤膝坐在樹下閉目修禪,一名年輕的和尚侍奉一旁,聽到他們的腳步聲,那年輕和尚先睜開了雙眼,看到查薇他們三人過來,他趕緊站起身來。

    慧空師的表情卻沒有任何的變化,仍舊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之中。

    查薇向那和尚笑了笑,她轉身向薛偉童和張揚做了個襟聲的手勢,三人都在石桌旁坐下,靜靜等待著慧空師清修完畢。

    可他們等了半個多小時,慧空師仍然坐在那紋絲不動,張大官人也懂得坐禪,他不信這老和尚能夠做到超然物外的境界,他們來了這麼久,老和尚不可能毫無察覺,玩深沉?裝逼?利用這種方式讓別人覺著他深不可測?張大官人是個閑不住的主兒,趁著周圍人都沒注意,他悄悄從石桌上撿起一根鬆針,屈起中指,撚起鬆針瞄準了慧空大師的就彈射過去。你不是表演你的坐禪夫嗎?今兒我就考驗一下你的定性。

    慧空大師忽然睜開了雙眼,兩隻眼睛瞪開老大,深深吸了一口氣,張大官人手上的夫何其厲害,雖然是一根鬆針,可在他的內力激發之下,和鋼針也沒什麼區別,這還是他手頭留情,雖然如此,那根鬆針也有一小半刺進了慧空師的。

    老和尚忍著痛,口宣佛號道:“阿彌陀佛!各位施主久等了!”

    他緩緩站起身沒辦不慢啊,雖然老和尚坐禪夫一流,可上紮了一根刺,疼啊!

    張大官人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這廝心明白老和尚為什麼趕緊站起來。

    老和尚大袖一揮,趁著大家沒注意,一伸手想把上的這根刺給拔出來眼睛又是一睜,沒辦,又疼一下鬆針太脆,一下沒拔出來,折斷了,慧空大師心中這個鬱悶啊,他也搞不懂怎麼就這麼倒黴,坐禪也能有鬆針紮到。

    薛偉童恭敬道:“大師請坐!”

    老和尚淡然一笑道:“幾位施主先坐,明覺,給幾位施主上茶。”他又合什告辭道:“我去換身衣服,這就過來。”

    薛偉童和查薇都感覺有些詫異,慧空大師這會兒突然要去換衣服難道坐禪之後都要換衣服嗎?她們哪知道大師是去拔刺了。

    小和尚明覺幫他們倒了幾杯茶,聽到師父叫他,趕緊過去了。

    薛偉童忍不住道:“今天慧空大師的舉止好奇怪。”

    張揚笑著把剛才的事情跟她們倆說了,薛偉童和查薇聽說這件事都忍不住笑了起來查薇責怪張揚道:“你就會惹事,居然敢對大師不敬,你不怕天打雷劈……”話沒說完呢天空喀嚓一個炸雷。

    把張大官人嚇了一跳,停了一中午的秋雨又開始下了起來。

    明覺過來請他們屋說話。

    從慧空大師現在的表情已經可以看出,這位高僧上的刺肯定拔出來了,想起這件事,薛偉童和查薇都忍不住想笑,原本心中對慧空大師都是相當的敬仰可經張揚這麼一鬧,感覺慧宇大師的一舉一動都顯得那麼的滑稽可笑,總想起他上紮得那根刺。

    兩人強忍住笑,忍得很辛苦查薇幾次不得不低下頭去,害怕讓慧空大師看到自己的笑意。

    慧空大師也看出了兩人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心很是納悶,剛才我上紮刺沒人知道啊?可她們的樣子真的好奇怪,大師畢竟是大師,調解心境的能力超出常人,他的表情風波不驚,淡然道:“幾位施主久等了。”

    薛偉童道:“大師,您的基本大作我都拜讀過,對大師的看破、放下、自在深有感悟,今天前來特地請大師賜我一幅六字墨寶。”

    慧空師的書也是相當的優秀,不過他很少為人題字,薛偉童說完之後,查薇馬上就介紹道:“大師,薛姐是我最好的冊友。”

    慧空師笑道:“好!”他的目光又轉向張揚道:“這位小施主心有何求呢?”

    張揚笑道:“若是看破、放下、自在就無欲無求了,我不瞞大師,今天我過來是打醬油的。”

    慧空大師笑了起來,他對張揚這今年輕人產生了不小的興趣,他徽笑道:“小施主也看過我的書?”

    張大官人實話實說道:“沒有,不過我對大師的號是聞名已久的。”

    慧空道:“小施主夠坦誠!”

    他讓徒弟明覺去書房準備筆墨紙硯,一切備齊之後,他起身去書房給薛偉童題字

    在張大官人看來,慧空和三寶和尚差不多,都屬於那種頭腦特別靈活的僧人,和現代社會融合的很好,其實時代在變,僧人的修行方式也應該在變,不可能是一成不變的出世,很多時候需要入世,當今社會,你佛再精深,藏在深山老林,又有誰知道你,沒人知道你,又怎麼會有人認同你,沒人認同你,哪來的香火錢?所以佛門弟子也是需要名聲的,心想著名聲又怎麼可能真正放下?

    慧空師的名氣這麼大,證明他在經營個人形象上很有一套,至少張揚認為,一個真心修行的僧人,不會參加這種商業活動。

    慧空提起羊毫,在攤平的宣紙上寫下了看破、放下、自在六個字。

    張大官人眼界極高,慧空的這六個字對他來說隻能是剛剛入門罷了,偏偏薛偉童還如獲至寶般讚道:“好字,大師的書比起天池先生也不逞多讓。”

    張大官人對薛偉童感覺還是不錯的,可這並不代表他就能認同薛偉童的所有言論,這句話,他就不認同,大大的不認同。不過張揚說話還是比較客氣:“大師的這幅字寫得雖然是看破、放下、自在,可給人的感覺卻有些不對。

    薛偉童道:“你懂書嗎?不懂別瞎說。”

    慧空師徽笑道:“小施主但說無妨。”慧空還是表現出佛門弟子的胸襟的。

    張揚道:“我姑且妄論幾句,說得不對之處,還請大師不要見怪。”

    慧宇笑著點了點頭。

    張揚道:“這六個字寫出來容易,可做起來很難,至少我就做不到,看破最容易,很多人都能夠做到,可是放下卻很難,少有人能夠放下,而放下又能獲得自在的少之又少。”

    慧空大師道:“放下又能獲得自在的才是真正放下!”

    張揚道:“大師寫這幅字的時候在想什麼?”

    慧空徽徽一怔,不知張揚為何有此一問。

    張揚又道:“如果大師不是認識查小姐,那麼對薛小姐這個陌生人的要求想必會拒絕吧?”

    慧空麵露尷尬之色。

    薛偉童和查薇都覺著張揚的話有些無禮,可兩人又不得不承認張揚所說的都是實話。

    張揚道:“大師寫這幅字為的是給查小姐一個麵子,麵有人情的因素在內,這就是雖然看破卻放不下,放不下,就帶上了某種束縛,做任何事,如果帶著束縛,那麼就無全神貫注,所以我認為大師的則六個字雖然很好,但是不夠完美,薛小姐剛才所說的那句話我不能認同,天池先生當年指點過我,在我看來,他真正能夠做到這六個字。”

    慧空麵露慚色,張揚所說的這番話句句切中要害。

    他的弟子明覺有些看不過去了,他質問道:“施主懂佛嗎?”

    慧空道:“明覺不要打擾施主說話!”

    張揚徽徽一笑:“書我懂一些,佛我不懂!”他也不客氣走到書桌前,讓薛偉童將慧空送給她的那幅字收走,然後撚起毛筆,平心靜氣,在雪白宣紙之上寫下了兩行大字,放下是一種解脫,放不下是一種責任!

    慧空看清張揚所寫,雙眉一動,內心被張揚的這段話觸動。

    薛偉童雖然對書隻懂皮毛,可是兩幅書放在一起,孰優孰劣一看即知,更讓她觸動的是張揚所寫的兩行字。

    張揚輕聲道:“其實世上的多數人都放不下,因為每個人看頭都有不同的責任,大師也有放不下的事情,不是嗎?”

    慧空笑了起來,他充滿欣賞的向張揚點了點頭道:“施主一席話,讓老衲豁然開朗!”

    薛偉童和查薇顯然都不明白為什麼慧空師會對張揚如此看重,兩人總結了一下,因為張揚的書的確寫得很不錯,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廝會裝,裝得莫測高深,說一些仿佛很有道理的話,俗稱一一裝逼,其實她們都清楚張揚是那種人,他根本做不到自己所說的那種境界,但是他會裝,和他認識久了當然不會被他瞞過,可是像慧空師這種第一次和他打交道的人,很容易被他騙過。

    

Snap Time:2018-01-16 21:38:20  ExecTime:0.374